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马江湖》

第15章 巧取豪夺营垒图

作者:司马翎

两人很快地来到农舍之前,徐经纬找到主人,客气地说明来意。那村夫年约四十开外,一见徐经纬和卓大两人相偕而来,登时难下笑容,将两人让进屋中,态度意外的殷勤。

晤谈之下,才知道那村夫刚才险些被谈金等人杀死,因徐经纬和卓大两人及时出面,他和村里的其他人始才免于遭难。

是以那村夫招待甚殷,徐经纬拿出银子请他治酒置食,他说什么也不肯收。

片刻之后,不但摆出了一席丰富的酒食,村里的其他人闻讯之后,也都纷纷携带酒食,前来向徐经纬和卓大两人道谢救命之恩自在。

大家喝了一会酒,那胖子方始施施然自外面进来,一进门便嚷道:“喂!喂!你们两个也不等我,怎么就喝起来了?”

徐经纬起身相迎,那胖子抢过一条板凳一屁股坐了下来,端起一壶酒,-口气灌下肚子里,才道:“好酒!好酒!”

在座相陪的那些村夫,被那胖子的举动,弄得如坠五里云雾,只不知他是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的。

徐经纬却忙换上一壶酒‘笑道:“这酒既然合老前辈的胃口,您请尽量多喝!”

胖子夹了一口肥鸡,一面嚼动一面说道:“自然!自然!”他将鸡肉吞了下去,又道:“来,来,谁敢跟我划上三拳?”

那些陪宴的村夫看到徐经纬称呼那胖子叫老前辈,知道他必然大有来历,顿时有人凑趣道:“老英雄既然有划拳的兴致,小的就陪您……”

说话的一名魁梧的汉子,看来蛮有点酒量。

胖子闻言笑吟吟道:“好!小哥咱们一拳三碗……”说者挽起了袖子,伸出右掌又道:“来!哥俩好,一口高升!”

于是两人开始划拳,你来我往,好不热闹。

喝了差不多半个时辰,胖子大碗灌酒大块吃肉,显得兴高采烈的样子。

徐经纬觑个空,拉了胖子一把,低声道:“敢问老前辈,唐基他们六个人现在何处?”

胖子道:“他们六个人暂时被我罚在太阳底下站一会,作不得怪的,你放心!”

徐经纬道:“不知老前辈如何个罚法?”

胖子道:“我点厂他们~处穴道,罚他们呆立路旁,再过半个时辰穴道才能解,你满意吧?”

徐经纬恍然道:“满意!满意!”

胖子道:“来!喝酒,再不喝可没工夫了!”

大家又喝了一会,座中的人都已经有了七、八分醉意,那胖子加面不改色,依然故我,一碗一碗地喝下去。

喝到最后,就只有卓大一个人陪着胖子,徐经纬和那些村民,早已醉得东倒西歪。

胖子笑吟吟道:“这些人连喝酒都不去,能做什么事?”

卓大心想:“喝酒跟做事根本扯不上关系,这胖子比喻得不伦不类。”

心坚忍不住想驳他,胖子却又道:“卓大!你愿不愿再管我做一件事?’

卓大吓了一跳,心想这可万万答应不得,上次答应他应付唐基他们一干人,差点害惨了这一带的百姓,这次可不能再听胖子的坏主意。

当下卓大一口回绝道:“不愿!不愿,老子再也不听你胖子的鬼主意……”

胖子哭丧了脸道:“这事非你帮忙不可,拜托行个好事,拜托!”

卓大道:“什么好事不好事,我才不管呢……”

胖子忽然伸手抓住卓大的手腕脉门,微一施力,卓大立刻痛得冷汗直冒,酒意全消。

只听胖子冷冷道:“你帮不帮忙?”

卓大倏地道:“老子就是不帮忙,你待怎地?”

他勉强将话说完,却早已痛彻肺腑,差点没叫出声来而已。

胖子依然扣住卓大的脉门,道:“你不怕我一掌毙了你?”

卓大道:“他妈的!老子就是怕,也不能被你这胖子看扁了!”

咬咬牙,卓大狠狠道:“二十年后又是一条好汉.有种你就将老子废掉!”

胖子怒道:“你妈的!软硬都不吃,要吃哪一套?”

卓大道:“老子什么都吃,就是不吃你胖子这一套!”

