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马江湖》

第14章 憨傻小子逍遥郎

作者:司马翎

黄毒心念一动,问道:“他占了我的便宜?”

徐经纬道:“是啊!”

他指指黄毒,直截了当地道:“唐基心知我功力盖世,不敢正面与我交手,自己溜到后面去,这不是占你便宜吗?”

为了使黄毒相信自己的话,徐经纬将自己的功力说得盖世无敌的样子,同时外表也显出狂傲不可一世,大有一出手便可毙了黄毒之概。饶是黄毒经过了不少战阵,碰上徐经纬如此镇定,如此高深莫测,心中也不能不信他的话几分。

黄毒沉吟一下,道:“你的话深有道理……”他忽然若有所悟,又道:“可是!你为什么要警告我介

徐经纬含笑道:“咱们又没有什么深仇大恨,所以我不愿伤你,你懂吧?”

黄毒“噢”了一声,不由自主地点了点头。其实他似懂非懂,未必全部了解徐经纬之言。

既然黄毒点了头,徐经纬乃顺水推舟地道:“那么你让开,我不为难你……”

黄毒沉默不语,似乎很难下决心决定是不是不管这件事。他两眼开始有点惊疑不定,徐经纬看在限内,不禁暗暗忖道:“难道说黄毒怕唐基报复,所以不敢与他反目?”

思忖之时,徐经纬忽觉黄毒看他的眼光,由疑惧转为紧张煌乱。他看得好奇,心想:“毒火教势力较大,黄毒应该不至骇怕唐基到这种程度才对。那么他的眼光何以顷刻间爆出仓皇心乱的神色来呢?”徐经纬脑筋转动得很快,突然想起了黄毒这时的意念,敢情是另外一回事。

他一看黄毒的神色不定,越发深信所料不差,心里一阵扑通,强自忍住心中的震骇,仍然平静地道:“黄兄!你有什么话要告诉我吗?”

黄毒震了一下,道:“我……我……没有啊?”

徐经纬知道时刻紧迫,道:“是不是唐基已从我的背后掩了过来,准备偷袭我?”

黄毒骇然退了一大步,道:“你……你怎么知道?”

他确是不相信徐经纬头转都没转,居然便知道背后的唐基已准备偷袭他。唐基果然已潜至高徐经纬仅三步远的地方,闻言也吓得停了步。徐经纬暗吃一惊,心想若非黄毒表情诡异,触动了灵感,唐基这一偷袭,自己哪有幸免之理?他舒了一口气,道:“唐基一走了过来,我就已经察觉到,我两眼虽然看不到,可是我练就了一双顺风耳呀?”

这表示他的听力已练到出神入化境地,黄毒如非亲眼目睹,委实不信徐经纬有如此高的功力。

唐基本以为他的行动太过大意,行踪才被涂经纬侦知。不想徐经纬牛皮吹得太大,唐基是行家他明明蹑手蹑脚掩近,徐经纬却能一言点出,这份功夫也未免高得太玄。因之他仔细一想,马上想到徐经纬正在吹牛。唐基性本狡猾聪明,一怀疑徐经纬之言,旋即联想到很可能是黄毒暴露了他的行动。他越往深一层想,更觉得毛病一定出在黄毒身上。当下他壮一壮胆,道:“毒兄!你别受了这小子的愚弄!”

黄毒道:“这……这小子还真厉害得很!”

唐基看出黄毒已疑惧太甚,绝非几句话就可叫他清除怯意。于是他硬着头皮道:“不信咱们前后夹攻,你在后,我在前,管叫他有命难逃!”

徐经纬暗叫一声糟糕,唐基大方地由他自己正面攻敌,黄毒在后危险性较小,看来黄毒必会答应。

果然黄毒道:“咱们就这么办!”

两人迅速地交换了攻敌位置,唐基一晃又站在徐经纬之前。徐经纬霍地转了一个身,康基和黄毒立刻移位,仍是唐基正面对徐经纬,黄毒在后包抄。这时徐经纬已微微观出紧张慌乱的神色。

唐基冷笑一声,道:“姓徐的!你认命吧!”

说着七节鞭一扬,迎面抽了一下,徐经纬一式“临风低姿”,穿出鞭影。

不料康基招式一变,封住徐经纬去路,黄毒立刻赶上,忽地拍了一掌。这掌将徐经纬打得立脚不稳,还待站直,唐基的第三鞭又已抽至。徐经纬百忙中两手一晃,一式蟹行八步的绝招,“巧贯蓬矢”,人忽的绕出战团之外。唐基和黄毒只一错愕,便不见了徐经纬的人影。

徐经纬三步并两步,堪堪冲到大门口,心中一急,竟然没看见大门口挡着一个大汉。他收势不及,人往那人撞过去。冷不防那人将手一抬,一抓便抓住徐经纬的胸口。

徐经纬抬眼一瞧,赫然发现抓他的人,竟是鬼头大王谈金。

他急中计生,露齿一笑,道:“谈兄来得正巧!”

