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马江湖》

第20章 良宵苦短忘军机

作者:司马翎

第二天一早,段裕像没事人般的起床,漱洗完毕,用过山寨中准备的早饭不久,武曼卿已命人过来相请他们三个人过去一叙。

徐经纬不知夜里段裕偷了一把三花令的古剑,只觉得武曼卿一早饭人来请,颇非寻常。

三个人骑了三匹马,很快的来到了三花令禁区,他们由栅门而进,迎面便看到一栋朱红的殿堂矗立在眼前。徐经纬当先下马,拾级而上,段裕和卓大随在后头,三个人不一会就走到殿上。

一道横匾写着三个“议事堂”的金字,徐经纬忖道:“敢情这里是三花令总坛发号施令的地方。”

殿前站着两班金戟侍卫,威势撼人。

那武曼卿高踞在殿中正座,两旁坐着武杰、毒娘娘、光知君等人,将眼光全投注在徐经纬身上。

武曼卿冷冷道:“请坐!”

徐经纬等三人道谢一声,坐了下去。

武曼卿乃又徐徐说道:“三位可知道本会昨晚发生一件不寻常的事?”

徐经纬和卓大均摇摇头,武曼卿突然用冷峻的目光,凝注在段裕的脸上,道:“段公子你呢?知不知道?”

段裕故意清清喉咙,慢吞吞地道:“昨晚子时前后,在下……”他将声音打住,做出动副若有所思的神情。

武曼卿不耐地道:“怎么了?”

段裕道:“在下似乎听见山寨内有很多脚步声……”

武曼卿“哦”了一声,道:“你没有走出房门看个究竟吗?”

段裕摇摇头,道:“在下在贵令是客,哪敢如此后突冒失?何况事情发生在子夜,在下如果贸然走出屋外,说不定碰上什么误会,岂不糟糕?”

武曼卿微微牵动一下嘴皮,但没有露出笑容,道:“你倒是很知趣的呀,很好,三位在此做客期间,最好不要无故走出客舍,尤其在夜间或者无本令弟子陪伴的情形之下,更不要随意在山寨乱闯……”

徐经纬冷冷一晒,道:“省得!反正今天在下就要告辞了!”

武曼卿神情甚是意外的样子,道:“你们要走了?”

徐经纬道:“不错!”

武曼卿顿了一下。突然大声笑厂起来,道:“你想在我面前故弄玄虚?”

徐经纬道:“那要看总分主你自己的想法,在下有没有这个意思,你心里明白!”

武曼卿撇嘴一笑,道:“委实叫人难予置信,你居然这么容易就要离开此地……”

她顿了一顿;又道:“让我来猜猜看,到底是什么原因促使你决定要离开此地……”

徐经纬打断她的话,道:’‘在下觉得彼此耗下去,对我们两方都无好处因此……”

“因此你要开门见山的蛮干?”武曼卿一面说话,一面站了起来,又道:“好吧!我让你看看那一份你所要的东西!”

说着,她轻轻拍了两下手掌,一名金戟侍卫应声而出,武曼卿吩咐他道:“立刻到聚宝楼将营垒图拿来……”

那侍卫恭声应是,转身快步走出殿堂。

武曼卿笑容满面地坐了下去,道:“昨天夜晚,突然有人潜入本合的禁区,并从聚宝按中,偷走了一把汉代古剑……”

徐经纬讶道:“汉代古剑?”

武曼卿道:“是的!那人武功奇高,身手不凡.但令人难于理解的是他偷走那把汉代古剑不知是何用意……”

徐经纬忍不住问道:“难道说贵令那把汉代古剑没有什么名堂,不值心那人去偷?”

武曼卿顾d道:“正是如此,那把汉代古剑,既非切铁如泥的宝剑,也不是武林神器,只能供玩赏之用,确是值不得那人去偷!”

徐经纬道:“武总令主对这件事必然相当费解是也不是?”

他想:“武曼卿必然被那人偷剑之事,弄得迷迷糊糊的。”不想武曼卿却神秘笑道:“开始本座确是大觉意外,但深入一想,也就恍然大悟了!”

段裕不禁“哦”了一声,插言道:“原来总分主已经知道那人偷剑的用意了?”

武曼卿毅然道:“不错!”

她的声音极为坚决有力,充分显出她胸有成竹。

段裕微微皱眉,道:“那么,那人为什么要偷剑呢?”

