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神传》

第01章 俏公子碧水戏丽人

作者:司马翎

晨曦才露,东面的天边刚刚染上一片鱼肚白色,可是那屏障似地矗立在东方的高山峻岭,却显得更黑暗,平添一种神秘的色彩。

一骑得得,从大道转过来,在一座小丘旁停住。此时虽值秋深之际,但江南地方并未太冷,丘上青草丰茂。马上人并不下马家形式。把公民分为三个等级:统治阶级、武士阶级、劳动,却松辔缓缓,任那匹白马低头吃草。

曙光迷朦中,却可照得清楚马上之人一身雪白衣裳,如云秀发软垂及肩;眼如秋水之明,眉如新月之弯。纤巧柔软的红chún上面,衬着一个挺直适度的鼻子。组成一种出尘超俗的美的研究,并用唯物主义的观点去解释和宣传黑格尔的辩证法。,令人不敢仰视,却又舍不得不看她。

她侧坐在雕鞍上,鞍边挂着一柄宝剑,形式古雅,镶嵌着好些贵重珍珠宝玉。剑穗也是白色,在清冷的晨风中不住地微微摇晃。她的双眉微微颦蹙“历史”中的“布哈林”。,生像在一抹远山上笼罩着淡淡云雾。

山丘后面传来奇异的声响,这位白衣美人并不惊慌,只诧异地投以一瞥。咬着红chún微忖一下,便抖缰转将过去。在那边一块平坦的草地上,两个乡下姑娘正在向天跪拜。她注意到那两个姑娘身上衣服陈旧粗劣。于是暗自想道:“莫非她们家中贫穷经学为主,兼采今文经合理之说,遍注经书,集汉代经学之,或有什么人得了重病,没有钱请大夫诊治,故此大清早跑到这里来祷告上苍么?”

乡村的人,事实上往往来这一套,她瞅着她们的背影,忽然泛起一个寂寞的微笑。周围的树木青草,都像是为了她这个笑容而悲怜得在风中簌簌摇抖。

她微咳一声,那两个姑娘刚好磕完头站起身,回头一看,登时因她这种绝世容光而愣住。马是白的,衣裳是白的,人的肌肤也嫩白如玉。宛如在飘渺的梦境中,忽然出现了一位仙子,乘着天马,从云间冉冉降落在她们面前。

那两位姑娘长得并不相像,眉目间都露出敦厚之色。站在左面年纪较大的姑娘轻轻问道:“你可是天上的仙子?”语声之轻,生像害怕稍一大声,便会把这幅景象震散消逝。

“她一定是位仙子,芸姊,她就住在那座山顶。”另一个用较为肯定的语气说。

白马上的白衣仙子嫣然一笑,轻轻道:“你们有什么灾难么?”声音清脆得有如刚出谷的黄莺。她们一听人家没有否认,扑通两声过处,都跪倒在地上,先恭恭敬敬叩了三个头。那个被叫做芸姊的答道:“启禀仙子,我们的灾难太大了,求求你大施法力,把兰妹妹救回来…”

白衣仙子庄容道:“兰妹妹么?她怎么啦?”说着话时,已探手入囊中,捏住一块银子,准备掏出来赠给她们。

芸姊恭敬地垂下眼皮道:“兰妹妹到那仙山去了三日三夜,那仙山不知是不是仙子住的?我们都很担心,仙子你可见到兰妹妹?”

白衣仙子为之一愣,忖道:这桩事可不是银子能解决的。口中轻哦一声,道:“原来你们是为兰妹妹的平安祷告神明?”眼见两个姑娘齐齐点头,便又道:“你们把情形详细说来我听,我不是住在这座山上的。”

芸姊吃惊抬眼瞧她,那意思仿佛像她这样温柔的仙子,如是住在此山,那就大可以放心。可是偏偏不是,这就使她们担忧起来。

“我不是什么仙子,只是个普通的凡人,不过和凡人又有点不同。我姓朱名玲,你们叫我朱姑娘就成了。”

这回两个姑娘都用难以置信的眼光直瞧她,另外那个姑娘道:“仙……不,朱姑娘,世上有你这么美丽的人?”

朱玲微笑一下,笑容中不觉流露出幽怨之色。她飘身下马,就像风中的落花飞叶般轻灵。三个人都在草地上坐着,朱玲道:“告诉我是怎么一回事?”

