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气千幻录》

第43回 情女幽怀天涯追踪

作者:司马翎

当下移步走过去,她的浮光掠影轻功,独步天下。这时就只见她白衣飘飘,转眼已到了石阶之下。

“姑娘你贵姓芳名?”

那位少女这时却愣住不动,也不言语,敢情是为陆丹身法之神速美妙以及容光之丽而愣住。

陆丹又问了一声,她才冷声地道:“姑娘是华山薛恨儿,你去告诉那些老不死们吧!”

“唏,敢情你为人真不错,居然肯把姓名告诉我,难道人家不知你是华山派的么?”

薛很儿傲然一笑,道:“他们怎会知道,全是姑娘剑底游魂嘛……”

陆丹虽然眼见她傲然地笑,可是,却直觉到这位美丽的姑娘实在装不像骄傲的样子。

她也没有细想是什么缘故,只惘然一笑,就像那世外高僧怜悯凡夫俗子般的笑容。

“那个当然,华山乃是天下四大剑派之一,这隐贤庄中之人,不过是徒具虚名之辈。我并不是本庄之人,也不是仇敌,总之,现在更无所谓,喔,薛姑娘你不必问我的姓名,反正……”

她歇一下,然后平静地道:“反正我已不属于这俗世,故此连姓名也不要了。”

薛恨儿凛目瞧她,歇了片刻,道:“从你的声音里,我相信你的话是真心之言。你看来年纪和我差不多,但为什么我会觉得你好像比我懂事得多?就像位大姐姐似的。”

“这个何必奇怪,都是因为幸与不幸的缘故,你可懂得我的意思?”

薛恨儿点点头,轻轻道:“我想我懂得你的意思,可是,我自小的命运便是不幸,一直到现在……”

陆丹微微摇头,道:“我所谓不幸,不是单指生活的贫困或孤独,我想,你不会了解的。”

“不,我知道。”

她立刻申辩说:“姊姊,你说的一定指一种突然的祸事变故,是么?”

陆丹嗯了一声,严然以姊姊的派头回答说:“当然包括在祸变的范围之内,不过,祸变的范畴太广泛了。”

薛恨儿将青钢剑鞘,顺手把系剑的丝综紧一紧。

陆凡在跟她问答之时,便已考虑过如何救她出来的办法。她本身虽然不懂这些消息埋伏之类的顽意儿,但听闻得多,也不算外行。

所以她视察一遍之后,立刻便明白这一处机关十分巧妙,凭她决找不到开放的机括。这样她便仅能在毁掉这面铁枝网上面动脑筋。

以她如今的功力,这鸡子粗的铁技,当然难她不住。可是若果这些铁枝乃是上好的缤铁所制的话,便非用全力硬斫不可。

但她刚才因企图刺穿钢门,损耗真元太甚。此刻若又再来这么一次,恐怕不但不能成功,甚至会因耗真元过度而恢复不了原来的功力。

因此所以她尽量拖延时间,让自己多休息一会儿再说。

她道:“薛妹妹我们再聊一会儿,等我休息过来,再想法把这片子铁网弄毁。”

薛恨儿喔一声,瞅瞅那铁枝网,忖道:“这片铁枝网特别坚硬,恐怕师父也难弄毁,她竟有这种功力么?”

陆丹微笑一下,仿佛看破她的怀疑,道:“我一定把你救出来,你放心好了。”

薛恨儿心中虽然不能全信,但也为之安慰得多,神经松弛下来时,猛觉浑身无力,疲累不堪。于是缓缓坐向地上,轻轻道:“姊姊,我太累了……”

陆丹也盘膝坐下,暗中调运元气,还给她一个微笑。

“刚才我瞧见一个少年走过去。”

薛恨儿絮絮道:“他到我这边张望一下,不管我大叫大骂,便向那边走了。妹妹,你可曾遇见他广

陆丹娇躯震动一下,歇了片刻,才低低道:“是的,我遇见他了。”

“那人真怪,三天之前,便是我刚刚陷在这儿的晚上,他便来了,带给我一些食物,可是我把那些东西都摔出去,他也不生气,摇摇头走开,后来,我独个儿寂寞得要死,真想他会来看我一次,可是,他并没有来,反而可恨的老头儿来啦,弄了几条蛇进来吓我,真是恨死我了。姊姊,你把那人怎样了?没有杀死他么?我觉得他这个人倒是蛮和气的……”

陆丹凝瞥她一眼,想道:“这位薛妹妹好像对他留着很好的印象,他

芳心里忽然一阵难过,惘然摇摇头,没有做声。

薛恨儿道:“那就好了,他比那毒书生顾陵好得多啦!”

