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气千幻录》

第44回 宝剑芳踪情影高楼

作者:司马翎

  邓小龙脑筋一转,已知桑清这等说法,必有内情。

  便自告奋勇道:“姑姑,倘若您不能分身,而小侄却可以代劳的话,请您尽管吩

咐。”

  “我正是为了分身乏术而为难,我师姐大悲庵主万妙大师前些日子忽然得病,恐是

自知不起,必须从速准备后事,那本剑经,乃是举行掌门庵主传位典礼必需的信物。我

本可托你带回山去,可是想起数十年同门之谊,她纵然再不对,总是本派掌门,应该回

去一趟,见这临终诀别的一面…”

  邓小龙立刻明白这位桑姑姑还在委决不下,情知她口中虽然这等说法,其实却不放

心薛恨儿的失踪。

  究其实当年万炒庵主虽不满这位屡开杀戒以锻炼术灵掌功夫的师妹,但启衅仍在桑

清恃着尽得华山百灵、百妙两位大师剑术真传,自诩为华山第一高手,引起一场间墙之

争。

  细论起来,倒是华山本女桑清的不是。新近又因闹意气而夺走本门剑经,万炒庵主

命在垂危,反而派人下山追寻桑清,请她回山。这一下纵使桑清深怀成见,也不由得觉

着不好意思,非赶回山见大师姐一面不可。

  邓小龙却没敢做声。等她自己决定。三骑继续前行,眼前忽地豁然开朗,但见疏树

间植,中有小溪,屈曲如带。再过去一点儿,便是一座残旧的小禅院,山墙上大半粉尘

剥落,显然已届残暮之年。

  桑清忽然决定了,道:“那么找寻恨儿之事,便交托小龙你代劳啦!”

  邓小龙应声道:“小龙省得,姑姑不必多虑。一俟寻到师妹,便立刻伴她回华山。”

  转眼一瞥,只见桑清眸子中泪光闪动,禁不住愣一下。

  她嗯了一声,轻轻道:“你多费心,有什么事你都可以代我做主,我先走啦!”

  话声中头也不回,举手作别。衣袖褪落到手肘间,露出玉藕也似的小臂。

  邓小龙和钟望不知不觉同时勒马,好让她的花驴先走。

  蹄声均匀地得得而响,渐走渐远,终于消失了。

  钟望迷惑地自语道:“姑姑走得真奇怪……”

  邓小龙们然眺望远方,轻轻答道:“人生自是有情痴师弟你怎会知道她伤心下泪之

故呢!”此恨不关风与月

  钟荃爽然道:“小弟正是因此而大惑不解嘛!”

  邓小龙寻思片刻,便催马前行,一面道:“恐怕是为了薛师妹真像姑姑当年…”

  钟荃心中仍然否认师兄的话,但不再做声,两骑踏过疏树小溪,来到那座残旧剥落

的掸院前门。只见外面横题着“善注禅院”四个大字。

  他们下了马,钟荃紧跟着邓小龙后脚,走上台阶。猛可前面邓小龙脚步一顿,使得

钟荃险些儿撞上他身子。

  邓小龙指着门边的石墙道:“师弟,你看这是什么?”

  钟荃顺着他手指之处瞧时,吃了一惊,原来那块石头上,现出一个灰黑色的手掌迹。

五指张开,十分清晰。

  “这个手掌印深有三分许,而且呈现这种灰黑色,不知是年代湮远,以尘沾污,抑

是一门骇人功夫?”

  “小弟觉得这好像是一种特别的功夫,并不是年代湮久之故。”

  “哦,那真不得了。”

  邓小龙骇叹一声:“这是什么掌力啊?”

  钟荃摇摇头,过去细看一眼,回头道:“若果这不是江湖上的暗记,便是外门功夫

中的一种毒功,非是真个用掌力按塌成这样子的。”

  “愚兄倒未听过有这种销金蚀石的毒功,师弟你可想得出来?”

  钟望也摇摇头,这件事便没有了答案。

  两人不管这个,一直走进样院去,但见四下纤尘不染,十分洁净,可是一树不植,

寸草无存,什么都是那么不顺眼,不管是墙壁门户,以至于供佛的用具,都是极为古旧

陈败,仿佛非得这些东西自行毁灭净尽,就不能够有新的事物出现。

  佛堂里毫无人迹,他们放响脚步,转人堂后。

  后面是两座小院,都是那么静悄悄的。

  邓小龙也有点儿憋不住气,朗声叫道:“这里有人么?”

