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马江湖》

第12章 百毒飞镖鬼神惊

作者:司马翎

朱绮美已经站了起来,道:“你们没见过徐经纬,怎知出现在城西的人是不是他?此事还是本座去一趟较妥当……”

说着她不待皇甫煌多言,便起身招呼了唐英,相偕走出了耘岚斋。

皇甫煌的报告甚是正确,徐经纬这一日一早,确已来到了杭州城西,沿路打探住在那里的万铁匠。

他根据少林慧日告诉他的路径,在城西摸索寻找那万铁匠的住处。

然而花了他一个多时辰,仍然一无所获。

时已近午,徐经纬正走到一条横巷之前,突然斜刺里冲出一名戴着一顶宽边草帽的人,横在他的面前。

徐经纬讶然止步,那人将帽缘拉了一拉,冷冷道:“尊驾是找万铁匠来的?”

徐经纬只能看到那人说话时牵动的嘴chún,他的眼睛和鼻子都这在帽缘之后,因此那人是老是少是美是丑都难分辨出来。

徐经纬一时不知如何回答才好,尤其他从那人冰冷的质问口气,更难决定要不要将自己的意思告诉他。

那人显得有点不耐烦,又追问道:“在下的话,尊驾听见了没有?”

徐经纬终于道:“听见了!”

那人道:‘那么尊驾是不是找万铁匠来的?”

他又重复了他刚才的疑问,徐经纬只好道:“此事与见台有何关系?”

那人道:“尊驾费了一个上午还找不到万铁匠,对也不对?”

徐经纬未置一言,因为他如果承认“对”,岂不等于承认他确实是找万铁匠来的?

他觉得这人的出现太过离奇,尤其他利用头上的那顶宽边大帽将面容这位,足见他的身份亦大有疑问。

既是如此,徐经纬自然不肯轻易说出他是找万铁匠来的。

那人似乎发现徐经纬警觉性颇高,放松口气道:“尊驾如果想找到万铁匠的话,在下倒可帮忙呢……”

这句话深深打动了徐经纬的心,但这些日子来的江湖阅历,使他深知江湖的险诈。因此他淡淡地回答对方道:“就算是在下找不到万铁匠,可是在下凭什么相信尊驾可以帮我寻到他?”

那人道:“尊驾如能将寻找万铁匠的目的说出来,在下便可回答尊驾的询问……”

于是徐经纬道:“在下是受万铁匠一位故友之托,顺路来此探望他的

那人追问道:“那位万铁匠的故友叫什么名字?”

徐经纬见他问个不停,忍不住皱眉道:“这个……在下恕难奉告……”

那人沉吟一会,道:“咱们彼此之间均具戒心,如此谈下去很难妥协

徐经纬耸耸肩道:“在下倒不在乎这点,因为尊驾不帮在下找到万铁匠也无所谓,反正在下只是顺路拜访而已!”

他说的是实话,所以那人很难相信。

只见他考虑了一下,道:‘审实上尊驾可能只是顺道拜访而已,但尊驾来的时间太过凑巧,不能说此来没有疑问!”

徐经纬讶道:“原来尊驾怀疑在下来意不善?”

那人道:“可以这么说……”

他顿了一顿,又道:“在下说过,尊驾此来太过凑巧,因为一早尊驾出现在城西追访万铁匠之后,接着就有两股不明身份的江湖人物先后到家騒扰……”

徐经纬大吃一惊,道:“可真有这回事?”

那人道:“在下没有骗你的理由!”

他说得斩钉截铁,徐经纬委实不能不信,道:“尊驾怀疑这事与在下有关?”

那人迅即道:“起初由于事情太巧合,我确曾以为此事是由首驾引起的……后来却又发现那些江湖人物的出现,可能与尊驾无关!”

徐经纬道:“你们为什么有这等前后两种不同的看法?”

那人道:“因为在两批人騒扰过万家之后,尊驾却仍一无所知,依旧到处打听万铁匠的住处,足证他们与尊驾必无关联……”

徐经纬恍然笑道:“所幸你们推断事情的能力还不差,否则在下岂非背了黑锅?”

那人道:“也亏得我们警觉性高,要不然万铁匠此刻可能已经遇害了!”

徐经纬吃惊道:“那些人找万铁匠的目的是要杀他、’

那人道:“反正不是善意就是啦!”

徐经纬道:“可知是为了什么?”

