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马江湖》

第11章 神神秘秘三花令

作者:司马翎

他看看唐英,又道:“如果宁姑娘回味~下刚才英姑娘初见你那一刹那的愉快神情,那么是谁支使毒火教来此,宁姑娘心里应该明白了才对!”

唐宁很认真地回想刚才唐英见到她时的表情,果然记起了唐英那时的惊喜,根本毫不虚饰。

那么八姐不会是支使毒火教的人了?

唐宁忖道:“可是二哥为什么要连我也一举杀掉呢?”

唐宁疑信参半,但她的心思已受到徐经纬的影响,从她此刻的神情,是很显然可看出来的。

她正想进一步追问唐基,徐经纬却先道:“唐基!你可以请出毒火教的黄毒了!”

唐基哈哈笑道:“看不出你小子心思如此细密,居然连毒火教去而复回的事,也瞒不过你!”

唐英和唐宁闻言愕然四顾,只见四下屋宇之前,已出现了大批毒火教的徒众。

黄毒当然也在内,他在对街屋顶上高声道:“唐基兄!我们可以下手了吧?”

唐基也遥遥应道:“毒兄慢点,我还有话没说完……”

黄毒“哦”声道:“那么兄弟再等一等!”

唐基遂又转向徐经纬,道:“好小子!本人做事~向隐秘周详,你怎能将我的安排猜测得八、九不离十?”

徐经纬很快地道:“第一,你心术不正一望而知,像你这种人次计不会轻易予人以信。第二,毒火教就在这附近,但白你出现之后却一直未折回,显见已接受了你的吩咐,不到紧要关头不出现,由此足以证明你和他们早有勾搭…”

他歇一会又道:“最重要的是,我一开始就看出宁姑娘对英姑娘的真挚感情,接着你的出现自然使我恍然悟出这其中的纠葛,就更不难想象出毒火教来此的目的了厂

唐基道:“但你还是想不通我为什么要杀死两位妹妹吧?”

徐经纬道:“那是你们唐门之事,我当然瞎猜不出来……不过我相信宁姑娘她们一定心里有数的!”

唐宁突然道:“二哥!难道说这都是为了大哥之事?”

唐基冷冷道:“你料对了!不是因为你们是大哥的心腹死党,我怎会杀你们?”

唐宁骇然:“这……二哥你未免太狠毒了!”

唐基哼道:“你们仗着爹娘的疼爱,联合欺负我这没娘的人不算狠毒了吗?如今爹年事已高,掌门之位我要不弄到手,等爹一死,我还有命在吗?”

唐宁喊道:“不!大哥和你虽非同母所生,但他决计不会害你的……”

唐基喝道:“住口!我心里有数,不用你多嘴!”

一直不开口的唐英,此时徐徐说道:“宁妹!二哥这些年无时不在想谋害大哥,你现在该明白我为什么出走的原因了吧?”

唐基桀桀笑道:“明白了也太迟!今天我已下决心在这里诛除你们!”

他露出骇人的杀气,掉转头又道:“毒兄!这里交给你了!”

黄毒道:“唐兄你尽管先走!此他兄弟自会处理!”

唐基将七节鞭收好,一阵得意怪笑,身形一长,飞掠而去。

就在这个时候,那黄毒毒焰也迅速打了出来,正好阻住徐经纬企图拦住唐基。

徐经纬退了寻丈,沉声道:“英姑娘,宁姑娘!快退进木屋里……”

他们三人几乎同时疾退进那木屋里。

唐宁当先搬开那神案,进入地窖,最后的徐经纬则将神案重新拉好。

地窖很大,足可容纳十余人,可是徐经纬仍觉躲在那里有所不妥,他略略看了四下环境,道:“黄毒知道我们躲过木屋,一定毫不考虑地放火将我们赶出去,困在这里确是有点不妙!”

唐英粉首微点,也道:“徐公子说得一点也不错,等下上面的木屋经火一烧,我们这地窖不就露出来了吗?”

那地窖就筑在木屋之下,唐英的忧虑深有道理。

不过唐宁却道:“这倒不必担心!”

徐经纬和唐英都露出诧然的目光,凝视着唐宁。

唐宁逐道:“这地窖另有三条通道可通向村子的外面……”

她看到徐经纬和唐英都恍然点头,又道:“目前有一个问题是,我们到底该不该出去?”

