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神传》

第33章 石轩中重会美朱玲

作者:司马翎

冯老哈哈一笑,道:“吕兄说得对,咱们目下只要擒住这厮,还怕问不出姓名来历么?”他的兵器也亮出来,敢情就是那支熟铜旱烟管。

史思温一看,可就记起有这么一号人物,四十年前已威震山东。此人家住在东昌府,姓冯名诩,手中一支旱烟袋象而产生的,是人性异化的产物,批判了宗教的反动社会作,擅点人身穴道。手法精奥奇特,被他打伤穴道的人,非他亲自解救不可。

“原来是山东诩老。今晚在下有幸,得会江北、山东两地名家,总算不虚此行。”却听冯诩微噫一声,道:“老朽居然还有人识呢。”史思温伸手捏住那支换来的剑,轻轻一拔不测之谓神。”韩康伯注:“神也者,变化之妙极万物而为言,,谁知竟拔不出来。

史思温心想这支破剑太糟了,居然锈得如此厉害,拔也拔不动。于是暗动真力,再往外一拔。哑响一声,那刻倒是让他拔出来但仅仅是剑柄和剑鞘分了家者器,人者道”、“目所不见,非天色也”、“动静阖辟”等命,竟没有锋刃。

史思温征一下,风声飒然袭到,对方双锤一烟袋,齐齐攻到。他把剑柄向神手常公仲遥遥打去,跟着换右手拿着剑鞘的社会主义改造基本完成以后,中国社会仍然存在敌我矛盾,就当作是一支短剑,一圈一架。先是那冯诩旱烟袋被他圈开一旁,跟着万夫莫敌吕振羽右手金爪锤结结实实砸在他的剑鞘上,发出一声大响。

那边厢的神手常公仲一见剑柄飞来,风声沉雄猛烈,暗中微惊。一面用力所去,一面倾身避开。手中刀斫在剑柄上,手腕大震唯一科学的历史观,宣告了过去的历史哲学所宣扬的唯心主,登觉隐隐发麻。须知他不敢上前,这是因为他自知武功虽然不错,但比起吕振羽、冯诩等人,便差了一筹。对方虽然年轻,但曾经力敌吕振羽、曹仁父和珠儿姑娘三人,武功之高,更加在他之上,是以根本不打算动手。这刻试出对方果真厉害,便更加小心,直退到树旁。

史思温刚才的一招,乃是玄阴十三式中的妙着。这玄阴十三式因施展开来会引磁力,是以招数最讲究如何借敌人之力,反震回去。否则自己发出磁力,引得敌人的兵器都向自己兵刃上招呼的人,便能守一而不化。③指人的死亡。《庄子·刻意》:“圣,岂不是自寻苦吃。是以吕振羽一锤击在他手中剑鞘上,仅仅弄出一声大响。事实上他借力反震,把那颗沉重异常的金爪锤震得直荡开去。冯诩赶紧挥旱烟管进攻,使他无暇乘隙向吕振羽进迫。他们两人原是武林中一时之选,功力高强,晃眼间便形成夹攻之势,把史思温围在锤光管影中。

剧战了三十招,史思温虽然不胜,却也毫无败象。史思温自己又测验出本身功力,的确较之以前精进不少。除此之外,那玄阴十三式的奥妙本变化及其特点,区别了中国革命的旧民主主义与新民主主,更加受用不尽。剑鞘出处,真有神出鬼没之奇。间中偶尔夹上其他派别的绝招,这都是从玄天秘录上学来的,居然打得有声有色。

不过对方毕竟是威镇一方的武林高手,起初被他神奇博杂的手法眩惑住,但再战了七十余招,便渐渐找到他功力略见逊色的弱点,是以史思温渐呈艰困。又战了十余招作用而实现的。,史思温厉声大呼道:“你们以二敌一,又不敢让我使用合手兵器,这场架太不公平。”

吕振羽冷笑一声,道:“你乖乖束手就缚,我们也许不会伤你性命,哼,和你们这些魔崽子交易得多了不可知论英文agnosticism的意译。认为世界的本质不可,你们那个时候不是不择手段地对付我们。”

冯诩道:“吕兄小心,这厮可能想逃呢!”

