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气千幻录》

第08回 掷石功成恨托疆边

作者:司马翎

喘息之声渐渐平复,忽地火光一闪,榻边那人,在这一刻倏又伸手,骈指如就,点向他背上穴道。

钟荃动也不动,那人指快如风,已经戳在他背上。

那人手指触处,但觉软如棉絮,竟然毫不着力,不觉大骇,霍地起身后退数步。

钟荃全然不理不睬,仍然躺着不动。耳边又听到喘息之声。

歇了一会几,黑暗中响起衣裳曳壁的悉索声,却是那人又从破洞中钻出去了。

他终究是少年心性,忍耐不住好奇心,便一骨碌爬起来,腰腿挺处,飞落在那破洞处,身形轻巧之极,着地时直如风絮飘坠,毫无半点声息。

探头望时,外面也是黑暗一片,天上只有极微弱的星光,周围也没有灯光露射。但他目力极佳,只见那人身影婀娜,缓缓走出巷中。行动之间,显得十分软弱乏力。

他吃一惊,连忙钻出墙外。

那女人在巷中掉头四顾,显得仓皇不安。蓦然一声怪笑,随着笑声,一条长大人影,凌空飞坠,挟住一股极大风声,迎头罩下。

她哟地一叫,正想后退,却被那风力卷住,不能移动。禁不住软弱地路倒地上,闭目待毙。

风力如山,堪堪压顶而下之际,倏地一股大力从侧面拂身而起,把头顶的极重风力托住。救她的人,正是昆仑高弟钟荃。

他叫道:“师兄,是小弟在此。”两股力量,一触即收,那条长大人影,也自坠地现身,敢情正是章端巴章端巴道:“师弟你怎的阻我,啊,莫非就是她么?”

钟荃应道:“师兄你为什么伤了她,还苦苦追赶?”

章端巴摇头叹一口气道:“她伤了么?已经累我忙了一整天,好容易才追上!”

“你……”钟荃诧异地回眼瞧她,只见她趺倒地上,再也站不起来。立刻住口,正想过来扶她起身,却忽又踌躇止步。

章端巴大步踏过去,钟荃忙也跟着,章端巴道:“不妨事的,她是受我大手印掌力所震伤,以致真气逆运,我这儿有丹葯,师弟你让她服下,歇一会儿便没事了……”

钟荃接过丹葯,用汉语道:“姑娘,你认得我么?”

“晴,是你。”她声音微弱地道:“那野和尚凶得很,直把我追赶了一天。”

钟荃期艾地道:“他是章端巴师兄,是很好的人,姑娘千万别误会。”他歇一下,又道:“这儿有他的灵葯,你服下便可以复痊。你站得起来么?”

她喘息一下,道:“谁要他的葯?我不要!”

钟荃狼狈地蹲下身躯,解释地道:“姑娘你别这样,他真是很好的人。

喏,你服下这粒灵丹,一会儿便会痊好。”

他发觉她在黑暗中注视着自己,便又道:“章师兄大手印掌力,非常厉害,请你快点服下这葯,免得后患棘手,停会儿我替他向你行礼陪罪。”

这回她被说服了。因为练武的人,最怕的便是受了难治的内伤,以致本身武功受损。尤其密宗大手印奇功,天下闻名,教她焉得不怕?再者她本来也不是不肯服用,不过惜这题目撤撤娇罢了。这是女性的天性,倒也无足深怪。

当下她张开嘴巴,钟荃暗中皱皱眉头,实在拿她没法,只好用掌心托住那粒丹葯,送到她口边,然后掌心一挺,那丹葯便跳弹人她口中。

她咽下丹葯,但觉香生齿颊,一道热气,直流下丹田,再由丹日冒起,遍走全身,将奇经八脉完全打通,方才那种真气反逆,气力不继的现象,立刻消失。

她挣扎一下,想爬起来,看来却没有成功,她道:“你扶我一把行么?”

钟荃又暗中皱皱眉头,只好伸出双手,托住她双时,一齐站起来。

她软软地依在他臂上,脚下一点也不肯用力,以致他放手不得。

章端巴微咳一声,道:“师弟你要提防点,这女人不是好东西。”

钟荃未及回答,他又道:“你大概已知那宝剑主人患病的消息.恐怕要耽些日子,我现在先回去,明儿再联络吧!”

他期艾地应一声,章端巴宽袖一拂,身形飞纵而起,转瞬间越屋而去。

她歉然道:“那和尚到底走了,你让我到房子里休息一会儿成么?”

