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神传》

第30章 退无门何处求永生

作者:司马翎

陈红英的哥哥嫂嫂们果然都起身,凝神听他说话。

“只要陈姑娘好了,你们谅必不会再硬留我了吧?”

陈斌立刻应道:“先生能够救了小女,我的家产分一半给你。”

史思温哂道:“我一个道士,要钱财做什么?只要答应不强留我,便还你们一个好女儿。”

陈母抢着道:“相公要怎么都可以。”

史思温的左手摸出一样东西,放在陈红英掌中,然后道:“我相信这一次一定不会想错。”但自己握住她那只手却未敢放松,暗暗祷告道:“神明保佑弟子此举成功,才能为师报仇,为本门清理门户。”当下缓缓松开手,收将回来。只见陈红英端坐椅上,并不再哭。

史思温大喜,仰天长笑一声。陈红英摊开手掌,只见掌中一枚鸽卵大的圆玉,玉上水纹雪气,隐隐流动。触掌一阵极为舒畅的凉沁沁的感觉,传到四肢百骸。

史思温道:“这是一宗宝贝,称为寒星冷玉,以前曾治疗过我的内伤。早先我以为因我是男人,阴阳两气之感而生出止哭之效,故此急急把陈姑娘带回来,哪知却是这枚寒星冷玉的神效。咳,我早该明白此理,便不须大家弄得这么窘了。”

陈红英听他提起此事,真是无地自容。试想一个女孩子,当面听着男人拒绝婚事,那是何等伤心的遭遇。这时羞愤交集,把那枚寒星冷玉摔到地上,大哭叫道:“让我死了算啦!”

史思温大惊,瞥见那寒星冷玉没有摔碎,立刻推门而出。头也不回,直往来路驰去。

那枚寒星冷玉固然是世之异宝,极为贵重,但比起上官兰,但觉得贱如泥沙。他必须知道两件事,那便是第一她何以会和魔剑郑敖这个黑道之雄混在一起?第二,她为何不理他而拨头便走?那郑敖跟她一起走时,口中嚷嚷些什么?

史思温此生未曾有过嫉妒的滋味,这刻但觉火气特大,那颗心不知往什么地方放才好。脑中更是胡思乱想,尽想一些奇怪的或残酷的念头。

高山峻岭,一个个被他抛在后面。记得适才匆匆一瞥,发现上官兰他们乃是向西南方走的,是以这刻他也向西南方赶去。越过一座峰头,忽见前面有个巨大的湖,湖边环绕着一匝黑白相间的鸟群。

史思温心头一震,停住脚步,忖道:“这不正是紫湖么?啊,湖南岸有座青山拔空而起,想必就是紫湖山了……”这一刹那间,他记起了师父石轩中,更记起此来武夷山脉的缘故。儿女之情,眨眼间已消逝得无影无踪。

史思温默然静立,心中充满了惭愧的情绪。现在他可记起自己乃是出家人这回事了,因此他反省到刚才对上官兰的激动,实在不该。师门之仇,就等他去报。不但为了师门声誉和师父石轩中,还为了天下苍生,绝不能让邪人称雄于天下,得以恣意茶毒生灵。

他自个儿面红耳赤地反省着,歇了一会儿,心灵逐渐恢复平静。于是他驰下小峰,暗念那明山苦海双妖,光是这外号听起来就惨人,相信那野鸟洞不会在山阳湖边的景色幽佳处,必定躲在山明那等秽潮卑湿之地。

但见那些野鸟不时发生争斗,每场战斗,总有一方毙命。史思温心想这些野鸟赋性果然凶残,无怪山中居民不敢到这儿来。他走到离湖边不远处,正要攻湖过去,翻到山阴那边找寻野鸟洞。忽见在那两丈余阔的溪边,有样东西闪闪发光。

史思温心头无端端大大跳一下,跃将过去,只见那物事却是一支剑鞘。他曾经见过魔剑郑敖的白虹剑,知道他的刻上镶珠嵌玉,十分名贵,而这个却不过是个平常的剑鞘。可是正因如此,才令他心中大感不安。因为他忽地记起,早先见到上官兰转身而走时,背上好像插一支长剑。这剑鞘除非不是他们所遗,如是的话,则必定是上官兰之物。

史思温低首寻思,心中微生恐惧之情。始自一瞥,只见最近的那一截野鸟群挤伏不动,但四下却散落极多鸟羽。两边延伸过去的鸟群虽然也有鸟羽散落在附近,却不像这一截的多。还有便是这一截的野鸟特别的平静,生像都吃饱了睡觉。地势则较之其他的拱得高些,宛如当中有座小丘,并非平滑的水面。

