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马江湖》

第29章 迭逢奇缘祸源深

作者:司马翎

登封,这朴实的小县城,这两天,突然之间,显得热闹起来。

原因是,为了对付少林寺,军旗盟中的精英人物,已陆续地向这儿集中。

当然,表面上和军旗盟分庭抗礼,而实际上却是一家人的,以段裕为首的三花令方面的人,也到了登封。

朴实的小城中,突然增加了数以百计的武林人物,自然会显得热闹起来。

这是登封城东大街上,一幢古老的巨宅,也就是三花令租赁作为临时总舵的所在。

上灯过后不久。

趾高气扬的段裕,脸含微笑,走到一间精舍前,举手在旁门上轻叩了三下。

室内传出武曼卿的语声道:“进来。”

段裕徐徐推开房门,入目所及,那是一间陈设相当讲究的寝室。

武曼卿斜倚在一张雕花大床上,蓬着一头乱发,脸色蜡黄,这短短的三个月当中,似乎突然之间苍老了十年以上。

床沿上,坐着一个青衣侍女,正在替她轻轻地按摩着。

对于段裕的进入室内,武曼卿视如未见,只是冷笑一声道:“段裕,你干脆杀了我吧!”

段裕在一张椅子上坐下之后,皮笑肉不笑地道:“太上……”

武曼卿截口怒叱:“闭嘴!”

接着,又冷笑一声道:“太上,这称呼倒是很中听的。”

段裕笑道:“事实上,我们上上下下,尊作为太上令主呀!”

“也包括在我身上下毒!”

“这个请太上谅解,这不是我的意思,我不过是奉命行事。”

“奉命?还有谁能命令你?”

“我师父,摇花翁余泛。”

“你?你是余泛的徒弟?”

“如假包换。”

“那么,你跟军旗盟——”

“我是军旗盟的第一副盟主。”

武曼卿苦笑道:“栽在余泛的手中,我还不算太冤,只是,你们尽可以将我杀掉,却为何要抬我出来作这傀儡太上?”

段裕截口笑道:“因为,必须借重你笼络三花令的人心。”

“同时又怕我反叛,所以才在我身上下毒?”

“那怎么会哩!天下大定之后,你也是开国元勋之一,到时候,分疆裂土,也一样的有你的份呀!”

武曼卿叹了一声,道:“我什么都不想了,我已一无所有,一无所求,段裕,如果你能让我有所要求的话,我只要求痛快一死。”

段裕笑了笑道:“太上,对于有用的人才,我们是不会让他轻易而死的。”

武曼卿道:“现在,你已控制了三花令的势力,我已失去利用的价值了。”

段裕道:“不!你还有更重要的任务。”

“是吗!你说说看?”

“第一,你是外神曲圣的女儿,我们控制你,就等于控制着针神曲圣。”

“第二呢?”

“第二,成如岑、朱绮美二人,现在在少林寺,她们等于是你的师妹!”

“你的意思,希望我用师门关系,将她们争取到你们这边来?”

“不错。

“哼!你错得太厉害啦!”

“此话怎讲?”

“你应该明白,她们不耻我的为人,根本没将我当作同门。”

段裕冷笑道:“如果不能争取她们,那你就干脆一宰了事。”

“你为何不自己下手?”

“由你这位师姊下手,不是更能收事半功倍之效吗!”

武曼卿居然笑道:“段裕,你又错了!”

“是吗?”

“你想想看,她们等于是我爹娘的关门徒弟,一身所学,纵然不强过我,至少也不会比我差,你想,我能宰得了她们吗?”

段裕道:“至少,由你去对付他们,比别人要省力得多。”

“那可不见得。”武曼卿接道:“现在,说到我爹娘的问题,他们早就不认我这个女儿了,这情形,你应该明白才对?”

段裕点点头道:“是的,我明白。”

武曼卿笑道:“那你想由控制我来控制我的爹娘,岂非是痴人说梦?”

段裕也笑道:“我的想法可不同。”

“你是怎么想法?”

