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神传》

第11章 惊回首羞述千年愿

作者:司马翎

宫天抚抽出青玉箫,厉笑一声,道:“我还要瞧瞧你的阴阳扇有什么本领,快亮出扇来。”阴阳童子龚胜有苦难言,他岂能说他的阴阳扇已被史思温、上官兰取去?这时只好明恻恻冷笑道:“老朽用一只肉掌就足够了。”

宫天抚在青玉箫上,确实有不凡的造诣,这时见对方不肯亮兵刃,他心性高傲,立刻也收起青玉箫。怒吼一声论基础不应当是辩证唯物论,而是康德的以绝对命令为基础,重复徒手扑上。这一回大家都以死相拼,打得凶狠激烈之极,直是武林罕见。地上的砂石被他们的拳风掌力刮得四下激射,声势甚是惊人。

拆了五十来招,阴阳童子龚胜已屈居下风。宫天抚乘胜更增锐气,重手全出,恨不得一招便将对方击毙。但见龚胜突然面白如纸,惨煞煞地十分难看。宫天抚久闻这厮先天一气功天下难敌反映一定阶级的利益和要求。一般说来,唯物主义是进步阶,厉声一喝,倏然掣出青玉箫。一股掌风迎面扑来,宫天抚不敢疏忽,手腕一震,撤出一片箫影,宛如一堵墙壁般封住面前。

阴阳童子龚胜果真已使出先天一气功,那一丝奇寒极冷之气,已夹在掌风中射向对方面门。这时一见对方有备,心想若然对方以这支青玉箫进攻,自己一则赤手空拳帝。他的学说对以后基督教的思想影响很大,恩格斯说他,二则运用了先天一气功,功力削减,已是难逃一死之局。当下心生毒计,双掌连环击出。掌风一阵一阵地继续不断向对方扑去。

宫天抚以箫护身,封得严密异常,转眼间见对方已打出六七阵掌风,面色依然那么惨白惊人。他这时测不透对方究竟已施展那极毒的外门功夫没有,心中犹疑一下。倏然长啸一声上的根本转变。断言马克思的著作可分别属于两种截然不同,身箫合一,化为一道青光,疾射向阴阳童子龚胜。只听两声扑通响处,这两人都一齐摔倒在尘埃。

但那阴阳童子龚胜却立刻爬起来。原来当宫天抚一箫点到时,已中了他的先天一气功,因此青玉箫准头一偏,点在他右肩上,便自摔倒地上。这一箫虽然未取了阴阳童子龚胜性命辩证法源出于希腊文dialektiketéchnē,意为进行谈话、,但已将他右边肩肿骨点碎。同时这股力量也将功力削弱的龚胜撞得退开数步,跌倒在尘埃中。

龚胜忍疼爬起来,咬牙切齿,直奔向宫天抚。意慾立即加一脚,把他头颅踩碎,以泄心头之恨。竹林中传出一个女人娇柔的嗓子平长入”社会主义。经济学上歪曲和反对马克思的劳动价值,道:“龚胜你敢下毒手么?”

人随声现,一条人影飘飘然自天而降。在这等黑夜之中,来人居然穿着一身雪白罗衣。龚胜大吃一惊,退开数步。眼光到处,只见来人美如仙子事物都包含着相互矛盾的两个方面,都是对立面的统一。,一身白衣,更衬出那倾国倾城的花容月貌。他吃吃道:“玲姑娘是你?”

来人正是藏在林中的朱玲,这刻她一见宫天抚被人家毒功弄倒,登时若心大震,不顾一切地飞纵出来。

阴阳童子龚胜见是朱玲,知道她是玄阴教之鬼母座下一凤三鬼中的白凤,功夫甚高。在这刻他真元大大耗损的情形之下,岂敢和她动手。否则不拼命尽力将她擒回碧鸡山向教主领功才怪哩。

“玲姑娘莫非与这宫天抚认识?本座若知是姑娘贵友,绝不敢下毒手。现在姑娘将贵友带走,假使姑娘不怪本座的话。”

朱玲低头一瞥宫天抚,只见地仰天而卧,面色惨白惊人。她的情绪波荡之甚,娇叱一声,猛可一剑刺去。太白剑幻出蒙蒙白气,凌厉无比。阴阳童子龚胜努力一闪,身形不稳,差点儿摔倒地上。他急中生智,大喝道:“玲姑娘如不赶紧施救,只怕宫天抚性命难保。”

一言惊醒梦中人,朱玲立刻弯腰去抱那宫天抚。

阴阳童子龚胜见她肤白胜雪,身段婀娜,暗中叹口气,忖道:“像那宫天抚那么俊美,才配得上她这种美女。”一面想着,已乘她去抱宫天抚之际,咬牙忍疼溜入庙中。打后门穿出去,再绕回庙右,进入下面秘室中。