史思温拾起那封鞘,走近鸟群,暗运真力流贯鞘上,向鸟群中理所当然的一批。十余只好梦方酣的野鸟,应手而起,桃开数尺。史思温忽然失声一叫,定睛望着地上。敢情泥地上尚有血迹,而刚刚给他挑开的野鸟中,有两三只身上羽毛残损,宛如曾遭剑削。

他这一挑一叫,可就引起騒动。这一截本来都静伏不动的野鸟,修地飞起七八只,在空中相斗起来。跟着又有四五只飞起来。其中一只在空中急速地翻个身,甩下一块轻飘飘的东西。

史思温双足一顿,破空而起疾飞到那块向下飘坠的东西近处,伸手一措。他一飞上半空,立刻有三只野鸟铁翼一侧,电急袭到。史思温此时不知如何火气这么大,剑鞘一抡,三只野鸟都呱呱厉叫,平飞开数丈后坠入湖中。他自家却借这一招之力,退飞回来,落在岸上。低头一看,手中之物竟是一块杏黄色的丝帛,看起来好像是从衣袖上撕下来。

史思温闷哼一声,眼中射出异光,虎目一闪,已见两只野鸟在右侧上空两丈之处,斗得正急。他双足顿处,斜飞上去,双掌猛挥。两只野鸟一齐吃他掌力击中,立刻急坠下去。史思温身形反而升高数尺,低头视看。只见那两只死鸟一掉在鸟群上,立时数十只利喙如雨点般向那两只死鸟身上啄去。只一眨眼间,除了飞起大篷羽毛之外,史思温已看清楚那两只死鸟连骨头也给其余的野鸟吞入腹中。

他想悲啸一声,但却忍住。准备把全身所有的气力,都好好地用在杀鸟这件事上。

要知史思温此举大有深意,假如那两只死鸟不曾给鸟群连骨头也吞掉,则他绝不会生出这么强烈的杀心。如今事实证明,上官兰遭遇不幸,则必在世界上消失得无影无踪。这些野鸟如此饥馋凶残,哪怕是绝代佳人,一样撕为千万片而春入腹中。

他在空中一直坠下来,下面有四只野鸟刚好扑翅飞起。被他双足极快的连踹,全部登时内脏震碎,掉落在鸟群中。一转眼间,飞起一篷鸟毛,骨肉内脏都被群鸟吃掉。

史思温借力而起,飘到空地上,心摧肠断地悲啸一声,擎出长剑,焕然化为一道虹光,电射火鸟群之中。野鸟纷纷扑翅而起,登时遮天蔽日,风声满耳。史思温那道剑光,星飞电转,在鸟群中往复回旋,所到之处,鸟羽漫飞,血如雨下。那些野鸟越来越多,但并非集中攻击史思温,却自相残杀。一时异声大作,令人心悸。

史思温大开杀戒,剑光如游龙盘舞,沿湖而驰,顷刻间环湖那边鸟群被惊起,登时天昏地暗,日月无光。他的剑光厉害无匹,所至之处,野鸟纷纷坠毙,但他却无法望远,只因野鸟太多,人入鸟群中,直有水泄不通之感。

他这激发了人性中残杀的本能,根本已忘了一切。运剑如风,四下飞驰。除了小心着不要掉在湖中之外,其余已毫无顾忌。不久工夫,他已杀死了上万只野鸟以上。但凑集在紫湖的野鸟群少说也有千万只以上,是以根本不觉减少。

这时那些野鸟自相残杀了一会儿,便开始向他攻击。铁喙利爪,本已极为厉害,加上毫不畏死,横冲直扑,非被剑光斩为两截,绝不后退。史思温初时还不觉得怎样,但杀了好一会儿,便渐觉不对路。敢情这些野鸟喙爪锋利无匹,而且力量颇大。身在鸟群中,四方八面,均受攻击。若果为时短暂,目光问题,但时间一长,可就吃不消了。比起和武林高手对抗,还要艰苦些。

他不能停留住身形让野鸟攻击,便以剑护体,盘旋疾走。不知不觉又由开始那地方起,绕湖一匝。这一匝可把他和理智给弄回来,这时他才知道那野鸟数目之多,难以计算。自己剑光过处,总有数十只毙命,但杀来杀去,依然丝毫无济于事,生像根本一点儿也不曾减少似的。

但这时史思温也没有其他办法。心想如离开紫湖,向山外逃去,野鸟翅强善飞,必定紧追不舍。那些野鸟凶性已发,如到了有人畜之处,加以攻击,那真比盗贼过境还要可怕。他想及此点,便不肯作逃离此地的打算,心中却叫苦不迭。

移动了数丈,忽见一道白光在眼前一晃即逝。史思温的眼力何等厉害,心头大大一震,也不知是惊是喜。原来他已看出那道白光,乃是一柄短剑,极似魔剑郑敖两手三剑绝技的那两口飞剑。假如是魔剑郑敖出现,无论如何,也可以问出上官兰究竟是生是死。但若果魔剑郑敖告诉他说上官兰仍然生存,却是属于他的,不许史思温多问,那么自己又该当如何?还找上官兰问个明白么?

