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马江湖》

第25章 无肠雪夜除婬贼

作者:司马翎

在场的人了解当时的情形,忍不住对成如岑的武功由衷的敬畏。

因为她在那么短的距离之下,不但看出那股浓雾只是障眼法而已,而且迅即接下四根毒针,这种身手,的确骇人听闻。

毒娘娘脸上的表情在一瞬间,可说变了好几样,不知是羞是恨,是妒是怒。

片刻之后,她突然将拐杖缓缓举起,道:“成如岑!今晚不是你亡便是我死,喂!看招!”

她一杖击了过去,同时拐杖龙口发出滋滋之声,四道红、黄、白、绿的火焰,疾向成如岑喷了出去。

成如岑轻盈避过,不料毒娘娘似乎志在必得,但见她龙头拐杖疾速抽回,左袖一甩,噗噗数声,成如岑四周忽然爆现数条冲天火柱,将她和慧日围了起来。

毒娘娘站在大圈之外,狂笑一阵,道:“成如岑,老身这毒火阵成名赫赫,今晚看你如何脱身,哈……”

成如岑道:“原来老前辈是毒火教的那名退隐的教主,真是幸会!”

毒娘娘闻言头发一阵乱颤,厉声道:“谁说老身是毒火教的火婆?

成如岑道:“是晚辈说的!”

毒娘娘道:“你凭什么说老娘就是她?”

成如岑道:“老前辈如非火婆,这毒龙火阵已三十年未现江湖,连毒火教当家三毒也只闻其名而已,老前辈何以能运用自如?”

毒娘娘突然发出一串骇人的笑声,道:“你,你还知道了什么?”

成如岑道:“仅此而已,但是老前辈千万记住,昔日少林无肠公子昙光老前辈的传人已出现在江湖上,老前辈如果真是火婆的话,最好进一避他……”

毒娘娘全身一颤,厉声道:“你指的是徐经纬?”

成如岑道:“不错!那人正是徐经纬徐公子!”

毒娘娘忽然哈哈狂笑,道:“就算老身是火婆,当年一段过节,也只有体成如岑一人知道,如今老身就要将你烧成灰烬,徐经纬能知道什么呢?哈

成如岑平静道:“将晚辈烧死,也休想将老前辈与无肠公子首年那一段过节烧光,须知徐经纬有少林一派倾力相助,老前辈还是没法逃出他们的追逼的……”

毒娘娘大声道:“住口!你死到临头,还敢大言不惭……”

她声音惨厉,显然已怒到极点;一语未完,忽然见她双袖齐飞,向火圈中的成如岑和慧日打出数团烈火。

这在这个时候,黑暗中冲出一条人影,两下一照面,便有一股强劲无比的掌风向毒娘娘当胸袭到。

毒娘娘但党人影一幻,她变招奇快,龙头拐杖往后一圈,化解了徐经纬的招式。

但是她的手腕却隐隐酸痛,心知碰上了劲敌,将拐杖守住面门,沉声喝道:“什么人?”

那人负手而立,站在毒娘娘面前,冷冷道:“区区徐经纬!”

毒娘娘骇然退了一步,道:“你,你就是老不死的徒弟徐经纬?”

徐经纬神态冷漠地道:“如假包换,区区正是徐经纬!”

毒娘娘凝目望去,但见徐经纬显得气宇轩昂,一表人材,禁不住心中暗暗称奇,想道:“料不出无肠公子那老不死的,居然调教出如此出色的弟子。”

她的心中一时充满护恨,刹那间涌起盈盈的杀机,暗暗决定无论如何.势必要先杀死徐经纬再说。

徐经纬从毒娘娘的表情,将她的心思猜了个八、九分,当下微微一笑,道:“老前辈似是对晚辈没有好感,只不知是何原因?”

毒娘娘怒哼一声:“老身岂止对你没有好感,还想要你的命呢……”

徐经纬“哦”了一声,道:“老前辈乍一见面就要取晚辈性命,这必定报家师有关?是也不是?”

毒娘娘道:“不错!因为你是无肠公子之徒,这世上凡是跟那老不死的人或物,老身都要毁灭掉,你也不能例外。”

徐经纬道:“如此说来,老前辈昔日必定与家师有一段很深的过节,对也不对!”

毒娘娘道:“废话!若非有过节,我干嘛要处处为难他!”

徐经纬:“敢问老前斐,您与家师之间,只不知有何仇恨?”

毒娘娘脸色倏变,她那凶恶的表情,此时越发难看,大有生吹徐经纬之慨,道:“你想拿话套老身说出苦年之事,对不对?”

