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神传》

第15章 小道士亲嘴救弱女

作者:司马翎

石轩中陪他叹息一声道:“怪不得玄阴教横行天下,而其他的邪派人物无一嫉妒干挠,敢情以前有这一般前因。”

史思温突然道:“老前辈请恕冒昧之罪,敢问那个身兼备名山大派武功绝艺的宫天抚,是不是正派长老合力训练出来的人,准备和邪派那个传人对抗?”

天鹤真人矍然看他一眼,道:“这一猜正与贫道忖度之意相同,除了此故,各派岂肯以绝技传与外人?”

石轩中听了,这才明白天鹤真人所以会请自己看他面上,勿伤官天抚性命,原来有此缘故。

“以贫道看来,各派老友所合力训练出来的传人,对付邪派各能手都可以应付。但对付碧鸡山鬼母冷婀,一则鬼母练有与道家罡气有异曲同工之妙的奇功。二则他火候尚浅,定难与之匹敌。贫道如非心褊气狭,一怒之下,隐遁洞庭之滨,而及时以贫道本门气功相接宫天抚,则鹿死谁手,尚不可知。然而悔又无及,只盼轩中你仗天下最正宗的剑术赢了鬼母,则邪派诸凶敛迹,天下重放光明。至于那东海碧螺岛主于叔初,则是武当支派,冰生于水,青出于蓝。为人虽偏激自大,尚不列入妖邪之列。你如以宽大为怀。则可置诸不理。希望你三思贫道此言……”

石轩中恭容道:“老仙长金石良言,不吝教诲,在下敢不铭诸心版。”

他们这一番畅论之后,不觉已是近午时分。阮均忙去张罗面食款客。史思温也帮忙。两人在厨中一面忙着,一面谈论起刚才天鹤真人的话。

史思温叹道:“想当年,武林中风云变幻,咱们却无缘参与,真是可惜。”

阮均也附和道:“咬大哥说得是,但想起来小弟更惨。你现在已踏入江湖,而小弟则还是毫无成就,年纪又太轻,连身负血仇也无法去报。”

史思温赶快安慰道:“阮兄弟可别着急,凡事必须忍耐而后能够成功。刚才听老仙长提起邪派高人中,有一个是铁扁担邓长白,我想黑心脚夫陆贡一定是他的传人。这样说来那陆贡也是列入邪派高手诸人中的一个。你只要轻举妄动,可能便会遗憾终身呢,阮兄弟莫怪我直言。”

阮均环眼中进出泪光,道:“史大哥爱我之心,小弟岂能不知,如果我有你这么一位哥哥,那就太好了。”

史思温诚恳地道:“阮兄弟,你我甚是相投,我也没有兄弟,如不嫌弃,咱们结拜为异姓骨肉如何?”

阮均喜形于色,连声说好。两人不拘形式,就在厨房内向天跪拜,结为兄弟。

阮均忽然愁道:“好不容易有个大哥,却不知石师伯几时要走,便得分手。”

史思温也露出依依之色,道:“最好能够多聚几日。我在这里,好像能够忘掉自身烦扰,真不愿立刻离开你哩!”

这时面食已弄好,端将出去,两人分别向师长禀告结为兄弟之事。石轩中看见阮均那双环眼中露出的神色,知他心意,便说出过几日才离开。阮均甚喜,向石轩中拜谢过。

饭后,阮均拉了史思温出去泛舟,湖波一片白茫茫,清风徐来。史思温披襟迎风,心旷神恰,真个暂时放下心事。两人指点湖景,高声谈笑。阮均一手操舟,却疾驰如飞。史思温发觉了,问道:“均弟你这是要赶到什么地方?”

阮均神秘地笑一下,道:“大哥你稍安毋躁,我带你看看一样东西去,包你称奇不置。”史思温见他尚是孩童心性,便不追问,静等那令人惊异的事物出现。

舟行如矢,贴水飞驶,不久工夫,已将近靠岸。史思温遥临四下形势,但见路岸上不远有一个村落。犬吠鸡鸣之声,依稀可闻。除此之外,只有芦苇和岸上树木,并无出奇的事物。他暗自笑一下,想道:“我这位义弟葫芦中不知卖什么葯。等会儿别出乖露丑,已经很不错哪!”

正想之时,船已泊岸,却不是在村前的小码头。两人上岸后,阮均神神秘秘地直向树林走去。钻入林中之后,一直摸到树林边缘,对面二十余丈远,已是那座村落。他忽然一纵身窜到树上,熟练地勾住一段横枝,招手道:“大哥你也上来。”

史思温应声而起,俐落轻灵地站稳在旁边,问道:“现在可以看得见了么?”

