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马江湖》

第16章 真真假假万铁匠

作者:司马翎

片刻之后,前面果然传来一阵脚步审。

接着传出唐宁的声音,道:“你这人怎么搞的嘛,好不容易摆脱了他们,却又折回来干什么?”

既然唐宁在埋怨,那么段裕已经折转回来已无疑问,卓大不禁瞠目望着徐经纬,心想:徐老兄莫非指指能算,有未卜先知之能?”

脚步声由远而近,接着段裕惊噫一声,道:“奇怪,光知君居然没跟徐经纬干了起来?”

唐宁接口道:“这关我们什么事?”

段裕道:“当然关系重大,要不然我何必再转回来看看!”

唐宁嚷道:“你这人做事也未免太过于缚手缚脚的!”

段裕道:“姑娘此言差矣!对别人可以马虎应付过去,对付像徐经纬和光知君这种人,可一点马虎不得!”

说着他四处查看了~番,又适,“幸亏我小心谨慎,否则咱们可真摆不脱三花今的追踪!”

唐宁道:“就算你谨慎得有点道理,接下去咱们该怎么办?”

段裕道:“咱们暂时找个地方躲起来……”

他一言未了,唐宁已嚷道:“躲起来?带着一个黄庆躲起来?”

段裕道:“不错!等三花令弄不清咱们的所在,我们再突然将万铁匠找出来……”

唐宁道:“这方法其笨无比,而且一点也没有男子汉大丈夫的气概……”

段裕笑着道:“你错了!所谓大丈夫能屈能伸,我这一‘屈’正是大丈夫的行径!”

唐宁叱道:“贫嘴!”

她瞪着眼说话,chún边却露出嫣然的微笑。

段裕哈哈笑道:“唐姑娘,咱们相处时日一久,你就可体会出在下的柔情蜜意,哈……”

唐宁娇羞万分,扭着身子啐道:“你再胡言乱语,我可不理你了……”

段裕笑得极为开心,正想开口与唐宁嬉笑几句,忽然看到卓大叉手站在丈许远的地方,不由得惊啊了一声,道:“你……你还没有离去?”

卓大缓步过来,冷笑道:“我为什么要离去?”

段裕道:“徐兄呢?”

卓大道:“他要我问问你的伤势……”

段裕紧张的神情顷刻间化为冷峻,道:“唉?徐兄倒是有心人,可惜他已不在此,否则我还得当面谢谢他……”

他逼近卓大,唐宁倏地道:“段公子!不要伤他!”

段裕征了一怔,心想:“唐宁已看出我有杀死卓大的打算,我必须改变方式才行。”

于是他露出了笑容,道:“在下正要与卓兄把臂言欢,拉拉交情,怎会出手伤他呢?”

他转向卓大又道:“卓兄!你说对也不对?”

卓大冷哼一声,道:“你刚才想偷袭我,你以为我看不出来?”

段裕料不到草大也洞悉了他的心计,道:“卓兄这话就太瞧不起兄弟了……”

他想拿话激怒卓大,然后找藉口杀他,那时唐宁就不会怪他手段毒辣了。

果然卓大道:“瞧不起你又怎样?”

这话正合段裕的心意,他故意道:“土可杀不可辱,卓兄既然瞧不起在下,在下拼个一死,也要澄清这个侮辱!”

卓大道:“拔出你的兵器来!我奉陪就是!”

段裕心中喜道:“这可是你自寻死路,怨不得我心狠手辣。”

他急着想将卓大毙掉,因为他怀疑卓大已将他和唐宁的话听了去。

一方面又怕唐宁不满,因此他神色不动地道:“在下以双手向卓兄讨

卓大道:“反正你有输无赢,随便你怎么办!”

卓大表现得越狂傲自大,段裕越觉得有籍口杀他,不禁暗暗得意。

段裕抱拳道:“好!请赐招……”