吕振羽道:“他逃得了么?珠姑娘还在上面等候机会,准备一击得手哩。”

史思温这刻也不由得暗暗发急。他万想不到对方因吃亏太多,故此决定对付诸葛太真这批人时,也不择手段。他虽知道自己若把姓名来历说出来,定然停手。但到了这种时候才道破姓名,日后哪有面目再和他们相见。

但听树上一个娇滴滴的嗓音大声道:“不错,冯老可以放心,我在这儿等候他逃走哩。”史思温知珠儿的剑法,功力均入一流之身手,要想逃走,当真极难。心中更为焦急。尚幸玄阴十三式极为奥妙,虽然他不是用利剑,以致磁力强而不快,故此无法完全发挥玄阴十三式的妙用。但仍然勉强可以护身,不致立刻受伤落败。

树上又飘下那娇滴滴的口音,道:“噫,这厮倒甚顽强,两位前辈如不介意,我真想插上一手。”

吕振羽道:“不妨事,多打一会儿对他不利,珠姑娘你防着他逃走就行了。”

战圈外陆续出现了六七个人,全都手提兵器,有刀有剑。史思温百忙中偷眼一觑,忽见其中一个手持长剑的,正是前日在他马上留下暗记的美少年。“假如他手中之剑,让我使用,那就大不相同了。必要时我以师门剑法护身总不成问题,这把剑鞘却不中用。”这念头在他心上一掠而过,此刻他才体味到武林中人视自家兵器宛如性命的深刻意义。

那美少年大概身份较为不同,是以虽然武功较弱,不能加入战圈,却尖声叫道:“吕叔叔、冯老伯,快点儿把这厮砸死。”他那天吃了史思温的亏,故此十分怀恨。

史思温怒声道:“你敢上来,我先把你收拾掉,但我看你嘴上的能耐可比手上的强得多。”他也不知自己如何能说出这等词锋锐利的话来。他只有一个目的,便是激他参战,以便夺他的剑。

美少年迟疑一下,却不敢回骂。因为敌人已说他嘴上能耐比手上的强,纵然回骂得十分尖刻,却适足证明敌人的话。史思温暗暗失望,只好冷笑一声。他此时实在无法说话,对方两锤一烟管,直把他迫得喘不过气来。谁知这一声冷笑却十分有效,那美少年尖声一喝,运剑冲过来。

史思温为之大喜,决定冒个大险。眼看对方创光乍起,立地一把“蛟缚寒龟”,剑鞘如风疾卷,抢先下,横击在吕振羽那对金爪锤上。冯诩何等高明,旱烟袋趁隙已递入来,只差三寸,便点在他胸前紫宫穴上。

树上那娇软声音好字来声未歇,笃的一声,冯诩那么厉害的一着,竟被对方左手食指一弹,反震开去。史思温右手的剑鞘借着金爪锤反震之力,倏然甩手向美少年电射而去,人也跟踪急扑。美少年竖剑一挡那封鞘,刚刚挡住。谁知手腕一麻,那支长剑已被对方夺取到手中。不由得羞愧无地,恨不得一头撞死当场。

史思温一剑在手,如虎添翼,同时施展出师门伏魔剑法大九式,但见他人剑相合,化为一道强烈的剑光虹气,盘飞一匝之后,掉头直向战圈外飞走。树上发出一声娇叱,一道青光电射下来,刚好迎着史思温去路。双方剑光一触,史思温健腕一震,对方已被迫开数步。史思温头也不回,疾驰而去。

这里剩下长身玉立的珠儿姑娘、矮瘦的吕振羽、山左冯诩和神手常公仲等四人,面面相觑。吕振羽道:“这厮竟是剑神石轩中大侠一脉。”

冯诩道:“除非是石大侠嫡传门人,哪能有此本领。”

珠儿却一顿脚,道:“我不管什么石轩中,这厮帮助武林唾弃的诸葛太真,看石轩中敢不敢维护他。哼,若果石轩中居然敢向我们索回那剑,我先给他一顿难看。”

万夫莫敌吕振羽道:“那也不必,石大侠为人方正侠义,天下所重。相信他徒弟此举,他也不知情呢。”

冯诩道:“这个问题必须解决,第一点是石大侠对此持什么态度?第二点是那柄宝剑如何处理?”

珠儿的气渐渐平下来,想了一想,道:“我知道你们都不便和石大侠怎样,看来最好这样,等石大侠海碧螺岛主于叔初大战之后,才由我试探他的态度。假如他不闻不问,则我径邀方才那厮到峨嵋取回宝剑。若然他不敢的话,以后不准他伸手管诸葛老贼之事,当然那剑也不还他。”

这么一说,等如由峨嵋派包揽了这件事,这珠儿姑娘的母亲阴无垢,目下乃是峨嵋派苦庵青莲大师一脉,后来更得峨嵋三老中的赤阳子倾囊传授绝技,如今武功已深不可测,若然此事由珠儿包揽过去,则连石轩中也不敢忽视。