徐经纬道:“既有地道可逃出村外,我们自然没有困在这里的道理!”

唐宁道:“可是毒火教的人分布在村子的四周,我们总该先有一个对付他们的方法才对啊!”

唐英道:“嗯!徐公子你的意思怎么样?”

她们两姐妹都向徐经纬望过去,那份神情,大有以徐经纬“马首是瞻”之慨。

徐经纬只好道:“我看干脆我们攻他个措手不及,彻底将毒火教的人赶跑…”

唐宁闻言喜道:“是呀!凭我们三人之力,必可赶跑他们……”

她一句话没说完,却又忧容满面地道:“可是姐姐,万一二哥没有离开,如何是好?”

唐英同样现出焦虑之色,咬着下chún,迟疑不言。

徐经纬却轻声笑道:“你们怕唐基怕成那个样子,一定吃过他不少苦头,对也不对广

唐宁道:“二哥好坏哟,从小就欺负我们……”

她的声音充满恐怖,足见她所受的欺负必定令她难忘。

徐经纬道:“你们从小就怕他,一下子要你们与他对抗,确实不是件容易的事,但我敢保证,唐基不会留在外面的,你们大可放心!”

唐宁道:“你没有骗人吧?”

徐经纬笑道:“绝对没有!因为唐基虽有杀害你们之意,但他还不能不有所顾忌,所以他决计不会待在村外……”

唐英恍然道:“对!二哥要留下一个不在场的证据!”

徐经纬点头道:“正是如此,唐基既然不在场,那么将来你们姐妹的死讯传出之后,他就可将责任推得一十二净!”

唐宁恨得咬牙道:“他真的将计划算得相当紧密,幸亏我没有被他利用.偷袭姐姐…”

徐经纬道:“假若你杀了英姑娘一仍然逃不出唐基的魔手的……”

唐宁越想越寒心,道:“咱们别再提那件事,快点设法离开呀。”

徐经纬道:“咱们分由地道出去之后,你们尽快往北跑……”

唐英关切地道:“那公子你呢?”

徐经纬道:“我不但要设法阻止黄毒拦截你们,而且还要让他以为已经烧死了你们……”

唐英道:“这又何必呢?我们一齐逃走算啦!”

她深恐徐经纬受害,所以反对徐经纬去招惹毒火教的人。

徐经纬感激地望了唐英一眼,道:“我实在不得不冒险一次……”

唐宁讲道:“这又是为什么?”

徐经纬道:“因为我要安排好计使唐基黄毒火拼!”

唐这问道:“你是说我二哥会找黄毒的麻烦?”

徐经纬蛮有自信地道:“是的,当唐基得知黄毒杀了你们姐妹的消息,一定会设法将黄毒除掉以防消息外泄……”

这倒是唐英姐妹从未想到的事,因此唐英问道:“我二哥何必那么费事呢?他既然怕杀害我们的消息外泄,当初就可由他自己动手,何必拐弯抹角地搬出了毒火教?”

徐经纬道:“这其中当然还有原因,比如说毒火教是海龙会的一员,他消灭了黄毒,不是可以向五船帮邀功吗?”

他顿了一顿,又道:“不过,这只是我猜测之词,是不是这样,日后便知,反正我有把握叫他们火拼就是了……”

唐宁道:“我看咱们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一齐逃算了!”

徐经纬摇摇头道:“不!贵门唐基的出现,毒火教的横行,正意味着江湖中将有事情发生,我打算趁这刻就近一查!”

他们正说话之时,候觉有一股浓烟闯过地客,温度也迅速上升。

唐宁道:“咱们上面的木屋已经着火广,不走不行了呀!”

徐经纬道:“走吧!到村外之后,请记住速离此地……”

唐宁提剑在前,徐经纬殿后,三人鱼贯走到出口。

唐宁轻轻推开出口的石板,探头侦察,看看四下没人,始才招呼徐经纬和唐英爬了出去。

徐经纬出了地道之后,发现他们已置身材外,道:“咱们在此分手,你们往北走,我处理了黄毒,就会赶上你们!”

唐宁有点不忍分手,唐英却推推她道:“走吧!宁妹!”

于是她们两人舍下徐经纬,穿过~片稻田,来到了村北的一座小丘之上。

唐英突然住脚道:“宁妹!咱们现在可以折回村子了!”

唐宁说道:“徐公子不是要我们逃吗?”

