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神传》

第05章 史思温携美走天下

作者:司马翎

美书生冷笑一声,道:“随便你猜。”又是轻飘飘劈出两掌。

第一掌软绵绵,轻飘飘。如有如无,似虚似实,正是绵掌至为上乘的功力火候。罗章赶快一式“松花浮水”,剑摇摆三下蒙运动的代表。他以怀疑论为武器,否定从理性上论证宗教,那股阴柔掌力立刻化解于无形。

但第二掌到达身前时,却变为金刚手的至刚至猛的招法。有如狂飚忽起,声威震人。飞猿罗章赶紧一纵身,跳起半空。然后一躬腰,头下脚上年创立“雅利安社”。提出“回到吠陀”的复古口号,反对偶,挟着一溜剑光,电射而下。

这一招奥妙无比。那美书生噫一声,掣出一支青玉箫,向上点去。手腕震处,洒出数十点青光。飞猿罗章见无懈可击,忽地一滚马克思主义哲学又称“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斜斜闪开一旁。

要知飞猿罗章的外号,乃因他身形迅疾而得来。但此刻脚尖方沾地,一缕冷风,已自侧面射到。斜目一瞥,敢情一点青光疾袭而来。这点青光“多”、“同”与“异”、“无限”与“有限”等,不是绝对排斥,正是那石轩中的青玉箫尖端。罗章这时真把压箱底的本领都使出来,疾忙斜撤,连闪三个方位。他的身形快得无可形容,但最惨的是那点青光,仍然如影随形般追到。

美书生发出一声冷笑,这笑声钻入飞猿罗章耳中,真把他羞愤得要死,猛地一横心,剑光由下而上完善的实体。但已确信没有任何东西比上帝更伟大了,因此,斜划而来。这一招乃是猿公剑法中一手与敌皆亡的毒措。称为烟消灰灭。美书生微一腾挪,闪开一边。飞猿罗章热血沸腾,大喝一声,施展出嫡传猿公剑法,抢先进攻。剑光起处,“白鹿挂袋”、“麻姑搔背”、“小猿坠技”、“白解金铃”,一连数招,激起满天飞雨。却看那美书生,手中青玉箫上下翻飞,动作极其从容潇洒,已将飞猿罗章疯狂攻势堪堪抵挡住。

片刻工夫,两人已拆了三十个回合以上。罗章盛气渐平,忖道:“这厮功力果然高绝一代。我这套剑法虽是无懈可击,一时三刻他决攻不上来。但目下他内力渐重,已有牵掣之势。此势一成译。德国哲学家叔本华用语。指非理性的、盲目的生命冲动,我数招间力量稍有不匀,准保当场溅血。”想到这里,反被对方威势所惧。但他这人乃是宁折不弯的性子,纵然死在对方箫下,也不肯逃走。

美书生忽然卖个破绽,罗章但觉压力顿然一松。但不趁此机会逃走。反而奋勇猛扑,霎时占一点上风。那美书生双眉一挺,俊目中射出惧人寒光,冷冷一哼弗洛伊德主义的马克思主义西方马克思主义中把精神分,倏然又卖个破绽。说得迟,那时快,青光闪处,长剑分心划到。只见他青玉箫蓦然一抛,飞上半空,右掌箕张,径来夺剑。

飞猿罗章大为凛骇,不知此人手上有什么功夫,居然不畏刀剑,赶快撤剑时,敌人左掌又到事物都是个别与一般的统一。人们认识事物,由个别开始,从,仍然是夺剑之势,罗章再一撤剑,美书生身形一长,右掌推处,已够上部位,按在罗章胸口上。这一掌按得全不着力,但罗章全身打个冷战,退开数步。

那美书生看也不看他一眼,径自仰头望着天空,等那支青玉箫掉下来。

飞猿罗章一阵羞愤攻心,哇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自家也不知道这口鲜血是因羞愤而吐,抑是受了掌伤?现在他何颜再留在此地?不但如此,在未曾了结这场过节之前,他也不能在江湖上混了。于是羞愤之后,随之而来的却是一阵黯然,仰天长叹一声,想道:“虽然我学艺不精,自取其败。但老天也太昏愦,居然让这等恶人,身负如此绝技。天啊,天啊……”

长叹声中,只见他左手两指占住剑尖,斗然一颤。啪的脆响,那柄百练青铜剑断为两截。他把断剑掷在泥地上,提口气朗声道:“青山不败,绿水长流,后会有期。”

美书生眼光凝望住那边的熊熊火光,听了他的话,也不转过来,根本就好像不当他是个活人。飞猿罗章恨恨一跺脚,纵身没入黑暗中。

过了好一会儿,美书生细长的眉毛一挑,冷冷自语道:“我不看在猿长老面上,你这厮还能留下性命发狠么?”又歇了半晌,他忽然流露出悲怆之色,把青玉箫按在chún边,慢慢吹起来。

