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神传》

第06章 刀头血血铺英雄路

作者:司马翎

崔敏劝了老人家一会儿,见他火气已平,便进言道:“爷爷你老还是到天柱峰上暂住一会儿,等这件事平息了,孙儿才去接你老回来……”话犹未说完,崔伟已朗声一笑,道:“我老人家已活到这一把年纪,还有什么可怕的。老实说,以邓牧那等大魔头,只要我到时不冲动,坦白说明我武功已失,他绝不能够对我怎样。”

崔敏苦笑道:“爷爷说得是,可是就怕你老人家宁折不弯的性情,难以控制啊!”

“我的事你不要多虑,倒是这个小伙子,他可是咱们崔家的命根。你看叫他先到什么地方躲躲,才是正理。”

崔智抗声叫道:“老爷爷,我……”崔敏立刻白他一眼,道:“你叫什么,难道你比爷爷和我都想得高明么?”少年人只好憋住一肚子气,闷声不响。

崔敏又道:“孙儿倒有个法子,便是让他过了两日,暗中到魏家花园那口枯井里熬个一日一夜……”火狐崔伟沉思半晌,颔首道:“此计甚妙,但依我之见,莫如索性让他多熬两天,更加安全不过。”

崔智又想抗议,崔敏面色一沉,道:“孩子你听我说,玄阴教可是当今宇内最有势力和网罗高手最多的一大邪派。那教主鬼母冷婀被公认为天下无敌,这且不提她。但玄阴教中人行事一向毒辣无比,以咱们这桩事而论,等于和他们正面为敌,大概此刻江湖已传出风声,谣言沸腾。咱们三日之后,只要一个应付不当,就招来灭门血祸,你是崔家唯一子嗣,崔家一脉,就要你延续下去,你能不忍辱负重,听我们的话以避这大劫么?”

他说得义正词严,崔智哪敢分辩,尽管心中咕味,却只有低头的份儿。

当下决定了应付之方,令崔敏之妻疏散到一个同行好友家中,以免将来无人照顾崔智。到了晚上,崔敏提了两个大包袱,里面有金银衣服以及三日的干粮,悄悄带了儿子,潜入魏家花园。

那魏家花园占地颇广,百年前乃是本地名园胜地。但如今魏家府地,子孙零落。这个大花园荒置已久,早就面目全非。那口桔井大约有四丈之深,下面广阔,崔敏算定这个孩子到时可能不安份,偷偷溜回家,故此灵机一动,想到这个地方。他明知崔智武功虽然不错,但预多也只能跃起两丈余高,因此他纵然想不听话,也无法自己爬上来。

这时荒园中夜风萧萧,黑影幢幢。崔敏先把包袱垂下去,然后悄声对儿子吩咐道:“你缘绳溜下去,若是三日之后,不见我来引你出来,你便大声叫喊,引人来救你出来。你母亲虽然避居王伯伯家里,但她也不知你藏在此处。这是我避免贼子们用刑而泄露你的行藏之意,现在你可明白为父一意要保全你的苦心么?”

崔智生涩地道:“爹,假如只剩下我一个人,活着又有什么意思?”

“别说傻话,崔家一脉,就系在你身上,日后不准有报仇的念头,记得么?”

“孩儿记得,但孩儿自己也不知道能不能从命。”他坚决地回答。

崔敏在黑暗中默然片刻,轻轻喟叹一声,道:“你下井去吧。”

崔智握握父亲的手,发觉有点儿颤抖,登时鼻子一酸,流下两行热泪。他紧着嗓子,哑声道:“爹你要保重,还有老爷爷和娘……”他说不下去,突然跳入井中,双手握住粗绳,滑到井底。崔敏俯头一瞧,只见井底发出一团火折黄光,隐约可以看见儿子仰面而望。

片刻之后,魏家花园复又归于沉寂。

崔家的准备并非庸人自扰,因为这时玄明教的确十分紧张。信鸽一站接一站地飞个不停,全国都接到紧急戒备的命令。这时恰好碧鸡山中内外三堂的六位香主与及刑堂香主厉魄西门渐都已下山巡视各分舵,这是每年一度的总巡查。是以高手们都分布各地。雪山雕邓牧知道最近湘省的人有刑堂香主西门渐和内三堂中第二位香主火判官秦昆山这两人,已用信鸽约他们急速赶来。