陆丹一听毒书生顾陵之名,便想起昔日败在他手下之事,正想问问关于他的行踪,可是继续又联想到钟荃,当下又忍住不再询问。

“我师父常常嗟叹说,如今英雄尽出少年,像毒书生顾陵,还有昆仑的钟师兄,都是了不起的人物。啊,姊姊,你可认识钟师兄?他便是方今江湖上名头最响亮的后起高手神龙钟荃。噢,你可知道么,江湖上现在都知道明年中秋之夕,在百花洲举行剑会的消息,都传说一定是钟师兄第一呢!”

陆丹当她一提起钟荃之时,便微微俯下螓首,为的是不让她发现自己感情激动的痕迹。这时听她忽然住口,便轻轻道:“妹妹,你继续说吧,我爱听这些故事呢!”

“那么我就再说下去。”

薛恨儿大概是太久没有说话了,故此变得十分健谈似的。

“不过江湖上又传说毒书生顾陵比钟师兄还强。实在怎样我也不知道。那位钟师兄我见过一次,是在华山之时,还跟他交过手,他的武功确实太好了,人也老老实实的,使人不能讨厌他。哼,毒书生顾凌算得什么东西?我亲眼瞧见他连杀十几个人,连眼睛都不眨一眼。后来,居然想和我做朋友,我才不理他呢……”

她歇一下,听到陆丹嗯一声,断定她有在听自己的话,便又遭:“虽然他长得相当漂亮,可是我却不喜欢他那种凶狠的心肠,尤其是当他杀人之时,面上还露出笑容。”

陆丹低声道:“我知道他的武功非常佳妙,你既认识他,为什么又让他那样子杀人?那些人是坏人么?”

薛恨儿道:“那些人有坏有不坏,因为这十几个人,其中一半是昔年著名的大盗,一半是正派武林人物。

“我不大清楚他们的来历,只知道大盗那边,有两个是昔年名震绿林的三凶之二,叫什么琵琶路元童和金臂郑均。他们好像是约期比武的一个集会。我因独自歇宿在树林中,让他们的蹄声惊动,故此躲在一旁观战。

“那毒书生顾陵本来已传闻说是来了西南,做下好些人命大案。就在那些人打起来之时,忽然出现,单凭一柄折扇,便将盗匪那边的人完全杀死,后来,又跟正派那边的人动手。改用一柄黑色的长弓,也把那许多人都点了死穴……”

薛恨儿歇一下,似是想当日的情形。

“等到他将所有的人杀死之后,还在树上留下毒书生三个大字。他忽然向我藏身之处招呼,真不解他为什么会知道我在那里。那时,我只好走出去,他跟我通姓名,我不理会他。但我也不能惹他……”

陆丹抬目瞧她一眼,仍然轻声地道:“你害怕他的武功么””

“不!”薛恨儿叫起来。

清丽的脸上,闪过不服气的光芒。

“姊姊你不知道,我自从那天跟师父下山,直奔京师,因为师父想在剑期前,找那毒书生顾陵较量一下。到了保定府时,师父骂我几句,我心中气苦之极,恰好无意间得知毒书生顾陵已离开京师而来到西南的消息,我便自个儿走了……”

陆丹疑惑地唔一声,道:“妹妹你不应该这样啊,尊师重道,乃是各派重要的戒条。”忽然住口,因为她觉得这句话说得太重了。

“唔,姊姊你怎会知道我那位师父的脾气啊,她昔年外号华山木女,如今却称为桑姥,镇日价冷冰冰的,我在华山二十年,她老人家未曾带我出过山一步。不过,她有时却对我极为疼爱,就像我生身的母亲一般呵护我

她寻思往事地,眼光凝注在空虚黑暗中。

这时,轻轻摇摇头继续道:“但这种慈爱的态度很少很少,反而不时以仇恨的眼光瞧我一眼,嗯,她以为我不知道呢!”

“她为什么会恨你?”

陆丹不以为然地摇摇头,道:“既是恨你,又怎会教你华山不传剑法?”

“我知道她心中很我,虽然,我不明白她为什么会很我。”

她肯定地答,随即悲哀地垂头轻叹一声:‘俄自小无亲无故,自懂人事,便是跟随着师父。

“啊,我心里是多么希望能够叫一声亲娘,可是无论我怎样设法讨好,她总是不肯和我亲近,更可怕的是,她居然恨我,是的,她非常恨我,但为什么她也爱我呢?”