胖子突然叹了一口气,将手一松,卓大登时疼痛全消。

他抬眼朝胖子望去,只见胖子神情甚是治丧,目光呆滞,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

卓大征了一下,将到口骂胖子的话吞了下去,改口问道:“胖子!你怎么啦?”

胖子双手乱摇,道:“我在气我自己!”

卓大闻言笑了起来,心想自己有什么好生气的。

但胖子的言表均极认真,遂道:“你干嘛生你自己的气?”

胖子道:“我气我自己不争气,老是交不到朋友,就连你卓大也不理我了…”

卓大愣然望他,只见胖子眼圈红红的,心里头像是很伤心的样子。

看来引人同情。

胖子喝了一口闷酒,卓大心中有些不忍,道:“胖子!你怎么哭了?”

不是吗?

胖子的脸上果然挂着串串泪珠,已不知何时抽抽搐搐地哭了起来。

卓大这太平生别无所怕,最怕就是看到人家泪眼相对,胖子这一哭,他顿时慌了手脚。

胖子哭了一会,自己觉得没趣,站了起来,往外就走。

卓大叫道:“胖子!你上哪儿去?”

胖子道:“你不当我是朋友,我只好另外去找个朋友!”

卓大道:“谁说我不当你是个朋友?”

胖子道:“可是你不愿帮我忙?”

卓大追到他的身旁,道:“你到底要我帮什么忙?”

胖子道:“替我教训一个人!”

卓大道:“是谁?”

胖子道:“我也不知他叫什么名字……”

卓大道:“不知道名字如何教训他?”

胖子道:“是这样的,大约一年多前,我无意中碰上一名年轻英俊的男子,这人不但嘴巴会说话,酒量也很好,因此一见面就甚投我的缘!”

他歇了半晌,又道,“我们两人就此结伴道游,天天喝酒赌博,玩得开心之至……”

卓大笑道:“原来你交了一个酒肉朋友!”

胖子继续说道:“后来我一时兴起,传了他不少功夫,那小子有一天趁我不备,居然想暗算我呢!”

卓大道:“你当然没遭到暗算……”

胖子道:“我被他打了一掌,幸亏底子不错,没有死在他的掌下,那小子就此溜走!”他顿一顿.又道:“后来我将伤养好,就追到这里等他,但如碰了一个难题.不能亲手教训地!”

卓大问道:“什么难题?”

胖子道:“这难题是,那小子曾经威胁我说,如果我找他报复,他就要公开我的身份来历!”

卓大讶道:“你怕自己的身份来历被公开?”

胖子道:“是的!如果天下的人知道我被那无名小子打了一掌,那时……那时……”

卓大接口道:“那时你就很丢脸,对也不对?”

胖子道:“是的!是的!”

卓大道:“那么你在武林中必是大大有名了?”

胖子道:“大概是吧?”

卓大沉吟道:“如果你在武林中名气如此之大,为了这一件事找那小子报复,委实有人会说你闲话……”

胖子喜道:“是啊!”

卓大道:“但你要我帮你教训他,也有困难!”

胖子道:“不难!不难!那小子现在所用的名字,我早已经查出来了!”

单大道:“他现在叫什么名字?”

胖子道:“叫徐州段裕!”

卓大想了一想,道:“既有了那小子的名字,就不难找到他,只是那段裕敢暗算你,你又传他不少武功,我怎能教训他?”

胖子道:“段裕那小子武功深奥博大,算得上武林数一数二的高手,但你不须怕他,我可以传体一手专门制伏他的功夫,让他碰上了你头就大!”

卓大道:“也好,但是你要我怎么教训他?”

胖子想了想,道:“碰见他就狠狠替我捧一顿,让他不死不活!”

卓大道:“这人心眼既然这么坏,我就答应你这差事!”

胖子大喜过望,拉着卓大的手,道:“来,来!咱们找个僻静之处,我来传你功夫!”

卓大道:“不忙!不忙!先叫醒我那姓徐的朋友再走!”

胖子道:“叫醒他干嘛的?”

卓大反问他道:“你不是也要传他两手武功吗?”

胖于摇摇头,道:“姓徐的大有来历,根本用不着我传他武功!”

胖子讶道:“你不知道他是出身少林派的?”

卓大摇摇头,道:“我是不知道!”

胖子道:“我见过他的手法,与少林一派的心法极是相近,很可能是我一位故友的徒弟!”