武曼卿道:“这事现在还不能透露……”

段裕大感失望,同时心中对武曼卿的举止兴起神秘难测之感。

他暗暗忖道:“武曼卿故示神秘,我绝不能就此服输,我一定要她知道我段裕的手段。”

段裕正在思忖之际,那名被派到聚宝楼去的侍卫,已陪着一名青衣女婢,捧着一个黑色木盒,缓步走回殿堂而来。

武曼卿一面作手势要那名青衣女婢将那黑色木盒送到她跟前,一面说道:“徐经纬!你过来打开木盒!”

徐经纬道声“好”,大步走了过去,将青衣女婢手中的木盒接了过来,徐徐打开。

他快卜一下,然后才从木盒之中取出一卷布轴,小心地张开来。

在殿堂中的所有人,全被徐经纬的动作所吸住,当徐经纬掀开木盒之际;座中诸人的目光,几乎全凝注于徐经纬的动作。

那一卷布轴缓缓张开,果然是一幅营垒图,

徐经纬略略看了一下,皱眉道:“武总令主,在下有~句不大中听的话,不知总令主肯不肯听呢……”

武曼卿微微一笑,道:“请!有话请尽管直言……”

徐经纬顿一顿,道:“这一幅营垒图完全是假的!”

武曼卿抬眼道:“真的?凭哪一点说是假的?”

徐经纬坚决道:“因为按图而论,如有营垒设计绝大可能!”

武曼卿问道:“哦?为什么呢?”

徐经纬指着图中的一处标志,道:“就以这处标志为例,依照这种图型,决计不可能使上面的水流下来,那么,请问,图下这些房舍,到哪里去找水喝呢?”

武曼卿接过图来,很仔细地看了一会,道:“嗯!果如你所说的……”

她一面说话,一面作手势要那名青衣女婢,取出第二幅营垒图来。

徐经纬接在手中,道:“这一幅也是假的……”

武曼卿“呀”了一声,道:“这一幅也是假的?”

徐经纬肯定的道:“不错!正是赝品!”

在一旁的武杰忍不住问道:“真是假的?”

徐经纬道:“当然,因为图中所示的山水,连方向都描错,怎么可能是真图呢?”

武杰看了一下图,摇摇头道:“我实在不懂你的解释!”

徐经纬正要开口,武曼卿却道:“杰儿!你听徐公子说下去,不要插口……”

武杰恭声答应,立刻退到一旁。

徐经纬乃继续说道:“这一幅图不但连山势水向都描错,而且山高水深都没有一定标志,请问这可能会是真图吗?”

接着,徐经纬将手中的营垒图摊了开来,一连指出七、八处他认为不合理的地方。

武曼卿很用心地听完徐经纬的说明,凝神想了一会,道:“照你这么分析,这两份营垒图均毫无用处了?”

徐经纬道:“也不尽然!”

武曼卿问道:“噢?这话怎么讲?”

徐经纬道:“因为这两份营垒图只是被人改写而已,如果我们能寻出图中的错处予以修正,仍是有用!”

武曼卿又问道:“那么,从何寻出图中错处?”

徐经纬抬起头来,道:“最好的办法当然是按图索群,到现场仔细对照修改,但……”

武曼卿用手势阻止徐经纬再往下说,接口道:“这是不可能的事,海龙会合肯让外人这么做?”

徐经纬微微一笑,道:“在下当然知道这事很难,但如果总令主认为值得去做,这事也并非没有成功机会!”

武曼卿耸然动容地道:“是呀!设若我们有意全力去办,海龙会实力虽大,也不见得就可阻止我们啊……”

她站起来徐徐在座前走动,一面垂头思忖,一望而知她正全心在考虑要不要与海龙会正面冲突。

因为一旦三花令派人掩进海龙会的营盘岛屿,双方冲突是免不了的,那时将是江湖两大势力的一场殊死战。

是以座中那些三花令的高级人物,无不露出紧张的神色,等待着武曼卿出言决定。

武曼卿似乎很难下决心,她在座前徘徊了一会,又坐了下去,支肘沉思。

武杰忍不住低声道:“娘!这事关系重大,请娘三思!”

武曼卿道:“娘知道,你让我考虑……”

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又适:“看来这事有待本令会议决定,杰儿!”

