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神传》

第16章 右道长恰有丽人行

作者:司马翎

石轩中道:“老仙长推测之言合情合理,现在就苦于推详不出图画、箭头所指之处,便是洞庭湖,难道那厮在湖中居住么?”说到这里,突然心中一动,又道:“晚辈想起来了,箭头所指之处,虽然是洞庭湖中,但在地图上,右面却是东方。莫非是说他住在东面的一个村庄中么?”

“大有道理。”天鹤真人道:“这些图画所蕴意思,定是贯串下去。第一个图是一个月亮,第二图是落日山头……”他沉吟起来,原来心中已略得端倪。

静默了好一会儿,石轩中道:“晚辈数过那些圈圈一共是十九个,这一图意思最是难测。”天鹤真人矍然道:“月亮之后,便是落日景象,莫非是表示时间?”

两人不约而同抬头望天,只见一钩弯月,正与今晚之月相同,必是指说今晚。然后又是日落。那就是说,明天日落时分,他在东方一个村庄中,等候我们。”

石轩中长长吁气,道:“即有此约,思温、均儿的性命暂时无忧矣。”

天鹤真人道:“这一点不必过虑,目下反正时间尚多,先猜出那十九个扣成一串的圈圈是什么意思再说。”

他们猜了好久,尚想不出头绪。石轩中建议道:“我们趁着夜色,何不先到那处村庄看看?”

天鹤真人认为是个好主意,两人便向东方疾奔,若果驾舟,则穿过湖湾,不算甚速。但陆路则要绕岸而驰,须多走二十来里,幸而这两人脚程俱不同凡响,半个更次工夫,已绕到湖湾那边。

他们小心地较正方向,后又向东直驰。走了十里左右,忽见山麓之下,有个市镇,颇见稠密,房屋甚多。天鹤真人道:“如是此镇,则我们要细细找寻,颇费时间呢。”

两人到了镇口,天鹤真人又道:“你我分道搜索,不论有何发现,均到此镇对面出口处会合。”两条人影,忽然分开,各奔一方。不久,在市镇那边会合。石轩中面含喜色,对天鹤真人道:“晚辈又想出那十九个圈圈的含意了。”

天鹤真人见这个一代大侠露出雀跃之色,不觉天颜而笑,道:“轩中你大资聪明无比,竟然被你先猜出来,且说来听听。”

石轩中道:“晚辈一入市镇,走过几间屋宇,忽然瞥见一个门口,上面挂着门牌号数。其时晚辈灵机一动,暗想那十几个圈圈,连环扣住,莫非意指这不能分开的门牌号数?于是找到十九号一看,那幢屋子孤零零站立镇边,甚是宽敞,还有花园等。即清净而又有点儿阴森森,这等时分,独有灯光。因此晚辈不再过去,一径来与老仙长会合。现在一同去查深好么?”

天鹤真人拂髯道:“你想得起是号数,果然天资过人。快去,我们攻其不备,先探明虚实也好。”石轩中回身带路,一忽儿已到了十九号屋。只见花园乃在左侧,目光穿过花园,可以见到两个窗户中,均透射出灯光。

他们跃入花园,直扑那两扇露出灯光的窗户。悄悄一看,窗内竟是座大客厅,两扇窗户都属此厅。厅中陈设得十分华丽,壁上悬着不少古代名家真迹的字画。他们想起那作为记号的画,虽是草草几笔,却甚见功力,便料那云山豺必是嗜画之人。

厅中陈设虽是华丽,但却雅致悦目,毫无俗气。天鹤真人低低对石轩中道:“若然云山豺乃此屋主人,则此人胸中大有学问。以这等陈设手法,非出身世家而又饱学之士,不能臻此。”老道人言下之意,隐含怀疑之念。

石轩中也犹疑起来,低低答道:“老仙长此言有理,但何以时在深夜,尚不熄灯?又无恶犬守夜,窗户洞开,不怕鼠窃之辈穿窗入屋么?”两人正在疑惑,忽闻履声,从后面走出来。

转眼间,一位贵介公子,步入万中。这位公子面目韶秀,衣着华丽,与空虚大厅甚是相配。但他面上含着一丝冷笑,令人感觉到有点儿凶残的味道。他大模大样地在当中的太师椅上坐落座,一个身穿长衫,面目端秀的中年人,手托茶盘,走将过来。

这个中年人一盅香茗,摆在那位公子旁边的几上。茶盘中还有两盅,只见他放在下首一个儿上。几旁有一张高脚靠背红木椅,铺着绣工精美的椅垫。之后,这中年人便放下茶盘,侍立在那公子身后。

厅外的两个绝顶高手,齐齐讶异,只因以他们的功力进入此园,无论如何后面的人不会知道。但那两盅茶竟是什么意思?难道事情如此凑巧,刚刚有两个客人要夜访这位公子?正在讶想之际,那位公子痰嗽一声,窗外两人又是一震。敢情这一声痰嗽,震耳惊心,分明是气功上佳之士。这一来他们都知道事情不妙,那两盅茶难道真为他们而斟?

