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神传》

第29章 寒星冷出手助弱女

作者:司马翎

落到峰下,在一处山坡稍作憩息。不久,曙光已露。石轩中犹在闭目用功,猿长老却在东张西望,一忽儿钻入这个树林,一忽跑到那边。坐的时间总不比走动时间多。朱玲暗中觉得好笑,这位老前辈年纪将及百龄高寿,但还是没法坐得住,生似猿猴之性,非走动跳跃不可。

曙色露后一会儿,猿长老忽然弄来一堆野果,朱玲竟不知那是什么果子。可是猿长者既然弄来,自然不会吃死人,因此大吃起来。

猿长老勉强坐定,道:“小女娃,你的眼珠一转,我便知你转什么鬼念头。”

朱玲笑道:“没有呀,我几时转您老的念头?”

猿长老一生以果为粮,此时吃个不停,好容易才抽空道:“你刚才笑我年纪一大把,但坐一会儿也坐不住,可有这么想过么?”

朱玲故意装出尴尬之色,道:“您老别见怪,我虽然这么想过,但我可没有一点不尊敬的念头,反而觉得您老这样率性而行,十分可爱哩。”

猿长老摸摸脸上的白毛,笑道:“幸而我的确够老,否则你这一声可爱,我不脸红才怪。原来你除了面庞长得漂亮讨人喜欢之外,还有一张利嘴。”

朱玲秀眉轻颦,道:“啊,猿长老你为何骂我,我又不敢得罪您老。”

猿长老定睛看着她,过了一会儿,才道:“真是长得讨人喜欢,现在我们谈谈正经事。我且问你,等会儿天亮后,你们要到何处?日后又怎样个安排法?”

朱玲道:“我不知道,但您老说过我们还有许多凶险,相信这是无意无法逃避,哪还有什么好打算的。”

猿长老道:“我告诉你,假如你当时不让我点破面目的真相,那时因为你样子丑陋,和石轩中之间有个秘密阻隔着,定然不会十分亲热。那样我便可以和你们一道去找那天鹤牛鼻子,盘桓一些时间。有我和天鹤两人,加上一个石轩中,就是天下妖邪联合起来,也不能和我们碰,试想那样会有什么凶险。但现在又不同了,你和石轩中恨不得躲到人迹不至的荒岛上,我和天鹤哪能这么惹厌,老是跟着你们。你想想这道理可对?”

朱玲幽幽地叹口气,道:“可惜我的武功差得太远,否则您老人家便不用这么担心了。”猿长老想了一下,想说什么又忍住。朱玲明知他本想提及灵葯之事,但可惜结果不提,自己也不好意思开口乞讨。

猿长老道:“石轩中不久以后要和于叔初比斗的那场剑会,的确万分凶险呢。”

朱玲听了猿长老此言,陡然记起石轩中说过的话。他说只要自己禁止他再动武,他便永不和任何人动手。心中为之一动,不由得细细寻思。

“日后对付鬼母,更加危险。以我看来,这次除非不碰着鬼母,若果碰上的话,两人之中,必有一人丧生。”

朱玲惊道:“猿长老这话怎说?”

“这一回鬼母冷婀为了免除后患,一定布置好一切。等到和石轩中比剑,她一定会拼着身受重伤,也要杀死石轩中。然后立刻由手下保护着隐匿起来,努力练功恢复原状。”

朱玲想了一下,觉得猿长老的话大有道理,不由得秀眉锁在一起,默默无语。

猿长老起来走了一圈,停步道:“但这也是无可奈何之事,石轩中现在已是势成骑虎,为了师门以及一身令誉,更为了天下正邪两派的存亡,非出头上碧鸡山和鬼母决一死战不可。你在这段期间内,必须努力使他过得愉快,勤加用功。”

朱玲听到这里,已伤心得玉容惨淡,珠泪纷抛。

猿长老叹口气,道:“我的话太残忍了,但不说又不行。啊,我想起一个地方,你们可以在那里愉快平静地度过一段日子,保管不会有人打扰你们……”他突然住口,想了一想,道:“不行,我忘了你们要吃饭,不像我可以食果子甚至树叶草根度日。看来你们最好到洞庭湖去,住在天鹤那儿。我会叫天鹤暂时让出地方,不会打扰你们。而我和天鹤在附近,也比较安全些。等到于叔初约定的日子来临,才兼程赶到襄阳去。”

朱玲欢然道:“那好极了,不知石哥哥有没有别的主意?”