陆丹怜悯地瞅着她,她似乎能够瞧见她那怯弱苗条的身躯,在衣服下面发抖。

“自从钟师兄和邓师兄两人来过一趟华山,”薛恨儿又开始说,接续原先的话题:“师父便一改常态,许多天来,她没有再用过那种冰冷仇恨的眼光瞧我;反而对我非常非常慈爱。将江湖上一切奇怪的事告诉我。

“那段日子,过得太美妙了,直至她带我出山,到了保定府时,那天晚上,我替她抬起一张旧信笺,上面写着两首诗,那是师父的笔迹。

“我便问师父为什么这两首诗写得这么凄凉。

“她忽然大大发怒,无缘无故把我骂了一顿。这还不要紧,可是她的眼中又露出那种仇恨的光芒。我实在忍受不住,半夜里悄悄地溜跑……”

她长长叹息一声,仿佛非常疲倦地垂下头,在曲起的膝盖上。

陆丹芳心中满是怜悯之情,她真想把这位清丽和带点怯弱的姑娘,拥在怀中呵慰一番。

“你在路途中很吃了些苦吧?”陆丹触起自己没有银子时狼狈情形的经验,敏感地道:“不单是风尘跋涉,事事要自己操心,还有出门人非财不行,你……”

“啊,正是这样。”薛恨儿立刻抬起头:“要不是没有银子,我才不让那毒书生顾陵欺负呢!”

“他欺负你?”

陆丹立时惊骇地问,因为这句话又触挑起她另一经验。

“他坏透了。”

薛恨儿点点头。却没注意到陆丹剧烈变动的神情。

“那天晚上我便是因为没有钱,不能投宿旅舍,只好在树林里躲一晚,所以遇上了这档子事。那时,我已有两天没有进食,饿得手足都软了,所以没敢惹那毒书生顾陵。谁知他已发现我,等到我现身拔剑时,不知怎地他又看出我饿得没力,便没跟我动手,还想尽方法哄我去城里,又吃又住,都是他出的银子。

“第二天,他还买了好些衣服之类的东西给我。但我却是没要……噢,姊姊,我真的没要他的东西呢!”

陆丹轻轻道:“我相信你没要,可是,他怎样欺负你啊?”

“他?他老是瞧着人家的面……”

她忽然不再说了,但面上却现出笑容。

“而且,虽说食宿由他付帐,但我不能老跟着他啊,他却不给我银子。

“这样,过了两天,我们到了镇中,就觉得这样子满不是意思,便自个儿往回跑。故意先在相反的方向布下疑阵,好让他若是追赶我时,变成背道而驰……”

“他为什么要追赶你呢?”陆丹故意问她:“哦,也许是追你算帐……”

她真个点点头,并且补充道:“我还拿了他一锭银子。不过后来我觉得这种行为不对,便将那锭银子送给穷人。”

她歇一下,继续道:“当我经过这隐贤山庄之时,因为我曾听师父提及这处地方,故此打算进来瞧瞧,谁知这一进来,便瞧出毛病。有个横胖的老头儿,用一种下流的眼光看我和逗我说话。

“那时候我恼了,便骂他说隐贤山庄的人都是奴才,可不是么?那大内双凶不是人家的奴才吗?

“那横胖老头还没有怎样,另外又出现一个瘦瘦颀颀的老头,他非常严厉地盘问我的来历。我就是不说,只说若要知我的来历,可从我这柄剑上找寻答案……”

她傲然地笑一下,轻轻地后拍背上的剑靶:“那瘦老头便要跟我动手,但是忽然一个年轻的大汉抢在头里,使一柄鬼头刀,功夫倒是不错。

“我为了给他们一个下马威,便不用华山剑法,使出乙木剑法,三招之内,把那汉子的兵器逼得撒手。

“那两个老头忽然同时质问我,你是不是劫夺万通镖局的女孩子……”

陆丹听到这里,不由得喔一声,凝眸瞅住她,等她解释。

“万通镖局失镖之事,我也曾听闻,那是早在邓师兄来华山之前,已经听师父说过,那时候,师父差点儿要为邓师兄出一回山呢!

“后来邓师兄来,他说不要紧,个中详情也没有深说。

“是以我一听老头的话,不觉十分惊奇,因为我认识邓师兄,也不知劫镖的人是什么来历,但这两个老头为什么立刻会将我扯到这桩事上面去了?于是我便先问他们为什么这样问法?”

“他们怎样说,有没有告诉你?”陆丹显然是有点儿迫不及待。

“看,他们说这桩事江湖谁都晓得啦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43回 情女幽怀天涯追踪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气千幻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