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马江湖》

第21章 恶虎狞狼军旗盟

作者:司马翎

白毒强按住翻腾上涌的血气,道:“没……没关系,三弟!那小子果然大有来历,咱们万不可逞能力拼!”

黑毒听见白毒可以开口说话,登时放心,道:“水晶宫宫主已经警告过我们,黄毒大哥也一再表示,那浑小子武功诡异,二哥你偏要强行出手

白毒挥挥手阻止黑毒说下去,道:“咱们快依照水晶宫主的指示,布下毒火阵收拾他们要紧……”

黑毒答应一声,自袖中拿出一面彩旗,举起来挥动数下,那些毒火教的徒众,立即迅速移位布阵,不一会便将徐经纬他们三人围在核心。

徐经纬见状皱眉道:“这些毒火教的人,莫非也在行阵布法吧?”

他一言未完,毒火教已经布阵完成,困在阵中的三人,突然有陷入千军万马包围之中的感觉,只觉得四下密密麻麻站着毒火教的人,看不出有一处空虚可供突围。徐经纬凝神思忖突围之法,那些毒火教的徒众,却在此时迅速向后疾撤。他们的动作奇快,但行动却颇一致,不仅有条不紊,而且一点也不因朝后移动以致弄乱了阵式。

段裕问道:“他们这是干什么?不战而退?”

徐经纬道:“哪里是不战而退,他们要扩大包围圈,使阵式运用达到灵活的境界,然后就攻击我们……”

段裕道:“他们只是人多而已,冲出去他们未必就能堵得住我们,走!咱们快冲!”

徐经纬摇摇头,道:“太迟了!喏,你们看!”

段裕和卓大依言凝目循徐经纬所指的方向望去,只见前面多出了十几把冒着浓烟的火炬,接着他们的四周又出现了好几十把相同的火炬。

毒火教的人将那些火炬全插在地上,一时熊熊火光四起,威势甚是骇人。

卓大讶道:“他们在搞什么名堂?”

他说话之时,眼睛一直注视着前面,话一说完,忽然瞠目结舌,惊呼道:“毒……毒火教的人怎么一下子全不见了?”

段裕也发现情况有异,道:“是呀!那些家伙都跑到哪里去了?”

徐经纬道:“他们仍在原地不动,只是这回我们再也分不清楚他们的位置了!”

卓大道:“这就奇怪了,只隔了一层烟火,我们为什么看不清他们?”

徐经纬道:“这就是阵式变化的厉害之处,咱们准备应付第一波攻势吧!”

段裕道:“徐兄的意思是说,他们掉在地上的那些冒烟的火炬,就是一种奇门阵法?”

徐经纬道:“是的!咱们已经陷在阵中,等下他们必然催阵攻击,两位要特别注意……”

他说得如此慎重,使段裕和卓大不能不提高警觉。

场中忽然间静了下来,使原来紧张的气氛,显得更为高涨。

霍地场外传来一声尖锐的叫声,充满了激昂、凄冷的味道,入耳震撼心弦,使人不寒而采。

徐经纬急促地道:“两位注意,他们就要催阵攻来了!”

语音一落,阵式东北角的地方,侯地涌起一股五彩缤纷的浓烟,有红。有黄等颜色,煞是美观。那股浓烟涌现之后,随着风势缓缓拥向徐经纬他们三人立身的地方。

只见浓烟逼近,连连翻滚汹涌,上下腾飞,令人目不暇思,眼花缭乱。

段裕讶道:“这又是什么名堂?”

徐经纬道:“等下那股浓烟一逼近我们,我们便将陷入阵式之中,不但分不出敌我,就是距离方向也会产生错觉!那时就是毒火教出手的时候了!”

段裕忧虑的道:“这可怎么办?徐兄有没有应付的办法?”

徐经纬没有回答,凝思一会,道:“我们先设法避过他们的第一波攻势再说……”

段裕心想:“敢请他还没有看出这阵式的来历,而毒火教的攻势可能很快就要发动了。”

他正在思忖之间,那股五彩缤纷的浓烟,突然自四面八方激射而到,不一会就将他们三人掩遮起来。三个人一陷入浓烟围绕之中,修觉四下一暗,居然伸手不见五指,不禁心头齐齐一凛!

卓大首先嚷道:“徐老弟!这是怎么一回事?”

徐经纬急道:“卓大哥!小心你的左右……”

他的声音极为急促,同时微显紧张,由此足见毒火教的攻击,可能随时而来。

徐经纬的警告才说出口,那边卓大已怒斥一声,快速地推出了一掌,一面骂道:“他妈的!那些毒火教的王八羔子,果然混帐透顶,无耻之至!”