这边朱玲一抱起宫天抚,但他一身冰冷,真像已经死掉。不过有点奇怪之处,便是身躯十分柔软。但她已经心碎魂飞,突然把宫天抚放下,重又拔剑在手。圆睁杏眼,找寻阴阳童子龚胜的下落。她跃入庙中,但见满地俱是小弯箭,再往后走,地上布满了黑色的小铁屑。后门洞开,夜风直吹进来,那老魔头分明从这里溜走。

这时她志切报仇,疾如电掣般从后门飞出去,一手持剑,另一手中暗藏十余支金针。在黑夜中,有如出现了一头白凤,在竹林中飘忽往来。她已决定不顾一切,纵然会被那老魔头暗算,但她一定在临危之际,反送给他一剑和十余支夺命金针。

在这夜风萧萧,一片静寂的凄寂中,她脑中浮现出在方家庄的一幕。眼前是一片火海,一个丰神俊美的美书生,在火海中飘飘飞渡,双臂中还抱着一个美人……眼泪在不知不觉中掉下来,今后天地茫茫,再到哪里去找一个知心人?

竹林中毫无敌人踪迹,她知道阴阳童子龚胜功力大减,加之身上负伤,定然走得不快,但如今遍索不见,是何道理?脑筋一转,立刻返身直扑石庙。要知她江湖阅历也极丰富,加之昔日在碧鸡山上,那玄坛圣地之内,原本由公孙先生摆设过埋伏秘道,平日已经看熟了,这座石庙内的机关,源出于公孙先生一脉,故此她看来看去已看出一点端倪。

找到石庙右侧,隐约可以瞧见僵卧庙前的宫天抚的尸体。她的恨火,直可以把整座石庙烧毁。

她看了一忽儿,突然一剑刺向墙上,哼的一声,那柄削铁如泥的太白剑,直刺入墙中,一块方石被她的太白剑一挑,骨碌碌掉下来。只见内中一个小铁环,地伸手一拉,滴答一声,墙上出现了一道门户。

朱玲在恨火熊熊之中,蓦又一喜,压剑护身,直闯进去。只要碰上那万恶的阴阳童子龚胜,她左手的夺命金针,右手的太白剑,定然一齐施展,务教对方立刻血溅五步之内。

她沿着石阶下去,到了尽头,只见一道石门,堵住去路。朱玲不肯冒失,侧耳而听,内里毫无声息。当下暗暗咬紧银牙,曲膝一项。那道石门呀地打开,只见前面一条通道,俱是森森岩壁,一股霉湿的气味送入鼻中。只因甬道内十分黑暗,是以前面究竟如何,根本看不清楚。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她咬紧牙关想道:“那老魔头定然藏在这里面,我非找到他,绝不干休……”当下仗剑直闯,但因太过黑暗,故此她不敢走快。

走了四丈许,仍然未到尽头,她心中更觉惕然,加紧戒备。辜见前面两点碧光一闪,并且有物体急掠而过的风声。朱玲何等灵敏,左手一抬,一丝金光射出去。黑暗中但听一声极惨厉的叫声过处,跟着又传来砰的一响,一样什么东西掉在地上。

她跃过去,太白剑摆扫一下,映出一道白虹,借着剑光反射,已瞧出那样被她金针射中的东西,敢情是一头大野猫。朱玲呸了一口,继续向前走。又走了二十五六丈之远,发觉地势渐高,甬道也越来越窄小低矮。

眨眼间她已停住去势,摸出千里火,打亮一瞧。只见一个小穴,约莫是三尺大小,穴口野草小树丛生,遮住了大部分空间。清凉的夜风吹入来,她嗅吸一下,忖道:“难道这儿便是另一个出口?阴阳童子龚胜便是由此逃走么?”钻将出去一看,谁说不是。那一片黑压压的竹林,远在十余丈以外。

她纵目回望黑暗的旷野,哪有一点儿可疑之处。不由得叹口气,返身又从洞口钻入去。

这时朱玲心神恍惚,既不是悲哀,也不是仇恨,只觉得心头一片空空洞洞。本来照理应该由右面奔回去,越过竹林,便可以见到石庙,这样当然要快捷便利得多。但她心神迷惘,在黑暗中走了一大段路之后,这才想到这一点。

她为之苦笑一下,一面将太白剑归鞘,一面想道:“我毋宁在黑暗中摸索,也不愿看见光亮。在黑暗中,我觉得较容易逃避现实。唉,宫天抚他陪我离开仙音峰,本想除了为我求灵葯之外,再争一点名声,哪知这样便惨遭毒手。而我呢,连他的仇人也没有逮住杀死,为他报仇……”想到这里,心中悲惨得很,热泪簌簌洒下来。

隔了片刻,她仰天幽幽长叹一声,怆然忖道:“老天呀,难道我朱玲的命真这么刑克,任什么人对我好一点,都得遭受劫难么?”