那人冷冷道:“这要问尊驾呀!”

徐经纬大感意外,道:“问我?尊驾别开玩笑……”

那人正色道:“在下总不会无故来此找你吧?”

徐经纬想想也是,道:“尊驾必是为了那些人的出现才决定找在下问个究竟,是吧?”

他停一停,迅即又适:“然而在下什么都不知道呀!”

那人道:“尊驾可能什么都不知道,但有一个人说不定尊驾认得他!”

徐经纬问道:“谁?”

那人道:“这人长得英俊潇洒,年纪与尊驾相仿,带着一把奇形兵器

他还没说完,徐经纬已脱口道:“会是段裕?”

那人淡淡地道:“不错!他自称是徐州段裕!”

徐经纬发觉那人口气中似时段裕不满,因此问道:“段裕可曾找到万铁匠?”

那人道:“没有!但他警告我们,如果不在今晚子时之前将万铁匠送到城外小西庄院,就叫我们寸草不留!”

徐经纬道:“他一定提起过我,对也不对?”

那人道:“嗯!他还交代不准我们跟你搭上线!”

徐经纬诧然心想:“这就怪了?段裕到底在搞什么名堂,居然找上了万铁匠?而且还怕我知道了这件事?”他对段裕的行径和身份越来越感到神秘,甚至觉得段裕游侠江湖的动机,必不是他自己所说的那么单纯。

徐经纬默忖一会,道:“在下此刻假使说出根本不知段裕在搞什么名堂之类的话,尊驾信也不信呢?”

那人毫不考虑地道:“相信!”

徐经纬吁了一口气,道:“多谢尊驾信得过在下……”

那人却突然哼道:“可是这不能证明你对万铁匠没有恶意!”

徐经纬道:“你还是不相信我?”

那人道:“我们对万铁匠的安全负有很大的责任,自然不会轻信任何人

这话甚是合理,徐经纬却道:“尊驾不是承认在下与段格无关了吗、’

那人道:“你虽与段裕不同伙,可是这并不能说你找万铁匠的目的没有恶意……”

徐经纬突觉烦躁起来,道:“不管你的想法如何,横竖在下亦无意请你帮忙找到万铁匠……”

他横过一步,准备从那人的身侧走过去。

不料那人突然将头上的凉帽摘了下来,露出整个脸,神情冷漠地道:“尊驾怕没那么容易离开吧?”

徐经纬忽然发现对方的双目中射出一股骇人的杀机,不觉证了一怔,道:“你想杀我?”

那人道:“不错!”

徐经纬道:“你还是认为我对万铁匠的安全有威胁?”

那人道:“不错!”

徐经纬笑道:“尊驾神经未免过于紧张……”

那人很快地道:“不管怎么样,我们宁可错杀一人,也不能让万铁匠的生命受到伤害!”

他的态度极为坚决,生似已下定了决心,将用全力杀死徐经纬。

徐经纬心中大不是滋味,道:“说了半天,原来你拦住我的目的,只是想杀死我,是吧?”

那人道:“可以这么说!”

他一言未了,修地将手中凉帽掷向徐经纬。

徐经纬但觉那凉帽带动一股旋风,呼啸而来,忙向左一让,避过这突如其来的一击。

但那人拿势已在这时猛然劈到,徐经纬抬眼一望,右手很自然的施出~招少林绝艺“伏虎降龙拳”!这一招“伏虎降龙拳”手法,徐经纬学自慧日小和尚,虽然第一次施出,但因深诸少林心法,威力果然不同凡响!

那人掌势一碰上徐经纬的右手腕,忽觉顺势一滑,力道竟然就此无影无踪。

这时他的左面已因这一式落空,而整个暴露出来。

他以为徐经纬会趁机攻他左面,骇得心惊胆战,只顾跃后躲闪。

意外的,徐经纬并没有攻他,那人停步抬眼,却看见徐经纬含笑而立,连一些攻击的动作也没有。

那人呆了一呆,忽然掣出一柄长刀,凝神盯着对面的徐经纬。

徐经纬近日来对自己所学的功夫已大有信心,刚才又一招逼退了对方,虽然那人掣出利器,但徐经纬仍然保持着渊停岳峙的姿态,平静地站在原地。

那人忽觉有点气馁,因此他大吼一声,将他的胆气提了起来,然后才一刀砍向徐经纬。

这一回刀势果然颇为森严,将徐经纬一连通退了二、三步。

那人不禁胆气更壮,手中长刀威势自然增强。

但见他将刀招舞得利落之至,虹射溯戮,刀风洪洪,当真一时无两!