她迅速地想了一下,恍然道:“敢情姐姐担心他难敌毒火教的人?走,我们回村子看看!”

唐宁说着就要转回村子,唐英倏地道:“宁妹!你这回下山之事,大哥知道吗?”

唐宁怔了一怔,没想到唐英在这当口,会忽然换了这么一个话题。

但她还是回答道:“不知道,二哥不准我面见大哥辞行……”

唐英沉吟一会,道:“那就糟糕了……”

唐宁问道:“什么事情糟糕?”

唐英道:“大哥既然连你被派下山的事都不知道,很显然二哥已在老奶奶之前得势,岂不糟糕吗?”

唐宁惊异地道:“是啊!我竟会没想到这点。”

她又反问唐英道:“那么我们该怎么办?”

唐英道:“目前唯有分头办事,你设法偷偷回去将二哥已下山的事向大哥禀报,我仍然留在浙江注意二哥在搞什么阴谋……”

唐宁问道:“二哥下山跟大哥何关?”

唐英道:“傻妹妹,他要是得了海龙会的营垒图,凭这么一件功,他不就可顺理成章地受老奶奶支持,成为咱们唐门的继承人了吗?”

“是呀。”唐宁心想:“那时二哥~朝大权在握,怎么得了?”

因此她露出忧容,道:“那我得赶快回去将这里向大哥报告……”

唐英道:“这件事不宜迟,但你绝不能叫二哥知道,还有老五和老七,可也要防范点……”

唐宁道:“我知道,那八姐你呢?”

唐英想了一想,道:“我必须在二哥之前,找到那份海龙会的营垒图

唐宁道:“这可真难为八姐你了……”唐英笑笑道:“也没什么,其实要不受到五船帮那黑海蛇娘邱真珠的破坏,我早已得到营垒图i。”

唐宁心知她指的是石头村和朱奇美被五船帮追杀那件事,是以惋惜地道:“是的!五船帮消息也真灵,否则大哥的计划不就成功了吗?”

唐莫道:“还有朱姑娘也相当精明……”

唐宁道:“她精明?你当了她三年的婢女,她自始不知道你的真正身份,束缚美这还算精明?”

唐英浅浅一笑,道:“妹妹你有所不知,朱姑娘早就知道我的真正身份,只不过她没有揭发出来而已……”

唐宁吓了一跳,道:“真的?那你怎能跟她一处三年之久?”

唐英道:“这是她精明之处,第一营垒图根本不在她的身上,她既知我投她为婢的目的,只想图谋那份营垒图,东西不在她身上,她怕我作什?”

她顿了一顿,又道:“第二,她深知咱们唐门跟一帮一会都有关系,拉拢住我,不等于多了她一条眼线吗?”

唐宁咋舌道:“姐姐说得不错,朱奇美的确精明得很,设使是我,必然不敢收作为婢……”

唐莫笑道:“所以我无异被她利用了三年之久……”

唐宁道:“那么姐姐打算怎么办?”

唐英迅即遭:“我还是要回去找朱姑娘……”

唐宁讶道:“既然无法在她身上寻出营垒图的线索,跟在她身旁不是徒费时间?再说她还会收留你吗?”

唐莫道:“营垒图虽不在朱奇美身上,但她一定知道落在何处,所以跟她在一起比独个儿摸索要方便得多。至于她一直待我情同手足,我去找她,她绝不会当我是陌路的……”

唐宁道:“姐姐不怕被她感动了心,自此死心塌地地跟从她?”

唐英叹了口气道:“唉!朱姑娘以诚待我,而我却计划力谋于她,说来令人惭愧……。。

这席话充分显露出唐英对朱奇美的感情,唐宁无须追问下去,自己也感受得到。

因此她沉默不语,唐英却道:“不过,为了夺取营垒图,我还是会摒开私情的…”

唐宁道:“但愿如此!”

唐英挥挥手,道:“那么我们就此分手……”

唐宁道:“姐姐保重!”

唐英道:“妹妹知道我为什么要折回村子的原因了吧?”

唐宁点点头,但旋即又摇头,她的天真率直,使唐英忍不住噗妹一笑,遭:“九丫头!你到底知不知道?”

唐宁秀认真地说道:“我知道姐姐打算从朱奇美的身上追出营垒图,可是却不知姐姐何以要回村子找徐公子……”

唐英笑道:“徐经纬目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1章 神神秘秘三花令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龙马江湖》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