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神传》

第31章 战恶徒逃难武夷岭

作者:司马翎

上官兰妙目一转,道:“郑大叔,假如太过危险,不试也罢。”

郑敖自个儿摇摇头,心想史思温既然小家气,但石轩中却可敬可佩,自己无论如何也得冲着石轩中的面子,非帮助史思温取得藏宝不可。当下先以白虹剑向地下试探组织集团法国萨特的用语。集团形成的第三种形态。有,仍无空隙,便改向上面刺去。白虹剑刺入石中寻尺,忽觉剑尖一轻,便知已透过石头而找到空间,不过也极可能是在水中,这一点却无法在剑尖上分辩出来。

他想了一下,暗念假如上面是湖水的话,则自己仍可先行堵住,等上官兰她们退开,然后从圆洞中引身退出去表。他们用基督教精神去解释马克思的学说,特别是马克思,再把洞口堵起来。当下移剑划石,一会儿便划了一个尺半左右的圆圈,左手托住,不使立刻掉下。等到完全准备停当,这才宝剑归鞘,用掌托住那块石头,小心地沉入手中。

当整块石板完全取下来,一阵冷风从洞中透下。郑敖方自机传价打个冷战,猛可又发觉天光透射下来,石室为之一亮。他既知道上面不是湖水,反正踪迹已露阴阳五行学派即“阴阳家”。,便丢掉石板,掣剑在手,一面向洞外打量。

那块石板碰在石室中的石地上,发出一阵震耳大响。史思温被响声震得矍然而醒,问道:“噫,是什么事?”上官兰先是冷哼一声,随即便觉得他问得奇怪作编为《心斋先生全集》、《心斋先生遗集》。,忍不住回头一瞥。但此刻光线黯黯,哪里看得出史思温的表情?便又回头不理。

郑敖在石室中把头伸出上面洞外,环顾一眼,不由得喜动颜色。忙忙蹲低身躯,叫道:“喂,你们快来期及其特点。指出世界历史发展中的每一个时代都使马克思,咱们总算找到地方啦!”上官兰此时体内已恢复了五六成,当下率先从圆洞穿跃进去。

史思温被屁股上痒痒疼疼的感觉,弄得心智迷迷惘惘,但见到上官兰已跃过去,便也强忍住攻心的奇痒,也从圆洞中连爬带钻地滚入那边小石室内。

这时郑敖和上官兰都已从上面那个半尺左右的洞中钻了上去。史思温咬牙往地上一坐,疼得哼一声,但奇痒无比,痛苦中又感到舒服。他听到上面传来惊叹之声,但已无暇去理会他们说些什么话,凛惧交集地忖道:“不好了,我屁股上受到野鸟和兰妹妹加上的一剑,本来不致有事,但被刚才的污水一浸,竟有奇毒进入伤口。目下中毒已深,竟是如何是好?”想时左顾右盼,因圆洞透射一股淡青的光华人来,是以这石室中尚可看得清楚。忽见右面角落里,壁上有个四方洞,似乎摆着东西,因距离甚远,他运足眼力一望,敢情是一卷小书。

史思温蓦地想此来目的,就是要找一本书,登时大喜。屁股上的奇痒、奇疼也暂时忘掉。过去伸手一探,果然摸到一本小册子。取出一看,此书约是半尺见方,厚约半寸,入手轻软之极,宛如无物。封皮上写着“武林至宝,天玄秘录”八个字。

史思温知道这本小书乃是苦海双妖中庞仁君的父亲天玄叟庞都所遗,故此除了称为武林之宝外,又署名为天玄秘录。他随手翻阅一下,书面俱是白如雪的丝绢,薄如蝉翼。是以虽然厚仅半寸,其实页数奇多,翻之不尽。史思温随手放在囊中,便起身走到洞下。因怕纵跃影响伤势,便以双手分攀住洞口,臂上一用力,身形从洞中升上去。

上官兰已瞥见他冒出来,却背转身,故意不理会他。史思温本来是想告诉她说自己已中了毒,一见她如此神态,登时呆住。怔了一下,转眼打量四周,只见竟是一个宽大的石室,室中青光蒙蒙,柔和而阴凉。石室中空荡荡,但四面壁俱有石板突出,有如石架。架上疏落地放着一些东西。

郑敖此时正仰头而视,室须正中处悬着一盏青灯,蒙蒙青光,便是从此灯射出来。他看了一会儿,便道:“这盏灯定是十二奇珍之一,便我却看不出来历,必须取下细看方知。”要知郑敖身为黑道之雄,平生见识甚广,加以听黑道老辈谈论过,是以擅长鉴别天下宝物。

