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神传》

第17章 儿女情长英雄气短

作者:司马翎

白衣女郎邻头离开武昌,直向东南而走。十余里路之后,独臂野豺吕声沉不住气,催马上来,问道:“姑娘这是到什么地方去?你不是说过那人在武昌么?”

她笑一下,道:“你不耐烦的话,可以回去。”

吕声急忙道:“小人哪敢无礼,只要姑娘有命,不论是水里火里,小人都欣然领命。”他说得十分真诚,一望而知绝对出自肺腑。白衣女郎又是嫣然一笑,道:“那就好了,你可别问我了,知道么?”

独臂野豺吕声默然,只听她又道:“你只须跟着我,要是先告诉你地点,你会留下记号。”他更为之一怔,暗想这位姑娘心思灵慧,什么事也难瞒她,便率直地问道:“姑娘你要会晤的男人是谁?若然在见面之时,他敢对姑娘无礼,小人是否可以警告他一下?”

白衣女郎摇摇头道:“他会对我很好,绝对不须你挺身多管。”独臂野豺吕声听了,心中一阵难受,却不知是为了公子抑是为了自己?

正走之间,后面蹄声大作,只见三骑如飞,直追上来。

眨眼间那三骑已越过白衣女郎,齐齐缓缓慢行。马上三人,都扭转头来看白衣姑娘。他们都睁大眼睛望着,但白衣女郎矜持自做得很,并不投以他们一瞥。

独臂野豺吕声一肚子气恼。正没处可发。这时突然独臂一扬,十余颗白米电射而出。白米出手之时,这才大喝一声。那三个骑士中有两个随着他的喝声,倒撞下马,只有一个粗眉大限的青年壮士,左手一扬,那几颗袭向他身上的米粒便纷纷跌坠地上。那青年壮士没有理他,却纵声大笑道:“白凤朱玲可认得我?”

白衣女郎正是名满天下的白凤朱玲,这时一听有人直呼其名,声音又熟。俏目一转,也自辗然微笑道:“原来是魔剑郑兄驾到。”

独臂野豺自声催马上来,相隔尚有半丈之远,便已一掌平推出去。魔剑郑敖右掌一挥,也发出掌力来挡。两股掌力相交,砰地微响,各无胜负。

郑敖这时才讶然而顾,朱玲脆生生地道:“吕声你别不分青红皂白,他是我的朋友。”独臂野豺吕声神色不善地反问道:“他就是你要会晤的人么?”

白凤朱玲摇摇头,指着地上的两人,道:“你也把他们解开穴道吧!”吕声不敢不从,如言下马把那两人穴道解开。

郑敖粗豪地笑道:“我一听城中传说,便想到世上如有这么美丽的白衣女郎,定是名满宇内的白凤,因此和他们纵马赶来。他们都是我师父昔年旧部。”

白凤朱玲瞧见他粗豪的样子和笑声,便勾起旧日之事。但觉韶光有如逝水,不由得感慨万千,轻轻叹口道:“自从当年别后,你过得怎样?可曾成家立业了么?”

魔剑郑敖道:“谁叫我不幸见过天下第一美人呢!”他顿一下,认真地说下去:“这几年来,总觉得没有一个女孩子顺眼的,你可真把我害苦了。每逢我见到任何女孩子,脑海中便不由得要泛起你的容貌。这时和眼前人一比,简直是云泥之别。于是我只好怅然而去。”

白凤朱玲虽是武林中人,但有时也不能免俗,听到魔剑郑敖当面这样赞她,心花为之怒放,登时笑得花枝乱颤。独臂野豺吕声含怒低声道:“这厮胡说八道些什么话。”

郑敖面色一沉,向朱玲问道:“他是你什么人?”

吕声眼中凶光四射,高声道:“你管得着么?”

魔剑郑敖双目瞪得比铜铃还要大,高声叫道:“朱玲,难道他是你的……”下面本是丈夫两字,他竟不忍说出口来。朱玲还未作声,他又大叫道:“你真该死,石轩中武功天下第一,你也不要,却轮到这个丑鬼,又是个残疾。”

朱玲玉面一沉,怒道:“郑敖你别胡说八道。”她的意思本指郑敖胡乱把自声当作她的什么人,因此斥他不要胡说。但魔剑郑敖却会错了意思,以为她斥自己不择言,伤害到那残疾丈夫之心。更加忿怒起来,大声叫道:“我胡说,我说你该死。纵然你不要那武功盖世的石轩中,但只要你随便说句话,包管天下的美男子都送上门,任你挑选。头一个我郑敖就不服气,我偏说。”

