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神传》

第09章 弄玉箫冷公子施技

作者:司马翎

大凡陷入情网的青年男女,一定会比平日敏感得多。而最糟的是大多数都会杯弓蛇影,无中生有地把自己惊吓一番。上官兰也不例外,这时因对方毫无反应,便以为自己一向都是自作多情,其实人家何尝对她有什么特别的念头?这么一想,芳心里又羞又苦,竟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史思温退开一步,问道:“你怎么不怕那老魔头的先天一气功,又不怕那老魔头甩手射出的竹竿?”

上官兰见他提出这话题,便更加认定人家对她并非有什么情意,这正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再想想自己的凄凉身世,竟然没有一桩可以比得上任何别的女孩子,于是一股羞愧嫉妒和怨恨的情绪冲上来,使得她头脑为之晕眩。全身都生像无处安排,恨不得有个地洞,跳将下去永远长眠不醒。她尖声大叫一声,然后拔腿便走,也不知自己这是往哪儿走。

史思温惊叫道:“喂,喂,你怎么啦?”叫唤声中,上官兰已轻灵如飞鸟,越林而去。史思温只剩下瞠目结舌的份儿,完全不知所措。但他只呆了一下,便疾追而去。这时他的功力已恢复十足,故此去势疾迅,直如流星飞渡漠漠长空。

上官兰的脚程当然不能与他相比,转瞬间已被史思温追个首尾相衔。史思温在后面大声叫喊道:“你别走啊,喂,等一等,我有话跟你说呢……”

上官兰突然清醒了许多,但这时已悟出离他而去,乃是唯一的办法。于是她暗自凄然微笑一下,蓦地停住身形。史思温也在她身畔停下,他身形带起的风力,刮得她云发衣襟飘飘飞扬。他喘口气,问道:“你究竟干什么?莫非你是受了伤?”

她静默得有如石像,连头也不摇。但史思温却能够从她冷漠的神色中,看出她怀着极大的心事。正因这个沉重的心事,刺激得她作出失常的举动。于是他温柔地道:“你一定是累了,我们且坐下来,再细细谈谈好么?”

她摇摇头,史思温不由得急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我们还得立刻赶到天柱峰去呢!”

“我不去了。”她说。惘然的眼光从天空收回来,停留在史思温面上。“你该回湘潭去了,我也该回到我自己的地方。”

她的声音是这么凄婉,因此听起来令人为之心碎。最少史思温正有这种心碎的感觉。但他仍然抑制不住自己,带点儿气愤地道:“好吧,我走我的,你回你自己的地方。”

上官兰眼光中稍微现出一点惶惑的光芒,但瞬即消失,呆板地点头道:“是的,这就是我的下场。”于是她转身冉冉而走。史思温忽然追上去,拦住了她。忍住气愤,变得十分诚恳地问道:“那么,你亲口告诉我回去的理由,好么?”

上官兰芳心荡漾,微微活动起来。但她觉得一则无法告诉他理由,因为她总不能说只为了史思温不像自己一般爱她,故此要离开他。二则生命对她已无甚意义,还到天柱峰去干什么。她听见史思温叹气的声音,不由得鼻子一酸,眼睛里都湿了。

“我们会不会再见呢?”史思温自言自语地说,但这句话钻入上官兰耳中,使她更加凄楚。她低垂着头,为的是不叫他瞧见眼眶中的泪水,徐徐转身,飘逸地向林外走去。

史思温心灰意懒地凝瞧着她的背影,宛如在一场梦中醒来似的。以往的情景经历,都变得模模糊糊。他低头看看她刚才站的地方,只见草尖上一滴水珠,晶莹生光。他知道这是她滴下来的泪水,故此蹲下来,细细瞧着那颗泪珠。

这颗晶莹的泪珠可比作明珠,这使史思温记起两句诗来,那是:“还君明珠双泪垂,恨不相逢未嫁时。”这两句诗句不但吻合他们的遭遇,同时更可悲的,是史思温本身也有誓约束缚,根本不能兴家室之念。这样才使他觉得极度的绝望。

他凝视那颗泪珠,心叶默默诵起那首诗来:“君知妾有夫,赠妾双明珠,感君缠绵意,系在红罗襦。妾家高楼连苑起,良人执戟明光里。知君用心如日月,勇夫誓拟同生死。还君明珠双泪垂,恨不相逢未嫁时!”

