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神传》

第12章 乌木禅院腥风血雨

作者:司马翎

那两人其中的一个,突然悄没声息地使个箭步,扑到石轩中身后,竖掌直所向他后脑。石轩中感到脑后风声,但他仍不回顾,若无其事。那人一掌猛所下去,掌锋离敌人后脑不及半尺,突然猛可撤回来,返身跃回同伴之处,低语道:“老蒋可瞧见了么?”

那个满面胡子的老落满意地点头,道:“小金你这一手够漂亮,还有什么说的。走,谅那刘知府也请不到什么高人……”石轩中身躯一震,停步寻思。

那两人疾如飞鸟,施展出夜行术,飕飕扑奔刘知府私邸。他们早有情报,是以进府之后,毫不犹豫,直扑奔左面的一座院落。

院落中一片黑暗,他们纵落在当中一间房门前,弄一下手脚,便开了那道房门。他们十分大胆地推门而入,姓金的汉子掏出千里火,啪一声打亮。只见这房中陈设简单,靠内的墙边有一张木床,这时垂下帐子。

姓蒋的汉子走过去,一把撩起帐子,伸手拍拍床上的人,道:“孩子醒醒。”他手劲甚大,床上的孩子哎一声,睁开眼睛,这时因已点燃灯火,故此一室皆亮。

那孩子正是岳小雷,他还以为这两人乃是府中仆人,便操揉眼睛,道:“可是天亮了?”姓蒋的汉子脸上浮起狞笑,道:“天亮不天亮,都不要紧。大爷且问你,是谁杀死那赶车的和后来的两人?”说着,一手捏住岳小雷的手腕骨,潜运内力。

岳小雷虽然练过功夫,但如何抵挡得住这等内家力量?不由得面色一变,痛得一咧嘴。姓蒋的大汉已在他咧嘴之时,伸出蒲扇也似的巨大手掌,掩住他的嘴巴。低沉凶狠地道:“你如嚷叫,本大爷把你一身骨头捏碎,快点儿老实作答。”

哪知岳小雷乃是个宁折不弯的牛脾气,听了恐吓之言,更加闭嘴不哼一声。

胜金的汉子道:“老蒋别用力太重,这孩子可禁受不住。”

老蒋回头道:“哼,他的骨头可硬哩。”说时,掩嘴之手已经放开,单单抓住岳小雷的手腕。岳小雷眼睛一睁,倏然一拳捣向老蒋肋下。那只被抓之手奋力一沉一扭。

老蒋武功不错,一发现胁下被袭,自然而然地一吸气,肚腹暴缩,已让出大半尺空间,使得敌拳落空。但同时已觉手中一滑,那孩子已挣出掌握。这一下他不得不十分惊奇,只因那孩子劲道甚巧,分明是一式绝招。须知他掌力甚重,指劲奇大,寻常壮汉被他两指一箝,如何也挣扎不出来。由此可想而知岳小雷这一着不比等闲。

他哪知这正是岳家嫡传散手的一式妙招,岳小雷平日练熟,碰上这种场合,他自然而然使出这一招,挣脱了魔掌。

这时岳小雷一骨碌由床侧跳下地去,姓金的汉子立刻拦住逃路,睁眉突眼地沉声喝道:“孩子你别妄动。纵然你惊动了府中之人,我们也不会怕,但你的小命可就完蛋啦!”

老蒋怒嘿一声,跳到岳小雷面前,狞恶地道:“好小子真有一手,但你再试一下。”话声甫落,猛的左手一晃,错开对方眼神,右手已疾伸出去,直抓敌人前胸。

岳小雷反应灵敏,倏然一闪,老蒋那只虚晃的左手立刻化虚为实,沉击下去。岳小雷一掌拍出来,直取对方小腹。这一掌拍得时间部位都十分凶险,以致老蒋面色一变,脚下如风,踏个连环步,欺到对方身后。岳小雷身形半转,上半身斜斜一仰,一掌从下盘攻上来,恰好又直取对方小腹。老落不得不闪,退开两步,这一来怒气冲天,额下的胡子都倒竖起来。

姓金的汉子睛一声,道:“好一手岳家散手,老蒋可别大意。”

姓蒋的汉子怒道:“我操他奶奶的,管他是什么家。你看我一掌砍死他。”

岳小雷怒声道:“你们一定都是玄阴教的歹徒。”

姓金的汉子枪上来,拦住老蒋,道:“这小子可清楚得紧。”

老蒋点点头,狞笑一声,走上去一掌砍下。岳小雷双掌一分,其一护身,其一迎敌。老蒋化砍为抓,侧取对方面门。哪知岳小雷招数神妙,那只护身之掌,突然猛击出来。敢情伪守实攻,是以如此快捷。

老蒋哼了一声,自觉如果又闪开去,日后定被小金笑死,已安下两败俱伤之心。正在这时,猛然发觉对方掌风强而不实,并非有内功之士那种力量。于是改变心意,不出煞手,仅仅转个半身,啪一声腹股侧被对方打上,但他五指一抓,已抓住对方小臂。他面上无光之极,运力一捏。岳小雷但觉臂骨快被轧碎,奇痛攻心。登时脸色惨白,忍不住闭上眼睛。

老蒋狠声道:“小子你的眼力不错,居然瞧出爷们是玄阴教的,那么你也该知道玄阴教向来杀人不眨眼的么?”