那公子痰嗽之后,便冷笑一声,徐徐举盅。虚虚向窗外一比,口中说声请字,便啜了一口。天鹤真人和石轩中都不能相信被人家发现,见此情状,更加惊疑。

无情公子忽又冷笑一声:“两位既驾临荒居,莫非怪罪本公子不曾迎近,故而不肯坐谈片刻?”他面对窗外而说,在他们与这公子之间,并无他人。天鹤真人轻轻说一声:“咱们栽了。”便朗声一笑,道:“公子果有莫测之神机,贫道等贻笑大方,似已无颜相见。”

那公子一听,以为他们真的要走,双目一睁,光芒闪射。石轩中已长笑道:“老仙长何出此言,既来之,则安之,不枉主人待客之情。老仙长以为如何?”厅中那公子接口道:“石大侠果真豪气,天鹤真人遁世年久,放日难忘。致有不情之言。”

天鹤真人与石轩中哈哈一笑,一同飘身入厅。那公子目光瞥过天鹤真人,并不停留。但扫到石轩中面上时,却凝定不动。片刻他才微嗟道:“久闻石轩中武功固然高不可测,风度更佳。如今一见,斯言不诬。”

石轩中见天鹤真人已落座,便也坐下,微笑拱手道:“谬奖之言,殊不敢当。公子清俊神品,复又仙机莫测,石某实在佩服。”

那位公子面上泛起一丝冷笑,开始打量天鹤真人。天鹤真人缓缓问道:“公子高姓大名,可否见示?”

“无情公子张咸,便是区区。”

天鹤真人和石轩中为之一怔,相顾一眼。无情公子张咸冷笑一声,道:“你们意是因我留下的记号,与我自称的外号不同,因而疑惑?”

石轩中坦然道:“不错,江湖上传播的是云山豺,我们也亲见该画,足证江湖传说不假。”说到这里,后面走出一人,面目凶恶,只有独臂。石轩中心头激动,问道:“这两位是尊驾的什么人?可有外号?”原来当他一见那独臂大汉,便感到这人绝似一头凶豺。

无情公子张咸颔首道:“这一问大有意思。这个是地哑星君蒋青山,那是独臂野豺吕声,他们自幼追随先父,如今是本公子忠心得力的手下。”

石轩中如有所悟,天鹤真人更是微笑点头。这位老道长灵台空澈澄明,闻言早已了然于胸。石轩中只寻思一瞬,便矍然道:“原来那片浮云,乃无晴之义。音转而成为无情,敢情云山豺三字,却是他们三人。”

那幅是一片浮云、一座青山及一头野豺,正是作成三人的外号或名字。

天鹤真人直至此时,才忽然朗声问道:“昔年有一个黑道高手赛苏秦张斯,张公子可认识他?”

无情公子张咸面色微变,但迅即回复常态,然而这些微变化,已瞒不过天鹤真人和石轩中的眼睛。他冷笑道:“你们是来查我底细呢,加是另有事情?”

石轩中乃是至情至性的人。吃他提起心事,想及此人外号有无情两字,再证诸早先那种残酷悲惨的场面。不由得打个寒噤,暗中替史思温和阮均两条性命之安危焦急起来。他睁目朗声道:“张公子可知拙徒及天鹤老仙长徒孙阮均的下落?”

无情公子张咸点头道:“当然知道。他们自恃师门技艺,得罪本公子,如今已被本公子扣押起来。”

天鹤真人道:“善哉。张公子不愧是好汉行径,行事不瞒旁人,但如今贫道及石轩中惧已到此,敢问公子意慾如何处理此事?”

