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气千幻录》

第五回 兰因絮果话天龙隐

作者:司马翎

  白眉和尚郑重地说道:“诸位师兄,老禅师这封柬帖,事关重要,请各位过国,再

作商议……”说完,把来恰遇给金尊者。

  当下三位尊者一齐阅读那京站,看完之后,全都面上激激变色,默然无语。

  大尊者首先遣:“老禅师说他的法身,已有一甲子修持的功夫,凭那魔君的外门琴

音蚀坚的功夫,必定无条老禅师何。可是,方才白眉师兄却说老掸师法体已被摧毁,究

竟是白眉师兄看错,柳是老件师算错?”

  金等者接口道;“正是此点令我大惑不解。”

  白眉和尚道:“诸位师兄的疑惑,大有道理,’可是我分明看出老禅师法作已经完

全化成细灰,只要做民一吹.便会松散,故此当时我一发现了此事,立刻以佛门般若大

能力,把房门封住,不让外面的风吹进来。师兄们必定记得我请求不要开窗,与及后来

用般苦大能力封住房门之事,正是为了此放。退一步而言,即使我可能看错,但那魔君

是何许人也,他也说流了这一场,可见得是千真万确的了……”

  三位尊者不约而同地点头,可是满面流露迷惑之色。

  白眉和尚寻思了顷刻,道:“我想这件事,必定是在老禅师算外,因为可能他老人

家认为本身功力已深,无须多点,故此不曾推算法身究竟会否被毁。师兄们以为这个说

法怎样?”

  三位尊者闻言开颜微笑,一齐点头赞许。可是白眉和尚忽然皱眉道:

  “不对,不对,这事关系非同小可,老禅师焉可如是大意,把全寺百余性命,祝词

儿戏?且他又提及我虽练戚般若大能力,但到底功力较浅,大概不敌那魔君。这样说来,

他老人家已预料我这一场是个输数,那么他的一场,乃

  是全寺性命关系所在,岂能不细心推算?加上左右光月头陀的天眼通无上妙法,一

定看出结果本寺无恙,才能够放心由得老禅师去冒这二十年诸般苦难。可是,摆在目前

的结果,却是老禅师怕了第二场,我自问绝不能赢得那魔君,这却是如何是好?”土尊

者道:“白眉师兄说的是,老禅师应该算出结果必定胜那魔君才对,可是现在,奇就奇

在老禅师所有推算的事,无不应验,诸如那魔君几时来到本寺,和二十年后白眉师兄的

突尔莅临,连时间也无丝毫差错,这场关大局的比赛,必定更加无讹才是……况且老禅

师的束帖上,更斤斤瞩咐我好生决定,要不要继续培养那株九天兰,若趁此时及早将所

有的紫檀竹和九天兰毁掉,便可免却异日无穷事端……老禅师的活,到底又是隐藏什么

禅机?只要拿魔君一走,从此恢复佛门安静,怎会又缠惹后患?咳,紫檀竹和九天兰的

培植,岂是一桩易事?甚至仅仅引那万钧灵泉人寺,已留去无穷心血,眼看有点儿动静

了,怎能平白毁掉?老禅师的话,大以令人费解,我真个越想越胡涂了。”金尊师者摇

头微叹,诵一声佛号。

  白眉和尚知道金尊者暗中不满上尊者的话,因为出家人早应断尽七情,但土尊者仍

有爱慾之情,舍不得那些身外之物。

  当下说道:“关于九天兰之事,慢慢再说,现在已谈了不少时候,怕邓魔君已等得

不耐烦了。诸位师兄弟对于这三场比赛之事,还有什么高见么?”三位尊者听了他的话,

都没有回答,茫然地瞧着他。

  白眉和尚诵一声炉号,奋然道:“那魔君虽是天下元敌的第一高手,但诸位师兄也

不必大着急,我既蒙老禅师付托重任,自当勉力担承,大约还有一个法儿.可以使本寺

兔去这场浩劫……”

  他们刚刚商量到这里,忽听蹄声得得,传到耳中。

  那魔君骑着马来啦……”不知哪位尊者这样轻轻渭叹他说。

  白眉和尚的眼光,被红莲精舍的院墙而住,瞧不见那魔君,正想走出精舍去看,猛

听蹄声骤急,直冲近精舍。马蹄敲在路上的小石卵,声音分外清脆。他轻轻嗟叹道:

“这马蹄的声音,当年不知吓煞过多少人哪……”话声未歇,只听院外有人大声呼道:

“白眉和尚们在谈论我么?”随声音起处,一条人影凌空飞坠,来势劲急凌厉,风声呼

呼直响,猛烈惊人。

  四人同时觉察来人口中大呼时,还在精舍外好几丈远,谁知瞬息之间,人随声到,

这种快法,不要说看见,闻所未闻。

  白眉和尚在这刹那之间,举掌合十,表面上好像向来人行礼,其实已从袍袖边发出

般若大能力,准备挡住一下,以免三位尊者吃亏。

  来人正是瘟煞魔君朱五绝,他并无逞威之意,因此白眉和尚的力量算是白费。只见

他蓦然在外廊的院中急坠现身,风声骤然止住。

  瘟煞魔君朱五绝十分不满地摇头道:“和尚你们有什么牵缠不了的?老是说个不完。

我可等急咧……”

  白眉和尚道:“老檀樾责备得是,实是老衲之过,请老檀樾原谅。”

  “算了吧,冲着你这白眉毛的和尚,我便不计较。”要知这瘟煞魔君朱五绝生平纵

横天下,对任何人都是生杀予夺,莫能与拒,所以有这种口气。要是当年那些被他光临

的人听到他这几句活,简直是皇恩大赦,性命儿从鬼门关捡回来,那份量可真不得了。

  他又道:“你们商量好了没有?老和尚可是真让我弄化了?哈……我总算扳回平手,

就等瞧这一场……”

  白眉和尚不动声色,点头道:“老檀樾之言无讹,事实正是如此,老掸师输了第二

场,现在……”

  他打断白眉和尚的话头,叫道:“僧着,”他顿一顿,只听蹄声得得,一直进来,

正是那匹雄骏的老花马。他伸手抚着马颈,继续道:“白眉老和尚既然认得我的海外异

宝阿奇弓,可知道我那琴的来历么?”

  白罔和尚道:“老衲适才已鉴赏过瘟煞魔君的稀世奇珍,大概是古代玄高所抚弄的

玄夫琴……”

  “呵,哈,妙极了,妙极了。你这双白眉毛真有意思。当闻三国蜀汉时,马良兄弟

五人,井有才名,马良眉有白毛,当时他的乡里说,‘马氏五常,白眉最良’,你可更

不得了,真是我平生所遇的第一人。”

  白眉和尚连忙谦逊,他又道:“这样说来,你大概也知我使的是什么琴法和琴曲了?”

  “老衲猜想老檀樾使的是琴音蚀坚之法,至于琴曲,老衲不得而知,但以两位丧生

于老檀樾下的师兄死状而推论,却知一是霹雳引,一是残形操。

  “没错,没错,我正是用琴音蚀坚,配合自制的沉梦香,使老和尚自称金刚不坏之

身,弄成尘灰,每日抚弄的琴曲,正是失传千载的九引十二操。

  其中的两阙,今日真个快意之极,能够遇见通人……哈……”

  他仰天狂笑数声,把屋瓦直震得簌簌作响。

  三位尊者都为这些闻所未闻的名词,与及他威猛的笑声,弄得茫然发愣,只有白眉

和尚,依然神色如常,十分平静。

  瘟煞魔君朱五绝畅意大笑之后,回手从破袍中,摸出一支红白玉刻成的短尺,扬手

抛给白眉和尚。

  “这支玉尺,乃是传给我的前朝国库中宝物,和尚你既具精妙慧眼,也可以一量天

下人才了,这把玉尺就赠送给你,这一场你输了,我也不会伤你,将来只要我见到这玉

尺信物,天大的事也能替你伸手一管……

  白眉和尚料不到这位当世第一奇人,这样看重自己,付道:“自古道是英雄相重,

此话真个无虚。老衲还要如此这般,才能解本寺的浩劫,不负尊胜老禅师的付托。”

  当下连忙道谢,说道:“老衲蒙老檀樾青眼相加,正合古谚所云‘白头如新,倾盖

如故’这两句老话了,老衲着实感激于心。”

  “这些话不必多说,你看这院子中的地方,可够我们施展?”

  “老衲以为尽够了,但还请老檀樾裁夺。”

  “你说够就够吧!”他歇一下,伸手拍拍那匹老花马,低声道:“你到外面等等。”

  老花马宛如懂得他的说话,撒蹄退走出精舍去。

  他又道:“我们这一场又是怎样比法呢?当年我可没跟老和尚定规好。”

  白眉和尚笑道:“但凭老檀樾做主,老衲绝无异言。”

  瘟煞魔君朱五绝寻思一下,道:“我此生尚未逢过有你这等功力的对手,这样吧,

我们先比一场先天真气的功力,再不拘在拳脚或兵刃上比比招数,不许使用先天真气的

功夫,这样可公平了吧?”

