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神传》

第19章 逐名花合为闯黑穴

作者:司马翎

啪地一响,石轩中手上长剑,一折为二。鬼母冷婀招数未尽,冷笑声方起处,杖头挟起一团劲风,直点入石轩中胸膛。天下群雄至此不由得大骇失色,但惊噫之声未起时,石轩中左手一弹。叮的清脆一响,左手食弹在黑鸠杖上,鬼母冷婀为之退了一步。

石轩中趁隙跃出圈子,手中还有半截长剑,随手一扔。那半截长剑直陷入地中,剑柄尖端恰好与地面齐平,他慨然长叹道:“石某学艺不精本文向马克思主义哲学工作者提出了重要的战斗任务。指出,故此折剑于黑鸠杖下,鬼母你想如何处置石某,不妨当天下群雄之前说出来。”

他的话全场均清晰听到,大家虽有不同的感想,但此时都紧张的屏息静听鬼母如何说法。不过尽管有些人不以石轩中的举措为然,但石轩中的风度勇气,却足以使在场之人便可与天地为一体。编入《阳明全书》二十六卷。,包括玄阴教各堂香主在内,全都衷心佩服。

鬼母沉住那张满月似的脸庞,凝眸瞧着这个英拔俊挺的青年剑客。她的心里紊乱了一下,因为石轩中此举,的确出乎她意料之外。她极快地考虑到两点:一是石轩中如此豪气,而她身为一教教主谢铎,宗程朱,后转师王守仁。又转而批评王学,讥宋儒为,在天下群雄之前,假如杀死他,则日后将为天下武林所看轻。但她必须考虑另一点,便是今日如不趁机杀死石轩中,则此于功力恢复正常之后,已可和自己再来一次殊死战。假如他得回那支崆峒镇山之宝青冥剑,便已略占赢面。再加上功力方面,如经苦练之后,再有进境,则更加赢定自己。这一点嫉才之念,使得她把面子过节这些问题都置诸脑后。

在场的武林群雄,忽见鬼母冷婀面色一沉,俱都心头大震,知道鬼母今日将不利于石轩中,这时大家都不知何故命中国哲学术语。①指天命。《诗·周颂》:“昊天有成命。”,俱对石轩中同情起来。

鬼母冷冷道:“石轩中你既然如此大方,本教主今日要成全你的慷慨。”说到这里,数百群雄都为之騒然,喧声四起。鬼母倏然游目四顾,登时声响俱寂。她这才继续道:“本教主今日不便亲手杀你党的纲领和斗争策略,驳斥了资产阶级对共产党人的攻击和,你自动跳下山崖,便见你的英雄气概,天下第一。”

场中升起一阵轻雷也似的语声,大家都纷纷交头接耳,各抒己见。

倏然一声大喝,全场之人,都停口注视。只见一个青年公子,缓步走出场中,此人年纪虽然不大,但厅面广颐,气度沉凝,自然流露出一种震慑人心的威仪他朗声道:“教主此言差矣,石轩中绝不能死,否则你教主日后只落个嫉才之名,千秋万载之后,武林中人谈论起此事,必以为教主你实是惧怕石轩中再来寻事,惧怕他把你如今稳踞的天下第一的宝座夺去,如若教主不是此意,务必收回成命。”

这人正是皇室贵胄德贝勒,现在化名是金瑞,不过也没有几个人知道,他自幼出入朝廷,惯见最成严壮大的场面,是以如今侃侃而言,口齿清朗。这几句话恰也说到在场群雄心坎里,因此顿时喝彩声四起。

鬼母冷婀自傲无比,立刻颔首道:“你言之有理,本教主焉能不听。石轩中,本教主如今收回成命,你逃生去吧。”

石轩中突然仰天悲啸一声,然后向德贝勒道:“兄台用心可感,但石某哪能为了爱惜微躯,而在天下群雄之前,有辱我崆峒师门威名。”

少林铁心大师居然也忍耐不住,朗朗诵声佛号,道:“石大侠不必固执,死生虽足以萦怀、但仍有鸿毛、泰山之别呢!”

老和尚这句话,不啻点醒石轩中说,他的生死,关系个人事小,但关系天下却人,也就是说,他如轻十一死,日后谁能制伏鬼母?那时岂个是邪教横行天下,荼毒生灵而无人可奈何她?