阮均举手遥指那个村落,道:“大哥自己请看吧。”

史思温如言一看,眼光首先落在最靠外面的一座小屋子。却见这座屋子虽然简朴,但有一个小花圃,坐落在屋子右侧。此时百花并陈,研艳映眼。史思温心中一动,想道:“不意在这等地方,居然会有这么雅致的花园。”

左侧的窗子开得甚大甚低,此时完全打开,房内一览无遗。只见房内陈设简陋,一看而知不是富足之家,但极之整洁,可以当得窗明几净四个字。一张宽大的木床靠在最内的墙壁下,此时帐子高撩,床上半躺着一个少女。云鬟不整,面色苍白,正向窗外的花园注视。

不问可知这座小花园,乃是为了床上这个少女而设。这种布置在大户人家不算稀奇,但在这等荒僻穷困的小村落中,却就叫人讶异不置。

史思温目力迥异凡人,当然看得十分清楚。但他乃是拘谨守礼之人,正与他师父石轩中一样,故此连那少女面貌都没有看清楚,便移开目光。他搜索那村落好一会儿,并没有见到其他新奇的事物。心中微感不悦,想道:“这位义弟也恁般不知礼节,叵说此间有好奇之处,仅有那座花园。但窥人闺阁,成何体统。”

阮均用手肘轻轻推他,问道:“大哥可瞧见了没有?”

史思温摇摇头反问道:“均弟你常常到这里瞧看吗?”

阮均并不否认。还自惋惜地道:“是呀,但小弟我一点儿也没有下手的方法。大哥你可瞧清楚了那位姑娘,她整天都是这样子卧着不动,永不离开那房间。”

史思温甚感不悦,低哼一声,方自筹思较为婉转的话教诲义弟。阮均道:“大哥的眼力当然看得清楚,可知道那是什么东西?”史思温听他言中另有含意,但他始终不肯向那少女所卧之处细看,便问道:“你说什么东西?”

“在她床前的那盆花呀,大哥你瞧见么?”

史思温依言一瞥,忽然凝定在少女床前那盆花上。那是一盆兰花,如今只悬着几片碧绿明净的长叶,并没有花。那种脱俗出尘的姿态颜色,一望而知乃是兰中异品。

他瞠目瞧了良久,才吁一口气,道:“均弟,我不知说得对与不对,这盆兰可能便是咱们玄门中人认为的千载碧兰。寻常的兰花,绝没有这种碧绿得像透明的颜色。同时咱们远远望去,已仿佛能够嗅到那种清香。”

“大哥说得好。”阮均快活地道:“可见大哥眼力不凡。这盆兰花正是千载碧兰,玄门中人若然得到,供养在丹室之内,行那吐纳之术,可以省却摄心苦功。而这千载碧兰的果实百年一结,服者有起死回生之妙。如是玄门羽士得服,可抵一甲子苦修之功,大哥我可说得对么?”

“正是这样。”史思温现在也不忌讳窥人闺阁,一直凝望那盆千载碧兰:“我还在奇怪均弟你年纪轻轻,何以见识渊博至此?”

“不怪大哥奇怪,像这等玄门至宝,虽然出名,但我练武之不暇,何能与师公论及此?事实上那救我一命,携我来拜列师公门墙外的林老先生,平生杂学极精,于医道尤见高明。他第二次重来,留下一卷手录医学秘本,并且与师公谈论了七日七夜,由此师公尽传他的医道。林老先生之意,却是想请师公转将医道传授给我。其后师公因我不宜分心,除了练武之外,只能读点儿书。直到去年,师公才传我医学。故此我对于天下各种葯物之性,以及各种奇花异果,都详熟于胸。”

史思温赞许地笑道:“想不到均弟依博学多才,为兄失敬了。”

阮均忸怩而笑,道:“但小弟却还不会医人呢!”

史思温忽地又注意那少女房中,原来此时有个中年女人入房,走到床沿边坐下,和那少女谈笑起来。虽因太远,听不到她们说什么话,但从她们的笑貌神情来看,显然是一对感情款洽无比的母女。但见那少女一面说话,一面伸手摩挲花盆,自然流露出对这千载碧兰的热爱。

史思温恍然大悟,轻轻道:“均弟你不忍夺人所好,无怪有下手不得之叹。”

阮均忽然道:“也许明日此时便会结实呢!”