徐经纬不敢轻樱其锋,因此一面闪躲,一面缓步向后直退。

那人一连攻了凌厉无比的五招,以为可以就此取得主动,吃定了徐经纬。

当他准备使出更厉害的第六招之际,冷不防徐经纬突然飞出~腿来。

这一腿又正巧乘虚而入,攻至那人下腹中空之处,慌得那人顾不得发招伤人,赶紧吸腹躲开。

徐经纬一腿奏效,忽地双掌紧接着依势而出。

他的掌势迅若电奔,那人只顾下腹被击,根本没料到徐经纬这时还能配合他的腿招,攻出这么一掌。

那人错愕之际,肩头已被一击而中,踉踉跄跄往后倒退了三步,一屁股坐倒在地,用一双又惊又恐的眼睛,直瞅着徐经纬瞧!

徐经纬嘴角挂着一抹冷笑,道:“在下与你无冤无仇,你竟然出毒招,慾置我于死地………此刻在下若有杀你之意,你还有命在吗?”

他以为那人会知难而退,不料徐经纬才说完话,那人一个挺身站起,抡刀便砍!

徐经纬措不及防,差点被他破个正着。

那人一刀落空,忽然一改刀式,连续横扫着出手,一时之间,但闻刷刷刀风,势甚凌人。

徐经纬这回已被激起怒火,他万没想到会碰上如此难缠的对手。

一气之下,徐经纬不觉使出反击煞着,两式蟹形八步的攻招,连绵而出。

“吧哒”一声,那人根本不知是什么原因,手中长刀居然被震落地上。

徐经纬左掌正在此时横着切下,目光却触及那人慌乱惶恐的眼神。

他将左掌停在半空中,一时不忍下手。

那人叹了一口气,道:“在下学艺不精,有辱师门英名……你这一掌切下去,在下死亦无憾,请下手吧!”

徐经纬收回了他的左掌,发现那人此时的神情甚是沮丧,好像这一次落败,是他一生中的奇耻大辱似的。

他忍不住道:“动手过招,非赢既搞,你有什么好伤心的?”

那人道:“在下并非输不起,乃因在下输得一点面子也没有。”

徐经纬道:“双方实力悬殊,你打不过我是预料中的事,还想输得体面一点,岂非笑话?”

那人道:“这你就不懂了,在下出身名门,今天居然打不过你这个无名小卒,这面子可丢大了。”

徐经纬笑道:“原来如此……你可是出身什么名门大派?”

那人道:“不说也罢!反正我不会向你求饶就是了!你要杀我就请下手吧!”

那人果然缓缓闭上眼大有宁死不屈之慨。

徐经纬觉得他倒不失为一名磊落汉子,至少他所表现出的激昂慷慨,就非寻常人可及。

于是徐经纬道:“如果今天你败在一名武林公认的高手之下,你必然会觉得好过一点,对也不对?”

那人睁开眼睛,道:“当然!可借你是个名不见经传的人,而我居然不堪一击!”

徐经纬含笑道:“你错了!在下在江湖上虽无赫赫之名,但在下的师承却是大大有名,绝不是你想象中的不见经传!”

那人讶道:“听尊驾的口气,莫非尊驾系武林三尊门下?”

徐经纬摇摇头,那人又道:“那么是出自针神曲圣门下了?”

徐经纬道:“除了武林三尊,针神曲圣之外,难道说武林中就没有高人了?”

那人道:“是了,尊驾一定是一位隐遁山林的异人之徒了?”

徐经纬道:“可以这么说!”

那人问道:“敢问令师是哪一位异人?”

徐经纬道:“家师是三十年前纵横江湖的无肠公子!”

那人睁大一双眼,显然大为震惊,道:“尊驾是少林昙光之徒?”

徐经纬傲然道:“怎么样?这下子你心里舒服一点了吧、’.

那人陡地哈哈大笑,道:“在下有眼无珠,居然冒读了尊长还不知道

说着他突然一拜到地,恭声道:“师叔在上,请受小侄一拜!”

徐经纬这下子可慌了手脚,忙阻止那人道:“等一等!在下并不是尊驾的什么师叔,你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2章 百毒飞镖鬼神惊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龙马江湖》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