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马江湖》

第09章 蟹形八步出江湖

作者:司马翎

且说徐经纬醒来之时,已是翌日巴时。

他一眼发现自己置身一间客房之中,立刻挣扎地坐了起来。

这时他全身仍觉乏力倦困,但他还是打开房门,准备离去。

正好段裕在这个时刻进来,道:“徐兄身体还未恢复,急着想到哪里去?”

徐经纬道:“我是不是中了黑线毒蚊之毒?”

段裕道:“是呀!不过已无碍了,我已用银二姑的解葯让你服下,再休息半天,就可完全康复的!”

徐经纬仍然走向门口,一面说道:“多谢段见相助,我该走了……”

段裕道:“徐兄好像对我有所误会,对不对?”

徐经纬一句话也不说,便走出了客栈之外。

他站在大街上,心想:“事情没办好,怎好意思回国清寺见姑娘?”

于是他信步沿街道而行,心理仍然很不满段裕昨天的行为。

他走到街角,胡乱买了一些点心充饥,不久,居然走出了城北。

徐经纬本想折回城里,蓦地发现有一名壮汉眼在他的背后,好像特地跟踪他来的。

他一时好奇,索性又往城外而走,一面暗中注意那名壮汉的动静。

果然那名壮汉一路跟着他走,行动鬼鬼祟祟,敢情正是冲着他来的。

徐经纬心下不禁大奇,这名壮汉到底是什么来历?

为什么要跟踪他?

不久,徐经纬已离开了台州城三里多远,越走越荒凉。

时刻差不多已是午时,烈日当空,这一路走来不免使徐经纬浑身是汗。

他停在一株大树之下,回头已失去那名跟踪他的壮汉。

徐经纬耸了耸肩,径自坐在树下歇息。

倏地,通往城里的路上,传来一阵急骤的蹄声,有五匹骏马奔驰而来

只见尘烟才落,那五人五骑,已更然停在他的面前。

徐经纬抬眼一瞧,赫然发现那五名大汉之一,正是跟踪他走了半天的那名壮汉。

那五个人迅速下马,动作利落之至,显然都有一身不俗的功夫。

但闻那名为首的人道:“阁下叫徐经纬?”

徐经纬道:‘不错!只不知你们找我何事?”

另队很有礼貌地抱拳道:“在下黄庆,来自西天目山,听说阁下是少林昙光大师的高足,所以冒昧寻来!”

徐经纬道:“谁告诉你们家师是昙光大师?”

他言语保持不慌不忙,其实他刚听见黄庆自称来自西天目山,心里已着实震动了一下。

那黄庆道:“不瞒阁下,是怒尊者告诉我们的!”

徐经纬道:“原来是他!”

他沉吟一下,又道:“你们找我有什么事?”

黄庆道:“想打听令师的近况!”

徐经纬道:“家师隐居不出,恕在下不便说!”

黄庆两眼一翻,道:“这么说,令师还在人间?”

徐经纬道:“自然还在人间!”

只见黄庆的表情,显得不太平常。

徐经纬看在眼内,心知武曼卿必已获得了消息,知道师父不但还在人间,而且还有传人在江湖上出现。

他虽然对武曼卿消息之迅速有点震惊,但他终究是要让武曼卿知得的,是以毫不在意。

这时黄庆又道:“令师既然还在人间,他有一位故人想知道他的消息,阁下可不可以跟我们走一遭?”

徐经纬道:“家师的故人?是不是武曼卿?”

黄庆道:“正是武令主想见阁下!”

徐经纬问道:“令主?没听说过武曼卿是什么令主呀?”

黄庆道:“武令主新近才掌理三花令,难怪阁下不知!”

徐经纬又问道:‘三花令?三花令是干什么的?”

黄庆很有耐心地道:“三花令是三山五岳十二门派的共同信仰!”

徐经纬恍然道:“我明白了,武曼卿是那十二门派的盟主,对是不对?”

黄庆很客气地道:“阁下猜得不错!”

徐经纬突然道:“其实你用不着对我解释那么多,因为我根本没有打算要见武曼卿!”

黄庆道:“为什么?”

徐经纬道:“因为我与她素不相识,没有理由去见她,再说家师也从未交代我必须去拜望她这一位故人!”

黄庆露出意外的表情,道:“可是我们令主却认为阁下有寻她的意思!”