朱玲气得说不出话,但又觉得好笑,面上的表情简直难以形容。独臂野豺吕声怒得暴跳如雷,掣出狼牙棒,大喝道:“好小子你下来,咱们不死不散。”

魔剑郑敖傲然长啸一声,在马上抽出白虹剑,才跃下坐骑。他两脚方沾在地上,独臂野豺吕声那支狼牙棒,已狭着沉雄无比的风声,猛砸过来。

郑敖剑走轻灵,白光暴涨,呛地一声,斜斜点在狼牙捧上。这一剑巧妙异常,估料敌人势非随着狼牙棒荡开之势,转个圈子不可。等他转身之时,再发一剑,便足足可以要了敌人之命。

独臂野豺吕声虽然听闻过魔剑郑敖这一号人物,但直到现在,才知人家敢情真有出类拔萃之能。光凭这一剑,已可列入剑术名手之中。但他却镇定如恒,臂上一用力,狼牙棒竟没有荡开,反而下扫对方双腿。

郑敖为之大骇,急急腾身跃开,原来他刚才那一剑,乃是师父万里飞虹尉迟跋自创的一手绝招。如若对方乃是用更妙的招数化解,倒不希奇。但对方却是生像已深借这一式之妙用,脚下微移,便已化掉自己这一剑的力量,这才叫他凛骇不已。

那独臂野豺吕声手中狼牙棒连环讲未,棒风山响。路边的草木都如遇狂风,偃伏摇撼。声势之威猛,无与伦比。

朱玲在马上尖叫道:“你们都住手,两个都住手!”

但这时那两人没有一个理她。魔剑郑敖认出对方乃是使出西康金河一派的招数,那原本是独脚铜人的招数,但用在这支满是锋利狼牙而又沉重的狼牙棒上,更现出色。开头的十招,他也不敢硬迎其锋。过了十招,他才由闪避封拆变为反功,左袖内夺的一响,飞出一道白光,盘空飞舞,见隙即下。有时化为两道光华,包抄夹击。手中切金削玉的白虹剑,招数诡奇莫测,二十招之后,便渐占上风。

这时与郑敖同来的两人,都分头守在两边路上,远远已禁止行人马车通过。幸而此路并非交通繁密的要道,故而尚不至于另起冲突。

朱玲好久没有见过魔剑郑敖施展身手,这时叫既无用,多看两眼,反而忘了再叫。但觉魔剑郑敖数年来不见,功力大高了许多。独臂野豺吕声颇识对方剑法,但对方的两柄可分可合的短剑,却大感难敌。故此战到四十招以上,已屡见破绽。

魔剑郑敖能够一心两用,这时冷笑道:“残疾鬼,你如抵御得住我一百招,姓郑的拍拍屁股就走。呵呵你别发急,提防急怒攻心,反而自露破绽。”

独臂野豺吕声手中狼牙棒,要不是以西康金河派的独脚铜人招数加上铁扁担邓长白的铁扁担招数,威力颇大,只怕已捱不到五十招。此刻吃对方这一嘲弄,他性情本就暴烈过人,心气一躁,果然更呈不支。剑光棒影电舞星飞中,郑敖忽然抓住机会,右手白虹剑从棒影中直递进去。

白凤朱玲突然娇喝一声“着!”魔剑郑敖吭了一声,疾退开去。低头看时,只见一支细如牛毛的金针钉在手腕上。恰恰使得他真力为之中断,不能流贯刻上。是以他纵然咬牙忍着麻痹,仍然递剑。但已决杀对方不死。他仰天狂笑一声,随手拔下那支金针,然后收剑入鞘,理也不理那独臂野豺吕声,双目瞪视着朱玲。

朱玲朱口微张,正要把他心中误会解释清楚。魔剑郑敖已摇手道:“你不必道歉,这一针打得真好,可把我提醒了。你不妨记住,我魔剑郑敖就觅地苦练,日后誓必凭这两手三剑,将你们两人一齐击败。”

他停了一下,跃上马背,然后又道:“说起来我该向两位道歉,古今有哪些人能够干涉命运呢?”声响处,他已掠过朱玲、吕声,直向武昌回路驰去。

朱玲怔了好一会儿,才低声自语道:“是的,谁能干预命运呢……”

独臂野豺吕声这时冷静下来,觉得自己适才多言,实在不对。而这位绝世仙妹,竟是玄明教中一凤三鬼中的白凤朱玲,此事也令他十分震惊。

白凤朱玲继续向东南行,吕声跟在后面。经过葛店、华容、鄂城。又穿过源湖,踏入阳新县境。忽见有一座村庄,村口处有方石碑,刻着许村两字。

朱玲当先入村,径向村人问了一句话,便直向村左而去。只见一座房屋,甚是宏伟。大门当中乃是一排石阶,两旁各有一只石狮。她下马走到大门前,一个家人正扫地。见她不但容颜绝世,身上亦穿得高贵。立刻丢下扫帚,堆上笑容,问道:“姑娘可是找人?”