小金道:“一下子弄死这小子太便宜了。”

岳小雷骨气极硬,这时强忍攻心奇疼,张目怒骂道:“我不怕你们这些恶贼。”

姓金的汉子冷笑道:“带你回去就知道怕啦,但那时已经太迟了。”

岳小雷眼睛大睁,敢情他忽然看见一个人,悄没声息地飞进来,落在姓金那人身后。但姓金的汉子丝毫不觉,兀自冷笑道:“小子你是聪明的,快说实话,大爷们的时间宝贵……”岳小雷哼一声,他已认出飞进来的人,正是早先和他谈过话的石大叔。

石轩中伸手拍拍胜金的肩头,沉声道:“朋友们想不到又在这里见面。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姓金的明明已发现对方伸手拍向肩头,偏又躲避不及,被人家手掌沾上肩膊。这时只好拼命运气护肩,一面暴闪开去。

石轩中朗笑道:“别慌,我不会随便杀人,除非是像你们这等万恶之徒。”

姓蒋的汉子闷嘿一声,倏然运力将岳小雷抡起来,当如兵器,直向石轩中砸下。石轩中玉面变色,露出愤怒之容,突然身形一动,疾愈电闪般已欺近去,一手抓住岳小雷砸下来的身体,一手推在对方的胸上。

老蒋但觉胸口大翳,四肢无力,手松处岳小雷已被对方夺去。他已发觉对方功力之高,出乎意料之外,是以任他如何闪避,但毫无办法可以闪开。

小金身硬一晃,逃到房门口。石轩中没有理他,目对姓蒋的汉子道:“我石轩中从不胡乱杀人,但你们玄阴教是罪无可赦……”说罢一掌击去。

房门口的小金听到石轩中三字,双腿一软,竟然不能移动,说来奇怪,在这万急之际,他还忍不住回头瞧看,为的是他要再看清楚这位名震一代的大侠长得毕竟什么样子。

姓蒋的见到他手掌击到,心中想躲,但石轩中的手掌离他尚有两尺许,倏然掌心一吐。呼一声潜力疾撞过去,老蒋闷哼一声,便自心脉震断而死。

房门口的小金听到扑通一声,这才忽然醒悟自己早该逃走,如何还在发愣。连忙转身便逃,急急如丧家之犬,一溜烟隐入黑暗中。

石轩中冷笑一声,心中杀机大盛,正待赶上去将那厮也收拾掉。岳小雷叫道:“大叔你原来就是石轩中……”叫声中石轩中身形已飞到门口,倏然为之一顿,耳听岳小雷又叫道:“我有话要告诉你……”语声方自入耳,身形已飞上对面屋顶。这时他已想到这孩子有话对他说,一定是有关玄阴教三人被杀之事。不过目下肃清余孽比什么都要紧,便不回头,登高回顾一眼,立刻展动身形,向东北角追去。

他的眼力在宇内称数一数二,虽在夜晚,却如同白昼。是以向东北角急急逃遁的小金,虽仗地形隐蔽身形,但那些他自以为足以隐蔽暗影,在石轩中却一览无遗。

石轩中脚程之快,普天之下,无人可比。这时一泻千里,转眼间便追近小金不及三尺。

在前面奔跑的小金好像听到后面风响,回头一望,已瞥见石轩中的人影。这一惊亡魂皆冒,拼命飞奔。不知不觉已转了方向,竟从正北出了城外。再回头一瞥,已没有了石轩中的影子,他可真不相信自己居然能够甩掉石轩中,多疑地倏然闪入一丛树后。

过了半晌,四下毫无动静,他舒了一口大气,从树后走出来,抬手摸摸脑袋,大有庆幸尚未与脖子分离之意。同时又分辨一下方向,自言自语道:“我真是被那小子吓破胆了,再过去不就是卫香主所约之地么?”说着,迈步前走,忽听呼的一声,半空中掉了一个人来,拦在前面。

姓金的汉子眼光一扫,已看出是玄阴教唯一大敌石轩中,如今隔得这么近,登时双腿都吓软了,再不会逃跑。

石轩中冷笑道:“你想逃出石轩中掌心,那是做梦。刚才你说的卫香主是谁?我怎的未曾听过玄阴教中有姓卫的人?”