到了第二天,火判官秦昆山已经赶到。但同时之间,忽又接到飞鸽传书说,石轩中十日之前在关洛那边出现,将玄阴教外三堂香主之一的冷面魔僧车丕击毙。死状极惨,两臂完全被利剑卸下。然后被人用上乘内家毒手点了残穴,以此冷面魔僧车丕辗转痛号了三昼夜才毙命。这是后来发现尸身时,由留守山中的鬼母座下高弟黑无常姜黄赶去查验,方始看出来。在尸身发现的附近处,有一方青石板,上面用剑尖写着石轩中三个大字,每个字都足足有一寸之深。普天之下,除了石轩中,谁还能有这刻上功夫和能够这样子弄死冷面庞僧车丕?不但冷面魔憎车丕被杀,而且青石上还留下一个褚字,画个圆圈在褚字外面。这意思分明是第二个要轮到陇外双魔之一的九指神魔褚莫邪。

这时邓牧和秦昆山两人,可以想像到碧鸡山接到这边石轩中大破方家庄的噩耗时的惊讶情形,不下于他们接到这个消息。只因那石轩中武功再高,也绝不能在短短的几日之内,由遥远的关洛那边做下那一事,然后又倏然在湘南出现。是以这两案之中,必有一案不是石轩中本人所为。同样的道理,两案之中,也必有一案是石轩中所为。一则断无那么巧,出现了两起高人,都恰好假石轩中之名。二则天下之大,虽是无奇不有,但要发现两起人都具有和石轩中相同的功力,到底不易。

不过在邓、秦两人看来,这边的石轩中可能是假的。因为雪山雕邓牧已从火狐崔伟口中,得悉石轩中的徒弟史思温曾经住在他家。是以可能火烧方家庄,击毙全庄教友之举,乃是史思温假师父之名而为,故意扰乱玄阴教视听。

这个想法入情入理,不过那史思温既有此功力,也就够他们咋舌惊奇的了。

邓牧道:“敝座除了约请你和西门香主来此之外,另外已就近传讯请龚香主拦截那史思温,据说那厮是赴天柱峰。”他话中提及的龚香主,便是内堂中的阴阳童子龚胜。此人练就先天一气功,一柄阴阳扇招数深不可测。

火判官秦昆山道:“这样好极了,但相信那小子赴天柱峰一说不可靠。明日咱们到崔家去时,那厮一定会露面,说不定另有能手,咱们务必多加小心。最好外堂香主也及时赶到,便万无一失了。假如崔家真个没有能人,那么收拾了他全家之后,也给他一把火。”

两人正说之间,一个玄阴教的人匆匆来报说,那飞猿罗章已传出消息,说是被石轩中在方家庄大火时比剑击败。

这个消息传来,火判官秦昆山和雪山雕邓牧登时又改变了看法,推翻了早先想找石轩中门徒史思温搅闹的想法。只因飞猿罗章乃是唯一得传衡山滚长老猿公剑法的人,在后起的年轻高手中,算得上是个甚为出色的人物。石轩中若不是亲自出手,他的徒弟再大的道行,也不过是数年功力,如何能赢得那个年轻剑客?于是连忙又将这个消息飞鸽传报碧鸡山。

翌日清晨,外堂香主厉魄西门渐已然赶到。他和石轩中真有江海之仇。第一件心上人被夺;第二件他曾在碧鸡山上,趁石轩中面对万仞深渊沉思往事之际,加以暗算。岂知因地流汗滴在地上,发出些微声息。石轩中霍地转身,虽然受了一掌之伤,但也把他制倒地上。直到三昼夜之后,穴道方始自解。这个苦头吃得既大,仇恨也就越深。现在一听到石轩中出现的消息,他便兼程昼夜不息地赶来。

这厉魄西门渐长得身高体魁,有如一座小山,头如笆斗,目似铜铃,塌鼻之下,一张血盆大嘴,仿佛连世界也能够生吞人肚似的。这副身量和相貌,寻常胆小一点的人,见到可就得骇个半死。假如午夜间蓦然见到,不为之魂飞魄散者几希。同时他的性情残忍嗜杀,心肠正和面貌一般凶狠。尤其是对师父一人忠心耿耿,对任何人都铁面无情,是以那么大的玄阴教,会以他做刑堂香主,掌全教生杀刑责之大权。本教中人,纵然位居香主地位,对这个鬼母嫡传高手也得忌惮几分。下面的人,更是闻名色变。

他并非单身来到,随行尚有两个年方十八九岁的少年。这两个少年就在鬼母冷婀因与石轩中斗罢觅他养伤时,由西门渐收归门下,乃是一对孪生兄弟,面目酷肖。大的在左边鬓角有颗红痣,姓尹名左。小的在右鬓角下也有颗红痣,名字就单称右。