  歇了片刻,右边院子里传来一阵步声,只见一个发须皆白的老和尚,慢腾腾走出来。

  钟望瞧见那老和尚面色枯黄,毫无神气,心中大不舒服。

  邓小龙却拱拱手,道:“请问老禅师,虚本大师可在?”

  老和尚抬头瞧他一眼,随即移开眼光,缓缓答道:“老袖便是虚本,檀樾有可见

教?”

  两人但觉大出意料之外,只因他们都认定秋月大师既然将宝剑留在此地,转托虚本

大师保管,这位虚本大师不消说,定是佛门中身负绝技的人。

  谁知闻名不如见面,竟是个面黄骨瘦,神衰体弱的老和尚,而且身为掸院主持大师,

却闻人声而出迎,毫无排场气派。

  “在下姓邓名小龙,这是敝师弟钟荃,新近由昆仑至中土…”

  虚本老和尚抬目看钟荃一眼,随即垂下目光,漠然地嗯一声。

  “在下曾得星宿西宁古刹主持秋月大师吩咐,命敝师弟谒见大师,并请赐下那柄玄

武剑。”

  老和尚又衰弱地晤一声,缓缓道:“是要取回宝剑么?老衲怎生得知你们两位是不

是昆仑派的?”

  两人乍闻此言,不禁一怔。

  邓小龙勉强答道:“大师之言果然有理,只是此事除秋月大师外,再无别人晓得,

故此大师可以相信在下等并非冒名骗剑之徒。”

  钟荃呆立如木头,要是他独个儿在这里,定然答不出半句话。

  老和尚有气无力地摇摇头,道:“不成,老衲不能轻信。”

  邓小龙愣了一下,不知如何是好,皆因这位老和尚无论怎样说法.总是尊辈身份,

使得他的话轻不得,重更不成,是以把个天计星也闹得目瞪口呆。

  钟荃道:“晚辈的确是昆仑弟子钟荃呀!”

  老和尚又摇摇头,随即移步走到墙边一个石墩上坐下,似乎是站久了腿脚酸软的样

子。

  邓小龙望了钟荃一眼,耸耸肩头,双手一摊,向他苦笑道:“大师不信咱们,这可

没有法子证明,刚才在路上我也曾想过这问题,但愚兄以为秋月大师必有安排,谁知却

碰个钉子。”

  “那么我们怎么办呢?”钟荃急忙问计。

  老和尚在那边虚弱地于咬一声,用力提高嗓门道:“你们说什么,老袖听不见呢!”

  他虽然扬高了声音,但仍然不响亮。

  邓小龙反身走到老和尚跟前,大声道:“敢问大师,寄剑的秋月大师当日是否留言

说要敝师弟呈上信物,方可相信?”

  老和尚摇摇头。

  “那么大师能够辨认取剑的人吗?”

  老和尚抬起头,朦胧的目光,使得邓小龙心中一震,忖道:“这位大师神气已尽,

恐怕快要圆寂归西。”

  他见老和尚没有回答,心中一嘀咕,招手命钟荃过来,然后又朗声道:

  “如今唯有一法,便是命敝师弟施展出昆仑特有的身法,在空中改变方向,这一手

唯有昆仑本门才有此一绝,大师看如此使得么?”

  老和尚猛可震动一下,如从梦中惊醒,喃喃道:“对了,秋月师兄说过你能够在空

中……”下面的话声,已模糊不清。

  邓小龙向钟荃做个手势,一面大声道:“大师请看——”

  钟荃猛可直拔起空中丈许高,前身一倾,整个身躯便向前飞去。飞出半丈之远,倏

然清啸一声,恍如老龙夜吟,嘹亮悦耳之极。

  却见他在啸声一发之时,身形极为舒徐潇洒地转将过来,双腿蹬处,神速得如电光

一闪,又飞回原来之处。

  然后气沉丹田,忽然飘坠下地。正好立足在原处,分寸不差。

  他这一显露身手,不论是上跃飞行或下坠,自然有一种舒缓不迫的风度,令人看了

十分舒服,同时也快到极点。

  使得邓小龙也禁不住在心中大大喝一声彩,眼光中露出欣慰羡慕之色。认为这位师

弟的轻功,该是并世无二的功力火候。

  老和尚努力睁大迷蒙的眼睛,居然瞧见钟荃如龙般矫健的身手。

  “檀樾果然是秋月师兄所说的那位。”老和尚道,声音仍像开始时那般冷漠。“可

是两位却迟了一步……”

  ‘嘎?来迟一步?”

