《剑气千幻录》

第41回 昔年消息遇困伊人

作者:司马翎

横胖老人喔一声,怒容中透出惊奇之色,道:“上官兄说得是,小弟一时倒没曾想起。”

方巨单手持着紫檀竹杖,向那俊美少年指点着嚷道:“小子你还不过来送死?”

横胖老人忍不住怒斥一声,忿忿叫道:“娃娃你有什么本事,竟敢在隐贤山庄藐人撒野……”

他这句话可真等于白说,只因方巨乃是个死心眼的大浑人,此刻一心既要砸扁那俊俏少年,其他发生什么事,他都不放在心上。

方巨见那俊美少年并不答腔,也不移动,不觉大发其火,直着脖子嚷道:“小子你真没种,我可要真打啦……”

喊叫如雷中,猛然竖杖跨步。

高大老人忽然断喝一声,方巨不觉一怔。

只因那老人的喝有点儿特别,并非震天动地的巨叱,而是威猛低沉地发出声音,却把方巨的耳朵震得猛可一痒。

他浑身刀枪不人,可是这种耳痒却禁受不住,不由得怔一下,然后哈哈一笑。

老远的陆丹早已看得清楚,暗忖道:“这上官老儿的确厉害,竟能够使用内家极上乘的叱石开山的功夫。不过有一桩,这上官老儿仍然未曾能够完全控制那声音激荡的气流,故此非要面对着敌人不可。巨儿若不留神,恐怕会遭此人暗算。”当下惟恐方巨吃亏,便缓缓举步走过去。

她举止虽然文静缓慢,可是一举步便滑行丈许,雪白的罗衣和柔软乌亮的秀发,直向后面掠飘,好看之极。

那位在三老后面的俊美少年,一时瞧得呆了。其实他自从出厅下到广场时,已经瞧见陆丹,立刻心魂皆醉,一点儿也听不到方巨的辱骂喝叱。

那高大老人一见自己的叱石开山功夫失效,心头一震,测不透这大个儿的功夫有多深。

再抬眼一瞥,瞧见陆丹那种凌波踏虚的法步,不觉又是一震。

可是他面上神色丝毫不变,沉声道:“大个儿,你凭什么来我隐贤山庄扰闹?还砸塌了庄门,你叫什么名字?”

方巨这次可不敢小觑这老人,只因他曾经吃过亏,再也不敢自恃横练功夫,尤其是刚才耳中。痒,那种滋味之难受,简直说不出来是怎么回事。当下瞪眼道:“老小子你想吓我?我方巨就是要砸你们的大门……”

颀瘦老人一直没做声,此刻忽然阴声道:“咱们可不能轻饶这姓方的。”

姓上官的老人点头道:“好个方巨,传闻你在盘石湖边,”砸死雪山豺人,这事可是真的?”

“真的又怎样?假的又怎样?”一个银铃般的声音,打方巨身后升起来。

方巨啊一声,倏然举步冲出,一面叫道:“我差点儿给忘啦……”语声中,腿长身快,疾然想绕过那上官老人,够奔那俊美少年。

可是那上官老人脚下。动,已拦在方巨面前,如指喝道:“咄,大个儿你打算怎样?”

方巨耳中又是一痒,而且比之刚才那一下更为难受。不由得又怔一下。

却见那老人骄指疾地戳到,急如电光石火。

这时他已无法抡杖御敌,而敌人手指其快如风,已探到腹间的地闭穴。此穴乃是人身三十六处大穴之一,为必死之穴,凶险无比。

方巨虽然不管人家点穴,但穴道他是知道的。这时形势太于危急,猛可松手弃杖,墓地弹出一指。

上官老人忽然后退,那种快疾法,的是顶尖名家身手。

可是饶他见机缩退,但仍被方巨粗大的食指弹个正着,但觉力量如山,突然涌迫而至。

同时之间,骄着的双指如受利锥洞穿,剧痛人骨。

旁的人还未看清,那上官老人已自猛可打个旋转,这才卸去那股奇重的力道。

这一下变生仓促,众人都惊骇得呆了。上官老人那张红脸更加红涨起来,闷哼一声,忽然又进步挥掌猛击。

方巨一指弹出之后,便忙着去抓那快要掉到地上的紫檀竹杖,高大的身形一弯,那颗光溜溜的头颅便算是交给敌人。

上官老人原是武术名家,承传的绝顶武功,足可以傲视天下武林。不论是身法招式,都极为纯滑,方巨一露出空隙,他铁掌一挥已快拍到那颗光溜溜的头顶。

在这刹那之间,上官老人忽然心中和自己交战起来,只因以他的名望地位,竟然使用这种不大光明的手段,的确是平生声望的污点,他手底不觉犹豫一下。

然而,这一刹那间,又岂能容他思索,毕竟铁掌疾然拍下,却只用了四成力量。而且不是阳刚之力,即是他自己可以在间不容发之中,变化力量,以便不致立毙敌人于掌下。

啪地一响,接着白衫一闪,陆丹已站在方巨之前。然而,刚才那一下响头,敢情真个已让上官老人一掌拍在方巨头颅上。

方巨嚷了一声,抬头叫道:“好老小子,打了我一个大巴掌。”