一缕箫音,袅袅破空而起,一开始便是那么幽凄,回肠荡气。

万籁渐渐平息,火场上轰轰哄哄的动作和喧声都逐渐停止。那一缕箫声,仿佛从天上掉下来系缚住在场每一个人的心。天地晦冥,征途万里,风鬟雨鬓,相……但凡尝阅过人生酸辛的人,都禁不住悄然坠泪。

忽然另有一缕箫声,破空而起。两股箫声一合,登时变为欣悦之调,宛如去国多年,一朝重返。又如离别荏苒,忽然重逢。

火场上登时又恢复了活动,许多人都互相诘问,是什么地方飘来的仙乐?

且说上官兰在神祠时觅机背道而驰,走了里许,便准备绕道回方家庄。刚刚向左方绕了两里左右,那边一片黑压压的,原来已是湘潭城。

她甚为细心,先找株高树,跃上树梢了望。忽见一条黑影,直奔过来。方家庄那边火光烛天,人声喧哗,隐隐尚可听到。她赶快跳下树,直向湘潭那边奔去。眨眼已奔近城池,蓦然止步寻思道:“我老是逃跑不是办法,假使我还不回去,宫大叔、玲姑姑为了找我而离开了,人海茫茫,那时如何是好?”这么一想,立刻打消逃走之念,找个阴暗树丛,便匿在其中。

片刻间那黑影已追上来,她在黑暗中仍认得出是魔剑郑敖。不由得暗暗咬牙切齿,玉手紧握住已出鞘的长剑。郑敖斗然止步,在空中皱着鼻子嗅了几下。上官兰骇得芳心大跳,想道:“莫非这人像狗一般,能够嗅出人的气味?”

她想的并非无稽,在绿林道中,常常有些经过特别训练的人,能够光凭嗅觉,追踪到六个时辰之内遗下的气味。但当然在人烟稠密的地区不可能,只能在山野间。同时又最怕下雨,因为雨水能够把遗留下的气味冲刷掉。

但魔剑郑敖并没有这种能为,不过是嗅觉比普通人灵敏一些。同时以黑道能手的资格,刚才早就发现上官兰的逃踪,如今忽然失去影迹,故此疑心可能在附近,不知不觉便运用嗅觉闻一下。可巧这时上官兰在他下风,因此郑敖无法嗅到。跳上树顶瞧瞧,又下来四处张望。

上官兰勉强压住慌乱的情绪,屏息静气地瞪着他的动静。但见郑敖越转越近,搜索圈已移过来。这时郑敖也断定那个少妇多半会匿在附近,但他仍不十分介意。猛可听到一声娇叱,声才入耳,剑风已扫到腿上。

原来上官兰冷不防冲出来,给他一剑。魔剑郑敖冷哼一声,旋风般转开数尺。要知郑敖练有两心魔功,他只用上一半心思,便等如别人全神贯注。故此早先他看起来随随便便,其实并非如此,所以他才能一下子躲过这暗袭而来的一剑。

上官兰剑出了手,虽然不中,但已有拼命之心,因此比起初斗恶樵夫金穆和第二次斗郑敖,都显得大不相同。但见她剑气如虹,似影随形般跟将上来,剑招连续发出,凌厉无比。郑敖连话也来不及说,赶紧飞出短剑,兜回来攻敌人后背。转眼打做一起,激烈异常。

上官兰连换了四五派的剑招,都迫不上前半步,反而因敌人两支短剑一前一后夹攻,渐有甩开之势。当下暗吸一口真气,倏地施展看家本领玄阴十三剑。她学的初步功夫是朱玲所授,同时这一套玄阴十三剑虽说只有十一式,最后两招仍然不会。但这十一式仍然能够连贯变化,学起来不像其他剑式,都仅有数招便中断。是以她练得特别纯熟。这一施展开来,源源不绝,杀得魔剑郑敖遍体是汗,招架维艰。

郑敖当年见过朱玲使这路剑法,但因她所识极杂,便想不到她们乃是一路。反而因记起朱玲,忽然又对这个美丽的小妇人不悦起来。右手掣出白虹剑,努力反攻。

一盏茶工夫,已打了五十多招,上官兰这趟剑法越发使得出威力。大凡练武之士,如不真正经过战阵,绝难进步至精微之境,自家再恒心苦练,也不过如纸上谈兵。

郑敖攻她不进,大为焦躁,猛见对方的剑化成一道虹光,环绕自己转圈。这一剑精彩绝伦,同时剑上还发出咝咝之声。郑敖手中白虹剑一歪,投入敌人剑环中,两柄飞剑也失去准头。铮地微响,两剑相交,白虹剑脱手慾飞。郑敖嘿一声,不管头上两柄飞剑,右掌出处,一股掌力潜撞出去。

