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马江湖》

第18章 貌自明媚智自高

作者:司马翎

她转向万铁匠,又道:“万老前辈,有慧日护送,谅他们也不敢在少林门人面前逞凶!”

慧日道:“姑娘!我们走了!”

成如岑道:“小心了!”

慧日扶着万铁匠,露齿一笑,道:“小僧省得!”

说着搀起万铁匠,轻巧地走出了茅屋。

成如岑等他们两人走了出去,移目看着那盏微弱的灯光,凝神沉思。

片刻之后,她缓缓取下扶渠琴。

调理好琴弦,十只纤纤玉指,就在琴面上行云流水般的.按指弹奏起来。琴音初时像淙淙水流议的,清越静远,使人入耳心凉,精神一舒。

接着,琴音宛如远水温碧,遥峰孤清,使人想起那草满山野,千花聘停,清丽已极!

夜风吹送,琴声挣然,四下的气氛.突然显得那么清静和谐,安详飘逸。

茅屋外,走来了三批人,他们是三花令的扶桑客、光知君、海龙会的鬼头大王谈金、片岗二郎及鹰王米才发,另外一批则是五船帮的邱真珠和邹不鸣。

他们几个人聚集在茅屋之外,驻足围听,居然喀然无语。

琴声弹奏了好一阵子才停了一户来,扶桑客首先吁了一口气,道:“好!好!此曲只应天上有,姑娘琴艺果然名不虚传!”

谈金也道:“名师出高徒,曲圣乐娘子门下.果非浪得虚名之辈可比.姑娘这首琴曲,使谈某如沐春风…”

黑海蛇娘邱真球也道:“成姑娘瑶琴他曲,使人听广之后,大有飘逸超俗之感…”

他们说话之间,屋前日影~晃,站着素衣长发,出尘超逸,丽质天生的成如岑。

只见她斜抱着名琴扶渠,带着圣洁纯美的笑容,向大家颔首为礼。

屋外的人一见成如今出现.纷纷抱拳为礼。

成如岑笑容未敛,道:“夤以琴音劳烦各位大驾来此,小妹心觉不安。”

扶桑客打断她的话,道:“姑娘说哪里话……”

其余的人纷纷附会。

成如岑道:“外面风大,大家何不进屋里一谈?”

众人纷纷答应.跟随成如岑之后,鱼贯走入茅屋之中,然后依次坐下,

成如岑正面而坐,其余的人散坐在四方,他们表情都显得有点局促下安的样子,仿佛在成如岑圣洁美丽的逼视之下,产生出卑视自己的意识。

成如岑轻轻拂去飘在颔前的秀发,姿态美丽已极.道:“小妹有件事,想要转告各位!”

扶桑客道:“姑娘请吩咐!”

成加以道:“那是关于海龙会营垒设计图之事!”

众人都聚出惊诧方分的表情,谈金道:“姑娘也知道本会失落了那件营垒囹?”

成如岑道:“不错!而且更知道那份营垒图落在何入手中。”

众人闻言万不坚耳倾听,大表诧异。

成如岑道:“目前,除了一帮一会之外,三花令和官府均已插上一手,干方百计想弄到营垒图,只是……”

邱真珠道:“只因有问题是不是?”

成如岑道:“是有问题!”

邱真株连问道:“生了什么问题?”

成如岑缓缓站了起米,她的~举一动,此时已深深吸引传在场人人的心思。

只见她缓缓抽出一份蓝图来,道:“你们瞧!这一份是不是大家所瞩目的营垒设计图!”

蓝图自她手中徐徐展开,一幅营垒地道设计的图案,展示在众人面前,使他们七个人十四只眼睛,莫不凑近盯视。

谈金首先道:“这份营垒图,正是本会所失落的!”

扶桑客道:“是海龙会的那份营垒图应是不错!”

成如岑微微一笑,又取出一幅蓝图展示开来,道:“那么这一份呢?”

众人惊叫出声,不禁面面相觑。

只见成如岑拿出来的第二份蓝图,与第一份毫无二致,海岛地道,山水壕沟,营舍垒堡,绘得均极精妙。

众人一时议论纷纷。

扶桑客道:“本座居然不知海龙会的营垒图有二份之多!”

成如岑将蓝图卷好,道:“岂止二份而已!”

扶桑客道:“什么?不止这两份?”

