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马江湖》

第30章 情侠情女大团圆

作者:司马翎

虽然带着一个唐英,难免增加累赘,但为万一之需,也就顾不得这些了。

因此,当徐经纬开始追赶时,段带已到达约莫二十里外的一个小村落中。

那是一个只有十来户人家的山区村落,由于这儿是交通要冲,因而十来户人家中,却有六家小馆子,供来往行旅打尖之用。

段裕虽然艺高人胆大,但大白天,肩上抗着一个大美人,进入山村中,毕竟太过招摇,因此,他在进入山村之前,已将唐英的穴道解开,却又临时封闭她的功力,并警告说:“唐英,你是聪明人,我不多说一句话,你必须乖一点广

唐英冷笑道:“你打算如何处置我?”

段裕邪笑道:“有一点你可以放心,我绝对舍不得杀你。”

唐英又冷笑一声:“你如果想利用我作为摆脱徐经纬的盾牌,这算盘可打错了!”

段裕被对方一口道破心事,不由尴尬地一笑道:“你认为徐经纬还能追上我们?”

唐英道:“你应该心中有数,最多半个时辰之内,他一定追上来。”

段裕笑道:“闲话少说,咱们充填饱肚皮再作计议……”

他们边走边谈,已进入那小村落中。

段裕目光一扫之下,禁不住欢呼一声道:“妙极了,这儿还有现成的马匹,正好借用一下!”

唐英冷笑道:“当心那是你的冤家对头!”

段裕笑道:“唐英,我有多少分量,你最是清楚不过,够资格作我对头的人并不多!”

唐英披chún一晒道:“像徐经纬呢?”

段裕苦笑道:“徐经纬的确是我的大对头,但你也该明白,像他那样的人,武林中并不多见。”

段裕是聪明人也是疑心最重的人,此时此地,别说是唐英已经提醒过他,即使后英不提醒他时,他也不会那么冒失的。

因此,他紧接着又向唐英道:“你在这儿等着,我去将马牵过来!”

说完,也不等唐英的反应,立即独自向前走去。

目前的唐英,功力被封闭,已形同平常人,因而段裕很放心,不怕她乘机开溜。

由于视界角度关系,最初段裕只看到一匹马的臀部,当他走近时,才看到那是六匹神骏的黄骠健马。

他犹豫了一下,才故装漫不经心地,走向控马的地方,并举目扫向三丈外的小店中。

这一瞧,可使他大喜过望地,禁不住欢呼一声:“邹兄,真是巧极啦!”

原来小店中正在狠吞虎咽地进餐的,一共是六个人,其中赫然有邹不鸣在内。

邹不鸣是五船帮的三船主,如今也是军旗盟的副盟主之一。

由于邹不鸣精通倭寇语言,凡是跟倭奴打交道的事,都由他负责。

而目倭奴高手扶桑客丧命于徐经纬之手后,向倭奴方面援兵的,也是邹不鸣。

段裕身为军旗盟的第一副盟主,这些事情,都是由他策划,尽管他对于那另外五个并不认识,却可以想到,那一定是邹不呜请来的倭奴高手。

试想:对目前的段裕而言,还有什么事情比目前这一发现更使他高兴的呢!

邹不鸣也想不到会在这儿遇上他们的第一副盟主,一愣之下,连忙咽下满口的食物,含笑起身道:“五弟来得正好,来,我给你们介绍!”

段裕曾经是五帮主,所以,尽管目前段裕的地位已在邹不鸣之上,但邹不鸣为了套交情,还是称之为五弟。

经过一番客套之后,段裕已明白了那五个倭奴的身份。

其中两个五旬左右的老者,是扶桑客的师叔,一个叫山口二郎,一个叫田中角牛。

另外三个三十来岁的壮年人,则都是扶桑客的同门师弟,分别叫大平贞夫、井口原二、武田信夫。

这五个,都是倭奴中的一流高手。

当然,此刻他们都已换上中国服装,也都能说得一口颇为流利的中国语。

当他们听说杀死扶桑客的徐经纬即将赶来时,一个个面露杀机,跃跃慾试。

站在段裕的立场,他固然不会将他自己那丢人现眼的遭遇说出,但却不会放弃这坐山观虎斗的机会。

因此,他除了极力夸张徐经纬的武功高强之外,还特别强调除经纬对倭奴的仇视和轻蔑。

现在,他的目的达到了,也算是宽心大放了。

他估计,徐经纬绝难逃过他们七人的联手,而五个倭奴中,至少将有三个会死在徐经纬的手中。

这是一石二鸟的巧计,既可杀掉徐经纬这个超级强敌,又可消除倭奴的实力,省得将来军旗盟成功之后,再多费手脚去对付倭奴。

因此,当他达到目的之后,才含笑说道:“好,就决定这么办,咱们立刻启程,在前面找一个适当的地点,以逸待劳。”

山口二郎讶问道:“为什么不在这儿动手?”