段裕在卓大身边道:“怎么回事?”

卓大接道:“他们欺负咱们看不清四周景物,居然抽冷子想暗算老子!”

徐经纬道:“看情形咱们三人最好背靠背站在一起……”

段裕道:“对!这样才能顾前顾后,专心一意应付自己前面的敌人……”

说话之间,三个人已靠在一起,成为一种三角攻势,登时心情安定不少。

徐经纬正要设法使他们三人恢复原来的攻势,突然之间,左侧又有人抡刀攻到。他几乎措不及防,险些被对方的长刀所砍中,匆忙中脚步移晃,一式蟹行八步的救命奇招,堪堪躲过那一刀之势。由于毒火教的暗中袭击,徐经纬不禁心中火起,忽地拍出一掌。这一掌迅如奔雷,又是徐经纬在盛怒之中出手,当真锐不可当,浓烟中倏地传来一声惨叫,接着有人扑倒在地。

徐经纬一招得手,他心知想与卓大和段裕再次取得联系,事实上已经很困难,因为毒火教趁那阵浓烟,已全力发动阵式攻了过来。他心念电转,一面注意毒火教的攻击,不一会人已深入阵中。

这次徐经纬感到那四下的浓烟越聚越多,几乎已布满了方圆二、三丈之处。

尤其那些浓烟浮动迅速,不论他身形如何移位,那股浓烟仍然如影随形般的,向他涌至。这是令人伤透脑筋的事,因为人困在浓烟之中,等于置身在挨打的地步,主动权完全操之在敌。

这情形对徐经纬等三人来讲,是非常不利的,徐经纬心里明白得很,如果不设法驱散那一股浓烟,或是设法逃出浓烟笼罩之下,后果必然不堪想象。

徐经纬抑住焦虑的心情,凝立静思,霍地憬然而悟,心想:这些浓烟原就轻飘飘地随风浮动,人在浓烟中移位,带动空气,浓烟岂有不跟随涌至之理?

如果凝立不动,则浓烟必然会渐渐静止,说不定会随风上升或下降,这一来岂不可使浓烟轻淡了吗?徐经纬一想通这项道理,立刻静立不动,心想除非有人攻来,我就这样保持不动的姿态,看你们奈何得了我不?他一屹立静止,身畔的浓烟,果然变得柔和许多,不再激荡变幻令人摸不清方向。如此下去,要是毒火教的人乘虚攻人,静止的浓烟必然会有变化,徐经纬不是可以预先得知警告而有所防备吗?

徐经纬心智过人,他这一静立不动,使外层的毒火教徒一时之间,对他莫测高深,不敢轻举妄动。片刻之后,徐经纬四周的浓烟,已经静止下来,使他忍不住松了一口气。

他小心戒备着,一面筹思应该如何通知段裕和卓大的方法。忽然,他的右前方的浓烟又快速地激荡起来。徐经纬心知有人掩至,忙运力贯右掌,准备出手痛击掩来的那人。

他看准距离要发掌劈过去,修地传来段裕轻微的呼唤声。

徐经纬忙回答道:“段兄!你再向前走两步,我在这儿……”

段裕讲道:“徐兄看得见我吗?”

徐经纬道:“看不见,但我知道作约略的位置……”

说话之间,段裕和卓大果然相偕出现,又与徐经纬会合在一处。

段格问道:“徐兄刚才是以声音判断出我的位置的吧?”

徐经纬摇摇头,道:“不是!我另有方法!”

段极想了一想,仍然想不出徐经纬能在浓烟中辨认出他的位置之法,不觉问道:“徐兄另外有什么方法?”

徐经纬道:“人在浓烟中走动,自然带动烟雾,兄弟就是凭此判断出段兄的位置的!”

段裕恍然道:“原来如此!”

接着他以兴奋的口吻道:“既然有这个方法可辨识敌人的位置,我们只要以逸待劳,仔细注意四周浓烟的浮动,毒大教岂能奈何咱们?”

卓大亦道:“段裕说得也是,徐老弟认为如何?”

徐经纬道:“小弟正计划用以静制动的方法,来破除这个阵式!”

段裕问道:“徐兄的方法是——”

徐经纬迅即接道:“咱们各守住一个方向全神注意岚烟的变幻,一发现有敌人欺近来,立刻就地发举攻他们,但却不要被诱离开自己的位置……”

段裕道:“此法或许可行,不过主动仍然操在毒火教,我们仅能防止他们的偷袭,却无法脱困的,实非长久之策……”

徐经纬道:“也不尽然,段兄试想,这股岚烟诚然又浓又密,但是它们能够历久不散吗?”