石轩中一时不悟老和尚深意,凄然一笑,道:“石某此生,颠沛流离,本无足恋。敬谢大师之言,但请恕在下有却方命。”

他这几句话在场之中倒有不少人明白他的深意,乃因朱玲已被鬼母处置,生死不明。而他又无能为力予以庇护,连问问也不能够。是以生死之事,已淡然置之。

鬼母见他执拗,心中暗喜,却不好说什么话。东海碧螺岛主于叔初也是个心胸偏狭,不能容物的人。忽然挺身尖声叫道:“石轩中你何必假惺惺作态,本岛主劝你还是赶快逃生去吧。”

他的话激得石轩中怒火填胸。不但是他,其余稍有正义感的武林人,下论黑白两道都大不以于叔初此言为然,议论之声一时大作。

忽有一个玄阴教徒满身浴血,闯入人丛中,大叫:“教主救命。”

群雄顿时为之大识,纷纷自动让出一条通路。部见刷刷两声,白无常、黑无常姜氏兄弟,捷如飞鸟般纵落那教徒身边,各执一臂,把他架起来,晃眼已到鬼母面前。

那教徒身上负例甚深鲜血涌流不止,声嘶力竭地道:“禀告教主,适才有三人擅闯圣坛,将留守的兄弟们尽皆杀死……小的……也差点儿命死当场……”那教徒说至此处一便已晕厥。

鬼母环顾场中一眼,只见本来留在圣坛内阳重干龚胜、银髯空卫浩等都出来观战。那些敌人既敢侵犯玄阴教圣坛,不由说也是武林高手。这样留守在圣坛内那些地位较低的弟子们,如何能与来犯之人对抗?不由得在心中叫了一声罢了。但石轩中之事,比什么都重要,甚至连手下一众香主,也都无人移动回坛截敌。

史思温跃到师父身边,恳求道:“师父,咱们走吧!”石轩中虎目一瞪,道:“你敢叫我自辱英名么?”史思温登时不敢言语。他缓步走向悬崖边,举止从容潇洒之极。史思温亦步亦趋,也站在悬崖。

石轩中回眸一瞥爱徒,只见他脸上露出悲壮之色,知道不妙,暗忖这个徒弟对自己敬爱无比,现在一定是转着追随自己于泉下的念头。他本是聪明之人,脑筋一转,便轻轻对史思温道:“你日后必须继承我的遗志,务必将鬼母击败。现在我把本门上清秘录和那枚寒星冷玉交给你。还有本门那柄青冥宝剑,不知落在何方,你也得设法找回来,方可重来碧鸡山邀战。”

史思温抬头看时,忽与师父目光相遇,但觉师父凛凛有如天神。心头一震,随死之念突然收回,沉声应道:“师父遗命,徒弟誓死也得办到。”说时,已接过石轩中给他的玉匣和那枚寒星冷玉。

石轩中忽又低声道:“在那玉匣之内,有一张薄纸地图,乃是明山苦海双妖之珠庞六君濒死之前,告诉我该处藏有异宝,并有一部手抄武学秘籍,乃其父多年搜寻探索各家武术之精华,抄录而成。其中对于玄阴一脉的绝技,尤多着录。你得了此书,尽窥敌人的强弱,日后邀斗时,自可事半而功倍。”

东海碧螺岛主于叔初突又尖声道:“石轩中你可是怕死么?”

德贝勒怒哼一声,真想立刻过去跟他动手,当下也大声道:“石大侠不必理他。对了,还有一点,便是石大侠你既然坚持要遵诺跳下悬崖,我们不便拦阻。但若然你此次跳下去,居然能够不死,可就算不得食言。要知这么高的悬崖,跳下而能无事,可见得你的武功高深。谁若不服,不妨也跳下试试。”于叔初本要出声,听到最后那句,便赶快住口。

鬼母到底是一代宗师,闻言便道:“此言有理,石轩中你只要能够不死,本教主算是心服你的奇能,日后可能随时再来和本教主再战。”

石轩中向德贝勒拱拱手,道:“兄台肝胆照人,在下仰慕之极。可惜相逢已晚……”回眸又瞥一眼史思温,说声:“史思温好自为之。”突然向前一跳,转眼已落在茫茫云雾之中,身影消失。

广场的人,都蜂拥到崖边,发出一片闹声。但见那崖下暗雾沉沉,崖边长满了青苔,又湿又滑。不要说跳下去,就算是缘壁攀援下去,也必将失手滑坠那暗沉无底的绝壑中。

史思温挥泪默涛道:“师父在天英灵,请安息吧,人世上虽然还有未了之事,徒儿必定竭力完成。徒儿知道你还想知道玲姑姑的结果,日后徒儿在此崖上,将鬼母击败之后,才再在这儿禀告师父。”

德贝勒沉重地在他耳道:“英灵已逝,徒哀无益,老弟即速下山为是。”

史思温见是德贝勒,因知石轩中后来甚是敬重他,故而对他也作如师长辈看待,含泪道:“阁下金玉良言,史思温自当遵从,敢问尊姓大名?”