段裕道:“山口兄有所不知,这儿地势开阔,又有居民,有很多不方便之处。”

邹不鸣接口道:“所以,必须找一个有利于咱们的险要所在,出其不意加以狙击,才能收事半功倍之效。”

段裕又立即接道:“同时还可以避免咱们这边的无谓伤亡。”

山口二郎点点头道:“道理是不错,只是,二位未免将那姓徐的估计太高了。”

段裕正容道:“徐经纬的确是一个少见的一流高手,不过,我敢断定,在山口兄等五位面前,他今天是死定了!”

山口二郎站了起来,道:“好!那么,咱们就快点走吧广

这时的段裕,才想起了唐英,忙道:“我外面还有一个朋友,先去招呼一8。”

他边走边向小店吩咐:“伙计,给我准备干粮和卤菜,我们要带到路上去吃。”

店小二恭应道:“是是……小的马上去办。”

段裕匆匆走到外面,却不见了唐英的影子。

他问向附近的人,问不出名堂来,飞快地在附近找了一圈,也毫无迹象,不由蹩眉苦笑着自语道:“奇怪……”

邹不鸣已当先走了过来,讶问道:“什么奇怪呀?”

段裕苦笑道:“唐英丢了。”

“你要招呼的朋友就是唐英?”

“不错。”

“那么大一个人,怎会丢掉?”

“邹兄有所不知,这臭婊子已有异心,所以,我封闭了她的功力。”

邹不鸣笑道:“既然封闭了她的功力,谅她也走不了多远。”

段裕道:“话是不错,但如果她躲入这附近的丛林中,搜寻起来,可就麻烦了。”

邹不鸣道:“算了,五弟,漂亮的女人到处都有,何必为一个已经变心的女人烦神哩!”

段裕之所以劫持唐英,不过是为了万一被徐经纬追上时,作为脱身的盾牌。

此刻,时过境迁,唐英已失去作用,因此,他也不打算再去寻找,而洒脱地一笑道:“好!算了,咱们办正事要紧……”

段裕那一行人走了。

唐英却由三丈外一个牛棚中钻了出来。

这是唐英的聪明之处,她知道,自己功力被封闭,想逃,绝对进不远。

同时,他也断定,段裕绝对不会想到她就躲在附近的牛棚中。

而事实上,她这一大胆的冒险,也的确是成功了。

她拍掉身上的灰尘,很大方地走进方才邹不鸣等人进餐的小馆子,掏出一些碎银,买了些卤菜和馒头,匆匆地向原路折返,就在小村落外一箭远处道旁的丛林中躲了起来,一面慢慢进食,一面窥探着官道上的来往的行人。

毋须赘言,她是在等徐经纬。

照时间推算,她断定徐经纬等人,必然在正午之前到达这儿。

她的一个馒头还没吃完,来路上一阵急骤的马蹄声已由远而近。

这情形,自然使得她精神为之一振。

但造化小儿似乎有意跟他为难,来的不是她所期待的徐经纬,而是她最不愿意见到的,她的二哥唐基,另一骑上却是五船帮的四船主黑海蛇娘邱真珠。

唐英像见到了鬼似的,倒抽了一口冷气。

也幸亏唐基、邱真珠二人,一路上谈笑甚欢,没注意到路旁有人窥探,否则可就麻烦了。

因为,唐基狼子野心,为了觊觎掌门职位,不惜对自己的同胞手足迭加残杀,唐英、唐宁二人已不止一次吃过他这位二哥的大亏。

如今,唐宁已死了,虽然唐宁是死在段裕之手,但也可以说是间接死于唐基之手。

一念及此,唐英禁不住两行清泪,顺腮滚落。

这也难怪,试想,目前的唐英,正处于急难之中,以常情而论,一个处于急难中的人,当他遇见自己的亲人时,应该是特别高兴才对。

但事实上,她的这个二哥,却比敌人还要可怕,此时此景,又怎不教她因伤心而流泪呢!

