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马江湖》

第04章 剑树刀丛仍从容

作者:司马翎

唐英准备拉开室门,闻言回头道:“你注意我对他们的言行,然后依样画葫芦,千万不可心慌,知道吧?”

徐经纬点点头,于是两人相偕走出室外,回到刚才他们坐的地方。

他们才一出现,徐力已堆满笑容,迎了上来,抱拳对徐经纬道:“恭喜徐少侠玉体康复…·来来,请上座!”

徐经纬还是有点心慌意乱,征了一怔,没有立刻还礼寒喧。

他正不知说些什么门面话才好,站在徐力之后的,一名瘦瘦高高的中年汉子,已冷冷哼了一声。

这一声冷哼,当然是误会徐经纬对徐力过于失礼之故。

唐英心里一震,忙对徐力道:“徐坛主,家师兄外号冷面书生,其实是面冷心热,就是不善与人交际,希望坛主不要见怪!”

徐力对徐经纬的初次印象,本来极为恶劣。

此刻因唐英如此解释,始才不以为意。

而徐经纬也在唐英一言提醒之下,憬然而悟。

当下他顺水推舟,装出冷漠的表情,微向在场的人拱一拱手,道声“有了”,竟然大刺刺地坐在上首。

由于唐英声言在先,在场的人也就没有人再计较徐经纬傲慢冷漠,纷纷落座。

徐经纬趁机将眼光投向唐英,但见她美眸露出奕奕的光彩,想来甚是满意徐经纬的做作。

唐英既然希望徐经纬装出傲然的神态,徐经纬自然可以减少开口说话的麻烦,此举正可避免露出马脚。

这时徐力已开始引见场中的人。

坐在徐力左首的那名瘦瘦高高的中年汉子,原来是黑道中大名顶顶的鬼头大王谈金。

在谈金下首的是冀北五王谷的代表鹰王米才发,接下去是独行大盗,恶名昭彰的黑衣秀士梁不温,还有来自东瀛亡命武士代表片冈二郎。

大家正式见过面之后,徐力便开门见山地道:“此次本会会主老神君,为同道利益着想,通过余泛老联络水陆双方的名士高手,计划虽未开始付之履笔,但已得到各方响应,成功机会甚大……”

徐力说到此处,故意顿了一顿,等徐经纬将眼光投向他时,才又道:“可是同道中仍有不少顽劣之徒,妄图与众人的共同利益抗衡,不接受老神君的好意。因此老神君已订下最后期限,等待这批人的答复,期限一过,我们将视这些为害群之马,予以铲除,这是老神君要本座转知各位的。”

鬼头大王谈金插言道:“敢问徐兄,老神君的最后期限,不知订在什么时候?”

徐力道:“就订在本月十五日,也就是后天……”

唐英道:“这么说,过了后天,我们就要对那些不合作的同道,采取行动了?”

徐力精光一闪,毅然道:“不错,而且老神君已交待下来,要本座负责第一次惩戒行动,由我们这里先行发动!”

此言一出,在座的人除了唐英和徐经纬之外,都露出跃跃慾试的神情。

因此徐力一眼就发现他们两人神情有异,不免讶道:“唐姑娘像是不大赞成老神君的这项指示呢!”

他指名询问唐英,是因为徐经纬太过阴沉冷漠之故。

不料唐英还没有开口,徐经纬却说道:“徐坛主没有将我们行动的对象说出来,叫我们师兄妹如何赞同?”

这一反问不仅显示出徐经纬的狂傲,而且也问得合情合理。

徐力不由得对徐经纬的反应另眼看待,忙道:“徐少侠说得也是……老神君的第一项指示,是要咱们在期限过后,先行突击离此不远的五船帮分坛……”

徐经纬“哦”了一声,表示他已明白,但他却仍然未置可否。

其实他不知道该如何表示意见,于是唐英迅即道:“师兄!五船帮是黑海蛇娘邱真珠那一伙人,咱们正好趁此报他们追击之仇呀!”

徐经纬听唐英如此一说,还是沉吟不语。

他装得可真到家。

在场的人一见徐经纬缄口沉默,莫不将目光凝注在他一个人的身上。

徐经纬心知室内所有的人,都巴不得他赶快说出决定来。

可是他偏偏用冰冷的语气,道:“黑海蛇娘邱真珠这帮人,固然该杀……但本人却不愿受人支使去做这种事,师妹,你该晓得为兄的脾气吧?”

