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神传》

第22章 诺千金一唱即得之

作者:司马翎

但见一道白虹,飞坠而下,却是蒙面人手持白虹剑,英挺地站立厅中。

那中年大汉手忙脚乱地把碎椅完全挡落,已费了不少气力。不由得暗凛对方功力之高,的确惊人。随随便便一举手间,已具如此威力。

王圭问道:“陆老弟可看出端倪了么?”

姓陆的中年大汉道:“他是崆峒派的人,但石轩中已死,崆峒派中还有谁具此功力?”

王圭沉重地道:“他就是石轩中。”

蒙面人哈哈一笑,道:“我可不爱乱冒别人名字。”

王圭道:“你刚才的身法,非石轩中办不到。”

蒙面人仰天狂笑,道:“大概你们都被石轩中镇住,故此硬要把天下稍具身手的人,都扣上他的名头。”

姓陆大汉浓眉一皱,道:“咱们再试一试便知道的。”扭头一喝,只见一个壮汉,托着一件长形兵器进来。蒙面人移目一瞥,微微一怔。原来那兵器竟是一支铁扁担。

王圭打腰间摸索一下,抽出一把软剑,迎风一抖,登时伸直。

蒙面人定一定神,挺剑摆好门户。王圭和姓陆大汉不再客气,软剑与扁担一齐出手。

冷芒电射,劲风急压,展开急攻。转眼间已各自攻出了七八招之多。蒙面人挽剑自舞,心神合一,仅仅舞了五招,已把对方这一阵快攻挡过。

那白虹剑光华极盛,回旋间剑尖上白光吞吐不定,宛如蛇信。蒙面人这套剑法更是神威凛凛,结构精奇,雄壮如虎气吞山河,细腻处如春蚕吐丝。

姓陆大汉突然大吼一声,屋瓦也震裂了不少,巨响中脱手一扁担向蒙面人砸去。自己乘机退出战圈,落在那公人李铭身边,一掌拍在李铭头颅上。

蒙面人剑尖嗡然一响,把王圭软剑迫开,接着疾地一撩。眼看白虹剑快要撩上铁扁担,忽然心中一动,健腕微挫,剑势一援,剑身贴上去,运力一轴一送。那根来势沉重凶猛的铁扁担,呼的一声,宛若长着眼睛,掉头向王圭扫过去。

蒙面人此时已见到姓陆大汉所为,心中大急。须知这公人李铭如若一死,则魔剑郑敖的下落,再也无法找寻。那蒙面人正是天下震惊的大侠石轩中,当今武林送以剑神的尊号。他着急找寻郑敖的缘故,乃是因为郑敖曾经喃喃提及朱玲和他的名字。而他所要知道的,便是朱玲如今隐走何方。

石轩中念头转得极快,可是人家手掌已拍到李铭头上。石轩中为之大怒,杀机陡生。

那边王圭一面纵开,一面挥剑封闭,但因相距太近,同时铁扁担上除了姓陆大汉的力量原封不动之外,还加上石轩中宝剑一黏之力,去势非同小可。只听他大吼一声,踉跄而退,手中软剑已跌坠地上,手腕震得酸麻不堪。

姓陆大汉抬目狞笑道:“朋友你肯出示姓名么?”原来这个老姦巨猾,一掌拍到李铭头上时,却没有真个出力。但他的手掌仍然放在李铭天灵盖上,只要一发真力,便可震碎李铭的脑袋。

石轩中怒道:“你们使出这等下流手段,还算得什么英雄?”

姓陆大汉见王圭吃了大亏,心中极为震骇这个蒙面人的武功,竟然高强至此。只因他和王圭的功力造诣,武林中能够和他们单打独斗的对手,已是寥寥无几。能够赢得他们的,更是可以数得出来。这一来他更非要问个清楚不可。王圭也是这个意思,大喝道:“朋友,你留下姓名,便可把这厮带去。”说时,用左手抬起铁扁担和软剑,倏然将铁扁担扔给娃陆大汉。

石轩中厉声道:“黑心脚夫陆贡,你可记得十二年前信阳阮家灭门的血案么?”