钟荃一点办法都没有,他本想不理她,可是面皮太嫩,总觉得难以启齿,便道:“好吧,你爬进去便是。”

两人进得房中,钟荃连忙燃着油灯。

她坐在床沿,只管瞅着靠在桌边的他,歇了一会儿,她叹口气道:“你两番救了我的命,我心实在感激得很,你放心好了,我虽然声名不好,但决不会纠缠你。”

钟荃觉得她声音十分诚挚,立刻松口气地对她笑一下。

她道:“我便是江湖不耻的蝎娘子徐真真,”她歇一下,见他没有什么反应,便继续道:“你不知道么?也好,其实我自己却觉得并没有做错什么事,我知道许多人为了不能得到我,所以硬派了许多坏事在我头上,哼,我才不怕咧。”

钟荃道:“那冀南双煞,我倒是听人提过,你怎会跟他们结下怨仇,一直追到这远的地方,他们的功夫实在不错哪!”

“他们么?还不过是替人跑腿卖命,有什么了不得的?我虽是以色换艺,却比他们干净得多哪!”

钟荃沉吟道:“以色换艺?你的意思是……”

“你当然不懂,我的意思是说,人家悦爱我的色相,我便以此换来他的绝技,这有什么不公道的?你说对么?”

钟荃心中可大不赞成,但这时只好微微点头。

她径自又道:“我虽然是个娘儿们,以色相事人,但骨子里面比许多男人都硬咧。谁敢当我的面,嘴巴上不干不净,我总会要了他的命,即使是赫赫有名的,为了一句瞧不起我的话,我也敢要了他的命。”她傲然自负地挺挺身躯,却没有说出那人姓名。

一点也没有悲哀的气氛!”

“哦?也许那些年轻的一辈,和这最老的没有很好的感情。大家庭里往往会有这样情形。”

两人正谈论间,那司阁人见到他们,便道:“客人你不必等了,大少爷吩咐下来说不见客了。”

钟荃立刻问道:“那么贵少主什么时候才会客呢?我有件事非见到他不可。”

“这个,我也不知道,不过大少爷这几天太忙了,恐怕不会有时间见你。”

“那么我明天再来,看看情形怎样。”

那司阍人不耐烦地道:“随你便吧!”说着话,已踅回大厅内。

他们只好又往回路走,钟荃心中有点烦,便命维克先回去,自个儿洒开大步,直走出城外。

眼前便是乌兰乌苏河,夹岸沃田千顷,一片葱绿,近午的太阳,晒在田地上,发出一种特别的气味,使人嗅了觉得陌生而舒服。

他从小路上顺步走着,不知穿过了多少顷田。走着走着,心头开爽了许多。

转过一座小丘,丘后却是一片丈许高的矮林,四下还有篱笆围住。他便随地张望两眼,正想走开,忽然呼的一响,园子中心飞起一块大石,最少也有四百来斤重。

那石头飞上两丈有余,直上直落,向园子中心砸坠,传来噗地一声大响,似乎砸在什么软物上。接着升起一阵笑声,那声音之雄壮,的确是前所未闻。

钟荃摸摸下巴,自个儿吐一下舌头,想道:“我的佛祖呀,怎的有人能够把这石头,抛得像弹丸似的,这种神力,岂不是更在我两臂力气之上。”要知钟荃他本来天赋异禀,小孩子时他气力已大得惊人,加上正宗内家真力的锻炼,更是厉害。可是要叫把这么一块大石,轻易地掷上天空两丈多高,似乎还不可能,横着抛去,大约还可对付,这乃是运力方便与否的关系,除非像白眉和尚,已练成般苦大能力,袍袖拂处,则此石还不止飞起这么高。

念头一转之间,只见那石头又飞起来,也像方才一样,打落在什么物件主,传来沉闷的声音,却不似打在泥地上的声音。

笑声如雷爆发中,他哪还忍得住,足尖点处,轻巧如飞鸟投林,径自穿入林中。

他的身形在树林中,左闪右避,脚下轻登巧纵地点在枝上,丝毫没有发出半点声息。

眨眼之间,已堪堪到了园心,他隐在枝叶丛中,定睛看时,不由得惊愕匪言。

原来这园子中,横七竖八地倒着许多树木,全都是枝于残断,剩下了一十三丈大小的空地。

空地当中一个魁梧大汉,身上衣裳完全破碎不堪,露出一身黑黝发亮的肌肉,头上闪闪发亮,没有半根头发,倒是个天生的和尚。

再看到他面上和手足间,满是泥污,形状煞是骇人,这时他正弯腰去拾那块大石头,只见他垂着两臂,轻轻便将那块巨石抬起来,身躯伸直时,比之钟荃要高出两个头,手长脚大,筋强骨硬,俨是巨无霸再世。

