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气千幻录》

第42回 石壁铜墙莽汉佳人

作者:司马翎

马方回背转面,禁不住又阴笑一下,当先而走。

也是向着方才陆丹走进家中的门口。

方巨扛着黄澄澄的起满紫晕的长大竹杖,一径跟着前面的颀瘦老人走。却没留意到缪推民并没有同来,却从别个门口进去了。

进得院门,左弯右转,很快把方巨弄得连方向也迷糊了。

忽然在一道廊门转出一人,面色苍白,见到他们,便停步让开一旁。

方巨一瞧正是那俊美少年尤东霖,立刻抢前一步,举杖喝道:“喂,小子你躲在这儿么……”声音宏亮之极,宛如平地响个霹雳。

把前侧的马方回吓了一跳,连忙伸臂拦道:“你怎么又想打人?”

方巨举杖慾砸,但见尤东霖身躯靠在墙上,一手捧胸,面色甚是苍白,可是,却多了一种憔悴的美。

他愣一下,但觉不忍真个一杖砸下。尤东霖靠在墙上,动也不动。脸上也没有愠容,眼神疲弱地凝视着他。

他咕哝一声,放下紫擅竹杖。马方回惟恐迟则生变,连忙一跃丈许,领先再走。

方巨迈步跟随,擦过尤东霖身边时,只听他轻轻道:“谢谢你……”

傻大个儿愣一下,不明白人家谢的什么,方要嚷嚷询问时,尤东霖满面疲容地,向他笑一下,便转过门后走了。

只听天空中白莺清亮地鸣叫一声,跟着从高空束翅扑坠而下。一团白影,急疾得像陨星飞坠。

那方向竟是向瘦颀老人马方回凶猛地啄抓。

马方回叱一声,双掌齐飞,一般极强劲的掌力,猛然向雪儿击去。

雪儿施展绝妙的飞行术,倏然滚身斜闪,眨眼间从方巨头顶擦飞上天。

方巨叫道:“雪儿你干什么?快来……”

雪儿急鸣一声,疾然打个盘旋,飞落方巨阔大的肩膀上。

方巨嘻笑一声,道:“雪儿你干什么?姑娘呢?”

雪儿清鸣一声,方巨是个懵懂人,天直漫烂,却反而立刻明白它鸣声之中,含有急愤悲哀之意,当下大叫道:“你害怕什么呀?那老头子呢?”

敢情在这霎时间,那马方回已经不见影踪,他喝一声,猛然抢杖向身侧的廊墙砸去。

大响一声,砂石乱飞,那堵墙被他砸了个大缺口。

一瞧那边却是个小院子。

雪儿展翅飞过去,他迈开长腿,也跨到那边小院子。

却见雪儿已飞另一边院墙,于是援引前例,持杖用力一捣,灰尘沙石应杖而起,漫天飞舞。

这次掏了个大窟窿,他钻将过去,浑身都被尘沙染白了。

大浑人想道:“好啊,我再不必学那上房子的功夫啊,目下这个开门洞的法子真行。”

抬目一望,只见这是条露天走廊。

那边却是座屋子的后壁。

雪儿在他头上盘着小圈子,似乎也不知往哪儿去才对。

他自作聪明地连跨三步,已到了对面墙根,举杖一捣。

杖墙相触,大震一声,把个神力盖世的方巨震退两步。

他失色地瞧一下那堵墙,只见被竹杖所捣之上,粉尘全落,露出一个窟窿,却只有尺许深,而且没有穿透。

‘怎么这座屋是整块大岩石砌成的么?”大浑人愣在那儿,吃力地想:“我再砸它一杖……”

念头掠过,然后抢杖又砸,费大响一声,碎石横飞中,竟然有点儿火花溅射出来。

傻大个儿伸一下舌头,叫声乖乖,想道:“这座屋敢情真个是块大岩石,哎,原来他们弄这么一块石头屋来诓我……”

想到这里,自以为得到了不起的推论,得意洋洋地掉头便走,口中喃喃道:“我可不再花这笨气力哩……”