“这些,暂时不谈,太上,咱们先谈你的切身问题。”

武曼卿苦笑道:“目前,我只求痛快一死,已谈不上有什么切身问题了。”

“你之所以只求痛快一死,是由于受不了那定时发作的剧毒。”

“不错。

“如果我设法替你解除那种剧毒,你是否还要求痛快一死呢?”

武曼卿不假思索地点点头道:“是的。”

段裕讶问道:“那又是为什么?”

“这是我自己的事!”

“太上,俗语说得好,好死不如赖活啊!何妨多考虑一下。”

武曼卿沉思了一下,道:“要替我解除剧毒,必然有你的条件!”

“当然!”

“好!说出来试试看?”

段裕道:“我的条件很简单,先解决成如岑、朱绮美那两个丫头。

“解决那两个丫头,就可以替我解除剧毒?”

“不错。”

“你说得多轻松!”

“由你去执行,也决不困难。”

武曼卿注目问道:“看情形,你已有周详计划?”

段花点点头道:“是的!”

接着,贴着她的耳朵,低声啼咕了一阵子之后,才笑问道:“怎么样?”

武曼卿“晤”了一声道:“办法是不错。”

段裕笑道:“既然你也认为这办法不错,那咱们就决定这么办。”

武曼卿沉思着道:“我要先行了解一下情况。”

“是有关哪一方面的?”

“双方的情况,我都须要了解。”

“我们这边的情况很好办,但他们那边,我知道的却不多。”

一知道多少,就说多少吧!”

“好!”段裕接道:“目前,他们是以逍遥汉陆而为首。”

武曼卿道:“道弘大师是否已启关?”

“这个我不知道,但到目前为止,那老和尚还没露过面。”

“还有哪些人?”

“另外,除了少林寺的和尚之外,还有成如岑、朱绮美、和徐经纬等三人…”

“徐经纬那小辈,还够不上算一号人物……”

段裕截口苦笑道:“错了,太上,徐经纬是最令人头痛的一个。”

“此话怎讲?”

“徐经纬的功力,日长夜大,好像时时都在增进之中。”

“是吗?”

“当我第一次和他见面时,他穷得连进小馆子的钱都没有,饿得可怜兮兮的,在小馆子外面,直咽口水。”

“还有呢?”

“他也根本不像一个练家子,江湖阅历更是一窍不通。”

武曼卿笑道:“现在,可抖起来了。”

“可不是。”段裕苦笑道:“以后,我每次碰上他,武功都比以前精进,前天晚上,居然能和太行双煞杀得难分轩轻……”

武曼卿一惊,道:“有这种事?”

段裕道:“一点都不假,严格说来,如果单打独斗,太行双煞还未必是他的敌手哩!

武曼卿苦笑道:“这简直难以令人相信。”

段裕道:“但这是铁的事实,不由你不相信,而且,我敢断定,不久之前,杀死令郎。扶桑客和光知君等人的那位神秘人物,也就是他。”

武曼卿眉梢一扬道:“这次,我倒要好好斗斗他!”

段裕笑了笑道:“太上,我要特别提醒你,对徐经纬那小于,可千万个能轻敌。”

“我自有分寸。”

武曼卿沉思着问道:“你师父是否也来了?”

“还没来,目前,这儿暂时由我负责。”

“就是说,你们的盟主也还没来?”

“是的。

“九指神驼和太行双煞呢?”

‘那三个老怪物都走了,可能要三五天才能回来”

“山中无老虎,猴子称霸王,现在,你是抖起来了!”

段裕苦笑道:“太上,别说得这么难听,好吗?”

武曼卿道:“我是实话实说。”

段裕眉梢一场道:“太上,你也该明白,我段裕可不是省油的灯。”

“我明白!”武曼卿冷笑道:“但我不能不问你一声,如果陆而趁这空档前来,你如何招架?”

段裕神秘地一笑道:“太上,那自然是兵来将挡呀!”

接着,又自信地一笑道:“同时我也料准他这几天之内不会前来。”

武曼卿挥挥手道:“好!你走吧!在出发之前,我必须调息一下!”

