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马江湖》

第28章 双煞神驼铩羽归

作者:司马翎

由闽渐沿海赶往嵩山少林寺,迢迢二千多里,路程是够长的。

但徐经纬等一行人,为了争取时间,日夜兼程急赶之下,三天之后,就已到达嵩山的少室峰下。

而且,一路上并未遇上什么麻烦,也没发现什么可疑人物。

这些,似乎足以证明,他们的确是比军旗盟的人员先行赶到的。

他们在少室峰下的一家猎户中,休息了半天,养足精神之后,才于暮霭苍茫中,向少林寺走。

但他们才登上一道斜坡,旁边的密林中却突然闪出一个人来。

那是成如岑,不过,此刻的成如岑,也是易钗而卉,成了一位游方秀士。

朱绮美首先讶问道:“岑姊,怎么你也来了?”

成如岑道:“不但我来了,胖子也来了。”

徐经纬道:“你们不是要去台州的吗?”

成如岑道:“说来话长,这儿是交通要道,不太方便,我们到林中再谈吧!”

一行人进入林中之后,成如岑才含笑道:“诸位,就地坐下来吧!”

她顿住话锋,一面在草地上坐了下来,一面道:“我已经在这儿等了一整天了。”

朱绮美笑问道:“等我们?”

成如岑笑道:“我又不知道你们会到这儿来,怎会是等你们哩!”

“那你是等谁?”

“等胖子。”

徐经纬插口道:“对了,你们怎么会到这儿来的?”

成如岑道:“我们是帮少林寺助拳而来。”

徐经纬道:“这事情,你们也知道了?”

成如岑道:“你说的是有关军旗盟准备对少林寺突击的事?”

“是啊!”

“其实,这是胖子所获的消息,消息中并定今宵为突击日期,所以,我和胖子兼程赶来,本来是要通知你们也一齐赶来的,但由于时机紧迫,来不及通知,只好先行赶来了。”

“幸亏我们也获得了这一消息,否则,错过了这一场热闹,多可惜。”

“你们是怎么知道的?”

朱绮美笑道:“其实,我们还有最新的消息哩!”

成如岑道:“是哪一方面的消息?”

朱绮美道:“自然也是有关军旗盟方面的,他们对少林寺的突击行动,已延后两天。”

成如岑“哦”了一声道:“那就怪不得啦!”

“怪不得什么?”

“我在这儿等了一天,不但没见到胖子,也没见到一个可疑的人物。”

她—顿话锋,又笑问道:“对了,你们是怎么获得这一消息的,还没说明哩!”

朱绮美道:“还是你先说吧!”

成如岑道:“胖子所获的消息是这样的,军旗盟定于今天晚上对少林寺发动突击,他们此行是志在消灭少林寺,以圆其称霸武林,并进而夺取大明江山的野心,所以,除了出动军旗盟的全部精锐之外,摇花翁余泛并且邀请了两个遁迹多年的老魔前来助阵!”

“那两个老魔是谁?”

“就是曾经被道弘大师逐出中原的太行双煞。”

朱绮美道:“那一定是很多年以前的事了?”

成如岑道:“是的,据胖子说,那是二十多年以前的事了,那两个老魔这些年来,一直在北天山的绝顶苦练玄阴寒煞,此番应邀前来,既可跟余泛拉交情,又可洗雪当年耻辱,算得上是一举两得啦!”

徐经纬插口道:“这些,少林寺是否也知道?”

成如岑道:“还不知道,昨天,胖子见过少林掌门人昙明大师,本想将这消息告诉他的,但双方见面之后,胖子却临时改变了主意!”

“没有将这消息告诉他们?”

“是的。”

“为什么呢?”

“因为昙明的态度很高傲,胖子想和道弘大师叙叙旧,他却藉口乃师正闭关,而一口回绝了。”

朱绮美道:“胖子也真是的,人家在闭关,怎么可以随便会客哩!”

成如岑道:“胖子也有胖子的理由,闭关固然是大事,但接见一位多年不见的老朋友,也不是小事,何况,他又是怀着满腔热诚,前往报警并助阵的。”

一顿话锋,又苦笑道:“最使他不满的是昙明的态度虽然表面上也将胖子当一位前辈人物接待,但神情之间,却是冷漠得很。”

徐经纬道:“胖子会不会因生气而不管了?”