朱玲未语先笑,道:“劳你驾把小雷叫出来一下。”

那家人面色忽变,眨了两下眼睛,才道:“岳少爷已不在这儿啦!”

朱玲追问道:“他母亲不是还在么?他到哪儿去了呢?”

那家人呐呐半晌,说不出个所以然来。独臂野豺吕声听清楚朱玲果然是找一位少爷,而且人家似乎还不想见她。登时不知从哪儿来的一股怒火,难以抑遏。大踏步走上石阶,独臂伸处,竟把大门旁边的石狮举将起来,睁眼大喝道:“小子你说是不说。”

他的样子本已凶恶,加上这等汹汹声势。而且只手可举起那硕大的石狮,任何人见了,也得为之惊倒。那家人面无人色,双膝一软,跪在地上,不住磕头。这家人只怕那凶汉一时性起,将石狮掷在自己头上,那时节不被石狮压为一堆肉泥才怪。

独臂野豺吕声其实并非对他生气,否则早就一家伙把他砸为肉饼。朱玲却怕他真个杀死这个无辜之人,忙喝道:“吕声你怎么啦,火气这么大?”跟着又柔声问那家人道:“岳小雷到什么地方去了?”

独臂野豺吕声但听的满肚子怒气,却又无处可泄,气哼哼托着那只狮子,走开一旁。

那家人叩头如捣蒜,道:“神仙娘娘饶命,待小的据实禀告。岳少爷已送到县城里上学,的确不在这儿……”

朱玲哦了一声,道:“你为什么不早点说呢?现在烦你请他母亲出来一下好么?”

那家人双腿酸软地缩人屋去。良久,只见另外一个面目精明的家人出来。他早已瞧见站在那厢的独臂野豺目声,犹自凶神恶煞地单手托着那只石狮。这时不敢看他,躬身向朱玲道:“禀告姑娘,我家大小姐身子欠安,故此未能起来迎迓大驾。如果姑娘有什么事,便请吩咐小的,自当转告。”

朱玲相信了,冁然一笑,道:“那就算了,没有什么事啦!”回转身躯,刚刚下了石阶,耳中听到大门关闭之声。心中突然一动,忖道:“若果岳小雷好好外出求学早先那家人何以不立刻说出来?我想其中恐怕还有别故,是以他母亲也不敢出来。”念头一转,立刻道:“吕声先把他们家的大门砸开,然后立刻跟我走。”说完之后,头也不回,飘身向回路走去。

独臂野豺吕声一身力气,亟待发泄。当下洪声而应,蹬蹬蹬走上石阶,运足力气,大喝一声,独臂向前推去。那只顾大的石狮,挟着悠悠风声直砸大门,哪怕没有数千斤之力。

晃眼间石狮大门相触,轰隆隆大响连声,那两扇五寸厚的坚实木门,一齐倒下。

独臂野豺吕声大感畅快,仰天大叫一声,宛如深山豺狼,对月长嗥,声音难听刺耳无比。门内惊慌尖叫之声传将出来,他也不加理会,掉头扬长而去。

朱玲出到村外,便在一座凉亭坐下。独臂野豺吕声不敢多言,站在亭外侍候。

一忽儿工夫,他们这件惊人的举动,已传遍整座许村。附近的屋子全都窗户半启,窗后挤满了人头,遥遥暗窥这两个奇怪的人。

过了好一会儿工夫,吕声又沉不住气,问道:“姑娘,你在等候岳少爷么?”

她轻松地摇摇头,道:“不,等他母亲。刚才那家人说她染病不能起床,但再等一会儿她一定会抱恙来见我。”

吕声不再做声,他既知道那一家为了怕他们再去,这回说不定要杀人放火。故此那岳少爷的母亲,一定会硬着头皮出见。但他却不知道为何要见到他的母亲才肯走,心中迷糊得很。想了一下,猛然醒悟,大声道:“可是他母亲阻止你们相见?”

朱玲点头道:“也许你说得不错,我还不清楚哩!”转眼忽见吕声嗫嚅慾语,便又道:“你想说什么话?”

他焦躁地摆一下手,道:“算了,没有什么。”

这时只见一中年女人徐徐而来,相隔约一丈左右,犹豫不敢上前,朱玲摆手示意吕声走开,吕声立刻退得远些。那女人好像觉得安心些,便娇滴滴地道:“薄命人林氏拜见姑娘。”

朱玲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7章 儿女情长英雄气短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神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