武要恭声应“是”,武曼卿乃又道:“吩咐本令内外各堂堂主,三花令各令主及长老,订后日午时,群集总坛议事堂议事!”

武杰又答应一声,大步走出殿堂。

武曼卿转脸对徐经纬道:“你能不能留到后日午时,本令集议之后再走?”

徐经纬很干脆地道:“可以,但你们别想将我牵涉到与海龙会冲突的事件中……”

武曼卿笑道:“你放心,要你在这件事中协助我们的话,本座必然会先取得你的同意……”

她说着站了起来;道:“送客!”

两班侍卫轰然应诺,徐经纬、段裕和卓大只好站了起来,抱拳作别而下。

他们回到了宿处,段裕突然道:“徐兄!你看那武曼卿会不会跟海龙会动上手?”

徐经纬道:“两虎相争,必有一伤,三花令要动手的话,非有足够理由和把握不可!所以这事目前还难预料!”

段裕却道:“不然,依照兄弟看来,三花令下手的成份极大!”

徐经纬研然问道:“哦?你的看法是……”

段裕迅即接口道:“兄弟认为,第一,他们两大黑道势力,勾心斗角,暗中互相排挤的时日已甚久,双方面都心不和,早知~战难免,所以三花令抢先动手,势所难免……”

徐经纬道:“第二个理由呢?”

段裕道:“第二,三花令最近势力扩张报快,海龙会已深受威胁,他们不动手,海龙会也不可能任情势如此发展下去,因此三花令唯一抢先动手的时刻就是目前,武曼卿心里不会不明白!”

徐经纬微微点头,段裕乃泪滔又说道:“第三点,你刚才说过可以修改那两张营垒图,进而寻出真正营垒图的那句话,已深深打动武曼卿的心,很可能使武曼卿下采取行动的决心!”

徐经纬凝思一会,道:“这话虽有道理,但武曼卿还得考虑我会不会协助她这个问题,是也不是?”

段裕颔首道:“不错!因此徐兄的话就是促成他们双方兵刃相残的导火线,徐兄何不先考虑该不该利用这次机会?”

徐经纬反问段裕道:“你认为如何呢?我该不该抓住这次机会?”

段裕道:“这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徐兄岂可错过……”

徐经纬喀然无语,看了段裕一眼,旋即站了起来,走回自己的房中,

段裕跟在后头,问道:“你认为机会不大?”

徐经纬道:“机会诚然有,但咱们似乎不能抱有大大的乐观,比如说,我们不能低估三花令的能耐!”

段格笑道:“敢情徐兄担心画虎不成反类犬,白白便宜了三花令,叫他们给利用了?”

徐经纬坐在床沿,道:“这倒在其次,要紧的是,万一我们协助了三花令,却不能促使他们两大势力大于一场,岂不是偷鸡不着蚀了把米?”

段裕道:“徐兄如果决定干,我可以助你~臂之力,定可使他们两大势力搞成一片乌烟瘴气!”

徐经纬问道:“你有什么把握?”

这一问,显示出徐经纬还不相信段裕有如他所言的能耐,段裕不得不补充道:“不瞒徐兄;事实上我早已在进行让三花令和海龙会大拼的计划……”

徐经纬道:“哦?你早已有此计划?”

段裕靠近徐经纬,压低声音,道:“你记得武曼卿所说的昨晚他们丢了~把汉代古剑吗?”

徐经纬道:“是啊!这跟你所说的计划有关吗?”

段裕神秘一笑,道:“当然有关,否则我提它作什?”

徐经纬没有插言,但段裕知道他正在等待进一步的说明,于是说道:“昨晚前往三花令聚宝楼偷出那把汉代白剑的,就是区区在下!”

徐经纬露出诧然不解的神情,盯了段裕一眼,才道:“你?是你偷了那一把汉代古剑?”

段裕得意的道:“不错,而且我已经将占划安全地藏了起来。”

徐经纬摇头道:“在下真想不透你冒险偷三花令的一把古剑,与你如说的计划有何牵连!”

段格又露出得色,迫:“这是兄弟计划中的一部分,当然互有牵连!”

徐经纬忍不住插口道:“有什么牵连?”

段裕道:“我要嫁祸海龙会!”

嫁祸海龙会,让海龙会润起萧墙而仍不知事出何因,却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0章 良宵苦短忘军机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龙马江湖》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