三更已过。

少林寺的里里外外,虽然戒备森严,如临大敌,但外表上却是一片寂静,也是一片黝黑。

宾馆中,贵宾室中,却还亮着微弱的灯光——

那是成如岑。朱绮美等人所住的房间。

人,是最现实的,出家人也不例外。

一向不准妇人女子入寺的少林古刹,自从经过了一场血的教训之后,不但立即废除了这项不合理的规定,同时对成如岑等人,也特别地优礼有加起来。

那还透出灯光的房间,也就是成如岑所住的一间,室内并还传出琼琼琴音。

一阵快速脚步声,由远而近。

室内琴音也要然而止,并传出成如岑的语声问道:“谁?”

“小僧慧圆。”

“什么事?”

“回成姑娘,山门外有一位女施主求见。”

室门“呀”然而启,成如岑俏立门口讶问道:“是找我的?”

慧圆合十为礼道:“是的,是请见成姑娘和朱姑娘二位的。”

“有没有问过她姓甚名谁?”

“问过也不肯说,只说二位姑娘见到她时,自然会认识!”

朱绮美也由另一个房间中探出身来,插口问道:“那女的有多大年纪?”

慧圆道:外表看来,约莫三十多岁。”

“她有什么理由要见我们?”

“她说,是很重要,也很紧急的事。”

“就只有她一个人?”

“是的。”

朱绮美向成如岑道:“成姊姊,你守在这儿,让我去瞧瞧。”

成如岑点点头道:“可要小心一点。”

“我知道。”

朱绮美到达山门外时,不由一怔,道:“是你?”

原来那求见她们的女人,竟然是曾经辉煌煌赫一时的三花令总令主武曼卿。

武曼卿苦笑道:“你很意外吧?”

朱绮美“晤”了一声道:“不错。”

武曼卿苦笑如故地道:“我自己也想不到会有今天。”

朱绮美冷然问道:“总令主深夜光临,有何指教?”

武曼卿道:“此间非谈话之所,如果你信得过我此行未怀恶意,我希望到你的住处后,再作详谈。”

朱绮美道:“即使你怀有恶意,我也不在乎。”

接着,摆手作肃容状道:“请!”

回到朱绮美的房间之后,成如岑也由隔壁走了过来,笑道:“总令主,是什么风把你吹到这儿来的?”

武曼卿苦笑道:“那已经过去了,二位大妹子,不管你们心中如何的鄙视我,请不要再叫我总令主。”

成如岑道:“那该怎么叫法呢?”

武曼卿长叹一声道:“虽然我的爹娘早已不认我这个女儿,但我总算是你们的师姊,是吗?”

成如岑道:“话是不错,但目前,谈这些问题,却不太合适。”

武曼卿苦笑道:“是的,我也明白。”

朱绮美道:“还是先谈你的来意吧!”

武曼卿点点头道:“我也正是这意思……”

说到这里,她的脸色忽然变成一片煞白。

成如岑讶问道:“你…你是怎么啦?”

武曼卿颤声道:“我…我身上的毒……又……又发作了……”

成如岑、朱绮美二人闻声讶问道:“是谁在你身上下的毒?”

“是段裕!”

“段裕也会用毒?”

“不!毒葯是……唐基……给他的……”

“就是四川唐门的老二唐基?”

“是……是的……”

武曼卿说出这“是的”二字,似乎用了很大的劲。

只见她身躯颤抖,脸色苍白,豆大的汗珠滚滚而落,一口银牙咬得格格作响。

她使劲地挥着手,道:“二位请……暂时出去一下,半…半个时辰之后……咱们……再谈”

朱绮美问道:“有解葯吗?”

武曼卿摇摇头道:“没有——半个…时辰之后…自己会好……‘’

成如岑、朱绮美二人互望一眼之后,双双默然退了出去,并将房门带拢。

半个时辰之后,武曼卿又恢复了正常。

她目注重行进入室内的成、来二人,苍白的脸上浮现一丝苦笑道:“二位大妹子,说句不怕你们见笑的话,对我来说,这是报应,但现在后悔,已经太晚了。”

朱绮美笑笑道:“过去的不用谈了,还是先说你的来意吧!”

武曼卿点点头道:“二位当已听说过,我已经被尊为太上总令主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9章 迭逢奇缘祸源深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龙马江湖》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