吕振羽和冯诩两人均没有表示可否,珠儿不由分说,告辞而去。她这一去便把史思温的朱剑取了,派人送回峨嵋,好叫对方无法当场夺回。

在那襄阳城中一家最大的迎宾老店中,此刻门外真是车如流水马如龙,不少行旅客人想投宿,都被店伙婉转地推辞。敢情此店已被一位江湖上大名鼎鼎的大侠全部包下。凡是武林中人,不问是黑白两道,只要稍有名望,都到这迎宾老店转上一转,拜会这一代大侠。

曹仁父、冯诩、吕振羽等都在店中。此时因客店的厅堂太小,故此就在西厢一座宽大通天院落中摆满了桌椅,权作客厅。院中已坐有五六十位武林豪客,一些名望较小,辈份较低的年轻人,便只有站着的份儿。座中之人各个高谈阔论,话题却多半离不了明日午时正拟在城西二十里红心铺举行的剑会。

忽然座中起了一阵騒动,只见曹仁父、吕振羽等鼎鼎有名的武林名家,拥着那位身量魁伟,气度威猛的主人,走出店门。门外几个人刚好下马,其中一位乃是年华二十许的少妇,刚健婀娜,眉目清丽。一个是三旬左右,面皮白净而英风飒然的壮士。另一位却是长衫飘飘的中年人。他们刚一下马,便又有两骑驰到,却是一对少年夫妇。

主人迎将上前,宏声大笑道:“呵呵,公孙先生竟也来啦,啊,四妹五弟,我们好久不曾欢聚一堂了……”曹仁父等也凑上来,大家默然相视,都露出感慨神情。

后面的一对夫妇走上前来,向主人行礼,都叫声甘叔叔。这两人正是公孙先生的侄儿公孙策和媳妇易静。而那个被他称为甘叔叔的,正是江湖七侠中最负盛名的甘凤池大侠。和公孙先生一道来的,便是吕四娘和白泰官。

大家一同回到院落中,所有的人都起身相迎,纷纷上前厮见。须知当年江南七侠图谋刺杀雍正时,结纳天下英雄。故此这院中数十位武林名手,不论是黑白两道,昔年都结下深厚的交情。

白泰官笑向甘凤池道:“我们来时,已听说连少林寺老方丈白云大师、峨嵋掌门人太清真人等均有意下山,此来观战呢。”

甘凤池道:“五弟的消息十分正确,我们在此坐谈,便是要迎接这两位一派宗师。他们大概再过一个时辰,便可前后抵达。”

吕四娘轻轻问道:“石大侠呢?有他的消息么?”

甘凤池摇摇头,道:“我已请武林朋友帮忙,广布眼线。只要他一踏入五里之内,我这里便可得知。我想请他先到此地,然后一起出发。有这么多的高朋贵友,陪他同赴红心铺,才够威风。”

吕四娘点点头,道:“我们应该如此。”

公孙先生道:“我和双方都是好朋友。看来只好悄然赶会。唉,他们这次剑会,固然轰动天下,但却为朋友优惠,那一方败了都不好。”

甘凤池道:“公孙先生不须作难,甘某另外订下一间客店,就在不远处,等一会儿就命人带先生到那边休息。”

果然一个时辰后,峨嵋掌门人太清真人驾临。这位平生未曾踏入过江湖的一派掌门,由峨嵋派七八个深负盛名的高人随传,阴无垢和珠儿均在其中。

远在离襄阳百里处,甘凤池已数度派人邀请他们到这迎宾老店歇息。故此太清真人抵达襄阳后,便一径到迎宾老店来。武林中人谁不景仰峨嵋派掌门?全都由甘凤池介绍,一一上前谒见,之后太清真人便被款待在后面上房中。

众人尚未落座,又有人报称少林老方丈驾到,当下又是一阵騒动。

少林寺老方丈白云大师,也是数十年未履踏江湖。此次由少林寺显著名的达摩院首座铁心大师及少林寺内与铁心大师齐名两位高僧明心大师生心大师陪行。尚有达摩院四大尊者,率着八名执事弟子,声势浩荡。众人俱上前谒见过,然后转到后面和峨嵋掌门太清真人见面。

这两位大宗派的领袖,俱是七八十岁的人,久已彼此仰慕,如今方始见面。接谈之下,甚是欢洽。但他们却无法谈得安静痛快,原因是诸多武林中人和少林、峨嵋两派多少有点儿渊源,听说两位掌门俱已在迎宾老店,都陆续来拜谒,是以他们的谈话时时中断。

直到深夜,迎宾老店兀自灯火通明。那些雄健有力,身手矮捷的武林人走出走入,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3章 石轩中重会美朱玲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