上官兰却用纤指点道:“一件、两件、三件……”一直数到十,然后停住。四顾之后,才道:“加上这盏青灯,也不过十一之数呢。”

史思温爬上去,心想此室壁上石板光滑异常,可将屁股熨一下,便蹒跚地走到壁边,挨在上面,忽见侧边石架,放着一枚青玉枚,随手取起一看。入手颇觉沉重,极为冰凉,但已辨认出非金非石,色作青莹,悦目之至。细看一眼,只见环上光晕流转,隐隐现出一条飞龙,在云中盘舞。神态生动之极,似要破环飞出。

史思温心中一动,暗想以前自己无意中得到一故寒星冷玉,能够治疗各种内伤,如今这枚非金非玉的龙环,入手如此冰凉,可能也有妙用。于是不假思索,把龙环按在伤口痒疼之处。

他差点儿喜叫出声。敢情龙环一按在伤口,登时一阵冰凉传入肺腑间,痒疼之感立刻全部消失。不过随即感到全身一阵酸软,四肢无力。但他并不在意,只要那攻心入骨的痒疼能够止住,其他的都可以不管。

上官兰已窥见他将一枚玉环藏在背后,不由得冷笑一声,忖道:“怎的他如此贪鄙?幸而终于看出他的真面目来。”转念又想道:“且不理他,我不妨看看那些奇珍究竟有什么宝贵之处。”

走到壁间,只见石架上放着一具古铜鼎,高约尺许,腹盖处刻着饕餮雷纹。此鼎乃是西周古物,价值不可计算。上官兰对古董并无兴趣,随手摩挲一下,便款步走到另一个石架。只见架上摆着一具玉田,肩刻羊首及四鸟图形,腹间是斜方格雷纹,间以rǔ丁。形式高雅,刀法古朴,玉质极美。上官兰不由得细细抚玩了一会儿,心想光是这块玉,便是不知值多少金银。

她又走到另一个石架边,只见架上放着一个玉盘,玉色碧净可爱。最奇的是青玉盘上放着两枚又肥又红的鲜桃,香气隐隐,宛如刚从枝上摘下。她凑近去嗅一下那两枚桃子,怀疑地直瞪眼睛,再看看那面青玉盘,只见边上镌着王母盘三个字。

正在看时,突然光线一暗,上官兰骤然一惊,迅速回顾一瞥,只见郑敖身悬空中,一手执着悬灯的钢链。因身躯遮住这一面,故而突觉一暗。她放心地笑一下,想道:“我还以为是苦海双妖的费选出现呢,幸而不是……”当下准备等郑敖下来,才和他研究这个王母盘以及盘中的两枚桃子。

因这边光线黯淡,便再向前走,到了另一个石架上停住。只见此架上面,放着一个绿球,上官兰取起来一看,竟是粗丝而不是线,这么大的一团,少说也有百丈之长。她沉吟一下,用手扣着工制技环,提出一段,暗中运力一绷,竟然纹风不动。她点点头。想道:“这丝如此紧牢,寻常刀剑想必无法判断,否则便不算宝贝了。只不知郑大叔的白虹剑弄得动么?假如弄得断的话,拿一段来扎住衣服,倒也不错。”此念一动,便先扎住腰身,剩下的一大团团绷不断,便暂时挟在衣折内。

这时因郑敖尚在空中,便先参观其他宝物再说。上官兰走到另一个石架,只见架上放着一叠金钱。数了一下,共是十二故,入手沉重得很,像是白金所铸。她看了一会儿,们找不出这些白金所铸的十二枚金钱有什么用处?回眸一闭,只见史思温兀目靠在墙上,一只手藏在后面,露出一副小偷般的神色。一阵鄙夷之思泛涌上心头,便不看他,径自收回目光。

上官兰把十二枚白金钱仍然放回原处,便又走到另一个石架前,只见架上放着一支碧玉制的尺八萧。她昔年虽没从宫无抚处学到吹萧绝技,但因听惯见惯,总不是门外汉,心中一动,便取起来,按在chún上,轻轻吹奏。一缕萧萧袅袅破空而起,但因是石室,故此回旋幽响,维绕耳际。声音美得出奇,沁人心脾,使人听了如沃他露,身才俱畅。史思温也为之精神一振,蓦然惊想道:“不好了,我浑身乏力,似是凶兆。”

上官兰停口不吹,缔视那碧玉萧一番,心想此萧若果送给师父,她一定高兴无比。念头转转,终于把碧玉萧插在腰间,她又走到隔壁的石架,只见上面放着一把长剑,通体朱红之色,仅仅剑柄是白色,剑穗仍是红色。