段裕恍然道:“小弟明白了!徐兄的意思是要咱们暂时稳住,等阵中岚烟飞散之后,再行设法脱阵,对也不对?”

徐经纬颔首道:“在下正是此意……”

卓大道:“那么咱们就依言去做!”

卓大似乎从不反对徐经纬的决定,足见他对徐经纬信任之诚,至深至大。

段裕虽然觉得徐经纬的方法不够积极,只是在没有更好的办法之前,段裕委实不能不依照徐经纬所指示的办法去做。

于是三个人均全神贯注地凝视着自己的正前方,注意层层浓烟飘动的情形,以防备毒火教突施的暗袭。他们得到徐经纬所悟出的这个诀窍,毒火教几次利用浓烟的掩护所施的偷袭,果然都被识破,片刻之后,毒火教已有十数人受了伤。

那一股凝聚的浓烟这时果然变得淡薄许多,毒火教想靠它掩护,也越发困难。

卓大发觉透过浓烟找出毒火教掩进来的杀手,已不像先前那么困难,不禁高兴地道:“徐老弟的方法真不错,咱们再等一会儿,大概就可出阵了……”

段裕这时也信心倍增,不觉暗暗佩服徐经纬的判断。

毒火教突然停止利用浓烟掩护攻击,显然他们也看出阵式已成强弩之末,那一股浓烟已渐渐失去了效果。片刻之后,那股漫在阵中的浓烟,已开始谈了下来,困在阵中的徐经纬等三人,渐渐可以看清四周的景物。

段裕不禁嘘了一口气,道:“这鬼阵法不破自解,也没有什么惊人之处,哈哈……”

徐经纬目注四方,冷冷地道:“段兄先别高兴,危险的还在后头呢!”

这时阵中浓烟已散得差不多,段裕闻言抬眼打量四下,但见毒火教的人仍然执看兵器,遥遥地将他们三人围困起来。

除了他们三人仍然被围之外,段裕实在看不出眼下的境况,比刚才浓烟未散之时更凶险。

是以他忍不住抬眼凝注徐经纬。

徐经纬淡淡地道:“毒火教的人正在重新调整阵式,适才那股浓烟奈何不了我们,这回他们使出的手段必定更加厉害,段兄千万不可大意!”

段裕正要说话,忽然发现毒火教的人取出一截截长长的竹管,吹了起来。开始时,竹管吹出来的声音,有点像高亢的笛声,渐渐地,声音由高亢而低沉,也由大而小,交织成一股极为难听的杂音。

卓大不禁讶道:“他们到底在搞什么名堂?”

徐经纬道:“这是藏地魔音门的魔音……”

段裕道:“藏地魔音门?他们怎会跟毒火教搞在一起?”

徐经纬耸耸肩道:“这个谁知道?”

段裕又待开口,竹管吹出的声音忽然转为呜呜悲吟,人耳凄凉,使人莫明其妙地打心底涌出一胜悲哀的滋味。

段裕惊道:“果然是藏地魔音门的魔音,而且出自魔音门四者老三哀尊者的杰作……,,

藏地魔音门有喜、怒、哀、乐四尊者,他们擅长以魔音伤人,这竹管吹出来的声音,既是使人入耳心悲,那么出自哀尊者的杰作应该不会错了。

竹管吹出那哀怨的声音不一会儿使人再也忍受不住,卓大第一个被感染得老泪纵横,无端地悲泣起来。徐经纬心头亦觉使闷难舒,似乎很不得痛哭一场,虎目中泪光隐现,大有伤心哀怨之慨。段裕先是透出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样,接着频频挥泪,哭得伤心已极。

站在阵外的毒火教白毒和黑毒,陪着一名硕大的僧人和一名妙龄红衣女郎,全神注视着徐经纬三人的反应。

那名高大的僧人,一张脸拉得长长的,眼皮微微下垂,愁眉苦脸的表情,好像有满腹的辛酸,使人一见之下,莫不兴出同情怜悯的感受。他身旁的那名红衣女子的模样,恰恰与他大异其趣:美丽天真的黛脸,洋溢着青春的气息;丰盈适度的身材,宛若一朵盛开的玫瑰,诱人已极。

而她的眉宇之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1章 恶虎狞狼军旗盟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龙马江湖》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