那大汉正是黑心脚夫陆贡,一身武功已得昔年黑道高人铁扁担邓长白真传。只因他犯案太多,仇家满天下,故此最近十年来都不在江湖走动,也不轻易道出姓名。不过这支铁扁担,却是最好的表记。他最不明白的是,十二年前自己恩将仇报把信阳阮家阖门杀害之事,如何会泄露于外?又如何会在十二年后,无端碰着这个神秘的蒙面人,偏能张口叫破此事。

这一刹那间,他为之震骇莫名,连铁扁担迎面砸到,也没伸手去接。

王圭大声疾呼道:“陆老弟,快闪开。”黑心脚夫陆贡全身一震惊醒过来,忽然一伸手,刚好把铁肩担接着。忽见,股极锋锐的风力。袭到身上,来势神速无比,只好疾忙横跃开去。

石轩中这一剑出得奇快,使得敌人无法抽出刹那的时间击毙李铭,非立即跃开不可,此时目的已达,不禁仰天长笑。

黑心脚夫陆贡定下神,问道:“朋友你从何而知十二年前旧事?不过其中有点儿误会……”石轩中虎目一瞪,神光四射,正气凛然地道:“是非曲直,自有天知,你无庸向我解释,你可知我何以不削断你铁扁担的缘故么?”黑心脚陆贡略一寻思,心中大为悚然。

“我留下你这样表记,好叫你的仇人能够认出你。”

石轩中又转目瞧着王圭,道:“你泰山一枭王格的后人。目下你借先人余荫,丰衣足食,命运对你已厚,如不知敛迹,回心问善,终有一天会后悔莫及。”

王圭那么大的年纪,却被蒙面人教训一番,心中羞愤交集,但慑于这人如神的剑术功力,又不敢做声。石轩中见他们都不敢妄动,杀机已消,当下朗声大喝道:“把白虹剑鞘还我。”王圭如受催眠,不知不觉把背上剑鞘取下来。忽然醒悟自己不能如此示怯,便中止了抑鞘给他的动作。

黑心脚陆贡道:“王兄,把剑鞘给他吧。咱们留着也无用。”王圭犹疑一下,果真把剑鞘掼过去。石轩中一把接住,将刻入鞘,一把提住李铭衣领,大踏步走出水轩。

晃眼间已出了飞云庄。时在深夜,又是在荒郊中,四面僻静无人,石轩中把李铭放下来,厉声地问道:“郑敖如今在什么地方?快说实话,否则取你性命。”

李铭早已为他凛然神威所摄,不然支吾,忙磕头道:“大侠你高抬贵手,小的把实情禀上。这剑主人已被活埋在我们遇见过的山坡下,这可是陈清波的主意?”

石轩中愣了一下,心中叫声罢了。想道:“魔剑郑敖也算得上是条好汉,谁知却死在这小辈手中,真正不值。这厮不以诳语骗我,冲着这一点,可以饶他一命。”

李铭在地上不住叩头。石轩中为郑敖之死长叹一声,道:“我并不喜欢胡乱杀人,你能坦白告我,因此我决定饶你一命。”

李铭大喜过望,叩头道:“小的此后一定努力向善,重新做人。”

石轩中道:“你去吧。”李铭站起来,再躬身施一礼,道:“大侠饶命之恩,小的永不敢忘。”说罢,转身自去。

石轩中怔了一会儿,暗自想道:“大凡使剑的人都爱剑如命,这柄白虹剑虽是希世之宝,但我怎能在人之爱?”当下疾展脚程,眨眼间追上了李铭,道:“我想知道郑敖藏身之处,最好你带我去一趟。”

李铭不知怎的,打心眼中钦佩敬仰这个蒙面人,一点儿也不迟疑地应道:“小的愿为大侠效此微劳。”

石轩中道:“你走得太慢,我助你一臂之力。”说罢,伸手托在他的助下,喝一声走。李铭但觉有如腾云驾雾,脚不沾地,耳边风声呼呼直响。一会儿工夫,已越过两座山头。

不久已到达那座山坡,李铭走到坡下,指着一丛杂树,道:“他就在底下。”石轩中不想埋剑之事让他晓得,便命他离开。等地走远之后,才把白虹刻放在一旁,小心地拨开上面的枯枝败叶,然后运功于掌,向地上一插一捧。他的手掌根本没有沾到泥上,但不消几下,地上已露出一个洞穴。

突然间,石轩中停住挖洞的动作,原来此时已见到尸首,因所挖洞穴不大,仅仅见到屈曲起来的双腿。他嗟叹一声,忖道:“这些公人手段也够毒辣,连这埋人的洞穴,也不肯挖大一些。”当下把白虹剑取起放在洞中。手指无意中碰到郑敖的尸体,觉得仍未变硬。他缩回手,棒了两把泥土洒落洞中之后,忽又中止,凝目寻思。

树林中传来夜枭凄厉的啼声,使得周围的气氛十分恐怖。

石轩中动也不动,凝眸沉思。他以一身盖世武功,虽然是独个儿在这荒山深夜中,对着死尸,却也不无恐怖之感。

“……当然,他多半已死掉。”石轩中沉思道:“可是我觉得还有一线生机,假如是普通的人,埋在地下这么久,光是这数尺厚的泥土重量,已足可压死有余。何况窒息如此之久,更万无生理。不过魔剑郑敖有一身武功,这一点重量算不了什么,同时他或者会用龟息之法,闭住呼吸,我记得他的腿部尚甚柔软,这个推测可能不错。”