石轩中忽然接口道:“我没有更好的主意。这次凶险把我吓怕了,最好还是和猿长老、天鹤真人两位住在一起。不过要天鹤若仙长让出地方,未免太不尊敬。”

猿长老道:“左右不过一个月工夫,这一点倒不必考虑。”

于是就这样决定下来,三人现赶路南下洞庭。那猿长老神出鬼没,有时在投店后才见到,有时在路上碰到,真不知他是如何走法。

一路上石轩中屡屡问朱玲作何决定。那是向关于他要不要约斗于叔初以及鬼母之事。朱玲明知这是石轩中一生事业中的重大关键。他是武林中人,除了争取名声。主持江湖正义以外,无复何求。因此他不忍石轩中在这即将达到巅峰时,忽然抛弃了一切的成就。若果她那样做了,岂不是太过自私。

她广路上反复地想道:“名誉固然是一件虚无的东西,但却是切切实实地存在于世上。假如他从此封封收山的话,他永远会在梦中和人比剑。”她不禁浮起传惜英雄的情绪。英雄的光荣,就是从危险上建筑起来。没有危险的话,一切都变成平凡,黯然无光,这个矛盾在内心中冲突着,一时实在委决不下。

但这一路他们倒是走得十分写意。晚上投店时,因猿长老不在一起,因此他们不必故作姿态,干脆就要一个房间,夜夜同类共枕。虽然他们没有做出逾越礼教的事,但这等温柔滋味,石轩中已感到心满意足。

这天已到了洞庭之滨,两人一同走到湖边,正要雇船。忽然听到一声极为清越的哨声,从波心隐隐随风传来。

石轩中笑道:“猿长老已比我们走快一步,这刻已转回头来接我们渡湖了。”

朱玲道:“侠义中人到底不比黑道枭雄,这可是我自己亲身感受到的。若果猿长老是我的师父,我们便不至于这样地历尽千辛万苦,那样有多好啊!”

石轩中道:“你这番话固然有道理,但我觉得还是像现在好些。我们历经无量劫难之后,更会珍惜我们所获得的一切。我们会好好地享受幸福,绝不会大意放过。但假使我们顺顺利利地结合了,日后我们回想起来,便不觉得像我们此刻那么动人。”

朱玲樱chún一噘,道:“现在话说得轻松,但当日我们分开时,哪敢想像到会有这么一个美满的结局。当时多少辛酸苦楚,又向谁诉。”

石轩中伸出猿臂,温柔地拥住她,道:“你莫埋怨命运了。我们能有今日,已该十分满足,更应日夕以两瓣心香,感谢上天之赐。”

正说之时,湖波上出现了一点舟影,石轩中遥瞥一眼,道:“均儿已驾舟和猿长老一道来接我们,啊,连天鹤老伯长也亲自出迎,真是当受不起。”

朱玲已知天鹅道长乃是青城派长老,当年在天下高手中,乃是数一数二的人物。连猿长老在当时也得让他一筹。这般高人居然亲自迎接,可见得石轩中如今已挣到了什么地位。芳心大忧之下,美丽的面庞上,流露出一片明艳光辉。

石轩中微讶道:“玲妹妹,你高兴什么?啊,你真美,纵使如今百花齐放,但在你面前,也得黯然失色。”

朱玲悄悄道:“石哥哥,你几时学会这一套?我瞧你越来越不老实了。”

“是么,我倒不觉得。”他大笑道:“我只晓得说出衷心所感的话。刚才的话的确是我真真实实感觉到的,你要说是不老实,那也无法。啊,你真美。”他又赞了一声。朱玲一向自负绝艳,对于这位石哥哥的话,更是百分之百地相信。为了想多听他赞美的话,故意颦眉道:“你哄我呢,我哪里就值得你这样连声称赞。”

石轩中忙道:“咦,你今日怎的不相信起我的话来。我说你美,一定就是美,而且美不可言,不论是嗔是喜,都美得无法形容。”

朱玲听到十二万分受用,脸上忍不住露出笑容。石轩中瞧得双眼发直,道:“假如有人说你不美,他一定是个瞎子,不然就是昧住良心。你知道我会怎样对付这个人么?”朱玲想了一下,真不知道一向光明正直的石哥哥,处此情形之下,如何处置。

石轩中道:“我会用手段迫他拿出良心来,甚至不惜用武力。”

朱玲格格娇笑起来,忽然想起石轩中叫她不要埋怨命运的话来。这句话反过来,也就等如说幸福最容易忽略,快乐最易消逝。由此便想到他们如不能好好把握幸福的话,一切的欢乐,可能变为过眼烟云,比春梦还要短促。

