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气千幻录》

第51回 神仙眷侣弹剑中原

作者:司马翎

钟荃也感到形势不妙,想道:“我昆仑云龙大八式,虽较之他的九宫剑法更见神妙,但他仗看朱雀剑,发出热力,使我不敢再行使用本门剑法,改用拦江绝户剑,也挡不住他剑上火力,只有这戌土剑法……”

他的念头不过如闪电般一抹即逝,但已又觉对方压力更增。

“我这戌土剑法,虽可封闭他剑上的热力,但彼此招数大同小异,仅凭在功力上分胜负,这一点我可不能压倒人家,唉,早先为什么让那播自达自由自在地跑掉。他的玄武剑我虽使得不顺手,但这五行剑中,刚好是那玄武剑才能克住朱雀剑啊,咳……”

这个念头虽然也仅在心上一闪即逝,可是他原本便心神本能集中,功力因之减弱不少,哪堪加上这当儿又左思右想,更见得出形势愈危,不能以心驭剑。

这可把棚下观战的陆丹和邓小龙急坏了。

猛听当地一响,又是剑刃相去之声,却见那玄机子嘻嘻连退两步,方才稳得住身形。

陆丹两人又惊又喜,真不知钟荃哪里得来这种神力,居然能够卖个破绽,然后横剑硬架。

玄机了本已占了上风,刚才这一把他何尝不知敌人心意,乃是想硬对一刻。

在他想来,对方已势穷力拙,这硬对的主意,太以笨拙。

是以有恃无恐地一剑桥去,打算对方一架之下,挡不住自己数十年练成的内家真力时,必先露出破绽,这时乘隙而进,一举成功,便可稳保这踞坐了二十年的盟主宝座。

谁知两剑一触,忽觉敌人剑上之力,似真似幻,奇怪之极,自己暗中已用上十成力量,但一触敌剑,攀然有如石沉大海,消失得无影无踪。

紧跟着对方剑上已生出反震之力,把个武林名宿震得不由自主,连退两步。

这一剑委实出奇,把个玄机子唬得心中打鼓。

暗忖道:“不好,看来今晚我一世英名,将要付诸流水了。

“这厮武功的确有鬼神不测之妙。

“凭我玄机子的修练和见闻,尚不识他早先使的一路怪剑是什么名堂家派。

“这个跟斗已裁定了,现在人家使出这种力量,我也辨认不出是什么来历。

“玄机子呀,征你数十年苦修,自命无敌天下,岂知今晚难保令名,对方却仅仅是个初出茅庐的孩子,咳……”

须知玄机子被称为武当第一位人物,岂有不知天下尚有一种至高的功夫,称为先天真气之理?

刚才钟荃正是施展出佛门般若大能力护身,以免一时失手,为敌所毙,记料这一来刻上力量倍增。

关于这一点,可不能怪那玄机子识不透。

只因先天真气奇功,在道家称为罡气,在佛门则名为般若大能力。

近数百年来,已从人间绝迹。

虽然直门太清派的罡气奇功没有失传,但太清派传人,绝少涉足江湖。

直至玉蕊仙人暗中传给瘟煞魔君朱五绝以及传徒罗淑英两人,这罡气功夫,才偶然再在江湖出现。

可是魔君来五绝毒名早著,遇上他施展这罡气功夫,必是有死无生。

罗淑英则几乎未在江湖上使用过,因此,这种先天真气功夫,到底也没有人见识过。

钟荃的股若大能力尚未练成,因此在使用兵刃时,仅能护身而不能从剑上发出。

是以刚才一剑架住对方猛研之力,固然是绰有余裕,但跟着挺剑进攻时,又消失了那惊世骇俗的力量。

这一来莫说玄机子他这个未曾见识过先天真气是什么样子功夫的人猜不出来,便棚下观战众人中,有那练成先天真气功夫的,也难以看出其中之故。

对剑之后,败局平反,两人又各以五行剑法,酣斗不已。

棚上的火炬,被两人的创风激荡得摇摇慾灭。

可是两柄宝剑各泛奇光,一红一金,满棚游走飞舞,映射出霞光万道,竟然比火炬还要光亮。

陆丹已想出内中原委,吁一口气,道:“他这一剑,便是当日我以绝强剑风,也摇撼他不动的职若大能力。咳,他为什么不早点儿使出来,白教我担忧这老大一会儿……”

邓小龙瞧她一眼,但见她玉面上满是欣慰之容,倒非真个埋怨。

他也微笑一下,道:“这一来师弟不会有什么杀身之危,但要赢那老道,怕没有可能呢!”