这首诗乃是唐人张籍所作,用女子口吻道出缠绵哀伤的衷曲,大意是说你知道我已有了丈夫,便还赠以一双明珠。我为你这种缠绵的情意而感动,因此系在红罗襦上。又说她的家宅十分宏广,丈夫是在宫中效力。虽然她明知对方用心,有如日月般光明纯洁,可是又曾立誓和丈夫共生共死。因此,她想了又想,终于又把那双明珠归还给对方,但已清不自禁,双泪齐垂。恨只恨为何不在未曾嫁时相逢。

史思温涌到“知君用心如日月,事夫誓拟同生死”这两句,不由得感慨万端。但在悲哀中,又觉得上官兰的贤贞可钦可佩。

时间在不知不觉中悄悄流逝,直到日暮崦嵫,天际残阳幻出绮丽霞彩,史思温才寥落地走出树林,向归途踽踽独行。他走了大半夜,也不知是疲乏抑是心灰意冷而使他坐倒在树根下,迷迷糊糊地打起瞌睡。

猛一睁眼,阳光满地,树上鸟语不绝,大道上已有行人。他慢慢起来,走上大道。这时不知身在何方,他不知道,便如今为什么要沿大路而走,与及今日何日,他也一概不知。走了半里来路,忽见两骑并辔驰来。这骑只引得地矍然注视一眼,但他立刻便垂头不理。

蹄声得得,不久那两骑已到了他面前。马上人是一男一女,男的如玉树临风,俊美之甚。一身儒冠儒服,杂着那红chún白齿,益发显得文采风流。女的风目娥眉,脸如白玉,端坐马上已叫人觉得她美艳无双。若是一笑,准得倾国倾城,她的鞍边斜挂着一口长剑,美艳中带点英气。

这两骑到了史思温面前,倏然停住。原来马上人早在史思温打量他们之时,也就看清楚了史思温。但史思温这时垂头丧气地踽踽而行,毫不理会这突然停止的两骑。

那位美丽的女郎低低道:“走吧,大概不是他。”

美书生犹疑一下,似乎觉得她的话有理,但他不甘地哼一声,丝鞭一挥,直扫向史思温脑后。那条丝鞭在书生手中,宛如灵蛇掣动,迅疾有力,风声呼呼。史思温虽是垂头丧气,但脑后风声一拂,立时警觉。虎躯蓦地一旋,五指疾出如风,其快无比,登时抓住鞭梢。

马上的美书生轩眉朗笑一声,道:“果然是这家伙。”

史思温眼睛一瞪,恶狠狠地问道:“你这厮是什么人?竟敢如此无礼。”

这两句话份量甚重,本来史思温性情忠厚,纵然受点儿委屈,也不会恶言相向。无奈他如今正是一肚子气,找不到地方发泄之时,加以神经受刺激过深,故此态度大大失常。

马上的美书生冷笑一声,突然一抽鞭子,口中喝道:“撒手。”

史思温反应极为灵敏,内力潜增,紧抓鞭梢。这刻虽有百来个汉子拉那鞭子,也不能从他手中拉走。谁知那美书生一抽之下,居然把丝鞭夺回来。史思温为之大惊,登时明白对方的功力竟比自己高出不少。

“你可是石轩中的徒弟?”

史思温面色一整,昂然答道:“正是。”

美书生看了他的气概,不觉心折,口气弛缓下来,道:“那么你就是力挫玄阴教内三堂香主阴阳童子龚胜的史思温了?我们这一路赶来,已闻知这消息。你年纪轻轻,有此成就,难为你师父怎么教的。”

史思温觉得人家口气缓和,便消了好多敌意,问道:“尊驾高姓大名,可许见示?”

那美书生傲然一笑,道:“我姓宫,名天抚。这个名字你一定未听说过,可是……”说到这里,旁边那位容光绝世的女郎忽然喂了一声,打断了他下面的话。

史思温的确未曾听过宫天抚这名字,便注意地瞧瞧那位女郎。只见她咬着嘴chún,含嗔地瞪着宫天抚。宫天抚冷笑向她回敬一眼,道:“这有什么说不得的?横竖你此入江湖,一定会被武林发现。”

她不悦地努起樱桃小嘴,娇态非常动人,连史思温看了,也觉得不愿意拂逆她的意思。但宫大抚更生气了,怒道:“你真的要坚持己见?咱们不是说好的么?”史思温想道:“这位女郎是谁呢?可恨那姓宫的一定要她失望,全没半点怜香惜玉之心。”

宫天抚抬目四望,然后把眼光定在史思温面上,道:“你可敢随我们到那僻静的地方,我不会太为难你,你可以放心。”史思温气冲冲想道:“我几曾怕你过?”于是大声道:“随便什么地方,姓史的绝不会却步不前。”