上官老人已退开四五尺远,暗中倒抽一口冷气。

方才他一掌拍下,但觉敌人的秃头其硬无比,在这瞬息之间,他铁掌上劲力蓦然发出,竟然增加到七成之重。可是掌心一吐之时,竟然如击万载坚岩,敌头竟然纹丝不动。

眼角乍见白影一闪,知道是那功力湛深的白衣少女忽然来到,慌不迭退后四五尺远。敌人恰恰一抬头,瞧见那秃头边,围绕着一圈淡淡的白痕。

不禁恍然大悟,敢情敌人练有童子修元气油锤贯顶的最厉害横练功夫,自己这一掌正是攻着敌人最坚强之点,无怪自费气力。

陆丹一见方巨无恙,芳心一定。

她却明白方才那上官老人的铁掌是可击石成粉,虽说没曾用上十足劲力,但如是击在大石之上,怕不留下一个掌印。可幸方巨竟然无恙,教她岂能不喜?

但同时也甚是忿愠,料不到这位名望地位都见重于天下武林的人物,竟会如此卑鄙。

她举手止住方巨任何动作,然后冷笑道:“好一手家传的卑鄙手段。说得好听一点儿,该是飞黄腾达的家传秘诀才对,是么?”

上官老人忽然目射凶光,沉声道:“贱婢出口伤人,你既知老夫来历,尚敢如此放肆……”

他的话未曾说完,陆丹却侧头回顾道:“巨儿,你过那边收拾他,这老儿等我教训。”

此言一出,众人俱为之一愣。

上官老人脸上愤怒之色忽然反而收掉,冷冷笑一声。

方巨果真持杖横扑,上官老人身形一动,拦在前面,上官老人立刻呼地劈出一掌。

陆丹施展出浮光掠影的奇功,蓦然滴溜溜打个转,反而在掌风如山中,欺到上官老人背后。

上官老人如响斯应,呼地劈出一掌。

这一掌本是从左肋下打向身后,到力量用上之时,身形已转将过来,配合得既快且狠。掌上发出的力量.刚柔并济,威力惊人,的是内家正宗的上乘单力。

可是陆丹已施展出奇绝天下的轻功浮光掠影。敌人一动,她已跟着转个团,饶他占着轴心位置,转的圈子小得多,但陆丹仍然能够一般快慢地跟着他身形转动。

上官老人一掌劈空,猛然喝叱一声,向肩头身后反拍出,掌风之沉雄凌厉,显见掌力并不因反掌之式而稍有逊色。

这一下不但刁滑,而且毒辣之极。

陆丹果然上当,身形极神速地左右移动一下,正好碰上敌人掌风,迫不得已后退数尺,敌人已乘这瞬息空隙,转回正面对着她。

可是方目已趁两人夹缠之时,持杖冲过上官老人,一直扑奔一丈外的人群处。

横胖老人手中尚持着狼牙棒,猛然大喝一声,疾然横刺里飞扑拦截。手中狼牙棒荡起呼呼风声,直臣方巨左肩。

方巨见他的棒上,锋锐的狼牙闪闪发亮,心中真怕利破了衣服,不敢不理,呼地一杖直迎敌棒,打算将敌人兵器砸飞。

横胖老人吐气开声,嘿地一喝,腕间一叫劲,硬生生将沉重的狼牙棒下砸之力撤回,改为“拦江截斗”之式,斜向敌臂划去。

这一式用得极是巧妙,只要敌人稍为闪避,他那狼牙棒的招式便可以施展开,源源攻上。

方巨忽然使出十八路降龙杖法中的精妙招数,左手撒杖,只剩右手持杖猛可挑弹。

横胖老人果然不虞此着,当地大响一声,杖律相碰。却见狼牙棒悠悠荡起两尺之高,方巨脚下纹丝不动,全凭右掌之力,猛可一翻腕,杖头带起风声,疾撞向敌人荡起的狼牙棒上。

旁边有人喝声打,一块拳头大的石头疾打方巨面门。

方巨这时要是不收回杖式,便躲不过这块劲疾的石头的。

可是他傻大个儿自有办法,但见秃头一低,正正对着石头,手中紫檀杖仍然撞向敌人狼牙棒上。

当当两响,他的杖撞在狼牙棒上,力量贯注在一点之上,横胖老人失声一叫,手中狼牙棒宛如长了翅膀,飞上半空。

他低头一瞧,虎口并没有震裂,当下又失声一叫。

另一下当声,却是石头打在秃头上的响声。方巨猛用双手持杖横着一抢,杖风呼啸而响,竟将那横胖老人身形带出几步。

眼前人影一闪,那颀瘦老人已纵到他面前,方才那块石头,正是他发出的。

“姓方的你认识青田和尚?”