谈金回问道:“什么事正巧?”

发问之时,抓住徐经纬胸口的掌力不免略松。说时迟,那时快,徐经纬猛地使出~记少林伏虎降龙拳的擒拿招式,两手迅速扳住谈金的腕部,轻轻一带。

谈金一来借不及防,二来徐经纬这一招学自少林慧口小和尚的擒拿术甚是精妙,高大的身子不觉顺势挥了出去。“嘶”的一声,徐经纬只不过领口被撕去了~片衫布,人却脱出了鬼头大王谈金的掌握之中。

谈金差点没跌倒,大门却洞开,徐经纬心想此时不走,良机不再。正要冲出大门,门外却又走进了另外一个人。

这人穿着一身宽大的和服,头顶上扎了一根辫子,腰系一条花带,斜斜插厂一长一短的两把刀刃。

徐经纬一见那人的架势,便知来的是海龙会重金礼聘的浪人片岗二郎。

这时片岗二郎已缓缓拔出腰刀,作势封住大门,不让徐经纬逃出门外。

徐经纬顿时四面受敌,大有插翅难飞之苦。

谈金站稳了身子,冷笑一声,道:“徐经纬!你不是四川唐门的人吗?怎么和唐门老二唐基兄干了起来?”

唐基这时已迎了上来,道:“谈兄这话从何说起?”

谈金笑了一笑,将昔日徐经纬和唐英冒充余泛老推介的客人,混入海龙会分舵的事说了出来。

唐基闻言骂道:“妈的!原来英丫头就是被这姓徐的小子教坏的!”

谈金道:“这话怎么说?”

唐基道:“小弟这次下山,就是为了敝门唐英叛门之事而来的,附带要向江湖同道解释误会……”

谈金恍然道:“原来唐英已叛了贵门,此事后兄不提,敝会会主还在责怪贵门太不够意思哩!”

唐基道:“就是呀,所以小弟急急东来,此刻碰上谈兄,正好托谈兄向贵会会主解释一番,免得碍了贵会与敝门之间的感情2”

谈金道:“这事好办!兄弟一定将话传到!”

唐基称谢道:“那就省去小弟跑一超海龙岛了!”

谈金将话转入正题,道:“徐经纬这小子怎会跑到这地方来?”

唐基耸耸肩,道:“兄弟也不知道这……”他压低了声音,又道:“谈兄可知道这小子的来历?”

谈金道:“此人与少林派大有渊源,却不知师承是谁?”

唐基道:“难道贵会连他的出身来历都没摸清楚?”

这句话使谈金脸色微变,口气也不甚客气,道:“三花令、五船帮的人还不是摸不清楚他的底细,岂止是敝会而已?”

康基心知谈金误会他有瞧不起海龙会的意思,忙道:“兄弟不是这个意思,兄弟是……是……”

“是”了半天,唐基情急更难措词。

徐经纬趁机冷哼一声,道:“唐基认为他一个人便能直出本人的来历,你们海龙会空有上万之众,却没他的本事大……”

谈金倏然变色,道:“唐兄既然知道徐经纬的来历,何故隐瞒?”

唐基道:“兄弟……兄弟不知道吗!”

徐经纬道:“笑话!不知道本人是无肠公子之徒,为什么要置本人于死地?”

唐基还待辩驳,谈金已道:“什么?阁下是三十年前纵横武林的无肠公子高足?”

徐经纬道:“是啊!”

谈全哼一声道:“怪不得唐基不放过你……”

唐基抗声道:“谈允!兄弟根本就不知他是无肠公子的传人……”

谈金冷冷笑道:“昔年四川唐门三老被无肠公子杀了两人,你们唐门想在后辈的人找仇报,也未免太过分!”

徐经纬忖道:“原来还有这段过节。他的目的只在设法使谈金和唐基两人不联手对付他就成,也管不了师门有何仇恨。”

当下徐经纬随口道:“是啊!所以地唤使唐宁谋杀我于先,现在又找来毒火教的人追杀于我……”

谈金听他说出唐宁的名字,对徐经纬这番胡扯,已信了八分。

他挺~挺胸道:“没关系!只要你加入海龙会,我保证四川唐门绝不敢动你一根汗毛!”