忽听石轩中倏然朗声道:“老仙长和猿长老居然乘舟而来,石轩中实在担待不起。”

话声虽不高亢,却远传数里。那只尚在里许外的小舟,乃是由阮均操桨。猿长老站在船头,曹颜鹤发的老道长却站在船中,同向他们这边眺望着。

天鹤真人喜见石轩中重来,还带了如花似玉的白凤朱玲。当下笑道:“石大侠别来无恙,贫道今日得见俪影以双,履临此间,衷心快慰,莫能言宣。”

阮均振吭大叫道:“石师伯,均儿来接你们啦,我史哥哥呢?”

石轩中暗自怔一下,轻轻对朱玲道:“我们真是什么都忘了,你的兰儿和我的思温,都不知流落在何方。”

朱玲道:“他们都不是夭折之相,又有一身武功,相信必无大碍。”

石轩中轻嗟一声,便朗朗应道:“均儿你好,思温没有与我同行,详情慢慢告你。”

片刻,小舟如掣云飞般射到湖边。猿长老招手道:“你们快下船来,有什么话到那边再说。”

朱玲惊道:“您老这么说法,莫非发现了什么?”

猿长老笑道:“纵然发现了什么,凭这儿这些人,还会怕事么?不过我想你们既安静地居住一个时期,最好还是尽量隐秘些。”

天鹤真人笑道:“猿长老火性大减,比起昔年恣意行事的脾气,不可同日而语。”

猿长老火眼一眨,道:“老兄我告诉你,当日我叫他们到你这里来,就是要让他们安安静静地度过这段日子。假如你我办不到,这个人可就丢大啦,此时不宜说太多风凉话呢。”

天鹤真人脸色一沉,道:“贫道虽说隐遁多年不理世事,但冲着你这句话,贫道非管一次闲事不可。”

猿长老大笑道:“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烈士暮年,壮心未已。此数言可以移赠青城旧友。”

石轩中和朱玲上了船,阮均双臂一振,铁桨划水,小船如箭般射向湖心。

石轩中介绍朱玲认识天鹤真人,老道长拂髯笑道:“久闻朱玲姑娘芳名,如今一见,果然是国色天香,怪不得石大侠倾心至此。你们两位一是绝世美人,一是当代大侠,真个珠联壁合。但愿上天赐福。”

朱玲道:“谢谢老仙长美言,这次南下,扰及老仙长清修,实在不安。”

天鹤真人道:“老实说,这个洞庭湖得蒙芳踪侠影光临,方见生色。贫道隐遁已久,幸得你们把衡山旧友引来,正不知如何谢谢你们才好。”

正说之际,舟行权速,已可望见湖滨。石轩中趁这时便告知阮均说,当日在碧鸡山上,他因败在鬼母手下,故而跳下悬崖。自此后,便不知史思温去向。

阮均现出焦虑的神色,石轩中忙道:“思温这他孩子虽然血性过人,但我跳崖之前,曾嘱他要继承我的遗志,好好练武报仇雪恨,扫荡妖氛以造福苍生。他坚决地答应了,所以他一定是躲到什么地方苦练武功,绝不会自寻短见,均儿你大可放心。”

阮均环眼大睁,脸上露出喜色,道:“这就好了,日后再相逢时,史大哥的武功一定更加精进。”

天鹤真人道:“史思温天资卓绝,气度高华,为人极是沉毅。异口必可继石大侠之后,为之大放异彩。他自有遇合,均儿毋须过念。”说着话间,小舟已冲入一片野草中。左曲右旋,走了一会儿,小舟突然搁浅。

众人弃舟上岸,在野草中走了半里左右,眼前豁然开朗。先是一条极长的石路,两旁均植着柏树,齐整美观。石路上十分洁净,连落叶也见不到一片。光是这开头的景象,已令人浮起进入仙境之感。

只见一位少女,站在石路的尽头,扶着柏树,一直向这边张望。石轩中笑道:“那位白姑娘还在此地,石轩中这次重来,已历经大劫。今日履踏仙境,不禁颇具恍如隔世之感呢。”

朱玲因不知这段往事,是以心中微微浮起一丝不安。要知石轩中俊美无伦,恍如玉树临风。兼之气度自高,令人自然仰慕。故此朱玲最怕女性们向他倾心。虽然不会怎样,却也不是味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9章 寒星冷出手助弱女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神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