其实若他多瞧一眼,或是多站一会儿,便会瞧见第二杖砸过之后,那石墙的窟窿又深了许多,碎裂的石片纷纷掉落之后,却露出黑黝黝的钢板。

或者他会听到屋子里,发出微弱的撞墙声。这声音在外面听来虽然微弱,但屋里的陆丹,却已花了不少气力,才勉强传出这么一点儿声音出来。

倘若换了个功力较弱的人,再也没法子能够从屋子透传出声音来。

方巨抬目一瞧头顶,已看不见那白莺雪儿。原来是被旁边的屋顶遮挡住了。

顺着走廊前奔,转眼已奔进一座宽大的堂屋。

这里面毫无人迹,他张望一下,便待从对面的大门奔出。

忽听右侧有人喝一声。方巨立刻折转方向,直奔那有人声发出的侧门。

才出五六步,陡觉脚下一软。

傻大个儿吃一惊时,庞大的身躯已直掉下去。

砰一声响处,头上那块翻板已轻巧地重新盖住得严密密,不透一线光亮。

这刻,他的身躯仍往下掉,大约掉了丈许,双脚首先碰触到地面。

他的身躯委实太以笨重,虽然是双脚先沾地,但在这黑漆无光的地方,以及冷不防的情况下,使得他来不及用力去蹬,整个人便坠向地下,还有那根紫擅竹杖,也撒了手,于是,交响起一片竹石相击之声。

在这混乱的情形中,他翻身爬起来时,首先摸索的便是那根紫檀竹杖。从方才杖地相触的声音,很容易便摸到那根竹杖。

这时,他知道四下全是石地,触鼻满是一股霉湿气味。

他定一下神,站起身来,便隐约瞧见四下形势。

要知方巨童身练功,目力量比不上陆丹、钟荃等内家高手,但比之寻常武师,又不可同日而语。

四面隐约可以瞧见乃是灰白的墙壁。他四面走一匝,发觉并非是经过人力筑成的墙,却是天生粗糙的石壁。

大约是当年这儿本来有个石洞,是以因势布下这个机关。

他大不服气地抡杖砸捣,轰地大响一声,把他自己也震得耳中嗡嗡地响个不住。

这一杖砸出,傻大个儿立刻心中发慌,只因从杖上反震之力,可以觉察出那石壁竟是坚岩石骨,用了那么大力气,只砸下来不及半尺厚的一块石皮,那石壁之坚硬,可想而知。

他望也不望头顶,只因他完全不会蹿越腾踊的玩意儿,方才他直掉下丈许之多,双脚才首先触地,这样,加起身躯的长度,合起来便是两丈有半。

却听上面脚步声人语声,传将下来。

方巨侧耳细听,只听有个苍老而有力的口音,正在指挥着一些人在干什么。

他听了一会儿,忽然听出那些人正在搬来木柴火油之类,那意思是要放火烧他。

这一惊非同小可,振吭大叫一声,四面的石壁似乎也因他霹雳也似的喊声而震动。

然而,上面的人喧步声,并不因他的大叫而中止。

猛听上面喀嚓一声,跟着满窟皆亮。原来那块翻板被人揭开,故此光线得以投人。

他抬目除时,只见一个须发皆白的头颅,在穴口向下探视,正是那横胖老人缪推民。

“哈,哈,料你也不懂腾踊功夫,故此这会儿也没听到你撞捣翻板的响动,大浑蛋,你虽有一身盖世神力,与及刀枪不人的横练功夫。可是,你禁得住我架火烧么?”

方巨不觉摇摇头。

缪推民又是得意地哈哈一笑,道:“如今你死在临头,我不妨告诉你,敢情你这浑蛋因杀死了雪山豺人,那冷面阎罗甘炯也成为残废,仅仅逃得一条残命。经过他将此事传出江湖之后。你这混蛋得到个紫竹神象的外号。这外号听着可别致?”

方巨果真欢喜有个外号,因而连连点头。

“可是,这就要火烧大笨象啦,千万可别哭啊……”

方巨怒叫道:“老小子你下来,我要把你砸死。”

缪推民戏弄够了,又是仰天大笑一声,厉叫道:“温老三你英灵有知,当今喜见今日老二亲手用烈火将仇人的传徒烧死……”

他顿一下,又复垂目来瞧地洞下的方巨,道:“你师父青田昔年种孽,和我们南阳四鼠结下不解之仇,虽然我曾亲手砸死他的和尚朋友,但此恨至今未消,这是他连累你遭受焚身之厄,你可明白?”

话声甫歇,焕然扬手掷下一支燃着的火炬。

那火炬掉在洞底石地上,溅得火星四射,但火势一点儿不减,反倒更猛烈了,敢情这支火炬通体浸过油。

方巨大叫声中,猛可抡杖急砸,轰地大响一声。

石地吃他一杖打裂个数尺大的洞穴,碎石横溅,居然把那根火炬整根砸没在地中,火光顿绝。

缪推民也不禁一阵骇然,再抓过一支燃着的火炬,疾向方巨头顶掷下。

方巨一抡竹杖,使出十八路降龙杖法中“佛杆挑龙”之式,杖风呼啸响处,那根火炬忽然倒飞而起,疾击缪推民面门。

缪推民冷不防骇得一叫,连忙问避,耳边呼呼地一响,火炬掠耳而过,只差那么一点儿便刮在脸上。

方巨一看这法子使得,高兴起来,大叫道:“老小子可怕我这匹紫竹神象?”