姓金的汉子在玄阴教中乃是头目地位,平日甚是嚣张,全名是金禄。这小子如今在名震一代的石轩中面前,完全要不出江湖那一套,呐呐道:“卫香主加盟本教不久,他老人家原本是在大内效力,人称银髯叟卫浩。自从卫香主及交趾阮大娘加盟本教之后,教主特地在内三堂外三堂刑堂等堂香主以外,另设天龙、天凤两堂。”

石轩中颔首,又问道:“卫浩在那边干什么?”

金禄道:“只因近两年三手人熊在行的干女儿唐紫琼卜居在此,她自恃剑法高强,一向不买本教的帐。这次因本教有三人在大道被杀,卫香主得讯就近赶来。一方面差遣小的们去盘问那孩子,一面找到唐紫琼盘诘。因为这桩事可能就是她干的,除了她以外,便想不出谁有这种功力和胆子敢这么干。唐紫琼那妞儿见了卫香主,一点也不害怕,两下说僵了,便约二更过后,在城北郊外见面。”

石轩中听完之后,便道:“念你知道进退,今晚不取价性命。”

金禄大喜过望,正要磕头谢恩,石轩中又道:“但活罪难逃,你这一身本领还给师父吧!”那厮一听,便知道这一生别再想在江湖上混了。若是别人说这些话,他也许会存有万一之想,出手抗拒一下。然而石轩中当年在大内高手如云之际,往来自如,连乾坤子母圈诸葛太真那等大魔头,尚且谈虎色变,他如何能与之抗拒?当下团目不语。石轩中伸手一点,戳在金禄胸前,金禄唷一声,却没有倒地。

石轩中身形一晃,直向北面奔去。越过一座山岳,忽闻厮拼时的兵刃劲风之声。当下相度好形势,飞纵而去。

山丘后正有两人在舍命相搏,一个是个银髯飘飘的老头儿,手中一支烟管,长约二尺半。这支烟管托在左手,右掌直劈横削,凌厉无俦。左手烟管偶尔递出一招,这一招便足足把对方迫开数尺。和这个银髯及腹的老人对抗的,乃是一位妙龄女郎,长得杏眼桃腮,甚是美丽动人。手中一支三尺长剑,挥动间寒光胜雪,招数精妙无伦。但因内力弱了一筹,故此如今已落了下风。

石轩中大诧,忖道:“这位唐紫琼姑娘的剑法好生高强,我一生练剑,倒想不到还有这种剑法。哎,不好,那银髯叟卫浩的铁掌和左手烟管太厉害了。”

只见唐紫琼已被银髯叟卫浩迫得香汗涔涔,屡屡遇险。但突然剑光大盛,一连三招,每招三式,即是一共发出九剑。银髯叟卫浩虽然已居上风;但仍然遏阻不住她的气势,退了数尺。石轩中已看出她已是强弩之末,任她还有多少绝招,但对方功力太强,总难逃毒手。当下悄悄走下山丘。

银髯叟卫浩眼观四面,耳听八方,早已瞥见石轩中出现。但他自恃武功,丝毫不将来人放在心上。唐紫琼稍迟一点儿也见到石轩中,却因银髯叟卫浩不哼气,便以为乃是对方党羽,理会也是无用。石轩中走到他们战圈旁边,相度形势,便屹立在靠近唐紫琼左侧之处。

银髯叟卫浩敢情与唐紫琼已拆了两百招以上,这时深觉英名有损。同时又有别人出现,不敢怠慢,倏然出全力挥烟管横架敌剑。呛的一声,唐紫琼身形打个失闪。银髯叟卫浩已急进疾迫,铁掌起处,当心拍入。唐紫琼百般无奈,银牙一咬,叫声:“我与你拼了!”长剑倏然划去,然而胸前门户大开,净等敌手铁掌拍到。

在这形势危急异常之际,眼看红颜妙龄的唐紫琼,将要变为一堆枯骨。石轩中奇快地一伸手,唐紫琼但觉玉掌一紧,身形则侧开去。饶是这样,敌人铁掌仍然快袭上身。她登时玉颜失色,以为自己已落在另一个敌人手中,脑际自然而然浮起自救之念,省得负伤之后,尚须被敌人污辱。当下身形依旧倾侧开去,恰好撞入后面石轩中的怀中,手肘往后一撞。这一撞之力非轻,若换了寻常人,非得当场咯血,同时身躯也被她撞飞两丈以外不可。她的意思是撞开那人之后,这才腾出手脚自戕。

石轩中果真不虞她有这一着,这刻一手执住她的臂膀,一掌已腾出去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2章 乌木禅院腥风血雨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神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