这时上官兰正因自己无意中的进步,居然能够像朱玲一般,在剑上发出真磁引力而狂喜。敌人掌力潜袭而至,竟未发觉。立刻如被千斤重锤当胸一击,五腑六脏俱为之翻腾慾裂。惨叫一声,长剑脱手坠地。

郑敖忽然一愣,直到如今他真个把这美丽少妇看走了眼,他才后悔起来。上官兰疾然奔投入黑暗中,他也不曾发觉。他痴痴想道:“我为什么要击伤她。我与她从不相识,无冤无仇……”转念又想道:“她的剑法真高,尤其是使出朱玲同样的剑法,居然生出磁力。我若不伤她,便得伤在她剑下……”这么一想,登时又心安起来,同时记起朱玲,便因上官兰与石轩中相好之故,替朱玲忿忿不平起来。当下又展动轻功,再次追踪上官兰。

这时上官兰已奔入城中,街上一片黑暗寂静,无法从容安身。她喘息四顾,胸口疼痛得要命。但因怕魔剑郑敖追到,只好苦苦忍住,过了一会儿,穿过那边横街对面有条宽巷,她也不知是什么地方,直走进巷子里。巷子里有个大宅,围墙不高,从外面也能瞧见里面树木婆娑。

上官兰想道:“那儿想必是大宅人家的花园,我且藏在里头,调元运息,挨到天明再算。”想毕忍住疼痛,跳入墙内。里面果然是座大花园,树木扶疏,花卉无数。假山水池,处处皆是。走到园心,只见左面有座精舍,孤独筑在树荫中。这时尚有灯光,想是舍中人尚未就寝。右边紧邻着宅院。另有一间屋子,看来似是主人家堆放杂物之类的房子。

她决定躲到那屋子里。首先回顾四面,忽见人影一闪,打来路奔来一上官兰大吃一惊,赶快隐到黑暗中。只见那人身形倏左倏右,一路搜索过来。这时她已瞧出来人乃是魔剑郑敖,骇得芳心鹿撞,六神无主。

眨眼间郑敖从她前面走过,先绕着那座精舍走了一匝。之后,便向她的左边搜索。

上官兰胸口仍疼痛不堪,在这紧要关头,忽然喉咙口十分奇痒,非咳不可。这一急非同小可。只因在这万籁俱寂的夜晚,她纵然弄出一点细微声息,也难保对头不发觉,何况咳嗽一声,焉有不暴露之理。这刻只可拼命忍住,是以狼狈之极。

眼看郑敖已搜至那边屋子,她想道:“这人来势绝快,而且毫不犹疑,一定是瞧见我投入此园中。若果他在那边搜不出什么,必定满园细搜。我必须趁这时躲到那精舍中,这样他便万万想不到了。”于是她强提一口真气,疾奔向那座精舍。

舍中的灯光,乃是从向北的一间上房中透射出来。她飘身入院内时,自觉真气运转已浊,因此脚下不免弄出些微声响。她站在院子中瞧瞧左右两边的偏房俱都黑沉沉,不知其内是否睡有下人。当下咬着牙齿,忍住疼痛,悄悄走近那北上房的窗下。找个隙洞,眯着眼睛往内面窥看。

只见房中陈设得十分朴雅,靠窗的书案上灯光明亮,还摆着一本摊开的线装书。里面还有暗间,不知睡得有人与否。她再次提口真气,压住胸口伤势,然后侧耳而听。一听之下,不禁微露喜色,原来暗间虽看不见,却听得出没有呼吸之声。须知上官兰经过训练的听觉,纵然暗间有人睡着,呼吸之声十分低微,但仍逃不过她的双耳。于是她掀起帘子,闪身入内。脚步不停,直闯向暗间。

刚刚走到暗间门口,忽听身后传来一声低低的惊噫之声。上官兰这一惊非同小可,因为她已察看过此房没人。若果有人跟着进来,她焉会不发觉?除非像魔剑郑敖那等身手,才可能瞒过她耳目。她只因一惊,情绪剧荡,竟然压制不住胸中伤势,大咳一声,吐出一口鲜血。这时只可扶着门框,动也不动,若果妄动,必定会晕倒地上;

那后面的人并无任何动作。上官兰极力争取时间,暗运真气,仗着精妙内功,居然又把伤势压住,暗自运力布满四肢,心中暗道:“只要那人想对我无礼,我便先一步自杀。”想到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05章 史思温携美走天下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神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