他微露出兴奋之色,又继续想道:“我要能把他救活,他走肯把玲妹妹的消息告诉我。”但兴奋之色陡然收敛,原来他记起一件事:“哎呀,魔剑郑敖那一身功夫,怎会落在两公人之手。不消说也因酒醉之故,才会被他们用鹿筋绳缚住,活埋地下。尤其是人家双腿屈曲起来的情形推测,当时他一定未醒,才会任人摆布。如此说来,他既然酒醉未醒,又何能运动闭住呼吸。”

他颓然吁一口气,站起身来,改用脚去拨洞边堆起的泥土。

“可怜他一世豪雄,结果却糊里糊涂地送了一命,不知在泉下能否称雄。”

不一会儿工夫,他已把洞穴填平。朱玲的面容突然浮上心头,使得他怅惘地叹口气,想道:“可怜的玲妹妹,她现在不知变成如何丑法?连宫天抚和张咸都不理她了,我可不能遗弃她。”

石轩中开始将枯枝败叶之类铺在泥土上,一面继续想道:“玲妹妹太可怜了,我见到她的时候,一定不能把宫天抚和张咸的负情告诉她,否则她一定会难过。”

他陡然一惊,想道:“可是她如今在什么地方呢?”思路蓦又转回静静地躺在泥土中的郑敖。“只有他或许有点儿消息,可是他又死了,不过他的腿部仍然柔软得很,不似死人那般僵硬。或者他果真在最后之时施展内家龟息之法。”

夜枭的鸣声凄厉地叫起来,他听到一阵细碎的声音,由树林中出来。

他在黑暗中微笑一下,忖道:“莫非在这荒山野岭中,竟有幽灵出现么?”这念头一掠而过,只见他身形一拔,宛如一头大鸟般拔起五丈之高。居高临下,放目一瞥,只见林中出来一条黑影,直奔坡上的尸首。他的一双夜眼,看得真切,不禁哑然失笑。原来那条黑影正是一头野狗,大概是嗅到死人血腥昧,故尔寻来。

石轩中在半空里突然清啸一声,身形突然反而长高数尺,然后斜斜飘落。那头野狗骇得忙忙转身,向树林箭也似地奔回。但石轩中何等高手,忽然间已电罩侧下。手掌一落,呼的一股掌力,把那野狗击毙。跟着一手抓住后颈皮,突然一挥一送,那头倒霉的野狗,不知飞到什么地方。

他又缓步走回郑敖埋身之处,想道:“我不要尽在呆想,反正这个谜不难揭晓。何不索性费点儿手脚,先把他的头部泥土挖出来。那时岂不是明明白白,省得日后不时会怀疑这件事。”想到就做,双掌运起奇功挖土。

这次选定郑敖头部那边挖下去,因此直到郑敦的面部赫然出现,也没有见到白虹剑。石轩中定睛一看,不由得大吃一惊。只见郑敖面部虽然都是泥土尘沙,但双目和嘴chún紧紧闭住,鼻翅微凹,宛如无形的手,把鼻子捏住,两个鼻孔完全封闭注。还有两耳耳轮向前闭合,把耳窍护住,这一来七窍部封闭住,泥土尘沙半点儿也侵不进去。

石轩中定一定神,想道:“若果我不是去而复返,拼着自费手脚,挖开泥土来看,只怕这魔剑郑敖,便须永远埋根地下,他已把七窍封闭得真严密,但看来他似乎自知难逃此劫,故而施展出这等内家最困难的大龟眠法。此刻他心目中虽然明白,但无法自行醒转,非睡上七日七夜不可。若不是刚好碰上我,换了寻常不懂武功的人,可能就以为他实在已死,复又把他埋在地下。”

原来龟息之法,以这大龟眠法为最难,但奇效惊人,视各人修为功力之深浅而定时间之长短。若以郑敖的功力而言,最少可以支持三、四年之久而仍然生机未绝。

石轩中把郑敖弄上来,白虹剑也取出来,挑断鹿盘绳索,散在一旁。当下施展推宫活血手法,先运真力于掌,刹时变得奇热炙人。然后按在郑敖胸前中庭、鸠尾、巨阙三大穴上,一阵推拿。

片刻工夫,郑敖全身具气渐渐归还丹田,然后自动上升,流遍全身经脉。

石轩中住手起身,低头凝视着他。郑敖突然睁开眼睛,道:“恩公千万留步。”

石轩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2章 诺千金一唱即得之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神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