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马江湖》

第26章 纤手牵衣魂自迷

作者:司马翎

再说段裕和唐宁两人脱出毒娘娘的纠缠之后,相偕走到离大鹏湾一里之遥的一片密林之前面。

密林漆黑一片,简直伸手不见五指,唐宁黛眉微皱,停步道:“裕哥!咱们到这地方来干什么呢?”

段裕道:“我来会见一个人……”

唐宁讶道:“会什么人啊?”

段裕道:“五船帮的人……”

他语声一歇,突然发觉自己近日来,何以在唐宁面前越来越日无遮拦,只要唐宁一提出问题,他总是毫不考虑地据实做答。

他不禁怔了一怔,凝目注视着唐宁,虽在黑暗的密林之中,他仍然感受得出唐宁那一双关切的眸光,使他情不自禁地想将藏在内心的秘密都说来给唐宁知道。

段裕忍不住道:“这人在五船帮中的地位甚高,因此等下我替你引见之时,你务必要保持礼貌点,万不可被他看轻……”

唐宁伸出柔美,轻轻握住段裕,将香chún凑近段裕的耳畔,悄声道:“我一定使你觉得很有面子,你放心!”

段裕被唐宁的柔情蜜意,弄得心神一荡,不自禁地伸手搂住唐宁的小蛮腰,愉悦地道:“这样才是我的好妹妹……”

唐宁道:“你要会见的那人,对我们将来成亲的事必然有相当的影响力,对也不对?”

段裕道:“当然!”

唐宁道:“奇怪,你又不是五船帮的人,为什么要那人管你的私事?”

段裕怔了一怔,道:“那人虽是五船帮的人,但他与我的师门大有渊源,所以凡事我不得不与他商量……”

唐宁露出恍然之色,道:“原来如此!”

她含情脉脉地看了段裕一眼,又道:“不管他是什么人,只要他对我们将来的事做得了主,我自必对他客客气气,对也不对?”

段裕点点头,密林外突然传来一声沉喝,道:“老五!你在林中吗?”

段裕欢声道:“二哥!你快进来……”

林外那人道:“果然是老五……”

他的声音极是愉快,充满久别逢故人的愉悦音韵。

唐宁凝目注视林外走进来的三人,只见他们的身形均极为高大,穿着~色宽大的黑衣。

领头那人的一双眼睛,虽在黑夜中,仍然精芒四射,显见必有一身惊人的内功。

他一发觉段裕身旁的唐宁,原是充满喜色的脸上,忽然沉厂f去,冷冷道:“老五!这女子是谁?”

段裕道:“她就是小弟提到过的唐宁!”

那人注视唐宁一眼,道:“姑娘是四川唐门的人?”

唐宁很大方地道:“是!武林本学,敬请大哥指教!”

那人脸色稍微好看点,“哦”了一声,道:“老五!咱们借~步说话

段裕赶忙答应一声,朝唐宁道:“宁妹!你在这儿稍等一等,我跟二哥说完话就来!”

唐宁露齿一笑道:‘哦知道!你尽管去好了……”

那名被段裕称为二哥的人,道:“委屈姑娘了!”

唐宁迅即道:“哪里!哪里!你们谈正事要紧,我多等一会儿也无妨!”

于是那人带段极深入林中,走到一块空地之上,那人道:“老五!这姓唐的姑娘真是唐门的人呀?”

段裕道:“是啊!二哥不是都调查清楚了吗?”

那人沉思一会儿,道:“唐宁是出身四川后门不错,但最近与她接触过的人,身份却极为复杂。”

段裕问道:“二哥的意思是说,除了后门的人之外,宁妹还跟其他门派的入有过接触?”

那人道:“是!”

段裕道:“都是些什么门派的人?”

那人道:“说来五弟你或许不信,最近频频与那唐宁保持联络的人,居然全是来自东海水晶宫的!”

段裕差点叫出声来,道:“什么?东海水晶宫的人?”

那人道:“不错!你知道有东海水晶宫人牵涉在内,这唐宁的身份就大非寻常,值得人注意了……”

段裕道:“只不知二哥有何真凭实据,足以证明于妹与东海水晶宫人有所关联……”

那人道:“难道说五弟还不相信咱们自己人的调查工作能力?”

段裕道:“小弟自然相信!”