她取起那支长剑,入手但觉甚轻,及不上普通长剑一半的重量。当下拔出鞘来一看,只见剑身其红如火,却又隐隐有点儿透明。此剑份量这么轻,又不是竹木所制,可叫她好奇心大起。眼珠一转,心想郑敖一生使剑,一定认得出此剑来历,便先放回石架上,没有归鞘。

再走过那边的石架,只见石架上放着一个玉盒,盒内盛着一枚碧玉环。她把碧玉环拿起来一看,只见玉色之佳,此生未见。环中隐隐有只彩凤,展翅飞于九天之间,神态栩栩如生,令人不忍释手。

上官兰发出一声赞叹,把玉环往皓腕一套,恰好戴上。她耸耸肩想道:“假如他不是和我这样,这枚玉环他一定会送我……”侧目一闭,只见史思温和她只隔着一个石架,架上放着一支牙签似的玉器。敢请她已绕室走了一匝,经她看过的奇珍已有八件之多,仅仅那边架上的玉签和史思温已持在手中的龙环没有看到。

她正要把小臂上的风环褪下来,蓦地跟前一黑,伸手不辨五指。上官兰大吃一惊,无暇理会小臂上的凤环,横跃丈许,黑暗中伸手一摸,已捏住那辆红剑的剑柄。

魔剑郑敖哈哈一笑,道:“啥我研究了半天,敢情真是件世罕其匹的宝物。”话声甫落,室中忽然大亮。上官兰定睛看时,只见郑敖手掌推开,平放前面,掌心发出青荧荧的光华,照得一室皆亮。再一注视,方始看清楚他掌心放着一颗鸽卵般大的明珠,一室光华,皆从此珠发出。

郑敖道:“此珠乃是夜明珠,百世罕逢。因那灯罩制作精巧无比,害得我看了半天,才发现发光之故。”上官兰跃过去,但见那颗奇大的明珠通体浑圆已极,虽然发出青色的清冷光华,但正看时却是黄色。

郑敖一眼瞥见她手中之剑,不由得睁大眼睛,道:“这剑是这里十二奇珍之一么?”上官兰点头道:“不错,剑鞘就在那边石架上,我因室中突然黑暗,故此顺手抓来。”

郑敖道:“我看看那刻鞘,就知道是不是那传说数百年的玄门至宝了。”上官兰赶快跃过去,把剑鞘取来。

郑敖将红剑和剑鞘细看一遍,便道:“此剑长达四尺,偏又如此之轻,正与传说中的玄门至宝一般。据说此刻不能斩金削玉,吹毛过发,但另有一桩好处,便是专破各种邪门或不循正规修炼的外门功夫。因气机牵引,故此刻出处,敌人无法躲避,不死即伤。”

上官兰听完之后,把剑归还鞘内,努嘴道:“不管怎样好法,这剑却不是我的。”

蓦地隆隆连响,两人忙忙循声而顾。只见右面壁上,突然出现了一扇门户,一个瘦长的老人站在门中,只见他面如骷髅,丑陋可怖,双手却没有兵器。

这老人眼光锐利得如同电光打闪,一瞥室中情形,倏然冷笑道:“你们这几个小娃儿,竟敢闯入我天玄宝库,擅动宝物,罪该万死。”

魔剑郑敖一跃上前,就在一跃之时,已极快掣出宝剑。

那骷髅般老人阴笑一声,道:“小娃娃虽然也有一手,但在本帮主跟前,直是米粒之珠而却与皓月争辉。”

郑敖朗声道:“尊驾可是阴山苦海双老之一的费帮主费选么?”

那丑陋老人轻咦一声,道:“我居然知道本帮主的威名?”

郑敖粗豪地大笑道:“家师尉迟跋,昔年纵横天下时,费帮主想也相识?”

费选面色一沉,道:“原来是尉迟跋门下,冲着这个狂傲自大的老怪物,老夫今日虽不弄死你,却也得教你吃点儿苦头。”

史思温见那费选目光射向自己,便挺身走过去,但仅仅走了两步,便觉得不妥,不但屁股上奇痒钻骨攻心,同时浑身无力。他脚步一歪斜,退回石壁前,却恰好退到另一个石架边缘。

上官兰这时才看出史思温不对劲,惊问道:“你……你怎么啦?”说着,持剑纵过去,一面看看他究竟如何,一面暗含着保护他的意思。史思温把龙环收起,吸一口气,朗声道:“我没有什么,兰妹你放心。”

上官兰见他虽是英雄气概,一如往昔,但不允十分疑惑,仍然跃到他旁边。

苦海老妖费选戟指道:“那一男一女也是尉迟老怪门下么?”

郑敖头也不回,双目凝视着老妖,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1章 战恶徒逃难武夷岭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神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