他胸中的嫉妒如毒蛇般噬咬着他的心,使得他狼狈而又痛苦地呻吟一声。蓦觉屁股上一疼,一只野鸟的利喙和双爪已深深啄抓到骨头。这一疼可就叫他清醒了不少,一面舞剑护身,一面忖道:“我还是先找到郑敖再说,其余的事,都不算重要……”于是他一味在附近驰突往来,希望能够再见到郑敖的飞剑。

那密层层的野鸟如天崩地裂般向地扑压,史思温冲来冲去,总见不着短剑的白光。他原本一味在空中穿射,极少落脚在地上。但此刻压力加重,便改为在地上奔驰。又转了好一会儿,渐渐转出湖边,陡觉地势渐高,心知无意中已来到最先所见的那处地势特高的地方,再出去便是湖水了。正要退回,忽然瞥见前面白光乱晃,倏而分为两道,变幻无方。

史思温大喜,忙冲过去。约走了六七步,陡然脚上踏个空,直摔下去。这时目光因鸟群蔽空,四下一片黑暗,故此什么都看不见。他一踏空,心中大惊,以为掉向湖水中,蓦地一缕金刃劈风声,疾取前胸。

史思温冷不防双脚沾地,来不及用力,双膝微微一款。倏然屁股上一阵剧痛,似乎被毒蛇钻入肉内似的,痛得他哼了一声,忙忙根跃开去。那道白光又电射而来,史思温大喝道:“魔剑郑敖住手!”喝声中一剑扫去,把两支飞剑震开。耳中似闻早先下坠之处传来低噫之声,但因头上风声劲厉,听不清楚,便不理会。

魔剑郑敌在那厢诧问道:“你可是史思温么?”

史思温忍住屁股上两处火辣辣的伤痛,昂然应道:“不错,正是史某。”

郑敖喜道:“你来得太好了,我真是一点儿办法都没有。你怎么能进这洞来的?”

史思温耳中听到魔剑郑敖移动过来的声音,暗中戒惧,怕他有什么诡谋。却听度剑郑敖问道:“史思温,刚才和你拉着手的那个女孩是谁?”

史思温随口道:“那是一个附近山村中的村姑。”

郑敖放声大笑,道:“怎样,我也猜到是个乡村姑娘。”说话中蓦地白光一制,直向上空飞上去,史思温大吃一惊,不觉也举起长剑。

那道白光在空中略一掣动,便已收回,随听郑敖笑道:“真奇怪,上面那么多野鸟,却不扑入此洞,如果不是这样的话,我们已死无葬身之地了。”

史思温倏然大喝道:“郑敖,我上官妹妹在什么地方?”这时因处身黑暗中已较久,是以眼前渐明。只见此洞约是三丈方圆,空气极是潮湿,四面都是泥壁。加上不少鸟粪堆积地上,这股味道,甚是难闻。他却无暇回看身后,一条人影挨在泥壁上。

魔剑郑敖嗫嚅一下,道:“你问的可是上官兰姑娘么?”

史思温冷冷道:“当然是她。”那对利眼,紧紧瞪着魔剑郑敖。

郑敖沉默了片刻,才道:“你自己找吧。”

史思温动也不动,站在黑暗中,宛如一座石像,他沉声问道:“她可是在我后面?”

魔剑郑敖心中不悦起来,道:“你既然知道,何必问我。”

史思温乃因适才跌落洞中时,吃一样利器刺伤屁股。起初还以为蛇虫之类,但蓦地想起上官兰来。假如她不死的话,一定和郑敖一同在洞中。那么屁股之伤,不用说也可知道是她所干的。

在未曾见到郑敖之时,他只怕上官兰会遭难。那时候如果有谁向他保证上官兰不死,则要他任何代价都不会吝惜。可是此刻他却莫名其妙地觉得心中一阵痛楚,这痛楚比起屁股上两处几乎难以支持的创伤,还要使他难忍得多。

他恨上官兰怎可以不看清楚,便给他来这么一下子。须知她乃是修习过上乘武功之人,纵然怕是野鸟入侵,是以出手自卫。可是人身带起的风力和野鸟大不相同,加之在这荒山之中,她曾经碰见过她。这样如发现是个人掉下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0章 退无门何处求永生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神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