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马江湖》

第05章 机缘巧获蟹黄珠

作者:司马翎

洞口露出了徐经纬的上半身,独眼龙宛如服下了一颗定心丸,道:“徐兄!我们该怎么办?”

徐经纬没有理他,他仔细打量那洞中的地势,发觉那绿毛蟹所在的地方,正是洞的右侧,左侧则一片乌黑,也不知有多深多大。

他试着投出一块石子,叭一声正落在那左侧的岩壁之下。

这一声清脆之至,那绿毛蟹居然将一双突眼,转向石子落地的地方。那对长螫,也停止对独眼龙的攻击。

那绿毛巨蟹的反应,使徐经纬大感不满,趁它全神注视左侧角落之际,徐经纬又投了一块石子过去。

绿毛巨蟹果然完全被那五子落地之声吸住了注意力,它开始收回攀住独眼龙立足之处的横足缓缓倒着退了下来。

徐经纬又投出一块石子,叭一声才响,那绿毛巨蟹居然舍下岩上的独眼龙,迅速移向左侧的角落而去。

它的移行速度,快得宛如一阵狂风,使独限龙瞪大了一只独眼,竟不知逃出洞口!

徐经纬不得不道:“独眼龙!此时不走,更待何时?”

走当然可以走,因为那绿毛巨蟹已消失在左侧的岩壁之下,独眼龙只要快速纵了下来,不须三四个起落,便可逃到洞外去。

但独眼龙居然没敢动,他对徐经纬道:“徐兄,我好像看到左边有一双惨白的突眼,正瞪着我瞧!”

独眼龙身在洞中,而且又是居高临下,左侧的情景他自是比徐经纬看得清楚,因此徐经纬闻言之后只好说道:“你没着走了眼吧?”

独眼龙道:“决计错不了,确是有一双眼睛监视着我!”

徐经纬问道:“距离你的位置有多远?”

独眼龙估量一下,道:“约莫三丈远吧?”

徐经纬计算洞口离独眼力约有五丈多远,如果独眼龙突然一跃而来,也是很有可能逃了出来,当下他道:“独眼龙!你何不试一试看?”

独眼龙为难地道:“这绿毛蟹移动起来,快如迅雷,除非出其不意的逃出去,否则必难逃脱,我还是不试的好……”

徐经纬道:“有机会你又不敢跑,那我有什么办法救你?”

他们说话之间洞内左侧黑暗之处,传来一阵沙沙之声,高踞在岩壁之上的独限龙,突然惊恐万分地叫出声来,道:“我的妈呀!幸亏我没有听你的话往那洞口跑,要不然哪有命在……”

徐经纬闻言,又将眼睛凑进那缺口,朝洞内一瞧,登时毛骨悚然,吓得目瞪口呆。

原来从那左侧的角落里,又爬出了两大一小的绿毛巨蟹,连同刚才那只小型巨蟹,这时洞中已有四只之多。

尤其那才出现的两只更大的巨蟹,比原先攻击独眼龙的那一只,足足大了五、六倍之多,光那圆型外壳,少说也有丈许方圆,一对巨蟹,足有六尺多长。

那四只巨蟹同时出现之后,徐经纬立刻闻到一股冲鼻慾呕的腥味,使他不禁掩鼻闭气。

不过,他的双眼并没有离开那缺口.依然全神注视洞口的情景。

但见独眼龙四肢并用,迅速地往岩壁爬了上去,一下子便爬到离开地面有七、八丈高的地方,停在另一处破壁之中。

徐经纬本来担心他无法逃得出那巨蟹之四,此刻一见他躲在那岩壁之上,乃略略放心。

只见徐经纬突然有一个感觉,独眼龙此时一见那更大的绿毛巨蟹出现,便能毫不犹豫往上揉升躲避,刚才当那小型巨蟹攻击他之时,他为什么要执刀抗拒,而不躲进现在他所藏身的地方?这是值得推敲的一个问题,徐经纬忍不住用心思去思虑这个问题的答案。

以独眼龙刚才揉升的举动看来,毫无疑问的,他早就知道岩壁之上,还有更高更安全的避难之所。

既已知道,独眼龙刚刚宁可涉险拿刀与那巨蟹抗拒之举,就显得太过矛盾了。

徐经纬想来想去,不禁恍然憬悟,心道:“原来独眼龙有意造成一个惊险的场面,使我心急之下,听他的指点,捡着石子进洞诱引那绿毛巨蟹。”

徐经纬如此推测,是相当合理的。

因为人在急迫之下,往往会做出有欠考虑的行为出来,而事后反悔,已然不及了。

不错,独眼龙刚才就是存心要使徐经纬一急之下,冒冒失失地踏进洞里去,否则他决计不会冒险面对着那绿毛巨蟹的攻击。

徐经纬一念及此,忍不住暗骂独眼龙狡诈阴险。

他正在暗很独眼龙之际,藏在安全之处的独眼龙却大声道:“徐兄!你身上有没有火石?”