只听陆而的语声,遥遥传来道:“我胖子的确是生气了,但事情还是要管!”

话没说完,胖嘟嘟的陆面已盘膝坐在他们五人的旁边。

成如岑~皱眉峰道:“胖子,你又喝酒了。”

陆而笑道:“你们都知道,酒是我的命,不喝酒,活着干嘛?”

成如岑道:“让人家等一整天,你跑到哪儿去了?”

陆而道:“别发娇嗔,胖子虽然喝了不少酒,却也有了新的消息!”

成如岑道:“是哪一方面的?”

陆而道:“国清寺已成一片劫灰,扶桑客、武杰、光知君被人宰掉,毒娘娘生擒,军旗盟对这儿的行动,已挪后两天……”

“这些,已不算新闻。”

“我知道,而且,我也能想象到,除了国清寺的血案之外,其余都是徐小子和朱丫头二人的杰作。”

成如岑白了他一眼:“既然知道,那你还表什么功。”

陆而苦笑道:“别跟我过不去,丫头,我也还有你们不知道的消息哩!”

“啊……什么消息?”

“三花令的首脑人物,也全都到了这儿。”

“真的?”

“你丫头何妨去登封城瞧瞧?”

徐经纬道:“三花令既然已由段裕出任总令主,那么,他们赶到这儿来,也就不足为奇了。”

接着,又向陆而笑问道:“胖子,对于目前这个局面,你打算如何处理介

陆而反问道:“你说呢?”

徐经纬道:“我想,先见了少林掌门人再说。”

“你认为你小子的面子比我大?”

“话不是这么说,胖子……”

“那该怎么说呢?小子,我告诉你,少林寺夜郎自大,连我这个武林三尊中的人物都没放在眼中,会有好颜色对你吗?”

“我知道,但我和少林方面,总算有那么一点儿渊源。”

“得了,不提渊源还好,你要是提及和无肠公子的关系,他决不会见你。”

不等徐经纬接腔,又冷笑道:“我最气他们不过的,也就是这一点,少林寺的上上下下,都知道当年的无肠公子是被人暗算,为了维护少林寺的清誉,将无肠公子逐出门墙!”

朱绮美插口一叹道:“其实,这不是维护少林清誉的上策。”

陆而道:“依你之见呢?”

朱绮美道:“依我之见,应该由少林寺主动出面,将案情真相查明,公诸武林同道之前,才是上上策。”

陆而笑道:“对了!咱们真是英雄所见略同。”

徐经纬一叹道:“事情已经过去,不用再提了,咱们还是谈目前的事吧!”

一顿话锋,又注目问道:“胖子,方才你说,这码子事,你还是要管?”

“当然!”陆而点点头道:“不过,方式方面,可得变更一下了。”

“如何变更法?”

“且等少林寺受了教训之后,再插手……”

徐经纬苦笑道:“胖子,那又何必呢!”

陆而道:“我决定的事,决不更改,不过,你要是想去碰碰钉子,我不反对。”

“我想,至少我该将这消息,先通知他们一声。”

“好!你碰你的钉子,我就在这儿等你们,但你必须在三更之前回到这儿来。”

“然后呢?”

“陪我去登封城,宰那姓段的小狗。”

徐经纬道:‘三更之前,我们一定回到这儿。”

他站起身来道:“朱姑娘。慧日,咱们走吧!”

成如岑也站了起来道:“我也去。”

陆而笑道:“你们这两个丫头,根本就进不了少林寺的山门,你跑去干吗?”

成如岑道:“至少我可以在山门外瞧瞧!”

逍遥汉陆而的忖测没错,徐经纬这一行两男三女中,只有慧日一个人见到了少林寺的掌门人昙明大师。徐经纬一个人在山门内的客房中呆坐着。

成如岑、朱绮美、毒娘娘等三人,却在山门外的草地上乘凉,因为,依照少林寺的惯例,妇人女子是禁止入寺的。

在山门外桔等的成如岑等三人中,毒娘娘是阶下囚的身份,自然没话说。

成如岑本性文静,也能忍耐。

但朱绮美可不同了。

她一见等了将近半个时辰,仍然没有反应,不由霍地站了起来,大步向山门内走去,却被守在门口的两个中年和尚给拦住了:“阿弥陀佛!女施主请留步。”

朱绮美冷笑道:“为什么?”