芸姊服从地道:“我和她还有兰妹妹,都是那边一个名叫上村村庄的人,同村的女伴中,我们三人最要好,结为姊妹。我们家里都很穷,可是穷并不要紧,只有兰妹妹最悲惨,因为她家里有个后娘……”

朱玲轻啊一声,蓦然对那兰妹妹异常同情起来。没有亲娘的苦楚滋味,她此生已经尝够,因此对于同病者更觉相怜。

“兰妹妹五岁的时候死了亲娘,十年来熬尽诸般苦楚。我们这两个姊姊只有可怜她的份儿,一点儿别的办法也没有。三日之前,兰妹妹忽然含泪跑来找我们,说是有只野狗打碎了一只粗碗,可是那可恶的后娘一定不会饶她。尤其是中午时她父亲要出门,那时候非被她后娘打死不可。故此她告诉我们说,要到那座云雾掩住的山顶去寻找仙人,纵然会被毒蛇猛兽咬死,但总比被后娘打死好得多。”

“那是括苍山哪!”朱玲轻轻说,心中忽然掠过一个念头,便没有做声。

“我们想尽法子,凑了一包干粮给兰妹妹,就在这里分手。她走得很快,一直向山上走去。兰妹妹一向都是这样,做什么事我们都得听她的话。但她总是对的,永远不会出错。她现在已去了三日三夜之久,我们越想越怕……”

“怕?怕什么呢?”

“怕山上的毒蛇猛兽呀!”

“括苍山虽是天下有名的灵山之一,但没有什么猛兽,蛇当然有的。你们既害怕,为什么又让她去呢?”

另一个姑娘忽然大声地说,生像抗议她的斥责:“兰妹妹一向是这样的呀,我们又没有别的办法。”

姜姊白她一眼道:“等我来说,朱……朱姑娘你不知道,这是因为十年来,那座常年被云雾遮掩住的山峰,每逢风清月白之时,便有仙乐飘送下来。据那些听过的人说,仙乐真是好听得了不得,能把人都给迷住。直到仙乐奏完,那些人才像从梦中醒来……”

“哦,你们只是听人说的?自己没有听过?”

她们一齐惶惑的摇头,芸姊立刻补充道:“我们上村里的男人,有时到山上打猎,总要去个三两天。夜晚宿在山上,差不多都曾经听过仙乐。朱姑娘你别不信,那是真有这回事。他们都肯赌咒说亲耳听到……”

朱玲芳心一动,便收起不信的态度,道:“既然男人们肯赌咒,大概不会假了。还有什么稀奇的事没有?”

“有,有!”芸姊抢着说:“所以兰妹妹才会坚决要去那座仙山呀,这里的人管那座山峰叫做‘仙音峰’,这十年当中,前后总有十七、八个人曾经上仙音峰去求仙学道。开头几个人一去不回,跟着有两个到了仙音峰,便胆怯回来。半路上有只猿仙给他们一人一封银子,差不多有五十两之多。于是附近百余里地的人们,都相信山上有仙人居住。不过后来去求仙学道的十几个人却永远没有回来,故此现在已没有人敢去。”

朱玲道:“肯说得真好,有条有理。我见过许多男人,说起话来都比你差得远。”

芸姊忸怩地笑一下,道:“兰妹妹还常常说我罗嗦。当然是嘛,她十二岁时便偷偷学认字。塾里的三叔祖后来准她上学,直夸奖她聪明。可惜被那万恶的后娘阻止,否则兰妹妹说她自己会变成女秀才哩!”

朱玲从她们的话中,已渐渐可以勾划出那兰妹妹的性格,那是倔强、坚定、聪慧而又大胆的一个小姑娘,只不知长得美还是丑。

芸姊又道:“据那两个从仙音峰下来的人说,峰脚下泥沼荆棘,遍地都是。虫豸毒蛇之多,简直教人难以相信。他们还说远远望见仙音峰腰处,有十几只大老虎排队站在那里,望着山脚。他们一见毒蛇又多,老虎更是吓人,神仙也不敢做了,慌忙走回来。刚刚爬过一座山,呼咱一声,跳出一只比人高上一个头的仙猿,浑身长着白毛,眼睛却红得像火。那仙猿将一封银子塞在他手中,呼噜一声便不见了。这两个人并不同时去,但回来后所说的经过都一样,朱姑娘没瞧见他们说这件事时那种惊骇的样子,要是瞧见了便一定相信……”

朱玲点头道:“我没有不信呀!”抬头看看天色,早已大亮了,当下伸个懒腰,道:“我赶了一夜路,现在有点儿困倦。你们随便哪一位替我看守住这匹马儿好么?我到那边树林困一觉。”她轻灵地起来,把鞍边的宝剑解下,系在背上。身形微动,眨眼间已出去十丈外。忽然停步回头,大声道:“你们要是在林子里找不到我,便牵我的马回家去,我会到上村找你们。”她甜甜笑一下,便隐没在树林中。