徐经纬摇摇头,道:“没有!家师叫我出来找另一个人,跟武曼卿一点关系也没有,失陪了。”

他一说完话,举步慾走。

那黄庆却在他背后高声道:“阁下准备寻访什么人?”

徐经纬止步道:“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黄庆道:“说不定我们可以帮忙你呀!”

徐经纬忖道:“他们眼线极多,这话自然有道理,但我没有理由要他们协助我找到朱绮美。”

他考虑了一下,才信口道:“这事没让你帮忙的理由,算啦!”

黄庆迅速道:“既是如此,我们也不愿相强……”

黄庆这么一说,徐经纬以为他可以安稳离开。

不想那黄庆将手一挥,与他同来的人立刻拔出兵器。

徐经纬见状一惊,道:“你们这是什么意思?”

黄庆仍然保持礼貌的风度,道:“我们要试一下阁下的身手!”

徐经纬冷笑一声,道:“哼!你何不干脆承认想生擒本人回去?”

黄庆笑道:“那也不一定!”

徐经纬道:“岂有此理,你们爽快地将企图说出来,也许我会跟你们走也未可知!”

黄庆道:“阁下如果不是少林昙光的门下,我们也无意要请你走一趟,所以非试一场不可!”

徐经纬道:“原来如此,你们想从我的功夫,判断是不是家师的高足。对不对?”

黄庆道:“不错!清阁下小心了!”

他将门户一摆,就要进招攻向徐经纬。

徐经纬皱眉摇手道:“且慢!”

黄庆果然恢复平常的姿势,道:“阁下不敢跟我们交手?”

徐经纬道:“我如是昙光门下,必不会不敢与你们交手,是不是、’

黄庆道:“阁下知道便好!如是昙光亲传的弟子,功力必然盖世,岂有怯战之理?”

徐经纬道:“我自然不会害怕,不过你们想从我的身手去推测我的身份,你们可能要失望!”

黄庆讶道:“哦?阁下倒说说看是什么道理?莫非阁下以为我们看不出少林绝艺的奥妙?”’

徐经纬插手道:“当然我不会有如此想法!”

黄庆道:“请你将话说明白点!”

徐经纬很快的接道:“因为我根本未曾练过少林功夫!”

黄庆大觉意外.道:“这么说。阁下不是昙光大师的门下了?”

徐经纬道:“本人是家师昙光亲传的弟子,只不过他没有传给我少林一派的功夫而已,这话你应该懂吧?”

徐经纬不待他回答又道:“家师传给我的功夫,是他老人家新近悟创的一门深奥武学,武林之中,大概只有我们师徒两人知道而已!”

他这话不是吹牛,但黄庆似乎有些不相信,道“能不能说出来一长我们的见识?”

徐经纬道:“这门武学叫蟹行八步,你们没听到过吧?”

黄庆自然是第一次听到的,徐经纬接着又说道:“你们不会再坚持一试我的身手了吧?”

黄庆道:“当然还是要请教几招!”

徐经纬脾气再好,听见这话也忍受不付,人声说逍:“你们苦苦相通究竟是什么意思?”

黄庆道:“不管阁下学的是什么功夫,既是昙光大师门人,身手必定不会差到哪里去,我们只想证实阁下到底有几斤伎俩而已!”

徐经纬冷冷道:“可惜本人无意相陪!”

他大步走向官道,也不管黄庆他们会不会反对,径自走路避开,黄庆迟疑了一下,一个纵身起厂上去,他这一动,他的手下随后也跟上。

黄庆这次毫不客气,大喝一声,道:“徐经纬!着刀!”

徐经纬迅速回过头来,黄庆手中明晃晃的大刀,已闪动一道寒光,朝他面门砍来。

徐经纬倏地一矮身,黄庆的大刀正好改砍为扫,他也正好避过那一刀之厄。

黄庆不禁征了一下,道:“阁下怎知道我那一刀必会改砍为扫?”

徐经纬冷冷晒道:“我要不知道的话,刚才弯下去,岂不被你一刀劈为两断?”

他顿一下,又道:“你刚刚那一刀砍过来,必以为我会向左右任何一方躲开,对吧?”黄庆没有开口,因为他将刀势由正面砍下,改为左右横扫,已充分证明徐经纬之言完全正确

因此徐纬接着道:“其实你右手执刀,而以左脚直踏中宫而来,咱们两下距离在三步以上,如不用右脚跟进,岂能砍上我?”