陆丹摇摇滚首,道:“算了,只要他平安下棚,便不分胜负,我也心满意足了。”

邓小龙没有再说,心中却在赞美那爱情的力量,真个可以令人放弃了一切名利之争。那本质原是虚假的名利。

他不禁想起华山的一位白衣少尼,就像一朵白莲花那般清丽出尘,远隔人间。

于是,他惆怅地摇摇头,长长叹息一声。

眼光重复投向棚上之时,忽地大吃一惊,低声道:“这情形可不妙,师弟曾说过他的股若大能力未曾练成,施展时甚耗元气,看来直机于必不肯就此罢手,若是久缠下去,只恐师弟会吃大亏呢……”

话未说完,棚上又传来清越如龙吟的剑刃相击声。

棚下近千观众,这时看得如痴如醉,再没半点儿声息。

因此他的话虽然是低声地说,却也传出甚远。

陆丹道:“我有什么法呢?反正……”

她歇~下,然后坚决地道:‘极正他若有个三长两短,我也不想活啦,那老道可也别想逍遥世上。”

她的声音是如此坚决,使得不擅幻想的邓小龙,却也墓然如见一幅血淋淋的图画,在眼前晃动。

这几句话不但四大镖头听到,使那一向看得最入神的方巨也听到了,蓦地抖丹田,惊天动地般吆喝一声。

这声音响得这么突兀,直如晴天响个震雳。

不少人本已因棚上险绝的斗剑而看得神摇胆落,吃他这一喝,严如当年在长圾坡的夏侯霸,被张飞神威凛凛的一喝竟然撞坠马下,胆裂而死的情景。

许多人都腿脚一软,差点儿蹲下地上。

棚上的玄机子修练功深,真是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糜鹿兴与左而目不瞬,这时心中仍然毫无所动。

钟基却反而心神骤分,剑势略挫。

他们这种名家比剑,已到了一羽不能加的地步。

玄机子一见敌人刻势略挫,趁隙长驱直进,刷刷刷一连数剑,把钟荃迫到棚口,只差一点儿便退跌棚下。

方巨振吭叫道:“好老道,我可要把你砸死……”

嚷叫声中,猛可举杖长身,真个想上棚助战。

陆丹清叱一声,道:“巨儿不得胡闹,给我安静点。”

钟荃在身在棚口,不能再退,只得奋力封栏敌人攻势,好别让对方将自己挤落棚下,否则即是输了。

正在此时,耳中忽然听到陆丹清朗如银铃的声音,登时精神大振,陡然削出一剑,竟是改用拦江绝户剑。

金虹铺涌而出,滚滚滔滔。

玄机子冷不防敌人又使出这手怪剑,但觉宝剑身形同时闪侧一下,竟然也到了棚边。

这一来便变成两人俱站在棚口边缘之上。

钟荃只在百忙中奋力削出一剑,便立刻改用回戌土剑法。

这是因为除了使用戌土剑法之外,再无别法可以封住对方剑上发出的火

热。

可是方才改用拦江绝户剑,任他收发得快,也觉得炙热扑人,威力通异

起先比划之时,心中暗自一惊,明白人家剑法使开,朱雀剑威力已全部使出,再也不能丝毫轻忽。

棚下的陆丹低声埋怨道:“巨儿你闹什么?敢是成心要使你钟师兄分心落败?你千万别再乱来,倘若你一上台,他非得认输自刎不可,那时我也只好死在你面前。”

声音中又忧急又幽怨。

方巨张大嘴巴,不敢做声。

他们几个人后面,猛然有人尖叫一声。

这一声尖叫,又把观战之人孩了一大跳。

邓陆等人齐齐回顾。

邓小龙诧道:“那厮怎的又来了?”

只见一人越众而出,来到棚口,那矮矮胖胖的身形,在火炬剑光之下,映照得分明。

邓小龙大声道:“潘自达你想干什么?”

喝问声中,身形一动,已纵过去。

白影乍闪,陆丹比他还快~步,拦在潘自达前面。

潘自达反手拔出乌黑闪亮的玄武剑,定睛注视着陆丹。

陆丹见他拔剑,忙也将太白古剑出鞘,很声道:“性潘的你敢来搞乱?你说的话算不算数?”