如此直截了当的拒绝,连后英都大为吃惊,徐力他们颇有意外之感则不问可知。

唐英如同徐经纬心意一样,不愿在徐力他们之前,被邱真珠拆穿真正的身份,是可以意会的。

但是唐英却料不出徐经纬居然那么坚决地拒绝徐力的要求,神色自是有些焦急。

她担心徐经纬操之过急,引起徐力等人的疑心。

果然徐力在听了徐经纬的话之后,微微动容,道:“徐少侠之言,只不知是什么意思?”他虽然没有说出不满的话来,但在场的人都可以从这句话中,听出徐力心中已有所不满。

徐经纬挥了一下手,道:“本人话已经说得那么清楚,难道徐坛主还听不明白?”

徐力怎会不明白他的意思呢?

使徐力感到意外的,只是徐经纬为什么会一口拒绝参加突击五船帮分坛的事。

于是徐力耐着性子道:“徐少侠!你可能有你自己的理由,所以不愿参予袭击五船帮分坛的事,不过你既是余泛老推介面来的,事前应该知道本会邀请你们来的目的……”

“不错,本人早就知道……”徐经纬道:“我们来此等于是贵会的人一样,自应听任贵会差造。”

他目光扫过众人,才又道:“但贵会却也要顾到我们的立场,总不能东支西使,不问我们的意思,对也不对?”

徐力道:“本会自然要尊重各位的意思,但是像袭击五船帮分坛那么合理的要求,你都要拒绝参与的话,声会就不能不考虑尊重的程度了……”

徐力越说下去,火葯味越来越重,显然他甚是不满徐经纬一开头就不合作。

而有拿他“开刀”惩戒的意思。

他这种心思,徐经纬是可以体会到的。

今后徐力要想指使得动像徐经纬这一批外来客,自非先确立他的权威不可。

要不然大家都有意见,大家都有主张,徐力哪能利用这一批人为海龙会效命?

所以徐力有拿徐经纬惩戒的打算,唐英也看了出来。

当事者徐经纬则格外了解这种情势发展下去的后果。

他心中极是骇然不安,表面上却保持最高的冷静,满不在乎地道:“徐坛主!请你说话不要自相矛盾好不好?”

徐力脸色微变,但他在没有取得在场的人同情之前,虽有惩戒徐经纬之心,却仍不敢付诸实行。

他道:“我的话有什么矛盾之处?”

他说话之间,故意编过头看鬼大王谈金,然后将眼光溜过五王谷的鹰主米才发,黑衣秀士梁不温及片冈二郎等人。

虽然这一眼只是一溜而过,但谈金等人无不觉得徐力受到不少委屈。

换句话说,徐力带着委屈的语气说话,谈金他们听来,已对他生出同情,何况徐力那一眼包含的请求支助的神色,更使谈金他们替他大为不平。

徐经纬不是傻蛋,当然知道徐力正试图博取谈金等四人的同情,以取得动手杀他的藉口。

这当然不是徐经纬所愿意碰上的事情,于是他挖空心思,想瓦解徐力的计谋。

不但如此,徐经纬还想争取谈金等四人的支持,以抗拒徐力所施的压力。

场中的气氛形成如此微妙,只在弹指间的工夫而已,设非徐经纬思路敏捷,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要应付徐力的压力,还真不容易。

徐经纬仅顿了一顿,便道:“徐坛主,贵会既然通过余泛老邀我们来此,阁下就不能限制我们的意志,刚才阁下这言,大有不惜用硬的功夫对我们,这岂不是自食其言,矛盾之至吗?”

他不容徐力有反驳的机会,迅速又道:“当初若不是看在余泛老之面,我们根本犯不着来此替贵会卖命,是不是?”

这话很明显地指出,要徐力尊重他们“客卿”地位。

谈金等四人,与徐经纬同属海龙会的客人。

徐经纬的这项要求,他们四人自是听得过去。

因此他们四个人脸色一下缓和下来。徐力看在眼里,心知不妙,说话也就客气得多了,他道:“徐兄之言固然不差,但是你来此之前,总也应该知道余泛老对你的要求吧?”