黄庆道:“因此你认为我会改砍力扫了?”

徐经纬笑道:“我如果一口承认,你必然不信,对也不对?”

黄庆笑笑,显然他有此心意。

徐经纬遂义道:“我干脆对你明言算了,其实你在那种情形下,不将刀势更改,以扫代砍的话,你重心无法拿稳,你不会自陷险境吗?”

黄庆道:“高明!原来你早看出我那一刀砍得太过勉强,非改为扫式不可…”

他一说话,将长刀竖胸,吸了一口气,道:“这次我不怕追不上你,再不会像刚才一样仓促出手,露出那么多破绽,你可千万小心!”

徐经纬已经过怒尊者、周丹两人的交手经验,又避过黄庆适才那一刀,对本门蟹行八步已大有信心。

是以他目注着黄庆的架式,心中却一点惧意也没有。

黄庆一见徐经纬的气势,心知碰上了高手,毫不敢大意攻出他的第一刀。

徐经纬但见刀光一闪;那黄庆连人带刀,势如万骑,已向他卷了过来!

他灵光一动,一式蟹行八步的绝式“气吞八荒”,迅速化解黄庆蓄势而为的这一刀。

徐经纬根本没有反击的意思,但他双手在闪避之时为了附和“气吞八荒’把式中的姿势,很自然地向前推了一下。

不想徐经纬这一推,正好将黄庆的小腹推个正着,使黄庆退了一大步之多。

黄庆骇然瞠目,拿着长刀,愣然而立。

徐经纬也有意外之感,因为他自始以为蟹行八步仅是守式而已,不想还有那么厉害的攻着。

黄庆气势已竭,其他的三名手下却不识好歹,大喝一声冲下了场。

得到了同伴的助威,黄庆信心又起,长刀一阵舞动,配合他的手下,联手攻向徐经纬。

徐经纬第一次遭到围攻,又听见黄庆他们四人大声吼叫呐喊,心里不免有点慌张。

黄庆等四人此时已执刀在他四周游走,不断大声喊叫助阵。

徐经纬屹立如山,看来镇定之至。

就凭他镇定如恒的这份功夫,便可抑住黄庆等人的凶炽。

果然黄庆片刻之后,就发现自己老是提不起斗志。

他深知自己再不动手,他的同伴亦将跟他一样,成为强弩之末,那时将更无获胜之机会。

当下黄庆暴喝一声,率先由正面攻了一刀。

徐经纬在对方绕着他游走之时,已想好了化解他们四人联手的步伐。

黄庆刀式才出,他早已有所行动。

只见他长腰挫背,不疾不徐地穿出黄庆的刀圈。

不料黄庆的二名手下,正好堵在徐经纬的退路。

如此一来,徐经纬虽可一穿而出,却难逃另二名敌人的左右拦截。说时迟,那时快,只见那二名大汉.已窥宁徐经纬的去路.今出了凌厉的刀式。

但徐经纬好像成竹在胸,居然两手一张一场,同时攻向敌人的面门。这两式正是昙光大师呕心沥血的不朽之作,也是蟹形八步的精华——“巧贯蓬矢”的两式!

“巧贯蓬关”一招三式,一守二攻,徐经纬一招使来,不但避过了黄庆的刀招,同时回攻另两名敌人。

黄庆的那两名手下,一见徐经纬伸出手来分攻他们的面门,不禁心头一喜。

他们似有默契,立刻将刀剪一圈,同时削向徐经纬的手臂。

不料刀势才发,只见徐经纬两手缩了一下。

这只是雷光石火般的变化而已,待他们两人发觉自己的招式已老之际,面门已完全暴露。

徐经纬根本没有变招,就在这个时候,缩下去的手又打了出去。

只听两声清脆的耳光,那两名大汉已被打得魂飞魄落,大叫而退。

而黄庆的另一名手下,此刻又已悍然自徐经纬背后攻来。

徐经纬万没料到这一着,但他的姿势连绵不断,连他自己都大觉意外。

换句话说,他使足了刚才那一招“巧贯蓬矢”,接下去很自然的就施出另一招“鞭零勒风”。

是以黄庆发觉他的背后有如长了一对眼睛似的,很巧妙地又躲过了一刀。

黄庆大吃一惊,居然忘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9章 蟹形八步出江湖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龙马江湖》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