朱玲的身法好快,白衣飘飘,有如一头白色的风鸟,在树林中飞翔。到达了树林尽头,站立在树林边,遥望屏障东方的群山。

她也愿意相信世上果真有陆地神仙,居住在白云缭绕的山巅,用云絮做被褥,用清河的山泉解渴,以鲜美的果子疗饥。长啸于林表之上,鸣琴在流水之滨。无忧无虑,不论是难得的青春岁月,抑或是荣华富贵,都视如浮云,弃如敝履。

在神仙生活之中,她钦羡的是神仙无忧无虑,无牵无挂。人间的佛道两门,虽然也是抛弃俗念,但却不能像山中仙人般那么自然,一切都像不曾发生似的,她美眸中忽露出惘然之色,因为她又仿佛看见那张俊美淳朴的脸容。神采奕奕的虎目中,说不尽有多少情意。于是她拭泪低低呼唤道:“石哥哥……石哥哥……”

霎时,最后的一幕景象又回到她心中,那多情英俊的石哥哥,石轩中抱着另一个美丽的姑娘,狠狠地瞪她一眼之后,忽然远飘,自后便像白云返回旧时青山,绿水流归昔年碧海似的,从人间绝去踪迹。当时,她的心碎得像海滩上的细沙。

现在她要探究一下那座白云缭绕的插天高峰上面,可是住有仙人?她要请问那仙人,如何才能抛撒掉这颗碎尽的心,免得日日夜夜熬受痛苦。

从如今直到最后见到狠心的石轩中足足有四年,但她的痛苦,似乎与时日俱增。妒忌像地狱里的火焰般煎焚着她,同时相思之情更像千万支利锥钻刺着她的心。没有一刻停止,不管白天或是梦中。

她含泪清啸一声,清音袅袅,散入长空,同时也施展开脚程。宛如一朵白云般掠过水田,掠过原野,追赶着那悲哀的啸声,直飞到群峦丛岭间。

仙音峰巍然矗立在群峰之上,近项处云雾集聚。旁边一轮旭日,从峰巅跳升起来,却没有把云雾驱散。两个时辰之后,朱玲已不知越过多少峰岭。有些山头尽是枫树,在阳光下染得遍山皆红。

飞着跃着,但觉地势渐低,到处都是野树荆棘。朱玲放慢脚步,略一打量,仙音峰就在前面。原来她已达峰脚。忽觉脸上凉飕飕的,她举袖轻拭,把未干的泪痕拭掉。几只不知名的山鸟,忽然啁啾而鸣,并且低飞下来,在她立处盘旋数周。宛如因她的悲伤哀愁太动人,因此连它们也禁不住飞下来安慰她。

她再往前走去,不久便见到处都是泥沼,霉湿的气味直冲入鼻中。还有遍地荆棘,拦阻去路。朱玲提一口真气,宛如驭风飞行般从荆棘上面飞越,偶尔借力轻轻一踏,又复飘飞而起。

“这儿就是那个姑娘叙述的毒蛇虫豸最多的地方了。”她自个儿忖想道:“可是奇怪的是走了这一段路,却连半条蛇影都见不到,虫豸倒是有的。难道那仙音峰上真有仙人居住?因知我遭遇凄凉可怜,故此特意施展法力,把毒蛇都驱遣开?”又走了一程,忽见泥沼中一堆白骨,都残断不全,微吃一惊。于是边走边看,不久又发现一堆白骨,也是残肢断体。

要知这位白凤朱玲,乃是当今天下武林共推的第一位高手,玄阴教主鬼母冷婀的座下高弟,当年学艺时曾受严格训练,眼力不比寻常。此时匆匆一瞥,已能断定那些白骨定是人骨,因此苦心中又是一惊。她脚下不停,电掣云飞似的向前疾驰,心中却在付想道:如果仙音峰上确有仙人,哪有坐视人死不救之理?如此看来,我却须得多加小心。想到这里,心中反而镇定下来。不久这泥沼荆棘地带走完,前路又是普通山野无异。可是她数过的那些白森森的人骨,共有十六堆之多。

这一赶到仙音峰下,朱玲这才发现,那高插入云的高峰,却是被四五座峰岭环拥着。当下毫不迟疑,越过第一座峻岭,再攀越过一座山峰,忽觉景物渐渐不同。来时到处一片深秋萧瑟光景,但如今却树绿草青,秋意不知溜到哪里去了。

走入山谷之中,眼前豁然出现另外一个世界。只见这座谷甚是宽大,谷中绿草如茵,百花盛开,气候也变得温暖异常。蜂蝶忙碌地飞来飞去,还有流泉淙淙,敢情春天隐藏在这个山谷中。

四下一片温柔的恬静,使人异常舒畅。她顺着山谷转过小坳,那边又是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01章 俏公子碧水戏丽人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神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