徐经纬摸摸之际,发觉他身上的火石还在,但他不知道独眼龙突然问他有没有火正的道理,因此反问道:“你要火石做什么?”

独眼龙道:“取火呀!你到底有没有火石?”

徐经纬对他存有戒心,还是没有说出来,“即使我有火石也没有用,此地又没有燃火之物,如何取火?”

独眼龙很快地道:“你可以退后到坑道那边找找看……”

徐经统依言退了下去,走了二十来步之后,果然看见有一条宽可容人的坑道。

黑漆漆的,看不出到底有多长。

那坑道出口,堆满了大大小小的木头,为数不少。

这情景使徐经纬大惑不解,心想:“这些木头是从何处来的?还有独眼龙为什么知道?”

他好奇心一起,不觉走进了那坑道,探头一望,顿时明白过来。

原来那坑道通海,当海水满潮之时,便注入大量海水。

这时飘浮在海中的木头等物,也就随海水灌进坑道之内,掉进他此刻所站立的洞中来。

而且洞底比坑还低,退潮之时,有些掉在洞底的木头等物.就因此留在洞中。此刻是退潮之时,坑道中无人,洞中只有一些水迹而已,因之徐经纬自忖他的想法,应该没有离谱才是。

他正想捡些木头,突然听到离他不远之处,传来叭嗒、叭嗒之声。

那坑洞之中,本来就静得怕人,这一突然传来的叭嗒之声,怎不叫徐经纬骇然后顾?他瞪着一双骇异的眼睛,小心搜寻那声音的来源,可是那声音却突然就此中断。

徐经纬心里怦怦跳动,手中紧紧握住一根木棒,眼睛眨都不敢眨一下,凝注着那发声之处。

突然,又是叭嗒一声,这回徐经纬看清楚了,原来离他十几步远的地方,有一条离水的活鱼,在那边挣扎跳跃着。

他发现这一情形,不觉哑然失笑,移步走了过去。

那条活鱼起码也有十来斤重,还在挣扎跳动,此外更有大大小小的海鱼,布满一地。

他随手抓了五、六条较名贵的死鱼,又回到独眼龙受困的那坑洞之外。然后爬上缺口,望了洞中一眼。

这回他看到有一只绿毛巨蟹,已爬上岩壁,朝独眼龙嘶嘶怪叫,但却没法够得上抓他。

徐经纬知道独眼龙暂可无虑,遂找来一块尖利的石片,及另一块石头,设法劈开他所寻来木头。

费了好一会工夫,他终于用火石引燃了水头。

木头既经引燃,他等火势一旺,就加入更多的木材,那些木材虽有点潮湿,但久烤之后,也堪供燃火。

转眼之间,徐经纬就弄好了一处火堆,安稳地坐在旁边烤鱼充饥。

洞中的独眼龙大概闻到了烤鱼的香味,忍不住道:“徐兄!是你在烤鱼吃?”

徐经纬道:“不是我又会是谁?”

独眼龙被整得有点啼笑皆非,道:“徐兄!你既已引好火堆,为什么还要我眼巴巴在这儿等呢?”

徐经纬凑近那缺口,才道:“你要我取火,火已有了,可是我有什么办法将火把送交给你?”

独眼龙道:“你执着火把,大胆地爬进那缺口,我保证这些巨蟹决计不敢惹你,不信你试试看吧……”

徐经纬心想:“你这厮花样可真不少,我又不是三岁孩童,岂会这么容易上当?”

但他还是依言拿了一把火把,凑过那缺口去。

不过他并未听从独眼龙的话,贸然爬进洞里,仅只将火把在那缺口之外,亮了一下。

他不亮还不知厉害,这一亮之下,那缺口突然伸出一只绿毛巨蟹的长螫,慌得徐经纬惊叫一声退了五。六步之多,才拿桩站稳。

要不是那缺口太小,说不定那绿毛巨蟹,早就越洞而出,将徐经纬当场咬个尸骨无存。

那绿毛巨蟹大概也知道出不了洞外,一只巨螫挣了两下之后,就伸了回去。

徐经纬惊魂甫定,登时将洞中的独眼龙根得咬牙切齿,大骂他不是东西。

独眼龙却道:“徐兄!你先不要骂我,等我把话说清楚,你再骂我不迟!”

