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马江湖》

第08章 神琴一曲慑四魔

作者:司马翎

场中一阵惊心动魄的厮杀,顷刻间又恢复了平静,徐经纬缓缓站起,恍如做了一场恶梦。

他百般无聊地走了出去,这时庄中已寂静一片,偶尔传来遭劫的村民的痛哭之声。

徐经纬百感交集地朝庄外走去,不知不觉已走上了官道

他一时不知何去何从,只沿着官道往北而行,心中尽是那些海寇杀人的情景,使他久久难于释怀。走到天亮,他忽然觉得自己又饥又渴立刻想要找一处人家讨水喝。

他沿路寻来,越想找到人家.偏是越找不到,无奈只好强忍饥渴,信步而行。

突然,他发现路旁丛林深处,露出一道红墙,心里一喜,忙快步过去,却原来是一座尼庵。

他踌躇一会,正要扣门讨水,忽然听见尼庵中传来一声大喝,接着是一声女子的尖叫之声。

是不是有人在尼庵中作恶?

徐经纬第一个念头就是如此不详。

他想:“这一带不太平静,确是有此可能。”

何况尼庵中尽是女子,更容易被歹徒欺侮。

徐经纬涌起不平之念,登时忍不住走向尼庵。

他正要推门进去,一想自己手无缚鸡之力,公然过去抱不平,委实不妥。

他考虑一下,还是走进门内,不过这次徐经纬是悄悄掩了进去,准备探清楚庵中发生的事情,再见机行事。

庵门是虚掩的,徐经纬一闪而入;他四下一打量,正不知事情发生在什么地方。正面佛殿又传来数声吆喝。

徐经纬循声而进,几个闪躲,已被他掩到了佛殿的侧墙。侧墙墙旁正好有三棵槐树,粗壮的枝干,~直延伸到佛殿外面的高窗。

徐经纬选择一株地势较佳的槐树,四肢并用,很快地爬了上去。

他小心翼翼地沿树干接近那高窗口,片刻之后,果然被他找到一处视线甚佳,可以看清殿内的位置。

徐经纬先将身子牵牢,然后移目凑近那窗口,朝殿中望去。

只见宽大的佛殿之中,端坐着一名素衣少女,从她的背影,就可推测出她是那么婀娜多姿。

那素衣少女的四周,围坐着三男一女,共是一增三俗,四个人全露出微微的紧张,凝注着那名素衣少女。

那僧人打扮的中年男子,此时又大声吆喝了一声,声音震得徐经纬心底

可是坐在那僧人旁边的那名盛妆少妇,用呖呖莺莺的声音道:“怒尊者!你在一旁鬼吼,鬼吼的,伤不了那丫头,却吼得我们心摇神动,我看你还是省点力气吧!”

那被叫做怒尊者的中年僧人,瞪着一双怒眼盯着那盛妆少妇,粗声粗气地道:“银二姑!你以为贫僧的怒音魔声伤不了成如岑?”

银二姑嫣然一笑,“事实摆得很明白,你鬼叫了大半天,人家成如岑根本无动于衷,不是最好的说明吗?”

怒尊者怒形于色,大声道:“成姑娘一直不开口说话,足见她怕分神中了我的魔功,不信你问问她看看!”

银二姑露出诧然的神情,道:“这么说,你的怒声魔音,真的可以帮助我们擒下姓成的丫头?”

怒尊者十分自信地道:“当然,等我的魔音冲破她的定力,你们便可一举而上,手到擒来!”

银二姑和另外两人互相交换了眼色,突然道:“赛少堡主和周大护法两人有什么高见?”

赛少堡主是一名华服年轻人,长得俊美已极,可是盼顾之间,却掩不住那股流里流气,显然是一名好色之徒。他出身豫北赛家堡,赛家堡是国内有名大股山贼之一。

这赛统正是赛家堡老当家赛风的独生子。

被银二姑称为周大护法的男子,生得剽悍之至,真个虎背熊腰,坐在那里宛如一座人山。他穿一袭宽大的黑衣,袖口各绣一个白色骷髅标志,一望而知他了是横行大江南北的神秘帮会,黑衣秘教的护法。

这时赛少堡主突然插言道:“银二姑!怒尊者的魔音能伤人于无形之中,我觉得不妨再让他试试看……”

他~言未了,姓周的也道:“赛兄之言,兄弟表示同意……”

周丹大声出言,却仅仅说了这么一句话,可见他不是个善于词令的人。

银二姑道:“两位既然如此表示,那就请怒尊者再试试他的怒声魔音……”

那怒尊者嘴角浮出一丝得意的笑容,但一闪而没,脸上的表情,依然恶气冲冲。

他盘膝而坐,双手叉腰,显然正在行功运气,好发出他的怒声魔音。

徐经纬已看出那三男一女,围住那名叫成如岑的素衣少女的目的,是要将她一举擒下。

令他不解的是,他们人数占了优势,而且似乎都有一身高深的武功,却不一齐动手将那成如岑抓住,而如此围住她,不知是何道理?