徐经纬:“莫非老前辈有何难言之隐?”

毒娘忽然桀桀怪笑,从她的表情,一望而知徐经纬这一望已深深刺痛她的心坎。

她笑过之后,龙头拐杖忽然如泰山压顶般地朝徐经纬当头劈落。

徐经纬慌忙后退,但毒娘娘的拐杖如影随形,一式“云龙入海”,发出尖锐的啸声,连同扫出的狂风,向徐经纬全身卷到。

这一式拐法当真诡异难测,威势骇人。

在场的人莫不瞪大双眼,注视着徐经纬如何化解。

徐经纬身在拐影之中,他只觉得四面八方均已被毒娘娘的拐杖封死,不论往哪个方向逃,都没有成功的希望,不禁心中一凛。

说时迟,那时快,顷刻之间,毒娘娘的拐杖已突破徐经纬的守式,拐尖袭向徐经纬“期门”、“气海”两穴。

在众人惊“啊”声中,那龙头拐杖宛如一条毒蟒,眼看着就要击中徐经纬。

徐经纬忽然灵光一现.忽地施出经过逍遥汉陆而指点过的蟹形八步绝招.以“分波掠影”之式,脱出毒娘娘拐尖之下

毒娘娘不禁一怔,但她还在惊疑之际,徐经纬的反击却迅速攻至。

毒娘娘但觉左肋一缕寒风袭来,已知情势不妙。

别小觑她老态龙钟,变招换式却迅捷无比,当今之世恐没有几人抵得上她。

只见她将拐杖一收,整个人像只活虾,躬腰急往后一弹而去。

待众人看清楚之时,人已站在离徐经纬余文远的地方。

她的脸色这时反而转起平和,吁了一口气,道:“徐经纬!你这一身功夫都是无肠公子调教出来的吗?”

徐经纬道:“是的!”

毒娘娘突然沉默不语,陷入沉思,使人不知心中正盘算着什么。

片刻之后,毒娘娘又道:“令师在遣你下山之前,有没有当着你的面提到过老身?”

徐经纬道:“没有!”

毒娘娘脸色极为凝重地道:“老身深知昙光这人的个性,他没有提起老身,就表示他已将老身恨到极点……”

她还待说下去,那些困住成如岑和慧日的火柱,忽然迸射激荡,爆出无数的火光,在黑暗之中,显得极是好看。

毒娘娘却道:“老身的毒龙火阵,威力一展现至极,姓岑的丫头和那小秀驴,就会死在眼前的!”

徐经纬道:“不管家师与老前辈有何过节,晚辈并没打算要过问,但今晚老前辈急于杀害成姑娘灭口,晚辈就非查个清楚不可!”

毒娘娘狞笑道:“你想要插手管昙光的事?”

徐经纬道:“师恩浩大,难道说这有什么不可以的吗?”

毒娘娘道:“那么你死定了!”

徐经纬昂然道:“未必见得!”

毒娘娘仰天狂笑,道:“好!有道是初生之犊不畏虎,今晚老身就让你开开眼界……”

她一说完话,忽地举起龙头拐杖,缓缓推出。

徐经纬在她这一推之下,登时受到一股冷风的袭击,浑身不觉一颤,赶忙挪身后退。

毒娘娘杖势却由慢而快,如狂风扫叶般地,骤然连挥三杖之多。

徐经纬不敢轻樱其锋,但却因毒娘娘的出手毒辣,激起他满腔怒火,以一式“飞燕式”掠过毒娘娘身侧,只见他含怒而立,目不转睛地瞪着毒娘娘。

毒娘娘收杖回视,但见徐经纬站在那里,一副威武不屈之态。

徐经纬的表情极为坚毅,似乎有一股坚决无比的信心,形成壮大无比的气势,叫毒娘娘不敢轻海。

毒娘娘忍不住怔了一怔,忖道:“看不出昙光眼界如此之高,居然叫他物色到这种罕见的人当弟子。这姓徐的气势如此强盛,还是老身第一次碰到的。”

她忽然失去打败徐经纬的信心,道:“今晚若非你纠缠不清,老身倒是很愿意放你一条生路的……”

徐经纬道:“那么老前辈可以先撤掉毒龙火阵,放出成姑娘和慧日两人!”

毒娘娘摇摇头,道:“来不及了!毒龙火阵威力已现,成如岑和慧日不出片刻,就要化成灰烬,就算老身此刻撤阵放他们出来,他们还是活不了!”

徐经纬道:“为什么不能活命?”

毒娘娘道:“因为在老身催阵围住他们之时,他们便已中毒,此刻怕已经倒地昏迷了!”