事实摆在眼前,独眼龙还有什么好辩的,委实很难叫徐经纬相信。

因之徐经纬没好气地道:“独眼龙!你这小子眼睛只有一个,心窍倒有两、三个,你还想拿什么话诳我?”

独眼龙没有理会徐经纬的嘲讽,道:“徐兄!那绿毛巨蟹见到红色的火光便会追过去倒是真的,可是你只要用火烧它,一痛之下,它必然害怕后退,不信你再试一次看看……”

这么说倒真有点合理,于是徐经纬又执了火把,靠近那缺口。

缺口火光一亮,里边的巨蟹又深出一只毛茸茸的长螫来。

这次徐经纬早知会如此,因此没有吃惊。

他看准那只在缺口的巨螫,缓缓将火把凑了过去。

只听“呲”一声,巨螫上的绿毛遇大即着,那巨蟹果然负痛将巨螫快速的收了回去。

这时独眼龙又道:“怎么样?徐兄,我没有骗你吧!”

独眼龙确是没有骗他,可是徐经纬仍旧没有勇气执着火把进入洞内。于是他继续保持缄默,没有回答独眼龙。

这一来,独眼龙可就有点着急,道:“徐兄!你怎么不进来呀?”

徐经纬不好说出他没有勇气进去的话,灵机一动,倏地说道:“要我进去可以,可是你得先回答我几个问题……”

独眼龙很快地道:“你问题怎会那么多?”

徐经纬道:“你不回答也可以,咱们再见了……”

这话徐经纬说出口,自己也感到有点勒索、威胁人家的味道在,但他一想到对手是独限龙,也就心安理得,冲口而出。

独眼龙终于道:“好吧!你提出你的问题来,我知道便据实回答你,这样子你满意吧?”

徐经纬道:“如此甚好……”

他想了一下他的第一个问题,又道:“你对这些绿毛巨蟹的习性,好像知道得不少,对也不对呢?”

独眼龙很干脆地答道:“不错!这些绿毛巨蟹的习性,我知之甚详……不过坦白讲,我还是第一次碰上它们……”

这些话没有瞒人的必要,因此徐经纬相信独眼龙之言并没有骗他。

是以他又问道:“那么,这些巨蟹除了畏火之外,它们还有些什么习性?”

独眼龙道:“喜食腐臭之物,行动快如旋风,凶恶嗜杀……”

徐经纬听了之后,转身便跑,片刻之后,又回到缺口之前,手中多出七、八条腐烂的死鱼。

他扬手将三条死鱼丢进洞内,那四只缘毛巨蟹果然像独眼龙所说的一样,争先恐后抢食那三条死鱼。

独眼龙突然一阵大笑,道:“徐兄!我是出名的多疑人物,你居然比我还要多疑,真真令人好笑……”

徐经纬道:“对你这类阴险狡诈之徒,还是不要轻易相信的好,否则连命都保不住……”

独眼龙又笑道:“这回你该相信我了吧?”

徐经纬道:“你从什么地方获知这些巨蟹的习性?”

独眼龙道:“这附近的人有谁不知?”

徐经纬道:“这么说,一定有不少人碰到过这些绿毛巨蟹了?”

独眼龙道:“当然!否则我也不会听人家谈起它们的习性……”

徐经纬不大相信他这句话,一来他出身渔家,就从未听到过邻近渔民谈过这些巨蟹。

二来他他读典籍,虽不敢说志在皓首穷经,但平日所花费的时间,也全在各类经典之上.然而他从未读到过有人记载这些绿毛巨蟹的来历,甚至连历代名家小说笔记,也没有这种记载。

由此可见,若说独眼龙了解这些巨蟹的习性无话可说,但要说这附近的人都知道,徐经纬自是不大相信。

不过徐经纬并不计较这点,他道:“独眼龙!这些巨蟹的习性,你还知道多少?”

独限龙道:“就是这些了,你还满意吧?”

他既然不肯说出来,不满意也得满意。

当下徐经纬转了话题道,“你好像对这洞内的地形很熟,是吧?”

独眼龙道:“我在这定军岛住了三、四年之久,哪会不知道这岛上有这些坑洞?”

徐经纬又问道:“那么我们能不能找到出口?”

独眼龙道:“这我怎么知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5章 机缘巧获蟹黄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龙马江湖》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