唐宁这次没有出言阻止段裕,显见她已同意段裕出手教训卓大一顿。

段裕暗自窃喜,双掌一抱,叫声“得罪”,忽地向卓大面门抓去。

这一掌非拍非击,表面看来像是要抓破对方面门,其实段裕五指暗使十成劲道,等指尖抵达卓大面门数寸远之际,霍他神不知鬼不觉地改抓为点。

卓大屹立不动,有点浑浑噩噩,不知所以的样子。

说时迟,那时快,段裕的指尖已点向卓大颈部的天缨穴,唐宁看得真切,不由得惊呼出声。

天缀穴在铁盆中上些骨际中央,虽非重穴,但因手火阳三焦脉,从小指次指之端而起,循胞表,出天井穴,贯肘,循外,出明经之后,与此穴相承。

如被点中,整条臂膀也就作废。

何况段裕一指点无缀穴,得手后必然再点卓大的死穴,那时卓大何来反抗之力?唐宁觉得段裕这一指点得未免太过狠,正想出言警告卓大。

不料卓大左手一格,右掌比段裕的指法更快,“啪”的打中段裕的左脸。

这一掌打得段裕楞愣的,愕然立在当场。

唐宁路过来关心的道:“段裕!你没有受伤吧?”

段裕半边脸由红而白,两眼射出怨毒的凶光,突然间像发了狂性的野兽般的,惨号一声;扑向卓大。

卓大好整以暇,但仍然免不了被段裕那种骇人的神态所吓着。

他退了一步,段裕“锵”的抽出奇形兵器,前扑的姿势仍未中止,一招“横扫千军”,拦腰攻去。

卓大但觉对方气势强大无伦,心知段裕已豁出命来。

不由得有点胆怯,又退了一大步。

这一大步,正好避开段裕的一招。

卓大一看段裕落空的情形,蓦然想起应该发掌反击才对。

当下他将熊腰微挫,一招“笑指东南”,朝段裕的侧面打去!

段裕只觉侧面掌风微动,猛然旋身慾进。

不料卓大第二把“拈花微笑”,恰在此时打了出来。

段裕眼前一花,当胸挨个正着。

这一掌卓大并未运足内力,但段裕却噔、噔、噔,被打退了三步之多。

他一手抚着胸口,眼中凶光已被骇异所取代,张大了嘴巴,好一会才道:“你……你是逍遥汉陆而的传人?”

卓大逼进一步,哼道:“什么传人不传人的,我是胖子的好朋友!”

他根本不知道“传人”就是“徒弟”的意思,所以说是胖子的好朋友。

逍遥汉陆而正是长得矮矮胖胖的,段裕与他相处过一年,岂有不知陆而外貌之理。

此刻一听卓大直呼陆而叫胖子,骇得心胆慾裂,废然跌坐在地。

唐宁仗到赶至道:“段裕!你伤势不要紧吧?”

段招摇摇头,突然有死到临头之感.阵中充满了绝望的光芒。

唐宁却道:“你在一旁调息,待我砍他一条手臂,报你一掌之仇!”

她将长剑指向卓大,就要动手。

段裕忙站了起来,道,“唐姑娘!体得对卓老前辈无礼!”

唐宁讶道:“什么?你挨了人家一掌,就改口称呼人家老前辈?好没骨气!哼!”

段招苦笑道:“他是逍遥汉陆老前辈的朋友,我这种称呼难道有错?”

他用尽心机,想用“马屁战术”消除单大的敌意,好叫卓大留他一命。

唐宁不相信自己的耳朵,转问卓大道:“你认识陆而?”

卓大道:“当然!否则我何必替他出头教训段裕?”

唐宁道:“啊,原来是陆而托你教训段裕的?为什么呀?”

卓大指指段裕,道:“你问他自己!”

段裕这时已完全相信卓大是逍遥汉陆而的好朋友,急道:“晚辈当年一时糊涂,惹得陆老前辈生气,请老前辈恕罪……”

唐宁一见段裕诚煌诚恐的样子,心中有气,哼道:“看你如此儒怯!哼!我偏不信姓卓的有多高明!”

她将创一振,刷的斜斜劈出,攻那卓大的上盘。

卓大一跃而退,唐宁快速移动,抢占出剑的方位,一连攻击三招。

三招连绵不绝,卓大闪躲之间,却觉得无暇可击,一时被逼退了七、八步,直退至一株大树之下。

那大树横在卓大背后,他只顾闪躲唐宁凌厉的剑招,不想背部一撞,撞上了那株大树。

一个立脚不稳,卓大身于一歪,唐宁的快剑却在这个当口,一剑刺向卓大的咽喉。

她狠狠扎了下去,蓦地卓大身旁涌起一股狂部,将她的长剑逼歪。

卓大将头都轻轻一摆,长剑一刺刺进了树身之上。

因为唐宁用力太猛,剑身没进了半尺深,她心底慌乱,用力拔了三下才拔了出来。

回过头来,却发现卓大在她的背后含笑而立。

唐宁露出惊慌的神色,道:“你……你的内功功力,居然练到收发由心的境界?这……但不可能吧?”