口气虽然太大,但谈金之言并非纯系吹牛。徐经纬故作喜色,道:“真的?雄霸西南的四川唐门,竟然对海龙会如此服贴?”

谈金道:“不是兄弟吹牛,敝会势力,当今武林惟我独尊……”

他还没说完,黄毒已骂道:“他妈的!偏是咱毒火教不买海龙会的帐!”

唐基也冷笑道:“谈兄这话也不怕人家笑掉大牙?”

谈金恼羞成怒,道:“不信咱们走着瞧!”

黄毒叫道:“何必等着瞧?现在就让你瞧瞧是不是有人敢动海龙会一根汗毛!”

他说干就干,忽地两袖一抖,将两枚毒火弹打向谈金。

谈金不料黄毒如此大胆,口中叫骂出声,慌忙躲开毒火弹的攻击。

一直没有说话的片岗二郎,一见谈金差点吃亏,举起长刀,“呀”鬼叫一声,迅速冲入阵内。

唐基见片岗二郎来势汹汹,握刀的架势也与中土刀法大不相同,不知他这一冲有何名堂,七节鞭微扬,却不敢硬接。

他将身子一侧,片岗正好冲至他的身旁,霍地将长刀斜斜一扫,拦腰砍向唐基。

这一招是在快步奔驰之时出手,大违武学原理,但片岗的刀势却仍然极为雄浑。

唐基大吃一惊,因为他自始以为片岗应在止住去势之后才会出刀,不料片岗刀法自成一格,又狠又快,使唐基几乎被他扫中。

唐基骇出一身冷汗,长鞭迅速反击,刷的卷向片岗握刀的双手腕。

片岗将手腕一沉,唐基以为他将改用单手攻他的左侧,不想片岗宁可让后基回复正面位置,仍然用双手牢牢握住刀柄。

此举又使唐基大觉意外,他哪里知道东瀛刀法,多数是用双手握刀的。

须知东瀛刀法讲究气势,攻敌之时,走的全是雄浑沉壮的招式,因此他们握刀必用双手,浑力之际则将全部腕力贯注在刀把之上,全力推出。这种施刀之法,可使刀势加倍凌厉,气势更惊人。

尤其他们每在出招之前,拼力号叫嘶嚷,然后才狠狠出招。乍然碰上,那种惨烈的呐喊,委实震人心弦,胆小的人无不生出畏惧。设非康基经验老到,刚才片岗那种攻敌气势,必使他先畏缩了一大半。场中唐基和片岗二郎、谈金和黄毒,四个人捉对儿厮杀,徐经纬反倒轻松地作壁上观。

他等场中四个人打得难分难解之际,便悄悄退向大门而去。

黄毒第一个发觉徐经纬想溜,一面发弹攻击谈金,一面哇哇叫道:“姓徐的!有种不要跑!”

徐经纬先是下了一跳,一来一看场中四人,无不拼死缠斗不休,心知他们不可能突然罢手拦他,心中转为轻松,高声道:“你们四个人打一场架也就够了,多我一个人闲着也无聊,失陪了……”

缠斗中的四个人打得火气上涌,虽然不甘心徐经纬溜走,却不肯罢手。

徐经纬心中一乐,长笑一声,就要踏出门外。

没想到大门外又涌进一批人进来,使徐经纬愕然四顾,不知这批人的来历。

这批不速之客人数众多,由一名年迈老头带头,一进门就将徐经纬团团围了起来。

徐经纬见状不妙,道:“喂!喂!你们这是什么意思?”

那老头大步向前,道:“尊驾可是徐经纬?”

徐经纬道:“是啊!”

那老头道:“老夫是三花今杭州分舵舵主皇甫煌,你既是徐经纬,就请跟老夫走一遭!”

徐经纬讲道:“跟你走,干什么去?”

皇甫煌道:“去了便知!老夫仅是奉命行事……”

说着不待徐经纬同意,便挥手要他的手下动手,大有硬行架走之慨。

徐经纬急中生智,将双手乱摇,高声叫道:“慢!慢!你们三花会怎可强行掳人?”

他这一叫,谈金等四人立刻一齐停手,一纵身全跑了过来。

谈金冲着皇甫煌吼道:‘你们是哪一道上的朋友?”

皇甫煌冷冷道:“你们呢?”

谈金道:“海龙会!”

皇甫煌嗤道:“海龙会没什么了不起,我们是三花令的人!”

这句话引起唐基和黄毒一阵狂笑,他们两人这一笑,显然是有意笑来气死谈金的。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4章 憨傻小子逍遥郎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龙马江湖》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