无情公子张咸冷冷道:“本公子还没有决定呢。”

地吸星君蒋青山生怕无情公子张咸说翻了,立刻出手。他随待这位公子寸步不离,因此知他前几日在武昌府为一妖媚过人的少妇所迷,纵慾过度,以致功力大减。非再练十余日,不能复原。早上那无情公子张咸使出一格西康金沙派的独脚铜人绝技,用力过度,面色发青,便为此放。此时忙从无情公子张咸身后出来,走到天鹤真人的椅后。那独臂野豺吕声,唯他马首是瞻,也出来走到石轩中椅旁。

天鹤真人和石轩中若无其事,并不理会他们。

独臂野豺日声见石轩中丰福俊逸,只像一个文质彬彬的读书人,绝不似名震当代的大侠。心中不服,拿起几上的茶盅,五指扣住垫碟,口中道:“石大侠远道而来,请喝盅茶。”石轩中看他一眼,微微一笑,谦然道:“谢谢你。”单手便接茶。

独臂野豺吕声暗中大喜,忖道:“我因独臂之故,剩下这只右臂,苦苦练得比寻常人双手更有力。这厮托大,不肯双手来接,合该倒霉出丑。我若挫辱了他,江湖上登时便会轰传一时……”想到这里,石轩中单手已触到垫碟。

天鹤真人久经大敌,心中虽知形势紧张,但脸上仍然堆着微笑。突觉一股大力,从脚下升起,直慾把他托起空中。他暗自一凛,脸上笑容仍不改变。

这天鹤真人并非不知,原因是他虽然端坐椅上,但他一身精纯武功,不比寻常。明知那地哑星君蒋青山双手搭在椅子靠背边,运力要托他起来。其时虽是刚刚发现,但他反应何等敏锐,当时已立刻使出千斤坠功夫,压住椅子。哪知他加了重量,但这股大力,依然未受阻挠,直涌升上来。是以他为之一凛,方知这个哑巴虽是下人之辈,但武功之高,出人意料之外。

地哑星君落青山暗运真力,由缓慢而改为快速,突然一托。他是个天生哑巴,是以不会吐气开声。天鹤真人笑容突敛,身形端坐椅上,纹丝不动。地哑星君蒋青山暗斗输了一场,但他能今天鹤真人笑容敛掉,足见他内力之强,不容忽视。

这边石轩中伸手捏着垫碟边,突然哈哈一笑,已从容取了过来。

原来当他取碟之时,独臂野豺吕声起先是暗运真力震迫过去。若然石轩中功力不及于他,这一记就得倒在地上。但石轩中严如不觉,从他手中扯夺那盅茶过来。吕声见震敌无功,忙又运力回挣,不想仍被石轩中将茶盅取去。他独臂之力,非同小可。但石轩中不论他是震迫过来抑是挣回,照样取将过去。就在垫碟离开独臂野豺吕声五指之际,他可是老羞成怒,倏然放手,一股掌力劲吐出来。

那茶盅乃是江西细磁,哪能吃得消这种力量。如若震碎,石轩中势必一身溅上热茶,同时也可能被磁片打伤。这时石轩中却哈哈一笑,手腕一弯,茶盅已移入数寸。同时之间,食指弹出去。这一指有神机莫测之妙,独臂野豺吕声掌心吐出的掌力,沉重得可以洞穿牛腹,但遇上他这一指,立刻消解于无形。

独臂野豺吕声大骇,真不信对方竟有如此精深难测的功力,居然以一指之力。便将他毒辣凶猛的攻势轻轻化解。方自征愕难言,忽听那无情公子张咸哈哈大笑道:“尔等即速退下,螳臂当车,徒贻不自量力之识。”

蒋青山这时挣得面红耳赤,仅能将椅子一角托高地面寸许。其余三只椅脚,仍然沾在地上。闻言忙忙收力松手,与那独臂野豺吕声两人,一同走回无情公子张咸背后侍立。

石轩中已看到地哑星君蒋青山居然能将天鹤真人所坐之椅,托起一只椅脚,这等功力已不容忽视。暗付那无情公子张咸即是这两人之主,武功不知高明到什么境地。

天鹤真人弃绝尘世多年,极不慾破戒出手,微笑道:“张公子早先没有将师门渊源见告,贫道猜测我等之间也无怨嫌。尚希放回史思温等,不伤和气。”

石轩中微微一怔,想起白家死了三人,足证这厮心黑手辣,正须为世除害,何能轻轻放过。但天鹤真人既然已把话说出来,他只好闷在心头,不便驳回老道长的面子。反正日后尚有相逢的机会,便也微微一笑,道:“张公子请看老仙长及在下面上,将他们释放如何?”

无情公子张咸豪爽地道:“区区小事,自当遵命。青山你去把两位小侠请出来。”地哑星君落青山领命去了。

顷刻间,只听阮均一面吵嚷,一面走出来。天鹤真人愠声道:“均儿何事吵嚷?”

阮均和史思温都上前行过礼,阮均禀道:“均儿对那厮说,如果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6章 右道长恰有丽人行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神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