卓大心中笑道:“什么收发由心,是徐经纬躲在树后发掌救了我的。”

但他的表情似笑非笑,使唐宁和段裕更增一层莫测高深的感觉。

卓大道:“将黄庆带出来!”

段裕道:“是!晚辈立刻就去!”

说着转身慾走,卓大喊道:“漫着!用不着你去,唐姑娘去便行!”

段裕表情极为失望,卓大忖道:“这小子是如徐经纬所料,一到危险关头,连唐宁也舍得丢下不管。”

唐宁转身而去。

早大故意道:“唐姑娘这一去如果一定了之,哼!我立刻动手剥你的皮!”

段裕大吃一惊,心想:“糟糕!糟糕,换上我一定趁这机会一走了之,唐宁哪有不逃之理?”

他的脸色阴晴不定,忽然将心一横,暗中忖道:等会唐宁万一不回来,得找个机会暗算这姓卓的,就算不成功,死得也甘心些。”

段裕在那里打主意,卓大倏地道:“你别打歪主意想暗算我……”

段裕闻言骇得心惊胆战,心中涌起未曾有过的惧意,想道:“完了!完了!这姓卓的看来浑浑噩噩的,却比胖子陆而更聪明”

卓大这时也在暗自笑道:“这小子果然有暗算我之意,徐老弟料得真难。”

段裕搜遍枯肠,想不出应付卓大的方法,正感绝望之际。

唐宁押着三花令的黄庆,就在这个时候转了回来。

段裕有如绝处逢生,松了一口气,道:“老前辈,唐姑娘将人押来了……”

卓大颔首道:“好!带过来……”

唐宁用剑推推黄庆,走到卓大之前。

卓大问道:“黄庆!你知道万铁匠的下落?”

黄庆道:“知道又怎样?”

卓大道:“说出来!”

黄庆道:“我要是不说呢?”

卓大变脸道:“你不说,老子就宰了你!”

黄庆蛮横的道:“谅你也不敢杀我吧?”

卓大举起掌来,作势要劈下,段裕却道:“老前辈使不得!”

卓大本就无杀死黄庆之意,但他仍然问道:“你有什么不能杀他之理?”

段裕道:“因为我们得靠黄庆指出万铁匠的去处!”

卓大道:“难道说没有黄庆,我们便找不到万铁匠?”

段裕道:“是的!人是黄庆藏起来的!”

卓大道:“他能将人藏起来,我们就能将人找出来,对也不对?”

段裕想了一会,才想出卓大话中之意,道:“老前辈说得是,不过是举资上更多的工夫!”

卓大哼一声,道:“我倒宁愿多费点工夫自己找,却不甘被黄庆要胁!”

他再度举起右掌,黄庆凛然后退,刚才那股偏激的表情,一扫而光,变得面无人色的,道:“且……且慢!”

卓大冷笑道:“你不是说我不敢杀你吗?”

黄庆道:“不敢!晚……晚辈知罪!”

他想:“连段裕都称他为老前辈,我岂可失礼?”

卓大道“好!那么你说!方铁匠藏在哪里?”

黄庆道:“藏在……藏在……”

他想想不妥,将万铁匠的去处说出来,自己的命岂不完蛋了吗?

段裕插言道:“黄庆!你老实说出来……”

黄庆惶然道:“可是……可是……”

卓大道:“你老实说出来,我饶你一个不死!”

黄庆转化为喜,道:“真的!那晚辈说出来就是……”

卓大道:“干脆你带我们去找……”

黄庆一口答应。

段裕却道:“老前辈有黄庆带路,那么晚辈先行一步……”

卓大心想:你小子想得便宜,我们要将你留住。

他道:“你也一起走!”

段裕道:“可是——”

卓大叱道:“我要你一起走,你就一起走!”

段裕恨不得离卓大远远的,此刻卓大硬要拖他在一起,他委实有点心惊肉跳。

不料唐宁却道:“走就走,怕什么?”

卓大道:“你可以不必跟来……”

唐宁怒道:“我偏要跟去,难道说你敢无缘无故地将我杀死吗?”

卓大笑道:“随你便!你要来便来!”

他顿了一下,朝黄庆道:“咱们走吧!”

黄庆答应一声,在前领路,段裕和唐宁走在中间,卓大殿后,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6章 真真假假万铁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龙马江湖》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