方巨本待抡杖而上,一听此言,身形动作骤然停歇,瞪着大眼睛道:“他是我师父……”

却听那边上官老人吐气开声地叱一声,跟着传来啪地一响,敢情这上官老人和陆丹硬硬对上掌力。

陆丹年纪虽轻,却已是峨嵋派绝顶高手,不过,事实上她却是在剑法上的造诣特佳,其他方面便比不上她的剑法。

可是,前两天刚刚服下灵葯醉果。功力陡增,不仅是轻功已练成浮光掠影的上乘功夫,而且在内力火候上,也突进一步。

是以这刻若是她师父还在世上,必定会被她这种超乎意料的进步诧骇难言。

她雪白的手掌轻轻推出,两掌相交,发出强烈的响声,在这瞬息之间,两人已较量出全身内力造诣,只见上官老人双足猛然凹陷人地四五寸之多。

陆丹却依然安立地上。

两人再同时掌心一登,内劲吐出,这次却无声无响,但见上官老人哼一声,身形往后一腾,退开一步。

她轻笑一声,身形如影随形,也前进一步有余,刚是够得上发招交手的地位。

上官老人脸红如血,眸子里也现出血丝,他真没想到这个脸孔圆腴的可爱姑娘,竟然具有这种惊世骇俗的功力。

他细数这一生,从未曾吃过亏,可是,晚节不保,却在这次换掌上跌翻在一个少女手上。教他焉能就此罢休?

再也不多想,猛可从腰间掣下一溜白虹,原来是柄软硬如意,削铁如泥的上佳缅刀。

后面众人都为之愣住,一方面为了这白衣少女出奇的本领;另一方面是为了亲睹这上官老人居然要使用兵器,可算得上大大的新闻。

上官老人缅刀一举,冷气森森,侵人肌肤。

“你也亮出兵器来。”他简短地说。

然而,仍旧可以从声音中发觉他情绪激荡之剧烈。

陆丹一抬玉手,掣下古代异宝太白剑,银光灿然映眼。

“姑娘正要见识见识名压武林的乾坤十三式,可惜赶不上与你父亲乾坤手上官民较量。咳,说了半天都是废话,我且问你,姑娘的白驴是不是落在此庄中?”

上官老人忽然间收起怒容,虽然仍是冷冰冰地,并无喜悦之情。这正是武林老手,将要以全力有所施为之时,平抑住起伏的感情之现象。

他冷冷道:“好个小娃娃,你的武功虽然颇有成就,但焉敢如此托大,藐视天下之士,家父成名之时,有你这一号人物么?

“今日我上官老人若不给你一点儿教训,娃娃你可不会明白天上有天,人外有人的道理。你那匹白驴果是在此庄中,正待宰烹,你们也想分一杯羹吃吃么?”

她一看它的动作,便立刻明白了白驴下落已知,并且安然无恙,登时放下心头大石,也不觉得那么气愤了。

上官瑜又冷冷道:“老朽这柄缅刀吹毛切铁,你先动手吧!”

陆丹情知这上官瑜绝不肯先动手进攻,应声好字,刷地一剑刺去。

剑尖先指敌喉,及至招式使出,忽又改为敌胸左右rǔ根穴。剑式变化之妙,直如羚羊挂角,无迹可寻。

这一式正是峨嵋派镇山剑法阴阳剑法中,“乍阴似阳”之式,乃是全套剑法一百零八手中极毒之招,须知峨嵋派乃是天下四大剑派之一,虽说晚近人才凋零,但那镇山之宝阴阳剑法,实乃玄门中极繁复玄妙的剑法,若是本身功力造诣高明一分,便在剑法上多增一分威力。

这时的陆丹,一方面尽传峨嵋本门心法,一方面又因她的师父,本是道家太清l‘1的弟子,另有秘艺,故此在峨嵋派功力冠于全派。

陆丹尽得衣钵,是以比之其他同门均高一着。加之曾服灵葯醉果,内力较之当年百花洲四大剑派比剑时的摩云剑客陆平还要占胜一筹。

这一剑刺出,显见功力深厚,尽得剑法中的玄妙。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41回 昔年消息遇困伊人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气千幻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