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马江湖》

第27章 渔女竹篮来者谁

作者:司马翎

他还不知道那是因为朱绮美已运功稳住小舟,还以为那是由于自己脚不沾地,浮在水中无法发挥全身力气之故。

于是他闭口调息一会儿,奋力用双手向小舟底部须去。

可是他倏觉一项落空,小舟居然向前划了出去。

彭老大征了一怔,两手伸出水面。

朱绮美早已预料有此一着,她将小舟一划而开,长剑迅即出手,彭老大想缩手回来,已经太迟了。

长剑一击中的,彭老大的右手腕登时连皮带骨,应声而断,痛得他差点昏倒。

朱绮美桨双将一划,探手揪住彭老大的领口,略一用力,庞大无比,壮如一头小牛的彭老大,居然被她这一提,提上了小舟。

这时彭老大已经昏昏沉沉,朱绮美快速地出手点住他的三处穴道,一面阻止他断腕的血流出来,一面冷冷地说道:“姓彭的!你可要识相点!”

彭老大冷汗直冒,痛得只差渡有叫出声来。

朱绮美让他缓了一口气,才又道:“你如今撞在我的手里,如不乖乖听话,还有罪受,不相信你走着瞧好了!”

彭老大握住断腕的血管,有气无力地道:“姑娘作何故赶尽杀绝,咱们夙昧平生,彭某自认未曾得罪过姑娘,姑娘你……”

朱绮美叱道:“废话少说!你忘了不久之前,将我大哥打进水里吗?咱们是一报还一报!”

彭老大略然无语,但他的表情却仍然充满不服气的味道在。

朱绮美哼了一声,道:“呆一会儿我大哥回来,看你还服不服气!”

彭老大忍不住问道:“那名水性奇佳的小伙子,就是被我打落水中的渔人?”

朱绮美道:“你的记性也太差,不错!只是现在咱们已宾主易位,你总不能再逞凶了吧?”

彭老大被讽刺得脸色更白,他真万料不到适才一时性起,得罪了这一对男女,此刻竟然成了他的克星。

这时他才发现坐在他面前的朱绮美,不但人长得美丽极了,而且具有一流的武功,与她那一身村姑打扮,极不相衬。

彭老大一时恨自己看走厂眼,道:“姑娘像是有意来招惹本会的,是也不是?”

朱绮美反问道:“你以为你们海龙会没人敢惹?”

彭老大道:“当然不是没人敢惹本会,但是这种人毕竟少之不少,除非大有来历!”

朱绮美道:“你想拿话套出我们的来历?”

她一语道出了彭老大的心意,彭老大只好大胆据实问道:“姑娘只不知道出身哪一个门派?”

朱绮美道:“我还没打听你的消息,你倒先盘问起来了?”

彭老大想起目前自己身处的局面,不觉尴尬地垂下眼,道:“原来姑娘早就打算要擒住本人。”

朱绮美道:“笑话!否则的话,你以为我们是干什么事的?”彭老大态度突然转为倔强,道:“本人早该猜出姑娘是三花令派来的细作……”

朱绮美道:“是又怎么样?”

彭老大道:“姑娘既然是三花令派来的人,那么就休想自彭某口中得知一言半句的消息!”

海中‘哼”一声,倏然冒出徐经纬,插言道:“你先别讲得如此把握,我们要你说你非说不可,只不知你信也不信?”

彭老大用充满惊讶的目光盯视着徐经纬,他惊疑的原因,是因为徐经纬人在水里边,竟然可以听见他适才对朱绮美所讲的话。

这时徐经纬已翻上了小舟,正好坐在彭老大的背后,与朱绮美一前一后地将彭老大围在中间。

他抹去脸上的水珠,道:“你们海龙会一共有多少具潜龙器?”

彭老大不料他会开门见山地提出问题,好像看准他非回答不可的样子,一时之间,竟心下大乱,不知该保持缄默,或跟他胡扯。

徐经纬似乎不计较彭老大回不回答他第一个问题,过了一会儿,又道:“据本人估计,你们海龙会的潜龙器,不会超出十具,也可能只有三、四具左右而已,对也不对?”

彭老大露出钦佩的神色,忍不住问道:“你怎么知道?”

徐经纬像是胸有成竹地道:“这潜龙器是利用罕见的海螺制造而成的!”