谈金、米才发、梁不温、片冈二郎等四人闻言都垂下了眼皮。

四人的神情也推测得出个大概来。

徐经纬迅速忖道:“余泛老一定要求过所有应约到海龙会的人,要绝对服从海龙会调度指使。”

如果是这样的话,徐经纬就不能再坚持他的立场,不顾徐力的指挥。

这该如何是好?听徐力的?

一碰上邱真珠,他和唐英就得露出马脚,不听吧?

不但徐力要翻脸,想争取谈金他们四人的支持也不可能。

置身在这种进退维谷的境况之下,实非徐经纬始料可及的。

他调整一下思路,道:“余泛老的要求,并不一定对大家都一样呀!比如说,他对本人的要求是如何?徐坛主是不是知道?”

徐力露出愕然的表情,显然他还真不知道余泛老对所有邀请的人提过不同的要求。

徐经纬这句话也不全是信口胡扯,他算定那名被称为余泛老的人,绝对不可能公开说出他对所有被邀的人,所提的条件。

这从在座请人来自不同的地方,以及不知余泛老到底一共邀了多少高手到海龙会来这件事,也可以推测出余泛老必定未作公开的要求。

既然余泛老将邀请人手前来海龙会的事,保密得如此周到,则在座的人更不可能知道他们互相之间,受到余泛老什么样的请求。

是以徐经纬刚才一问,果然深深打动了谈金等四人的心。

从他们露出迫切的眼光去推断,不但可证明余泛老本必对所有被邀的人作过同样的要求,也可猜想到谈金他们四人极慾明白徐经纬是不是曾受到余泛老的特别优待。

就是徐力也忍不住问道:“这么说,余泛老对徐兄的要求,是有什么特别之处了?”

徐经纬胸有成竹地道:“也没有什么特别之处,说出来徐坛主你也未必肯信,所以本人不说也罢!”

这话说得机巧已极,隐隐之间,已显示出余泛老确曾特别礼遇徐经纬。

可是徐经纬为什么不愿说出来,这就非问个明白不可,徐力遂道:“徐兄不将余泛老交代之言说出来让本座知道,本座哪能依照泛老的吩咐去办?”

徐经纬道:“现在说之无益,反正徐兄你未必肯信就是啦!”

“为什么?”徐力追问道:“真有那么一回事的话,本座怎敢不信泛老之言?”

徐经纬耸耸肩,道:“我不说个明白,你们一定当我信口开河……”

他掉过头看一下唐英,只见她表情极为平静,心知她很欣赏他这一阵胡扯。

于是放心又道:“余泛老在我们师兄妹来此之前,曾经交给我一封推介函,函中对我们来此的权利义务交待得极为清楚,可惜那封推介函却失落在海里了…·”

谈金露出恍然之色,道:“那么,余泛老所提的事,徐兄一定知道?”

徐经纬迅速接道:“当然知道,否则我怎会应约来此?”

函中所提的条件,既然能得徐经纬他们同意来海龙会应约,必是徐经纬认为有利的条件。

既是有利于徐经纬的条件,则刚才徐经纬反对徐力的颐指气使,必然是条件所允许的。这么说,徐经纬所受的遭遇,一定高出谈金他们许多,否则他怎敢拒绝徐力的调度?

这是相当浅近的道理,谈金他们四人仅仅认真推敲一下,就全都了然于购。

余泛老如此厚彼薄此,设非徐经纬自己说出来,谈金他们还当是海龙会对所有应邀的人一视同仁呢!

既然有此差别,谈他们四人忿然之色,也就露了出来。

但他们不满的对象是代表海龙会的徐力,而不是徐经纬。

这点可以从谈金怒视徐力的表情,看得清清楚楚。

大家同样是余泛老推介过来的人,凭什么徐经纬要得到特别的礼遇?

这是使谈金等人忿忿不平的原因,徐力哪会想象不到呢?

但他不敢正面反驳徐经纬之言,因为徐经纬曾经落海之事,在座的人都知道确有这么一回事。

此处如果徐经纬真是余泛老特别看重的人物,徐力也犯不着顶撞他,他深知余泛老在海龙会中的影响力。

所以徐力只专心一意的,想设词稳住谈金他们四人的不满。

他运思想过所有较得体的解释辞令,可是却想不出一句适当的字眼来。

徐经纬却突然说道:“谈兄!你好像心里不大痛快?”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4章 剑树刀丛仍从容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龙马江湖》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