他们这一纷扰,害得心神不能专一的钟荃,险招迭现,竟已被迫退了丈余。

潘自达并不置答,仍然定睛瞧着陆丹。

邓小龙一瞥他那然如有所失的眼光,立时明白这潘自达对于陆丹,已有永远不再想念的决心,是以在这最后一面之时,禁不住那种按惆之情。

陆丹在后来已知那性潘的对她有意,此时猛可也悟过来,却因他大以无礼瞪视而生起气来,刷地一剑戳将出去。

强劲得宛如真剑的风力,呼地直扑潘自达。

潘自达生像连闪避也不会,呆呆直立,那股剑风,把他的衣服压得向后面直飞,差点儿便要裂体而去。

创风过处,潘自达仍然无恙屹立。

陆丹冷冷道:“你再不退开,我可不留情啦!”

潘自达猛可仰天尖声大笑,然后道:‘例才你的话,我完全听到,你确是对他情深一片,哼!”

他冷冷哼一声。

陆丹勉强忍住怒气,只等他说出下面不堪入耳的话时,立刻施展绝学,将这怪人立毙剑下。

“我可是瞧在你的面上份上,这才挺身多事。这可也值得,你刚才居然手下留情,你瞧……”

末两个字倏然提高声音,手提处,一道乌光,随着尖叫之声,疾射棚上。

钟荃这回可占了心神不能集中的便宜,早在潘自达一叫之当。闪眼一瞥,只见乌亮光华,劲射而至。

当下心中一喜,基地拼着再受火热烤炙之厄,奋力一剥削出。

丝丝之声,刺耳大作,玄机子身形猛可移开两尺。

钟基在这丝毫空隙中,倏然剑交左手,剑式源源所劈而出。

右手乘机一捞,把那一柄玄武古剑抓住。

玄机子倏然退开两步,棚上金虹火光霎消时歇,那十余支摇慾灭的火炬立时回复原状。

他冷冷道:“你请了多少人来助阵?”

这句话含意甚深,即是说钟望要人家帮忙这样即便赢了,也不能算数。

二十年前剑会中,玄机子正被铁手书生何涪迫得险象环生,快将落败之时,却给玄机子的侄子,即是后来的玉郎君李彬掷出一枚金环,以致失去一击成功的机会。

平白让玄机子缓过手来,使出离火剑法,把盟主宝座夺取到手。

那时候,何涪便曾狠狠讽他一句,教他将助阵之人都唤上来动手。

这件事可是玄机子毕生之憾,如今正好报却此仇。

钟基道:“道长你刚才可未曾赢得在下,是么?”

玄机子不得不点点头。

钟望又道:“刚才是海南潘自达扔剑上来,在下伸手接了,此举并无影响道长,反对在下不利,道长何能怪贵在下邀人助拳?”

这一点理由,凭良心说可有点儿歪。

但玄机子身份不同,却不能斤斤计较一些极微的枝节,只好嘿然无语。

钟基朗声道:“若道长认为并无不公之处,在下便再与道长继续比剑,

总要分出个高下。”

这两句话挑拨之极。

玄机子也朗声道:“贫道随时候教……”

钟基乘着说话之时,暗中一运气,通行全身经脉,知道虽然对方的朱雀

剑威力奇绝。

但因自己已运般若大能力以护身,是以除了真力略有减弱之外,并无所伤,当下清啸一声,左手摔掉太微古剑,腾身飞起。

但见一道黑龙,打半空中扑噬而下。

玄机子朱雀剑一起,迎将上来,忽觉剑上红光虽然如故。

但威力显然已减,心中大吃一惊。

说得迟,那时快,钟袭仗着手中玄武古剑,在五行剑中属水,正好克制对方属火的朱雀剑。

竟自使出云龙大八式,凌厉进击。

这云龙大八式自经白眉和尚创新溶旧,成为完整的一套招式之后,威力迎异昔年。

早先钟荃只因对方朱雀剑厉害,不能放手尽力进攻,如今情知对方必因两剑相克的异象而惊骇。

可能有空隙破绽可乘,是以一上手,宛如狂颌骇浪,拼命进外。

棚下观战之人,包括邓小龙、陆丹等在内。

全部屏息静气,惊见这一番主客易势的激战。

潘自达却在这时,悄悄地溜走,连那柄应该得回的太微古剑也不要了;

棚上两人,这时尽出一身绝学,拼命争持。

玄机子因自己的朱雀剑热力全失,徒然红光耀眼,却没有半点儿用处,心理受此影响,竟然弃却离火剑法,而改用九宫剑法。

这可算他阅历丰富,才能及早为计。

否则他若继续使用离火剑法时,只要钟基一改用那玄武剑上的癸水剑法,登时便分胜败,甚至连性命也保不住。

这两人一是武当第一人物,九宫封法玄妙无方。

一是昆仑门下最出色年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51回 神仙眷侣弹剑中原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