他指着彭老大背后的那具潜龙器,又道:“如果我猜得不错,你这一个潜龙器是用三种不同的海螺配成,可以使你在海底潜望、呼吸,对也不对?”

彭老大道:“潜龙器如不能助我在海中港望呼吸,我岂能比常人潜泳更久?”

徐经纬道:“这当然是潜龙器设计的目的,但问题在设计之时,倘若没有那三种罕见的海螺,这潜龙器也发生不了效果,对也不对?”

彭老大得意地道:“这是我们老神君的杰作,不错,当初他老人家设计这潜龙器之时,一共采用了百余种海螺,最后才完成这一种最理想的杰作。”

徐经纬沉吟一会儿,道:“让我想想看,这三种海螺是何名称?”

他目光凝注在彭老大背后的潜龙器,一面在脑中思索。

彭老大嘴角则含着不屑的微笑,道:“这三种海螺来头可大,有的人一生也难得见到一种,你能叫出三种来,我彭某便服了你!”

徐经纬突然张口道:“服了我便怎样?”

彭老大怔了一怔,反问道:“你待怎样?”

徐经纬道:“这样好了,我们不如来赌上一睹,如何?”

彭老大愣了一愣,道:“我们拿什么作赌?”

徐经纬道:“假使我猜得出你那潜龙器三种海螺的来历,就算你输,否则算你赢,如何?”

彭老大想了~下,道:“输了便怎样?赢了又如何?”

徐经纬笑道:“输了的话,你对我所问的问题都要据实回答,赢了,我立刻放你走路,决计不为难!”

彭老大心想:“这条件还算公平,但是你小子既然敢开出来,就表示你有绝大的把握,换句话说你必然早知道那三种海螺的来历。你找老子赌,老子岂不是稳输无赢的吗?”

他在心中暗暗骂了一句,本想不理会徐经纬,但心中却又禁不住那~份好奇,只不知道这姓徐的如何一眼看出那三种海螺的来历?

须知海龙会的会主老神君,为了搜集配制潜龙器的三种海螺,不知花了多少心血人力,才摸清那三种海螺的来历,如果徐经纬一眼认出,他的能耐岂不太惊人了吗?

彭老大越想越不服这口气,当下道:“咱们说话算话吧?”

徐经纬道:“哪有说话不算的道理,你考虑好了没有?”

彭老大又忖道:“妈的,跟他赌一赌也无所谓,横竖输了他,待他问我话之时,我设词骗他,他也未必知道我会扯谎。”

当下彭老大清清喉咙,道:“好!本人偏不信邪!”

徐经纬问道:“你决定一赌了?”

彭老大点点头,于是徐经纬伸手要彭老大将背上的潜龙器卸下来交给他。

徐经纬将潜龙器拿在手中,凝神注视,眉尘不觉打了结。

他注视了一会儿仍不开口,坐在对面的朱绮美不由得略感紧张,心想徐经纬不知能不能认出那海螺的来历。

片刻之后,徐经纬终于指着最下边的那个大型海螺,道:“这海螺必是装气用的,对也不对?”

彭老大道:“不错,你知道是什么名称?”

徐经纬道:“乍看起来,有点像千年龙宫贝,但事实上又不是,让我仔细看看!”

说着徐经纬又闷声不响,彭老大忍不住道:“老实告诉你,那海螺确不是龙宫贝,你用不着在那上面花脑筋。”

徐经纬微笑道:“你用不着替我担心,龙宫贝看来虽然也是锤型,但开口三处有一道深痕缺口的,极易辨识,我不会看走了眼!”

他歇一下又道:“你那潜龙器上装气用的海螺,定然是大钟螺!”

彭老大讶然道:“钟螺近海到处可见,你怎么扯上它?”

徐经纬道:“不然,像你潜龙器上的钟螺,则非远至西洋打捞不可,对也不对?”

彭老大竖起拇指道:“阁下的确见多识广,居然连那大钟螺的产地也知道,本人亦不必相瞒,本会潜龙器所须的大钟螺,都是红毛蕃人自西洋带来的!”

徐经纬道:“这种罕见的大钟螺,我在数年前见过一个,也是红毛蕃人自西洋带来的,因此印象极深……”

他顿了一顿,又道:“不过要找到没有碎缝蛀口钟螺已然极不容易,足见贵会所采用的大钟螺更是精选之上品,只不知是也不是?”

彭老大道:“一千个之中能找到一个可供合用可说异数!”