那人道:“那么后于跟东海水晶宫有很深的关系必然没错,五弟,这事可大意不得……”

段裕沉吟一会儿,道:“二哥!这事交给我自己办!”

那人皱眉道:‘称要怎么办?”

段裕道:“我自然有办法!”

那人警告道:“东海水晶宫一直想取你之命,五弟!你千万不可大意,否则海之莫及……”

段裕闻言,心中突然有不知如何适从之感。

段极的表情突然严肃起来,但他沉吟片刻之后,摇摇头道:“二哥这话未免太过危言耸听……”

那名被段裕称呼做二哥的壮汉,冷冷道:“五弟莫非不信为兄的消息?”

段裕忙道:“小弟只觉得这消息太过突然,因为这几年来除了大哥和二哥你之外,江湖上无人知道小弟的身份,何况小弟行事一向谨慎,东海水晶宫人怎可能派人盯住小弟呢?”

那人道:“东海水晶宫人出没无常,行动飘忽,他们表面上看来,虽不常在中原武林活动,但他们自有一套秘密侦查组织,因此武林一举一动,他们均了如指掌。”

他欧一下,又道:“所以五弟的行踪被他们盯上,大有可能!”

段裕想了一想,道:“假使唐宁是东海水晶宫的姦细,那么就留她不得了……”

那人这时才露出笑容,拍拍段裕的肩膀,亲切地道:“五弟如此明白事理,怪不得大哥如此欣赏你……”

说到此处,那人将声音压低,才又道:“那姓唐的姑娘就交给你了!”

段裕颔首道:“小弟省得!”

那人准备离去,却又回过头来道:“还有!有烦五弟将营垒图的下落确实查明,万不可再拖下去!”

段裕施了一礼,道:“是!小弟近日中必有佳音上复大哥!”

那人连声说好,一转身便消失在密林之外。

段裕怀着一种难以言喻的心情,走回唐宁的身边。

这时与那人同来的人均已撤走,只剩下唐宁孤伶伶地站在原地等候段裕。

她一发现段裕走了回来,顿时露出喜色,招呼道:“裕哥!他们都走了?”

段裕“嗯”了一声,抬起一双充满怨毒的眼睛,凝注着唐宁,默然不发一语。

唐宁在黑暗中虽然看不到段裕的表情,但她却感受得出气氛不对,不由得惊讶道:“裕哥!你有不适吗?”

她的语气尽是关爱之情,段裕本已将内力提聚右掌之上,准备一掌将唐宁击毙,一听见唐宁的声音,忽然心底一软,竟然狠不下心动手。

他自己怔了一怔.道:“没……没有啊?”

心中却忖道:“他妈的!我段裕今晚心地怎么一下变得如此软弱?”

唐宁还不知她随时有丧命之险,道:“不!你一定有什么地方不适……哦?对了!一定是这几天休息太少,走!咱们找家客栈,好好歇一宿再说,不要累坏户身体……”

段裕闻言,修觉心中涌起~股无法宣泄的怒意,猛地大喝一声,举起掌来。

唐宁离他只有三。两步之遥,这段裕设使~掌劈出。唐宁全无防备,必然有死无生。

只听后于娇声道:“裕哥!你怎么了?”

她的声音除了关切之外,全无怀疑段裕之意,那段裕纵是铁石心肠,竟也不忍下手。

但见他别过头去,说时迟,那时快,猛地将举在半空中的右掌,挥了出去。

唐宁轻轻地“啊”了一声,段裕聚足内力的掌势,已然劈出。

唐宁只觉一股狂风卷起,拂动了她的衣袂,几乎使她立脚不稳。

这在这个时候,一声裂帛巨响响自她的身旁,接着一声哗啦,左侧一棵数人合抱的大树,被段裕的掌风拦腰扫断,缓缓倒了下去。

唐宁看得杏眼圆瞪,道:“花哥!你?”

段裕这时却长长地嘘了一口气,道:“宁妹!咱们走吧!”