徐经纬百思不解,只听那名素衣少女,修地幽幽说道:“怒尊者!你的藏地魔音诚然厉害,但决计伤不了我的。你省省力气吧!”

怒尊者露出惊讶的样子,道:“成姑娘已练到六慾不惑,心魔不入,归真返法的境地?否则怎能不被贫僧的魔音所伤?”

成如岑缓缓站了起来,慢慢地转动着身子。

这回徐经纬将她的脸靥看得甚是清楚,

只见成如岑长得亭亭玉立,全身荡漾着一股无暇的美态,无论从哪一个角度欣赏,都会使人感受到她那纯真的风度,和那美若天池的外表;无人能及。

她这一站了起来,那三男一女也立刻跟着站起,但仍保持了包围之势。

成如岑一直挂着微笑,美眸一转,道:“心魔不入,归真是佛道心法的圣境,我岂有如此法力?”

她笑了起来,笑容立刻感染厂周围的人,使人有如沐春风之感,连怒尊者的怒容,也因这一笑松了不少。

只听成如岑缓缓又道:“你们让我离开好吗?”

此语一出,赛统第一个生出退步让路的念头,其余三人也几乎想让出路来,答应成如岑离开。

就在成如岑徐徐举步之时,银二姑第一个叱道:“我们大家怎么啦?难道真要让姓成的丫头走吗?”

她这一喝。

其余三人都怔了一怔,好像突然醒了过来一般,竟没有人答话。

成如岑仍然柔声道:“咱们往日无冤,近日无仇,你们何必为难我?”

周丹大笑道:“姑娘若是交出东西来,我们便不为难你!”

成如岑黛眉微蹩,那神态使人生出怜惜之心。

她沉吟了一会,才道:“我说过图不在我身上,你们不信又有什么办法?”

银二姑道:“海龙会重金搜求那份营垒设计图,又指明图在你的身上,姑娘要赖也赖不掉的!”

成如岑道:“你们的消息错了!设计图自始不在我的身上……”

怒尊者道:“姑娘既然口口声声说什么身上没有设计图,敢不敢让我们TXTGOGO?”

成如岑很爽快地道:“可以!请银二姑过来TXTGOGO!”银二姑望了在场的人一眼,迟疑不敢向前。

成如岑又道:“银二姑!放心过来,我决计不会出手偷袭你的!”

银二姑绽开笑容,很快地依言走近成如岑,好像非常相信成如岑不会伤她的样子。

可是躲在树上偷窥的徐经纬,却替成如岑捏了一把汗。

他想:“成如岑可以不偷袭银二姑,可是谁能保证银二姑不会趁机偷袭成如岑?”

徐经纬忧心忡忡地注视着银二姑的举动,只见她一阵搜身,很快地又空着双手退开,道:“成姑娘的身上确实没有那份设计图…”

赛统冷笑一声,道:“这个我们早知道啦,何劳你说……”

银二姑讶道:“那么你们何必再劳动我搜她的身?”

赛统道:“成姑娘答应让你搜,已可证明她身上绝对没有设计图……我们是希望你利用搜她的机会,~举将她的穴道点住,好擒下她来……”

银二姑恍然道:“是啊!我大可利用刚才的机会,将她抓住呀?”

赛统冷冷道:“可借你平白的失去了机会……”

银二姑道:“你们怎不暗示我一下?”

周丹道:“江湖上有谁不知道你银二姑是个暗算能手,谁想到这次你会放弃?”

怒尊者也道:“周施主的话不错,银二姑!真不明白你何以要放弃刚才的机会?”