成如岑道:“据小妹所知,目前已发现的,就有四份之多,两份在小妹之手,另两份在万铁匠保管中!”

谈金道:“这……这不大可能的吧?本座在海龙会之中,也算是一名重要人物,据本座所知,当初本会绘制营垒图之时,就只给了一份而已!”

邱真珠问道:“既是如此,成姑娘手中为什么有两份?”

谈金道:“我也不知道啊!”

成如岑道:“这个!小妹倒是略知内情!”

众人又将目凝注在成如岑身上,但见她含笑道:“谈兄之言不错,当初海龙会所绘制的营垒图确是仅有一幅而已!”

歇了一下,成如岑又道:“如今有四。五幅之多,显然是事后有人请来巧匠,按图描绘出来的……”

扶桑客问道:“敢问姑娘,这话可有什么根据?”

他虽然出言质问,但言语却甚得体。

成如岑道:“当然有根据,因为我手中这两份营垒图乍看之下,虽然毫无二致,但是仔细对照后,才知大不相同!”

谈金问道:“什么地方不相同?”

成如岑道:“方位距离,山势水深,均有出入,你们想,在图上的方位巨离有一个点儿的错误,与实际地形,岂不谬之千里了吗?”

众人都露出恍然之色,只扶桑客又问道:“当初复制描绘的人为什么没有注意到这点?”

成如岑道:“据小妹猜想,这名绘制的人,很可能是一个不知堪舆方位,地形测量之术的人,所以复制之时,忽略了这些一致,绘出来的图形,与原图不能一致了!”

扶桑客道:“这一来麻烦不就大了吗?”

谈金道:“是呀!我们为了找一份营垒图,就已经弄得人困马乏,现在平白又冒出三份出来,如何是好?”

成如岑道:“岂止四份而已,说不定真假凑在一起,有五、六份之多呢!”

这话说得众人愕然相顾,邱真珠忍不住道:“这么说,目前真假营垒图到底有多少份,连成姑娘你也不知道?”

成如岑道:“是的,否则我怎么敢在大家之前展示那两份蓝图呢?”

谈金说道:“这么说来,就算本会将姑娘和万铁匠身上的四份营垒图收回,也分不清是真是假了?”

成如岑微微笑道:“那要看贵会是不是有辨识蓝图的人才!”

谈金皱眉沉吟,似是想不出他们海龙会有这种人才。

邱真珠突然笑道:“找当初替你们绘制蓝图的那人不就行了吗?”

谈金脸色阴晴不定。

扶桑客道:“那人一定已不在海龙会了……”

大家将扶桑客这句话想了一想,立刻恍然憬悟。

谈金像泄了气的皮球似的,喃喃道:“是的!那人早已死去多年!”

扶桑客道:“这就对啦!当年香海龙会绘制营垒图及设计营垒之外,海龙会会主老神君事成之后岂有不杀之灭口之理?”

谈金怒道:“扶桑客!事实是否如此,你根本不晓得,怎可信口雌黄?”

扶桑客哈哈笑道:“目前已无暇争辩这件事,而且辩之亦无补于事,我们急慾知道是还有什么人能辨识营垒图的真假?”

成如岑道:“什么人你们真的不知道吗?”

邱真珠插嘴道:“是不是徐经纬?”

成如岑徐徐道:“正是他!徐经纬精于营垒地道之没个只有他才能分辨出海龙会那一份营垒图……”’

室中诸人默然沉思,显然各怀鬼胎。

三眼神雕邹不鸣突然问道:“敢问成姑娘,你将这些事告诉了我们,只不知有何用意?”

成如岑吁了一口气,道:“我告诉你们这些事,只是要你们认清一项事实,就是说,你们不论想从擒抓除经纬下手,抑或从夺取营垒图下手,都将是徒劳无功的……”

扶桑客道:“姑娘能不能进一步解释?”

成如岑道:“徐经纬计智过人,即使你们抓到他,也很难取得他的合作以辨识那份真的营垒图的,此其—…”

她顿了一顿,又道:“何况.小妹和万铁匠已拥有四份蓝图之多,你们要搜求全部营垒图,岂不也得自小妹手中抢这两份吗?”

众人闻言都皱眉沉思,那神情足证没有人愿意强取成如岑那两份的。

只听成如岑缓缓又道:“本来小妹可以将手中这两份营垒图交出来,但是,我该交给谁呢?海龙公?三花今?或是五船帮?”