徐经纬闻言大惊,心想这么久没有听到成如岑或是慧日的声音,会不会真如毒娘娘之言,两人都已经中毒昏迷了呢?

他忍不住走近火圈,朝里边大声道:“成姑娘!你没事吧?”

火圈之内传来慧日的道:“是徐师哥吗?我是意日啦!”

徐经纬闻言大喜,道:“慧日,成姑娘没事吧?”

慧口道:“成姑娘正在思索破解毒龙火阵之法,咱们不要惊扰她!”

既然如此,那么成如岑必然踉慧日一样,并未中毒昏迷。徐经纬心情大定,转向毒娘娘,道:“老前辈!看来你的毒龙火阵,还是难不倒成如岑姑娘的,对也不对?”

毒娘娘表情极为复杂,哼了一声.道:“成丫头福分不小,但是她想设法破老身的毒龙火阵,恐怕还办不到!”

徐经纬道:“咱们何不等着瞧?”

毒娘娘道:“可以!老身暂且放过你,等成丫头丧命之后,再收拾你不迟……”

她果然收起龙头拐杖,停止继续攻击徐经纬的姿态,全神贯注地目注毒龙火阵。

这时,那毒龙火阵的火势忽然大炽,无数条火龙,向火圈中的成如岑和慧日疾射而出。

慧日忍不住叫道:“不好了!成姑娘!情势越来越不妙……”

成如岑却道:“慧日,不用惊慌!”

毒娘娘尖笑道:“成丫头,你可真沉得住气呀!””

成如岑没有理会毒娘娘出言讽刺,却问毒娘娘道:“老前辈,此刻您是不是以全身真力,在催动毒龙火阵,想一举将我们俩人杀死?”

毒娘娘道:“是又怎么样?不是又怎么样?”

成如岑道:“是的话,您这毒龙火阵也就难不倒晚辈了。”

毒娘娘语带不屑地道:“噢?那么你何不自行出阵,还待在那里干什么呀?有办法就拿出来啊!”

成如岑平静地道:“晚辈正准备出阵……”

她一语才落,修听一声悠扬的琴声响起,接着琴音如大雨骤至,铮铮不绝。

片刻之后,琴声忽又转缓,听来哀怨苦绝,使人人耳心酸。

接着又如泣如诉,令人百感交织,情不自禁地长叹出声,极慾掩耳疾走。

就在众人心浮气躁之时,琴音倏地一转,这回叫人一听之下,周体舒泰,忍不住露出笑容来了。

慧日突然大声道:“毒娘娘老前辈,您此刻有没有跟着大家微微地笑呀?”

众人闻言将目光移向毒娘娘,只见她果然嘴角挂着一抹笑意,先前那凶狠的表情,业已一扫而光。

毒娘娘发现大家都在看她,收起笑容,怒道:“你们看老身作什?”

大家忙把眼光移开,慧日又道:“你笑了没有?毒娘娘老前辈?”

毒娘娘怒哼一声,尽可能要表现出怒气冲冲的样子。

她摸不清慧日一再追问她有没有笑的用意,因此闭口不语。

段裕却道:“慧日!毒娘娘刚才笑得好开心!”

慧日道:“真的?小僧出道已不算太短,却从未看到过毒娘娘老前辈露齿一笑,啧啧,真是太可惜了!”

毒娘娘怒道:“小秀驴!你敢贫嘴,老身要你死得更惨!”

慧口道:“您不想笑也不行!成姑娘此刻正准备换个曲子,要您痛痛快快地大声笑个够哩。”

毒娘娘心底~惊,心想:“老身如果心绪被扶渠琴的琴音所控制,哪里还能全神以真力催动毒龙火阵呢?”一旦没有本身真力催阵,这毒龙火阵岂不要不攻自破了吗?”

一念及此,毒娘娘不能不屏去杂念,准备应付成如岑的琴声。

慧日所言不虚,从成如岑平日指下所弹出的琴音,修忽之间,变得极为轻松悦耳,美妙舒畅。

在场的人聆听之下,胸臆之间,顿时涌起一阵快意,这阵快意且迅即扩大,顷刻间便塞满了心中。

琴声转为明快流畅,宛若百风和鸣,仙女齐唱,令人一听之下忍不住要手舞足蹈起来。

银二姑。赛统、周丹都喜形于色,就是怒尊者的怒脸上,也忍不住露出一丝笑意。

而定力最高的毒娘娘,皱脸上扯紧的眉结,这时也松了下来。

紧接着琴声转为急促,听起来有如群丑献唱,热闹得很,毒娘娘渐渐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5章 无肠雪夜除婬贼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龙马江湖》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