银二姑自己也弄不懂,刚才她上前搜身之时,委实一点偷袭成如岑的意念也没有。

她仿佛之间,似是只有想搜出成如岑身上的那份设计图而已,连丝毫害人的念头都不曾产生。

这对银二姑来讲,实是从未有的反常现象。

正如黑衣秘教周丹所说的,银二姑是江湖上出名的偷袭能手。

她生性狡黠险诈,什么阴险的事儿都做得出来。因此,她没有利用搜身的机会伤害成如岑,确是出人意料之外。

银二姑的神情甚是沮丧,她凝视着成如岑的侧影,心里不禁恶念电转。

只见她霍地抽出一支三尺长的晶莹玉尺,露出隐隐杀机,准备动手。

这时成如岑正好转身面对着她。

银二姑怔了一下,只觉得成如岑柔和的目光,深深地射入她的心坎上,使她升起不忍下手的感觉来。

银二姑想将胸中的杀机振作起来,但却无法做到,不禁将玉尺缓缓放了下来。成如岑这时又道:“银二姑,你觉得刚才没有趁机偷袭我,是件很没面子的事,是吗?”

银二姑居然点点头,表示成如岑说得不错。

成如岑微微一笑,表情安详和睦,令人想起观音菩萨的庄严法相,也使人心念无尘,只觉得像成如岑如此善良美丽的女子,最是可亲可敬。

周丹、赛统及怒尊者三人,心中的毒念也在成如岑这一笑之间,消失了一大半。

成如岑惊一下额前秀发,姿态曼妙之至,道:“你们明知那份海龙会的营垒设计图不在我身上,也明知我无论如何也不会吐露出它的下落,何苦还要逼我?”

赛统轻轻咳了一声,道:“成姑娘虽是与世无争的人,但这事既已牵涉到你,我们自然不能不问……”

成如岑仍然用悦耳的声音道:“照赛堡主这么说,你们将不择手段对付我了?”

赛统忙道:“成姑娘误会了,我们岂肯如此冒犯姑娘……”

银二站等三人闻言,居然没有人表示异议,好像他们三人也正是没有冒犯成如岑的意思。

这情形让在外头观看的徐经纬大感有趣。

因为从他们四人的态度看来,早就有非从成如岑身上打听出那份设计图不可的样子,此刻却没人敢露出动手的意愿来,委实叫人想不通。

再说,他们四人虽然多属不同的帮派。

但凑在一起对付成如岑的目的是一致的,而且已经将人围了起来,怎能说他们没有冒犯对方的意思?

徐经纬仔细观察的结果,忽然让他看出其中的道理来,使他越看越有趣。

原来他发觉不论周丹、怒尊者、或是赛既、银二站等人,当他们没有正面与成如岑正眼相对之时,所流露出来的表情,却是阴晴不定。

可是,一旦他们触及成如岑的面靥之时,却立刻消失了暴戾之气,变成详和温驯。

这是什么缘故呢?成如岑何以有那么大的魅力,使那四名武林魔星如此敬畏。

徐经纬用心思忖了一会,一时恍然大悟。

他发觉成如岑美丽的脸上,永远挂着和善的微笑,而且全身散发出一份神圣不可侵犯的气质。

这份气质是那么端庄自然,使人一望之下,都会生出不忍下手伤害的意念。

就像一朵清丽超俗的花,更如白葩慾绽,飘逸清奇,雍容高贵,令每~位欣赏她的人,除了由衷的赞叹外,绝无攀折的意思。

成如岑气韵峻疾,如出尘的奇花,连一向风流自赏的赛统,面对着她都不敢仰视。

这就是成如岑的魅力,圣洁纯真,只此而已,并非她练有什么迷惑人心的妖术。

徐经纬一有如此感觉,对成如岑的安危,就大大放了心。只见成如岑收拾一下她随身的东西,举步走向佛殿之外。

那四名黑道高手,没有人出声制止她离开,亦步亦趋地跟在她的后头。

不一会,五个人先后走到殿外的院子里。

成如岑仰望着天边,徐徐道:“看来阵雨就要发来了……哪!东边之乌云四合了!”

银二姑等人也都仰着脖子望一下东边,举动滑稽之至,使徐经纬忍不住想笑。

赛统看了~下天边之后,漫应道:“是啊!成姑娘,看来真要下雨了……”

他发觉没有人接腔,回顾一下其他的人,喜然发现怒尊者等三人,正用冷眼瞅着他。

赛统吃了一惊,心想:“我今天怎么搞的,为什么对姓成的姑娘如此乖顺?”他经常以风流公子自居,任何美艳女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8章 神琴一曲慑四魔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龙马江湖》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