宫天抚俊美清秀的脸上,露出一丝赞许的笑容,道:“谈吐豪雄中依然不灭其雅,真不错。那么咱们到那边林中去谈一谈。”

史思温甚为聪明谨慎,眼珠一转,便道:“史某先走一步。”言罢疾步而去,耳听蹄声急骤地响起来,紧紧跟随上来。他头也不回,直向大路旁一座树林外进去。身一入林,立即提起十二分精神,留神观察四周,看看有没有异状。

要是宫天抚在林中另有帮手,他可就不客气,想法子先行溜之大吉,绝不能中了敌人之计,日后尚受敌人笑骂。但林内一片静寂,毫无异状。他稍为安心,忖道:“那位姑娘眼中已告诉我不愿与我为敌,因此等会儿她大概不至于出手。这样剩下一个宫天抚,怕他何来。”一边想着,一面在林后一处斜草坡上停步。

蹄声止处,宫天抚朗声笑道:“这片斜坡佳甚,不过若要干戈相见,未免有犹山林雅趣尔。”那位女郎始终跟在宫天抚后面,并不说话,但那双眸子却忧愁地看着史思温。

史思温只需瞥她一眼,便已足够读出她眼中的意思。于是趁宫天抚据辔四顾之际,安慰她似地微笑一下,然后向宫天抚道:“境由心造,阁下何需嗟叹。”

宫天抚颔首道:“此言不为无理,但如在这等清幽雅趣之地,与二三知己,或是指点山岚,究寻野趣,或品茗拈韵,各呈诗思,岂不比动地杀声更要有趣味么?”

史思温徐徐道:“这等雅人韵事,可遇而不可求,尤非心怀忿怯者所能领略。只怕你终是能言而不能行,纵有机会,亦将交臂而失。”

女郎流波微笑,竟颇赞许他的说话。史思温更加得意,忽又浮起仗义不平之感,因为他觉得这女郎好像被这清俊绝世的宫天抚所控制,因此不能自由。

“观在有什么话请说吧,此间已无俗人相扰。”

宫天抚倏地面容一冷,道:“我并不屑与你动手,故此我早已声明不会为难你。”他顿一下,听到史思温不服气地哼一声,便又冷冷一笑,道:“我只要你回答我几句话,与及聆听我一阕仙音,然后你可以找你师父,由他来向我了断这段梁子。”

史思温这时可就明白了,敢情这位无缘无故拦住他的人,乃是师父的对头。他抽空觑那女郎一眼,只见她面上忧色更重。

宫天抚在腰间抽出一支尺八长的青玉箫,目光凝注在史思温面上,问道:“你前两天,可是和一个名叫上官兰的姑娘同行?”

史思温脑筋一转,联想到这位俊美书生,一定是上官兰丈夫那边的人。蓦然一阵醋意直攻心头,大声答道:“不错,你是她什么人?”

宫天抚不理睬他,回头向那女郎一笑,道:“怎么样?咱们到底找对了吧!”

史思温实在很气愤,但他又忽然做贼心虚似地,不敢再问人家与上官兰的关系。

宫天抚忽然回头,双目射出奇光,落在他面上,道:“现在我可以告诉你,这位姑娘就是白凤朱玲,你一定知道她吧?”

史思温大大愣一下,呆呆瞧着朱玲,半晌不曾做声。白凤朱玲的名字,的确使他神往了许久。只因史思温十分祟拜师父石轩中,因此他想像出那位占了师父心灵的女人,一定不同凡俗。现在他觉得这位女郎一点儿也没有令他失望,因为她的确太美了。

朱玲微微叹口气,仰头望天,动作是这么温柔和优美。一点儿也看不出她曾是武林第一高手鬼母的徒弟,而且当年她手段也极辣,杀人无数。她那种惘然如有所失的样子,使得史思温心绪大震,一时为之心乱如麻。

宫天抚冰冷的声音又钻入他的耳中:“上官兰现在哪里?”

史思温觉得自己好像在被他审问一般,不由得大怒起来。其实他的怒气并非完全因此而生,其中一部分是为了朱玲,另一部分却为了上官兰。他生涩地应道:“我不知道。你要找她干什么?”

“她在哪儿?”宫天抚声色俱厉地再问。

史思温是个外和内刚的性情,平生吃软不吃硬,这刻更加气恼。斜睨对方一眼,双臂交叉盘在胸前,只冷笑一声,懒得回答。

“你有什么权利可以隐匿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9章 弄玉箫冷公子施技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神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