史思温不是内行,看不出来。阮均解释道:“我闲日中不时来此看看那千载碧兰,但今日看来颜色倍艳于往日。据经上记载,凡是兰叶绿于往日,便是结实之兆。此花结实有一定时刻,必在每日晨间卯时。现在已过了卯时,仍未结实,那么一定是明日了。”

史思温道:“师公可知道此事么?”

阮均道:“我一发现,便曾禀告他老人家,但师公只微笑不语,歇了一会儿,才说出仙品神赐,自有前缘这八个字。我想不出他老人家有什么玄机,以后便没有再提过这桩事。”

两人又看了一会儿,见到那母女情深款款,那少女荏弱的手,不时摩挲在花盆上,任何侠义中人,虽明知那千载碧兰实有脱胎换骨之功,但这已是有主之物,况且那少女似抱病缠绵床第,谁也不忍心觊夺。

回程时,阮均告知史思温说,那位姑娘患了严重的房病,她之所以不死,全仗那千载碧兰的香气。他查明那位少女姓白,家中人口甚是简单,父母双全,还有一位兄长,父母和哥哥都对她极为爱护。为了她天性爱花,特地由对岸迁来此地,布置了这么一个小花园。花园中的花卉历时数年,才有今日光景。她的父兄俱是湖上渔民,生活清贫刻苦。

阮均最后又说,假如不是那千载碧兰明日会结实,而那姓白的少女服下之后能够立刻痊愈。他已立志学会医术之后,首先设法医好这位连弱可怜的少女,方肯罢休。史思温颇为赞许。回到小桃源,各自休息到午膳时,这才起来。下午练功之后,两人又聚在一起。纵谈一切。史思温发现这个年方十四的义弟,年纪虽轻,但胸中学问渊博,思想也甚成熟,全然不似同龄的小童。同时又得知他与武当后起之秀铁胆吴士陵已结拜兄弟。

石轩中也不辜负此行。原来他与天鹤真人盘桓了一昼夜之后,天鹤真人已深知这位一代大侠胸襟磊落,为人正直异常。遂将青城独步一时的气功,传授给石轩中。寻常人练这等道家罡气,最少也得练一甲子之久,才能有点儿成就。但石姦中一则本身所筑的根基功夫,乃是玄门正宗之学,比旁人占莫大便宜。二则他天资过人。加上曾经屡服灵葯。有这两桩原故,是以进境之速,令人咋舌。

天鹤真人要他异日转授与阮均,以免青城派在他物化之后,失此绝艺,石轩中义不容辞,一口应允。

翌日清晨,史思温和阮均驾舟直赴那座村落,这两人俱是好奇心甚盛的少年人,都想着看那千载碧兰结实之时,是什么样子。到达之后,又藏身树上,远远观看。哪知过了卯时,看千载碧兰除了越见碧绿明艳之外,竟未结实。

他们怅怅踏上归途,阮均一面推舟落水,一面评论道:“我担保明日一定会结实了。”他跳上舟,又道:“但明早我却懒得再来看了。大哥试想,那种天地间之奇宝仙品,却让一个凡人眼下,我们在一旁垂涎目观,竟是何种滋味呢?”

史思温笑道:“仙品神物,自有前缘。均弟莫忘师公此言。”

阮均放声而笑,道:“好大哥你不说良心话,也罢,再不谈这件事,反正那位白姑娘荏荏弱弱,看来怪可怜的,给她服了也好。”

林中忽然传来一声极低的冷笑。阮均话刚说完,自家听不见,但史思温却听得清楚。面色陡变,蓦地倒纵出去,在空中一个转身,面向树林,那树林中毫无可异之处,史思温不肯服气,直扑入林中,极快地搜索。阮均甚是机警,一看史思温的动作,便知有异。也未追问,迅速地跃上岸来,径向林外包抄围搜。可是他也一无所获。蓦然转身,远远只见房中卧在床上的少女,正支起半身,诧异地看着他。

阮均嘻开阔嘴,向她笑一下,便钻入林子。走到岸边,只见史思温一面狐疑之色,已屹立舟中,阮均问道:“大哥发现了什么?”

“我分明听到一声冷笑。”史思温凝重地说:“我相信绝不会听错。但如果真有个人发出冷笑,则此人身法之快,远在你我之上。”

“除非那厮熟悉此地形势……”阮均道:“否则一定会由右边钻入另一个林子中,多半会从左边出林。我立刻围抄时,却不见丝毫动静,反而……”他嘻开嘴笑了笑,史思温问道:“反而什么?”

“反而我傻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5章 小道士亲嘴救弱女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神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