也不知过了多久,直到另一次马蹄声由远而近时,才将她由沉思中拉回到现实中来。

这回,来的可真是徐经纬。

但徐经纬的坐骑奔驰得太快了,当她看清楚是她所期待的徐经纬时,徐经纬已经一晃而去了三丈之外。

她情急之下,拼出全身气力,大叫一声:“徐公子等一等!”

真该谢天谢地,徐经纬居然于急骤的马蹄声中,听到了她的叫声而停了下来。

不过,他显然还不曾分辨出是谁在叫他,因而兜转马头,讶问道:“是谁?”

唐英已由丛林中飞奔而出,道:“是我。”

徐经纬一见唐英,不觉大感意外地笑道:“真巧极了!我还以为你是被段裕劫持走了呢!”

唐英一叹道:“事实上我是被那天杀的劫持到这儿来的。”

徐经纬道:“那你是怎么摆脱他的、’

唐英道:“说来话长,你先坐下来,我想,你也该饿了,我这里准备了干粮……”

徐经纬忙道:“不!我不饿,还是先说你的遭遇吧!”

其实,此刻的徐经纬,可饿得很哩!

不过,由于这几个月来的历练,使他深深体会到人心的可怕。

他深恐唐英在段裕的胁迫之下,会玩什么花格,所以才强忍着肚子中的饥火,说出违心之言语。

而且,他还暗中提高了警觉,凝神默察周遭的动静。

唐英是聪明人,自然明白对方的心意。

但她也非常明理,所以,她能谅解对方这种必要的措施。

她轻轻一叹之后,才幽幽地道:“事情是这样的……”

当她将自己被劫持,如何脱险,以及方才看到唐基和邱真珠经过这儿的情形,详细地说了一遍之后,才加以补充道:“他们的谈话,我大致都听到,他们必然在前面等候你,暗中加以狙击,所以,这一路下去,你随时随地,都得特别当心。”

徐经纬暗道~声惭愧:“看来,我是疑心病太重了!”

但他口中却道:“谢谢你!唐姑娘,我会格外当心的。”

接着,又注目问道:“他们离去有多久了?”

唐英道:“约莫已有顿饭工夫。”

“那五个倭奴,就是他们新请来的帮手?”

“是的。

徐经纬冷哼一声:“就近解决也好,免得他们以后再作怪。”

唐英道:“徐公子那五个倭奴的功力,都比扶桑客要高,你可不能轻敌。”

徐经纬冷笑道:“他们武功再高,我也不怕。”

唐英道:“但他们人多势众,又在暗中,而你却只有一个人。”

徐经纬笑道:“你不是我的助手吗?”

唐英苦笑着一叹道:“我只能增加你的累赘,所以,我不打算跟你一起走!”

徐经纬讶问道:“你要去哪儿?”

“不知道,天地这么辽阔,总不至于没有我的容身之地吧?”

“唐英,你知道我为什么急急赶来吗?”。

“当然是为了赶赴少林寺。”

“同时,也是为了怕你有危险,所以,我绝不会让你一个人走。”

唐英凄然~笑道:“谢谢你的好意,可是,我……另有去处。”

徐经纬道:“那是以后的事,但现在我决不让你一个人走。”

“为什么?”

“第一,我怕你有危险。”

“还有第二?”

“是的,第二,你是使我介入江湖中来的第一个关系人,饮水思源,我应该有保护你的义务,还有……”

唐莫笑问道:“那是第三个原因啦!”

徐经纬道:“也可以这么说。”·

唐英道:“好!清说下去。”

徐经纬道:“你的老搭档朱绮美也在少林寺,我将作交给朱绮美之后,就没我的事了。”

唐英笑笑道:“这些以后再谈,请替我解开被封闭的穴道吧!”

徐经纬歉笑道:“这是我的疏忽,我早该给你解开穴道的……”

扬指凌空连点,解了唐英的穴道后,才含笑道:“上马吧!委屈体暂时坐在我背后。”

唐英一面活动着娇躯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0章 情侠情女大团圆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