只见他笑声雷响问,蓦然把石头向空中一扔,跟着双手抱头,蹲在地上。

霎时间,那块大石直砸下来,正好结结实实地砸在他的背上。本来已经零碎破烂的衣服,这刻被石头一刮,整幅扯下来,已经不成衣了。

钟荃又伸一下舌头,忖道:“原来他浑身的衣服是这样破烂的,我见他方才背上现出白痕,敢情是练成金钟罩的外门硬功。可是错非是这傻大个儿,世上也难再寻出一个人,会把金钟罩练成这个样子,硬往自己身上打石头。别的人即使有金钟罩护体,可也给打扁哪,我钟荃这趟下山,可真算太开眼界,遇见天下唯一的大傻子。”只见他这时高兴得大笑不止,忽地躺向地上,手舞足蹈地滚将起来。

地上原本横着许多树干,吃他乱滚一气,他的衣服固然更加胜下几块破片,那些树干也压得拆裂断折,再不用斧头加工,便可以拿去烧用了。钟荃暗中摇摇头,想道:“这太个儿连裤子也滚破了,等会儿难道光着屁股往外面跑?”忽听那边树林中一个人雄壮地吆喝一声,现身出来。

钟荃一听声音,差点叫出口来,移眼看时,果然是章端巴喇嘛。

章端巴走到大个儿身边,叫道:“方巨,你在地上打滚于吗?快爬起来。”

方巨一骨碌爬起来,身躯虽然庞大,却是十分敏捷利落。

他嘻开阔嘴,在章端巴面前一站,竟比魁伟的喇嘛还高出一头。

他道:“我把这手玩意练成啦,小和尚你真行,我给你磕头。”说着,扑地跪倒,用力磕起头来。

他这一爬下,章端巴又发现他脑袋中有一圈淡淡的白痕,正是必须童身才能练成的油锤贯顶功夫。

章端巴也高兴地道:“起来,我早已看见你的表演啦!”

方巨十分听话地站起来,章端巴又道:“而且,给你买了这身衣服回来,这是挺大的尺码了,你试试看。”

他连忙接过那些衣服,穿在身上却短小了许多,可是他快活地左顾右盼,十分兴高采烈,那样子是要章端巴称赞他一声才成。

章端巴果然赞道:“喝,漂亮得很。但你要小心啦,别再弄破了,便没有好衣裳给人家看了。”

方巨连连点头道:“是,是,小和尚的话都对,我记住在心里。”

钟荃虽然生性淳厚,这时听了他们的对话,与及那方巨憨头憨脑的样子,差点忍不住笑出声来。尤其方巨对章端巴的称呼,竟然叫做小和尚,那么其余的人,可都要变成小小人哩!章端巴一点也不在乎他的称呼,却非常慎重地道:“你这一身金钟罩功夫,虽然刀枪不入,却禁不住人家架火烧你。

还有一些人的手掌是红色或是黑色的,你便留点心,不要随便给他摸上你身上,只可以硬给他碰掌,知道么?幸而你先练了十几年天山派的混元功,加上金钟罩。除了绝顶高手之外,便不怕人家点穴,等明儿请我的钟师弟,指点你几手掌法,也就差不多可以了。你要知我密宗的掌法,十分难练,短期内无法学会,钟师弟是武林正宗的昆仑派,他们的掌法套数较多,可以拣些厉害而易练的教你……”

“他是什么东西?“方巨怔怔问道:“也是个小和尚么?”

“胡说,你见到他要恭敬点,要是胡乱喊他,他可要揍你。”

“揍我?哈,哈!”方巨仿佛抓住什么把柄地大笑起来。

“住嘴!”章端巴不悦地叱道:“你笑什么?”

“除了小和尚你之外,谁敢揍我?哈哈……”

蓦然一声暴喝,林中飞出一条人影,宛如大鹰横空,轻飘飘落在方巨身旁。

章端巴喜叫道:“师弟是你……”

这人影正是钟荃,他听了对话,当下觉得有替章端巴树立威信的必要,虽则此刻他一点也不知道他们之间的关系。

方巨用蒲扇般的大手掌,笨拙地比比钟荃的高度,然后一语不发,放声大笑。

钟荃哼了一声,狠狠问道:“方巨,你敢瞧不起我么?”

他虽装出狠样子,但心中没有半点怒意,故此装得一点也不像。

方巨却当以为真,摇手道:“小个儿别生气,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8回 掷石功成恨托疆边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气千幻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