谈金道:“姑娘确是很难决定交给谁。”

邱真珠亦道:“是啊!这事委实不易做得很公平…”

成如岑笑道:“因此一小妹私下作了一项决定,想趁此到征求大家的同意!”

众人都出现征询的眼光,但没有人开口。

于是成如岑又道:“小妹想奉劝诸位,不要再为营垒图之事争扰不休了!”

这话颇叫在场的人感到意外。,

扶桑客道:“姑娘有此意思,我们不敢不遵,唯此事关系重大,姑娘如不解释清楚,我们如何向上头交代?”

成如岑道:“我自然会解释清楚。”’

她用柔和的眼光扫了在场的人一眼,又道:“我的意思是说,你们暂时停止争夺营垒图之事,由我设法搜集起来,再交给徐经纬辨认出真的那份!”

谈金忍不住道:“然后呢?”

成如岑道:“然后,我将永远将那份营垒图保管好,这一来,海龙会就可以不再为失落营垒图之事,而整日惴惴不安,怕别人觊觎,其它的人也不会再有觊觎之心……”

这席话说得在座诸人经然动容,一时没有人接腔。

成如岑又道:“当然!你们之中要是有人信不过我的话,这事就很难成立…”

扶桑客道:“以姑娘的身份名望,我们自无信不过姑娘之理……”

成如岑见他突然住口,乃道:“但是怎么样?”

扶桑客清清喉咙,又道:“但是这事还待本令令主决定!”

成如岑微微笑道:“当然,我也没有要你们立刻决定的意思……”

她歇了一下,又遭:“你回去告诉贵今武总令主,就说是我的意思,我想,她没有不答应之理的……”

扶桑客站了起来,拱手道:“那么本座告辞!”

其余的人也都表示待请示上头之后,再作决定。

于是成如岑送走了所有的人,凝目沉思。

片刻之后,她突然拍起眼来,道:“什么人?请进屋里一叙!”

屋门应声而开,走进了风度翩翩的徐州段裕。

他向成如岑抱抱拳,道:“在下段裕,见过成姑娘……”

成如岑道:“段兄都已经听见我和他们的谈话了?”

段裕道:“不瞒姑娘,在下听得一清二楚……”

成如岑“哦”了一声,道:“那么!你有什么意见?”

段裕道:“姑娘苦口婆心,有意消除这场营垒图之争,不惜将真假蓝图之事说出来,但在下认为姑娘犯厂几样错误!”

成如岑讶道:“我犯了什么错?”

段裕道:“第一,姑娘太相信一帮一会以及三花令的诚意!”

成如岑问道:“难道我不应该用信吗?”

段裕道:“~帮一会以及三花令,诚然会震于姑娘的威名,答应姑娘的提议,但暗地里,却难担保他们不继续争夺下去!”

成如岑露出极有兴趣的神情,逍:“哦?这一来他们不是自食诺言了吗?”

段裕道:“不然!这事他们大可借手于人……”

成如岑轻盈地笑了起来,宛如一朵绽开的莲花,美丽而纯洁,道:“那么,我的第二项错误是什么呢?”

段裕道:“姑娘仅限制一帮~会和三花令三大势力争夺营垒图,却未禁止武林其他同道,万一将来营垒图落在这些人手中,~帮一会和三花令岂会心服?”

成如岑仍然带着微笑,道:“你这句话,莫非在告诉我,你有觊觎营垒图之心?”

段裕坦然道:“在下确是有此雄心,何况在下不属三大势力任何一方,谁也管不了在下的行动呢!”

成如岑徐徐道:“说得也是……江湖上帮派林立,加上那些独来独往之人,数如恒河沙粒,也不知有多少…”

她顿一下,又道:“不过,你们即使夺得了营垒图又有什么用处呢?再说,有营垒图在身.祸端立起.谁愿意意这个麻烦…”

段裕笑道:“在下一旦有营垒图在身,倒不怕惹祸上身……”

成如岑道:“你是少数之中的少数,试问,江湖上除了他们三大势力之外,有几个人像你段裕~样,也想夺取营垒图呢?”

段裕想想,道:“姑娘说的也是实情,不过有那么几个人,也够使营垒图争夺之事复杂下去了呢!”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8章 貌自明媚智自高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龙马江湖》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