  钟荃接口叫将起来,心中甚是骇异。

  老和尚缓缓看他们一眼,疲弱地道:“两位何必着急。”

  两人闻言,登时又化惊疑为欣喜,静等老和尚说下去。

  “浮屠不三宿桑下,便是避免有情,一株野生的桑树,尚且如此,两位何必执着。”

老和尚喃喃说着。

  却把两个人又骇得心头鹿撞,莫明其妙。

  老和尚徐徐再望他们一眼,道:“两位想是明白了?”

  钟荃自幼受诸位高僧大师董陶,如何会不明白,只是似明非明,禁不住抗声道:

“佛说烦恼即菩提,三兽渡河,各有因缘,大师太拘泥了。”

  虚本老和尚微微一震,注意地瞧钟荃一眼,喃喃道:“老袖大拘泥么?啊,你说得

不错,各有因缘,各有因缘……”

  他转眸瞧瞧两道院门,又道:“那里面已有八位以苦行功满而圆寂的师弟,他们选

择苦行一途,缘法早具,老袖却因之而动心者经旬。呵呵,檀樾说得好,各有因缘……”

  钟荃明白老和尚言中之意,乃指跨院中有八个和尚圆寂,大概是给饿死的,不觉一

阵悚然。

  邓小龙不明就里,却心急那柄玄武剑(五易剑)的下落,朗声问道:“敢问大师,

那柄剑的下落如何?”

  虚本大师道:“前两天老衲正在佛堂上诵经,忽听门外有人叫喊,便出门一瞧,只

见一个矮矮胖胖的人,下面光着脚板,背上插着一柄剑,询问老衲好些话。

  “老袖本来有点儿重听,那人不但声音尖细,咬字不大清楚,而且说得又快,老衲

不明白他问什么,只见他尖锐地大叫一声,似乎是心中甚怒,一掌拍在石墙上,便现出

一个灰黑色的手印。老袖低头细细一瞧,原来那块手印并非因手掌涂黑染上,却陷在石

里数分之深。

  “老袖年轻时行脚四方,不但听过武林中许多绝技秘学,而且这种掌力,老袖曾经

亲眼在海南岛见过有个黎人在练,以五指山亘古森林内积聚一种特别的剧毒鸟粪,吸附

在掌上,能够毁石销金,厉害无比。

  “可是苦练到隔室伤人,却会斩绝后嗣,是以无人敢真练成。像他这种功夫,仅能

派些吓吓人的用场而已,但这时老衲忽然想起那柄宝剑,便问他可知道昆仑门人的下落。

他一口说知道,老钠便请他转告你们藏剑所在,因为老衲灭度在即,不能再等候,却不

料两位却是赶及来此……”

  两人一齐心急起来,邓小龙轻轻道:“那厮定是潘自达。”

  钟荃道:“师兄说得对,可是那剑,会不会被他盗去?”

  他们连忙询问地瞧瞧老和尚,只见他那皱纹深显的额头向着天空,竟是靠在墙上。

枯黄的面色,甚是难看,尤其此时闭着眼睛,活像个已死之人。

  邓小龙朗朗询问一声,老和尚寂然不动。

  两人细看时,敢情这位以苦行见重天下佛门的虚本大师已经圆寂。

  钟荃轻轻道:“师兄咱们走吧,这儿一切由得他原来的样子,相信虚本大师也会赞

同我的意见。”

  邓小龙似不解地瞧瞧他,然后决然地点点头,举足先走,一面道:“你也许有理,

方才老和尚不是这样说么,反正咱们已知道宝剑下落……”

  话未说完,钟荃插口问道:“但那柄剑可能还在此地呀!”

  “不会的。”

  他自信地答道:“像潘自达这种人,焉有轻轻放过这便宜而不捡的?而且老禅师不

是说过咱们来迟的话么?”

  两人边谈边走,眨眼已出了禅院大门。

  钟荃回顾那灰黑色的手掌印痕一眼,道:“虚本大师虽说像他这种毒掌功夫,只能

吓人,其实大师他大概不懂武功奥妙,偶然听到特别的高手说及这等功力高成功尚远,

便以为微末小技,不足重视,其实以这等歹毒功力,已足够称雄武林哪!”

  邓小龙微微一笑,没有言语,他心中的确喜见这位淳厚朴实的师弟,渐有主见和能

够推论。

  两人上了马,钟荃问道:“师兄,我们要不要分头追赶?”

  邓小龙道:“不必了,咱们先往西南方走,到了前面的井径,打听一下。若然知道

姓潘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44回 宝剑芳踪情影高楼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气千幻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