右边中年和尚道:“这是本寺的禁例,请施主多多包涵。”

朱绮美道:“女人不能入寺,这是根据什么理由?”

那中年和尚道:“小僧只是奉命行事!”

朱绮美冷笑道:“我问你,和尚是不是女人生的?”

那中年和尚苦笑道:“施主言重了。”

朱绮美道:“我说的是实情,少林寺的和尚出了家就连包括自己母亲在内的女人都否定了,你们修的是哪门子的行!”

她的语声又急又响亮,而且理由充分,因而窘得两个中年和尚一脸苦笑,却是答不上话来。

徐经纬由客房中匆匆走出来,道:“朱姑娘,请忍耐一下!”

朱绮美道:“我为什么要忍耐!我们不是前来向他们化缘,也不是向他们有什么要求,我们是一番好意,三天三夜,赶两千多里,前来示警,并替他们助拳,却受到这种不公平的待遇,你能忍耐,你自己去忍吧,我可没这么好的涵养。”

说到这里,返身步下台阶,沉声喝道:“成姊姊,咱们走!”只见一道人影,飞快地纵落她身前,合十为礼道:“朱姊姊清息雷霆!”

来人是慧日,另一个年纪半百的黄衣老僧也匆匆地跟了上来。

朱绮美截口问道:“怎么样?”

慧日苦笑了一下道:“掌门师伯说,诸位前来示警,并助拳,他老人家非常感谢!”

朱绮美道:“因为感谢,所以才给我们吃闭门羹!”

慧日道:“朱姊姊,这是本寺历代相传的禁冽,务请多多原谅。”

朱绮美道:“我问你,当年订了这禁例的人,难道不是女人生的?”

一旁的黄衣和尚高喧佛号道:“阿弥陀佛,施主此言差矣!”

朱绮美道:“如果你大和尚能说出充分的理由来,我愿意为我方才的话道歉。”“这个……”

“原来你也难以自圆其说,那么,我的话,差在什么地方?”

她的辞锋咄咄逼人,使得那黄衣和尚张目结舌,怔立当场,做声不得,

但她却是得理不饶人地注目问道:“大和尚,说话呀!”

慧日不得不打圆场道:“朱姊姊,这是我师叔昙元大师,现任本寺知客!”

朱绮美冷冷地道:“慧日,我的事情怎么说?”

慧日讷讷地道:“掌门师伯说,他……他……他现在很忙。”

徐经纬道:“我早已料到,他不会接见我!”

昙元忙道:“这位想必就是徐施主了?”

徐经纬道:“区区就是徐经纬。”

昙元歉笑道:“徐施主请莫误会,掌门师兄的确是很忙!”

徐经纬道:“我没有误会,倒是贵寺对我那恩师的误会,可太大了。”

昙元老脸一红道:“诸位施主远来是客,贫僧谨代表掌门师兄,恭请诸位去宾馆安歇。”

徐经纬讶问道:“贵寺不是禁止妇人女子入寺吗,怎么又要我们去宾馆?”

昙元道:“施主有所不知,本寺宾馆分寺内与寺外两种。”

“大师是要我们去寺外的宾馆?”

“正是。

“盛意心领了。”徐经纬侃侃地接道:“贵寺不将徐经纬师徒当作少林弟子,我恩师的事,姑且不谈,先谈我自己,我曾经接受少林心法,饮水思源,不能不对少林寺聊尽绵薄,而这也就是我们这些火星夜兼程,赶来报警的原因!”

昙光讪讪地笑道:“这些,敝掌门非常感激。”

徐经纬道:“这是我应尽的本分,用不着感激。”

接着,又轻叹一声道:“对于造成恩师当年迷失本性的祸首之一的毒娘娘上官倩,我也一并带来!”

“这些,贫僧已知道。”

“本来,我是想当着贵掌门面前,在当面说明当年事实真相,以洗刷恩师的冤屈,但现在,我改变主意了,我有力量生擒毒娘娘上官倩,也有力量生擒三花令主武曼卿,为什么一定要少林寺来主持这一公案?我自己不是也可以径行将事实真相,公诸武林同道吗?”

昙元苦笑道:“徐施主,这事情,贫增非常抱歉!”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8章 双煞神驼铩羽归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龙马江湖》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