这尹左、尹右两兄弟,被西门渐收归门下时,年甫十龄,如今已练了八九年功夫。同时鬼母在恢复一身盖世功力之后,还以上乘内功和手法,替他们打通了奇经八脉。是以体质完全改变,练一年内家功夫,等于别人六七年。于是几年下来,这对孪生兄弟功力已不同凡响。

那尹在、尹右两人久在西门渐与及一干魔头熏陶之下,性情也甚是凶残,尤以弟弟尹右为甚。大凡孪生的人,多半总是性情相反,一个爱动的话,另一个就爱静,一个爱说话,另一个就沉默寡言。至于在天性宽厚和残忍这一方面,也不会例外。是以尹左做起什么事来,虽说仍然够硬心肠的,但比起弟弟尹右可就显出宽厚得多。

且说西门渐到达之后,听完两位香主得到的各种消息,细想一下,也判断不出石轩中是否在此。他悍然道:“咱们如今马上到崔家去,石轩中那厮如若不在,咱们把崔家上下杀光,然后再点一把火,这样石轩中一旦得讯,还怕他不露面报仇么?”

秦、邓两个魔头点头一齐颔首。秦昆山道:“我等也是这个主意,本来我们估料那崔伟老儿性情高傲,必不肯及早遣散家眷。谁知昨夜打探结果,他的唯一小孙子已失踪两日,即是邓兄去后当天晚上便失了踪,却一时查不出逃匿去向。否则那老儿最痛惜这个孙子,咱们擒住了他,那小子也许肯磕头求免。”

厉魄西门渐浓眉一皱,目射凶光,道:“纵然那老头儿磕头求命,本座也不能放过他们一家。凡是与石轩中有深厚渊源的人,本座绝不轻恕。”

雪山雕邓牧起座道:“咱们如立刻动身,敝座这就领路。”

当下一行五人,直趋崔府,五个人都带着一肚子血腥的杀意。

火狐崔伟这天已起个绝早,和崔敏两人,就在大厅上等候。他们等了两日,还等不到石轩中来到,不免十分失望。但火狐崔伟一生经历无数风浪,虽是失望,此时依然谈笑自若。可是崔敏便显得十分怔忡不安地陪着老人。

家人忽然来报,有五个人气势汹汹地直闯入来。还未说清楚,西门渐、秦昆山、邓牧以及尹氏兄弟五人,已出现在大厅前。雪山雕邓牧首先宏声道:“崔伟,石轩中可曾来了?”说时,五人已一齐走上大厅。

那厉魄西门渐的形相,天下武林无不知晓,这个魔星所至之地,总掀起满天腥风血雨,是以崔家爷孙两人一看到他,登时已知今日必死无疑。还有那一双孪生兄弟,也自在武林中大大出名。这两人不但武功得到乃师真传,便行事作为也和乃师相似,因此也是血腥满身的煞星。

火狐崔伟哈哈长笑道:“诸位何必着急。先请坐下,咱们好好谈谈。这位是西门香主,那两位定是尹家双豪,还有这一位,分明是内家高手,莫非也是贵教中数位香主之一?”

玄阴教的几个魔头,不由得十分佩服这火狐崔伟,的确不愧是个老江湖,眼力高明之极。五人如言落座,厉魄西门渐狞笑道:“崔伟你的眼力真不错,这位正是敝教内三堂香主之一,人称火判官秦昆山的便是……”

火狐崔伟明知已成定局,反觉从容,侧顾道:“敏儿你呆着干吗,快命人送香茗上来。”崔敏领命去了。他一转眼,却见三个大魔头正在交换眼色,不知他们要闹什么玄虚,便停口等待他们发话。

原来这一干人全都是功夫既好,阅历又深的大魔星。刚才崔伟不笑还可,这一放声长笑,立刻听出崔伟笑声虽说相当宏亮,但毫无含劲敛气的那种功力,说什么也不是一个内家好手的笑声。

座中之人,以邓收最为疑惑。只因前三日他来崔宅时,也曾听到崔伟朗笑,那时候虽然觉得已有点儿不大对劲,却无今日之甚。三人对望一眼,邓牧首先发言,道:“崔伟,你是不是身体不适?”

火狐崔伟愣一下,但随即明白人家疑惑什么,冷笑一声,道:“老朽很好。”其实他这两日都没有睡好,是以今日可就在笑声中把原形完全抖露出来。

雪山雕邓牧又道:“那么你的功夫早已搁下了,是不?”

这时崔敏已回到大厅来,亲自托盘端来香茗。原来他已趁这片刻时间,将家人完全遣离此宅。火狐崔伟等崔敏把茶摆好,然后沉声道:“老朽绝瞒不过你们几位,事实上老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06章 刀头血血铺英雄路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神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