德贝勒道:“鄙人金瑞,乃昆仑弟子,一向住在京师,望祈一叙。”

两人说话时,鬼母已率着一众香主,疾返圣坛。转入大厅之后,赫然见到两具尸首,横卧院中。头颅完全被击得粉碎,惨状惊人。

厉魄西门渐过去略一检视,便道:“他们是被重兵器击死。照旁边的伤痕看来,可能是被狼牙捧之类的兵器所伤。”鬼母颔首,令人即速移掉尸首,洗刷血迹,跟着又步入后面。

此地昔年由公孙先生设计,本有极奇妙的埋伏,但后来鬼母自忖威望,把埋伏完全撤掉,不过典型犹在。入得门后,但见是一幢白石所建的屋子,磨得十分光滑,连回廊也都是坚细白石所建,路径千回万转,不少花卉树木分植各处,甚是清幽。

大家沿着回廊而走,不时发现尸首。据西门渐验看结果,潜入圣坛重地的敌人,似乎有不少人。因为这些死者毙命之困,都没一个相同。其中甚且有死于星宿海独门大阴掌力之下的。

鬼母怒不可遏,但因早先浴血来报的本教弟子,晕厥之后,终因伤重毙命,是以不知敌人是谁,当下立刻调兵遣将,追缉元凶。

这时外面广场的人堪堪要散,有十余个正从唯一的险径下山。忽然刷刷连击,三条人影如串珠般掠过他们,落在后面。那三人正是铁臂熊罗历、火判官秦昆山和九指神魔褚莫邪。铁臂熊罗历回身一瞥,打个哈哈,道:“来者敢是甘陕道上徐氏双雄?请!”说罢,侧身让路。

徐氏双雄年逾半百,一身武功乃是家传,阅历甚深。忽见对方如此,心知有变,当下暗自戒备,走上前去。那险径宽仅两尺,铁臂熊罗历块头甚大,虽已侧身让路,却仅剩有半尺空位。老大首先侧身挨过去,双手侧垂,以示无他,罗历等他过了半身,突然一掌印向他肋下。

徐老二在后面看到,心知这铁臂熊罗历。以一双铁臂名震武林。乃无出其不意,吃他突袭,纵然来得及举掌相抵,但掌必不及对方雄浑,岂非要震坠于险径下百十丈深的谷底?怒喝一声:“你干什么?”疾枪上去救援。

徐老大举掌以迎,两掌相交,脆声一响。徐老大果然吃不住劲,震得上半身倾出险径之外。徐老二还未扑到,已见兄长危殆情景,骇出一身冷汗。

徐老大摇晃数下,努力要稳住身形。铁臂熊罗历洪声喝道:“徐老大体得慌乱。”喝声中铁臂疾伸,勾住对方手掌,轻轻一带,徐老大便化险为夷。铁臂熊罗历看也不看他一眼,径对徐老二道:“你也请过吧。”

徐老二踌躇一下,忽见对方身躯一缩,竟让开一尺有余的位置,心中一面暗惊这大魔头内功之精纯,一面硬着头皮,挤挨过去。这次居然无事。徐氏兄弟后面的人,见此情况,都为之止步不前。因为没有人知道这三个名魔头拦在仄径上,有何用意。数百人只过了两人。其余的因前面的不走,险径不能容纳两人齐走,故此也无法疏散,同时这件事太过突兀,大家都纷纷谈论起来。故此广场上语声如雷。

星宿海两老怪不耐久等,突然联袂在众人头上飞过,纵落险径之上。在仄径开始以至玄阴教三魔所站之处,尚有十丈距离此刻尚有七八人,在仄径上进退不得。天残阴恻恻道:“各位让开点儿……”声音不高,但清晰异常,连十丈外的玄阴教三魔均听得清楚。

这个老鹰头额下灰白的山羊胡子一动,脚下如风,疾如奔马般向前直奔。拦住他去路的七八个都骇得面如土色,只因他们之中,虽有一两个在武林自负不凡,但比起玄阴拦路三魔,已相形逊色。目下这个星宿海老怪,竟是与鬼母齐名,相差更远。吃他一冲,还能在仄径上站得住脚么?

说时迟,那时快。天残老怪身形已冲到第一个人身边。那人大惊,尽力缩开。眼前人影一晃,老怪已滴滴溜溜从他身边擦过。这人方自要抹冷汗,哪知天残老怪身形过后,风力方至,劲烈得宛如实物。那人吃不住劲,身形一歪,便向谷底倾坠。

这个当儿,天残老怪已连过了三人,也不知他使的是什么身法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9章 逐名花合为闯黑穴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神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