  白眉和尚连连点头道:“老檀樾果真公平,叫人输也心服……”他顿一顿,打廊上

飘落在院子中。继续道:“只是有一桩事,还盼老檀樾明示。”

  朱五绝微微搔头道:“你这和尚事情多得很,却是件什么事呀?”

  白眉和尚道:“老衲想请问老檀樾,若是老衲输了,老檀樾将是如何处理昔年与老

禅师约定的赌注?”

  “那还用问,当年怎样说,便怎样处理。”

  白眉和尚诵一声沸号,恳挚地道:“老檀樾请听老衲一言,想当年尊胜老禅师,与

老檀樾定下赌注是以本寺僧众的性命,换得天下二十年和平,乃是抱着我佛舍身救人的

宗旨。可是老禅师棋差一着,没估到老檀樾的琴法如此精妙无伦,而且老衲虽然练就先

天真气奇功,仍不是老擅樾对手,故此轻下诺言,其实大欠斟酌……”

  朱五绝不耐烦道:“你说这些话,究竟有什么意思?”

  白眉和尚道:“老衲意慾和老檀樾改换这赌注,老衲之意是将这全寺僧众的性命的

赌注,若老衲输了,情愿死于檀樾手下。老檀樾以为老衲一命,可抵上本寺诸僧众的性

命么?”

  “这个当然抵得上,可是……

  “老衲却以为如果改变赌注,老檀樾便不一定会赢了。”

  “是么?哈……哈……”

  白眉和尚立刻继续道:“只因老檀樾曾许诺老衲即使输了,也不必送命,这样老衲

一定不会以死相拼,老檀樾稳胜无疑。可是若以老衲一命作抵,事情便大不相同了。”

  瘟煞魔君朱五绝双眉倏地斜竖,眸中精光闪闪,没有立刻回答。

  白眉和尚再加一句道:“老檀樾不会在这一点上取巧吧?”

  瘟煞魔君朱五绝怒极而笑,忽然止声寻思。

  白眉和尚忖道:“不怕你这魔君不中我的圈套。”

  廊上三位尊者听得清楚,都明白白眉和尚乃是以大无畏勇气,情愿用自己性命,换

回寺中百余憎众的性命,这种精神和勇气,真个使人五体投地。

  金尊者叫道:“白眉师兄使不得,生死自有定数,不可任意违逆天意。”

  白眉和尚只摇摇头,没有回答,

  瘟煞魔君朱五绝眼珠一转,呵阿笑道:“白眉毛的和尚呀,你的心机白费了,我给

老和尚诓惨啦,整整二十年都困在此寺,你如今又来了,但我不再上和尚的当啦,不管

你说什么,我还是照旧约行事……”

  白眉和尚一听这魔君不中他激将之计,心中真急了,但一时之间,却想

  只听朱五绝道:“这样吧,久闻昆仑乃是天下四大剑派之首,等会儿我们就比兵刃,

总不教你吃亏……”

  白眉和尚心中暗忖道:“这魔君真个不入我圈套,我虽有心舍命换回本寺生灵,却

也无计可施。魔君呀,你可怨不得我不够厚道,待会儿比兵刀时,我一出手便是本派无

上心法云龙大八式的绝招,暗藏般若大能力,希望能一击成功……”

  他心中转动着这歹毒的念头,面上禁不住流露出奇异的神色。

  要知白眉和尚乃是当世高僧,平生未曾做过半点亏良心的事,更别说用手段暗算人

的卑污勾当,故此这刻他心中那份难受,真个难以形容。

  瘟煞魔君朱五绝瞧见他激动不安的样子,哪里知道是为了这种缘故,还以为他是想

起全寺被屠的悲惨景象而变成这个模样,忍不住咕哝道:“和尚你哪儿未这么多的慈悲

心肠?真是令人费解。”

  他随即又大声道:“和尚,这儿没有洪炉油锅,剑树刀山的设备,我们只好因简就

陋地比试各人本身功力,好在我们心中有数,不至于不分胜负,你意下如何?”

  白眉和尚点头应道:“老檀樾说得是,老衲但凭吩咐。”

  这时两人相距不过四五尺之遥,瘟煞魔君朱五绝肩头微晃,已后退了大半丈,于是

两人相隔开一丈有余。

  朱五绝若无其事地道:“白眉毛的和尚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五回 兰因絮果话天龙隐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气千幻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