卓大道:“我们何不当面问问看!”

胖子道:“说得也是.你去喊他出来!”

卓大答应一声,转身走到原先他们喝酒的那农舍,推门进去,却倏地惊噫了一声。

原来屋内杯盘狼籍,那些喝醉了的村夫一个个歪歪斜斜的爬在桌前,却独独不见了徐经纬。

卓大四下叫了两声.仍是没有人答应,走出屋外,还是人影杳然。

他觉得甚是奇怪,屋前屋后绕了两圈,依然寻不着徐经纬。

这时那胖子也已走了过来,问道:“姓徐的不见了?”

卓大道:“是呀!我们才离开那么一会儿,只不知他人到哪里去了!”

胖子皱起浓眉,道:“我们到前面路上寻寻看!”

于是两人走上小路,片刻之后就到了村外。

村口这时凑集厂不少村人,有认得卓大的,不待卓大出口询问,就跑了过来,道:“这位壮士作快赶过去,你那位年轻朋友被人劫持往东而去了!”

卓大闻言一惊,道:“什么时候的事?”

那村民道:“刚刚才离开的!”

卓大转向胖子,道:“走!咱们去看看什么人那么大胆!”

胖子点点头,突然欺近卓大,将他裤带一提。

卓大两脚离地,急急叫道:“喂!喂!胖子你这是干什么?”

叫声之中,卓大耳畔传来呼呼风响,人已被胖子提着风驰而去。

刹那之间,两人已来到一座废墟之前。

胖子将卓大轻轻放下,指指前面。

卓大眼望过去,只见有一名高大的外地和尚和一名华服少年,就站在废墟之前,愣然望着他和胖子,地上躺着一个人,赫然就是徐经纬。

卓大胸中大怒,喝道:“你们将我的朋友抓到此处是何道理?”

华服少年人道:“你是徐经纬的朋友?”

卓大道:“当然!”

华服少年转向那高大的和尚,道:“怒尊者!这两人既是姓徐的朋友.我们何不一起抓回去?”

那高大的和尚原来是藏地魔音门的怒尊者,华服少年则是豫北赛家堡的少堡主赛统。

只听怒尊者道:“多带两个人反而累赘,贫僧之意,不如将之杀了干脆!”

赛统杀机倏现,取出一对金笔,道:“也好!这事由小弟动手!”

说着徐步走了过来,胖子突然道:“卓大!这打架之事由你来!”

卓大气道:“你功夫比我好,怎地如此畏缩?”

胖子向他挤挤眼,道:“那小子一过来,你就使出我教你的那一招,我去救姓徐的!”

卓大还持讲话,胖子已经退了下去,留下他面对着徐步而来的赛统。

赛统连连冷笑,一步步逼近卓大。

他神色冷峻,杀气重重,卓大几曾见过如此气势,心中早已生出怯意,胖子教他的招式,本来已记不牢,此刻更是忘得一千二净。

赛统一见卓大神态惶乱,心里一直,金笔微微一晃,一笔点问卓大胸腹间的“天泉”,“阳谷”“大赫”等重穴。

卓大掉头想跑,但赛统的招式诡异迅速,幌眼间已当胸而至。

修地,赛统但觉虎口一麻,右手金笔几乎脱掌而出,慌得他赶紧卸肩撤式,饶过卓大一命。

他心知有人暗袭他,舍去卓大,正要开口叫骂,抬目瞧去,却看到徐经纬站在他的左近,怒尊者却已不知何时溜掉。

赛统见状微微一震,道:“是你偷袭在下的?”

这话对着徐经纬说,因此徐经纬答道:“不错!”

赛统心想,那胖子和那蠢汉,看来也没多大道行,此到怒尊者虽然不在,难道我怕你徐经纬不成?

于是他冷冷一笑,道:“好!在下就还你一招!”

说着忽的一笔点出,点的部位竟是徐经纬脸部的“听会”、“风他”两穴。

这一招虽然风驰电掣,快速无伦,但未免太过狂傲托大,有瞧不起徐经纬的味道。

徐经纬冷哼一声,使出擒拿术中的“引”字诀,将赛统笔招化解,

不料赛统右笔无功,左笔却超虚而至。

这时旁观的胖子倏地嚷道:“徐小哥,不要理会八卦主位,出手加三方,步位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5章 巧取豪夺营垒图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龙马江湖》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