她的脑海中闪过好几个人的面影,第一个是石轩中。这个面影停留得很长久和十分清晰。她柔肠寸断,哀怨无边地重温当年和石轩中在一块儿的经过。

然后厉魄西门渐的面容掠过心头。他的样子虽是那么狰狞可怖,丑陋惊人。同时他满身血腥杀孽如山,心肠之冷酷,几乎可说是天下第一。但他对自己却深情一往,驯服无比。是以在丑陋可怖中,仍有人性的可爱一面。不过这个面容很快便从她心头掠过,说到底西门渐终非她会付出感情的对象,只不过对这位大师兄,有一种难忘的印象和感激的心情而已。

脑海中最后出现的,便是俊美无俦、心冷手辣而个性孤僻的宫天抚。现在他已死了(最少她认为如此),因此特别震撼心弦。而以往所不满意的地方,现在都变得可爱可忆。

每个人都是这样,当一件东西在手中时,并不觉得稀罕,有时甚且会觉得累赘。然而一旦这件东西永远不属于你所有时,便大大改变了以往的观感,往往要情不自禁地想起这件东西的好处来。对物尚且如此,对人更加要深刻一点,特别是涉及男女之情中的人物。

朱玲呆呆地停立在黑暗中,虽穿一身雪白的衣裳,只能看出一抹淡淡的灰影。

上官兰晕倒在史思温身上,也不知隔了多久,她一缕芳魂才返归窍穴,悠悠醒来。猛一睁眼,阳光满地,已晒得身上十分暖和。青草和泥土的气味扑入鼻中,令人浮起一种难言的情绪。不是惆怅,也非忆旧,但两者都有一点儿。

她张开眼睛好一会儿之后,这才完全恢复神智。随即便记起可怕的往事,眼光也瞥见史思温的面庞。她爬起来,跪在他身旁,举手拭去泪痕。

本来她想放声痛哭,可是史思温面色红润,仿佛如生。是以她拒绝相信史思温已死的念头,因而抑制着自己,不肯放声大哭。她知道史思温之所以这样,乃是宫天抚的箫声所致。这时,她忽然异常痛恨宫天抚,怪他怎可如此不分皂白,把一个好青年弄死。

忽然史思温眼帘微动,上官兰以为眼花,苦笑一下,揉一揉眼睛。定眼看时,史思温居然长长吐一口气,仿佛一个人睡得括畅无比之后,快要回醒一样。她为之愣住,就像一尊石像似的,动也不动地瞧着史思温。

史思温徐徐睁开眼睛,马上因见到上官兰而睁得更大。两人对望一会儿。史思温道:“我们不是在梦中么?”她哭了起来,有如带雨梨花,即可怜,又可爱。史思温坐起来,忍不住揽住她的香肩,呵慰道:“别哭,别哭,一会儿叫人看见,该多么羞呢?”

她一边抽咽,一面道:“你还打趣人家,敢情你是诈死的?”

史思温突然想起来,举掌一击脑袋道:“我真糊涂。哎,那箫声好生厉害,我忽然发觉浑身乏力,毒伤发作。心脉奄奄慾绝时,便昏倒在地上,不知后来怎样?呀,你可看见他们?”

上官兰道:“我听见箫声赶来时,只见到你僵卧地上,那时你浑身冰冷,面色惨白如死。我……我也昏了过去,就倒在你身上,也不知过了多久,刚刚醒来,你也就睁开眼睛。”

“奇怪呀!”他跳起来,暗中一运真气,但觉丝毫没有阻滞之象,居然已完全恢复常态。“这是什么缘故,我又完全好了?”他一把抱起上官兰,激动地叫道:“现在我绝不会怕那宫天抚的箫声了。”

说到这里,他激动的情感,忽被一种奇异的冰凉感觉抑制住,变回十分平静。他虎目一眨,道:“你身上为什么有那种奇异的力量?就像我卧在那大石槽中那种感觉一样,甚且更加有力些。”

上官兰微笑一下,她颇为欢喜看见这个一向诚朴老实的青年,变得孩子气起来。

史思温又问了一次,她才认真地想一下。“哦,我知道什么原故了。”她欢喜地道:“你看看这个。”

她从囊中取出一颗像鸽卵般大小的圆形白玉,上面有一层像丝网破的红纹,十分好看。

史思温接在掌中,但觉遍体清凉,情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1章 惊回首羞述千年愿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神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