他突然有如释重负之感,刚才一掌扫倒那株大树,心中的烦闷也一掠而空。

唐宁轻快地走近段裕身旁,看见段裕额前淌着冷汗,忙掏出香巾,小心地替他拭净,然后拉住段裕的手一道:“裕哥!你一定是累了……”

段裕心中真是百感交集,心想自己风流一世,今天才真正体会到爱上一位少女的滋味,竟是那么使人无可奈何。

他徐徐叹了一口气,紧紧回握唐宁的手掌,一语不发地与唐宁并肩走出那密林。

恢复了宁静,但过不了多久,周才段裕和唐宁谈话的地方,却闪出三条人影。

那三人四处勘查一会儿,又合在一处,忽地有一人开口说话道:“副盟主!看来宁丫头的任务已完成一半了……”

说话的人声音呖呖莺莺,甚是悦耳,原来是东海水晶宫的小青。

被称为副盟主之人,就是东派第一刀家扶桑客,另一人则是武杰。

只听扶桑客回道:“唐宁的确不辱使命,这么一来,咱们的计划就可提前完成了!”

武杰道:“依副盟主的看法,三花会的那一幅营垒图,确是落在姓段的那厮手中吗?”

扶桑客道:“不错!否则咱们离开三花令之时,不会突然找不到,而且事情发生在一夜之间,姓段的又是翌晨才离开西天目山的,舍地之外,别人嫌疑甚小!”

叶小青道:“武曼卿宣称她失落了那份营垒图的消息,会不会是她自己捏造出来的?”

扶桑客反问道:“如果这消息有假,武曼卿怎会倾巢而出,派她的第~助手毒娘娘带队下山?”

武杰道:“说不定我娘派他们下山是来对付我们的!”

扶桑客道:“本座原来也有这种看法,但深入一调查,事实上却不是这么一回事!”

他沉吟一会,又道:“毒娘娘等人一离开西天目山三花令总坛之后,本座就陆续接到本盟弟子的报告,深知他们一行一路东来,居然是为了追踪段裕那厮……”

叶小青恍然道:“这么说,毒娘娘他们追到这大鹏湾附近,是段裕引来的,而不是查出咱们在这附近出现之故,对也不对?”

扶桑客道:“正是如此!因此本座打算利用这个机会,于一件令三花令进退不得的大事!”

叶小青讶道:“咱们此行之目的,不是要冒充官兵,在这一带掠劫食物粮米,以补充本盟之需吗?”

扶桑客道:“这事可以暂缓,目前还是先设法打击三花今,以后机会难逢,此刻我们自不能再坐失良机……”

叶小青道:“三花令势力仍然极为庞大,副盟主有把握与他们相抗吗?”

扶桑客道:“咱们现在还不能公然与武林任何帮派为敌,就算是我们有足够的力量吃掉他们,还不到公开活动的时候,也不能显出实力来,这话首座长老谅必清楚!”

叶小青道:“但是三花令呢?你不是说过现在就要给予打击吗?”

扶桑客道:“不错!但我们要借重海龙会之力!”

武杰插言道:“原来副盟主用的是借刀杀人之计,但不知此计安出?”

扶桑客哈哈一笑,道:“武兄!你别忘了,除了三花令弟子之外,武林中人,可没有一个人知道咱们已脱离三花今呀!”

武杰想了一想,登时会意,道:“副盟主的意思,莫非是——”

扶桑客“嘘”了一声,道:“慎防隔墙有耳……”

他掏出一张纸条,又道:“这是海龙会派在这大鹏湾附近的暗桩名单,武兄,希望天亮之前时,由你率领盟中高手,将他们—一除去,但别忘了留一活口,让他将实情报知海龙会!”

武杰接过纸条,道:“成事之后呢?”

扶桑客迅即道:“成事之后,你就率领人手到吕州本盟会所会合,咱们要斗一斗官军!”

叶小青问道:“那段裕和徐经纬该如何处置?”

扶桑客道:“本座安排海龙会和三花令互相残杀,主要目的就是要段裕和徐经纬有机会潜入神龙岛!”

叶小青道:“原来如此,设使段裕能从神龙岛回来,我们必然大有收获!”

扶桑客道:“是的!因此唐宁你务必要严密控制,使她自始自终都能博取段裕的欢心……”

叶小青道:“这个自然,控制了唐宁等于控制住段裕,本座随时会以葯物及施术,使唐宁为我们所用!”

她歇了一下,眸光透出异样的光芒,道:“徐经纬呢?”

扶桑客道:“徐经纬也交给你,在他和段裕出发前往神龙岛之前,你必须设法找机会控制住他的心神,像对付段裕一样……”

叶小青道:“这事由本座亲自下手,必定十拿九稳……”

武杰突然道:“何必由你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6章 纤手牵衣魂自迷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龙马江湖》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