徐经纬颔首道:“此言不假!”

他沉吟一会儿,又道:“至于此潜龙器中间那个海螺,谅必是装在脸部,以供吸气及潜望之用。”

彭老大道:“可以这么说!”

彭老大对徐经纬显然已心生顾忌,因此不愿将潜龙器的构造讲得太清楚。

徐经纬微微一笑,道:“本人对你的潜龙器并无兴趣,你大可不必隐瞒,何况就算本人晓得潜龙器的构造之法,也未必就能找到合用的海螺,对是不对?”

彭老大摇摇头,道:“那可不一定,阁下神通广大,是彭某平生仅见之年轻高人,有谁知道阁下有没有办法弄到那些海螺?”

徐经纬笑道:“闲话少提,本人已经想起中间那海螺的来历……”

彭老大焕地涌起一股紧张的寒意忖道:“这小子如此高明,老子一生杀人无算,偏偏会对他生出怯意,只不知是何原因?”

他正在胡思乱想,徐经纬却道:“姓彭的!那海螺可是大香螺?”

彭老太太为震惊,道:“阁下也知道香螺有大小之分?”

徐经纬道:“何止知道而已,本人还知道那大香螺产自何处,但不知你信也不信?”

彭老大忍不住想点头表示他相信,但是他还是强忍下来,端坐不语。

只听徐经纬又道:“近海香螺颜色较淡,也不像你那粒香螺如此之大,本人想来想去,大概只有东瀛有此货色!”

彭老大忽然叹了一口气,道:“若非我亲耳听见,亲自碰上,绝对不会相信有人能如阁下这么博学多闻!”

他的言表很自然地流露出钦慕之情,原先对徐经纬的敌意,在这一瞬间里已消逝无踪。

徐经纬看在眼内,道:“至于最上面那粒海螺……”

彭老大突然插言道:“我深信阁下必然知道它的来历,不说也罢!”

徐经纬道:“那可不行,咱们有赌在先,我不说出来,你岂会服输!”

彭老大道:“坦白讲,我此刻早已认输!”

朱绮美道:“那么纬哥何必再多费一番chún舌呢?他认输不就行了吗?”

朱绮美怕徐经纬输在最后一次猜测之上,虽然她相信徐经纬第三次也有猜对的把握,但她认为不必猜就不必猜,来得稳当。

徐经纬却不然,他要彭老大输得心服口服,因此仍然很仔细地端详潜龙器上面的那一粒有斑点的锥形海螺,一面思忖它的来历。

朱绮美有点紧张,道:“你猜它干嘛?”

徐经纬愣了一愣,道:“我为什么不猜?”

朱绮美道:“彭老大不是已经认输了吗””

徐经纬问道:“彭老大,你确已认输?”

彭老大道:“阁下连来自西洋的大钟螺,以及从东瀛运来的香螺都认得出来,我不认输行吗?”

徐经纬原来已被那海螺难倒,闻言脑中倏地掠过一种印象,心想这粒海螺原来是近海底物?他迅即将思路集中在近海各种海螺之.上,但是仍然想不出那海螺是何来历。

虽然如此,他还是说道:“彭老大,你不必此刻就认输,凭良心讲,这最后一粒海螺,我竟然一点印象也没有……”

彭老大道:“那是因为你第一次见到像这么大的,以前你见过,必然都很小……”

徐经纬恍然道:“原来如此,这种海螺敢情也像钟螺一样,大小相差极大!”

他靠近彭老大,仔细注视那螺上的黑色的斑点,只见那黑点排列得甚是整齐,配上那白底螺身极为醒目。

他想了一想,道:“真不相信佛螺的大小相差如此之大,如非亲眼目睹,说来令人难信!”

彭老大道:“对了!这粒正是大佛螺!”

他抬眼又问道:“阁下谅必知道什么地方才有如此之大的大佛螺吧?”

徐经纬道:“据说闽海东方的东夷之岛,才有如此之大的大佛螺,但本人还是第一次见到!”

彭老大道:“我倒是见过不少,但是见的都是死螺,还没有见过活螺,直到我们老神君派人自东夷之岛采回来,方始看到活的大佛螺。”

朱绮美道:“海螺还有死活之分啊,这应该如何辨别?”

徐经纬解释道:“所谓活螺,就是采捕上来之时,本来连壳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7章 渔女竹篮来者谁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龙马江湖》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