缪推民吃这浑人调侃一句,立刻暴跳如雷。

这时,旁边几个庄了都燃起火炬站着,周围摆着七八担于柴,已泼满了油,另外还有五六缸油。

他夹手拿过两支火炬,先探头下窥一眼,然后双手齐扬,两支火炬齐齐急掷而下。

他的动作够快,火炬刚一出手,已又复取过两支,再不探头去看,估准部位,猛掷下去。

方巨打定了主意,这时不管三七二十一,挥杖挑打。他学得天竺秘传十八路降龙杖法,擅能借敌之力,返送回去。

这时但见数团火光,倏下倏上,又复飞上洞外。

那几名庄丁连忙去拾回那几支火炬,以免掉在柴堆时,‘引起不可控制的火势。饶是这样,仍有一根火炬飞到墙边的厚帷上,引起烧了一片火花,两名庄丁连忙撕下那幅厚帷。

缪推民气得面目变色,一纵身飞落到两名庄丁旁边,伸手将那幅厚帷拖过来,这时,帷上一片火光,他待了一下,抖手将厚帷弄成一大团,就摆在洞口旁边。

瞬息间,火舌熊熊乱吐,缪推民举足一域,一大团烈火直降地洞。

猛然呼地大响一响,洞口冒起极猛烈的火光。

缪推民觉出有异,疾然飘身后退。只见一大团火飞将出来,正好罩落在他先前所立之处。

缪推民可真想不到用火去烧个困在地洞下的人,还会那么费力。

不由得怒骂连声,发令将一担浸过油的柴放在这团帷幕的烈火上。

转眼间,火光冲天而起,把整座堂屋映得红了。

他阴沉地等候一会儿,待得那些油柴全都着火,烧得熊熊烈烈,然后一俯身,双掌疾推而出。

这次乃是将许多着火油柴堆压人地洞里,不比那有限数支火炬或整团的帷幕。

只要那方巨一下挡不住,跟着便将堆得高高的油柴推下,于是那方圆不过两三丈的石洞,便立刻会变成火自。

若是再将几缸油倒下时,便大罗神仙也得烧成焦炭。

方巨一见火光直罩下,三不管挥杖疾舞。

杖风呼啸声大作,洞口上面蓦涌起冲天火光,那堆燃着火的油柴,四散飞射上空中。

堂屋中数庄了一见满空全是火柴乱飞,骇叫连声,疾忙各自闪避。

缪推民所站之处,一大片烈火迎头罩下,只好厉啸一声,疾然飘身后退。

霎时间满厅是火,旁边一大堆的干柴,此刻也因有几根火柴掉个正着,引起熊熊火光。

火势一发不可收拾,缪推民迅疾地扑到那些全湿了油的柴堆边,乍见火光大冒,心中又气又急,竟然挥掌拍击。

他要是不拍击尤自可,这一挥掌,掌力立将整堆柴震散,火势蓦然四下蔓延开来。

方巨在地洞里连连挥杖,将七八根掉在地上的火柴砸灭,然后直着脖子大叫道:“老小子为什么不玩火了?再弄些下来呀!”

谁知这时上面的火势已蔓延开来,成了一片火海似的,不知是谁弄翻了两缸油,使得堂屋中许多家具都着起了火。

缪推民疯了似地在一片火光中乱扑,手中已掣下狼牙棒,乱砸一通。

方巨再大叫一声,缪推民双目血红,倏然乱叫一声,涌身扑下地洞去。

方巨一见他跳下来,倒也没有乘人之危,在空中袭击。

缪推民脚一沾地,猛然挥棒进击,棒上狼牙棒闪起百十点闪闪光芒。

方巨一点儿不惧,大喝一声,横杖硬架。

缪推民是怒气疯了心,此刻吃方巨轰雷也似的一喝,竟头脑一醒,当下将狼牙棒“力劈牢山”之势猛然撤回,垂棒不动。

方巨横杖架空,却自然而然地也停了手。光是瞪着缪推民在发愣。

原来南阳三鼠早年和青田禅师交过手,得知对方这路神奇杖法有三大特点。

第一,杖风奇异,使人常生错觉以为敌杖已到。其二,擅能借力回击,虽将自己的兵刃大弄出手,也不会使人虎口受伤见血,这一点正是缪推民何以立刻知道方巨来历的原因。第三,这路杖法是遇强则强。

这也是为什么早先方巨力敌两老之时,自己觉得甚为松懈,浑身力量像是全无可使之处,故此恼得停杖不打的原故。

这时,缪推民正是运用这一原理,停棒不动,果然方巨也停下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42回 石壁铜墙莽汉佳人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气千幻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