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纤手驭龙》

第01章 阴险狡诈商公直

作者:司马翎

夕阳余晖照耀在一条古道上,山风瑟瑟,一片荒凉寂静。

这条古道,位居淮阳丘陵地区中,人烟稀少,每到傍晚之际,路上便音无人迹。

其时正是元代英宗之世,蒙古铁骑多年横行中原,官吏尽是暴敛贪墨之辈,全国各地商旅因之更形冷落。

古道左侧一片树林之后,隐隐露出一角红墙。

这时古道上出现一个黑衣僧人,一径芽林而过,直抵林后寺院的门前。

但见这座寺院甚是残旧破落,山门紧紧闭住。

黑衣憎人举手敲门,环声震破四周岑寂。不久山门打开,出现一个衣衫残落的中年和尚。黑衣憎人低着头合十行了一礼,便举步人去。中年和尚伸手拦住,道:“师兄请到别处投宿,这儿不行!”黑衣僧人援援抬头,那中年和尚不觉骇了一跳!只见这黑衣憎人面黄肌瘦,愁眉苦脸,但双目精芒闪动,宛如冷电。

他赶快接道:“非是见外师兄,实因近年来左边出现两帮悍匪,他们定于今晚在此处敌血联盟,不准外人人寺!”

黑衣僧人眼中光芒突然敛去,道:“里面地方甚是宽广,贫衲随便哪儿躲一躲就行了!

那和尚叹气道:“本寺目下只有一座大殿尚存上益,师兄还是到别处挂单的好厂黑衣僧人摇摇头,举步行去,那和尚拦他不住,顿脚道:“待会儿有事可别怪我广一面关上山门。

黑衣僧人步人仅存的大殿内,只见殿中空无所有,四壁萧然,除了壁龛中儿尊破旧佛像之外,只有一盏长明灯,吊在大殿正中。他摇一摇头,走到东北角落间跌坐,面向墙角。

一会儿工夫,山门环声又响,那中年和尚出去开门,只见来人身长八尺,一身青衣,身子极瘦,站在门口,宛如竖着一支青竹竿。和尚看了一怔,心想:“好瘦好高的人!”往上望时,只见此人面貌只是尖瘦一点儿,没有特别之处。于是稍稍放心,道:“施主有何贵干!

这个青竹竿般的长人道:“没事,进去坐坐!一迈步便已跨人山门内五六尺之远。此人话声有如拗折竹竿,极是刺耳难听。

那和尚赶快后退伸手拦住,道:“施主请到别处歇息,小寺不行!这个青竹般的长人眼睛一瞪,精光暴时,道:“谁说的/和尚打个寒噤,不敢说话,汕讪上前关住山门。待得他回头时,那青衣长人已经人了大殿,他站在山门后呆呆发怔,忽地一声环响,把他骇了一跳。当即伸手开门,才一打开,外面已伸人来一只脚,把他挤在一旁,定睛看时,却是个污垢肮脏的道人,长得面如满月,又圆又肥。

那道人向他笑嘻嘻说声“辛苦了!叭哒连声直向大殿走去,原来这肮脏道人脚上趿着一只破鞋,,踢在地上宜响。

待得和尚怔完,那肮脏道人的鞋声已消失,想是在殿中坐下,他一睹气关住山门,便站着不动。片刻之后,环声又响,和尚噘起嘴巴,理都不理。

门环声只响了一下,便不再响,和尚心中想道:“这一个倒是容易打发,居然自己走了!忽又转念想道:“只不知来的是什么人?”

这个念头在他心中钻来转去,按捺不住,便又想道:“那人恐怕还未走远,我何不开门瞧瞧!

当下打开山门.突见门口当中站着一个全身雪白之人,只骇得心房猛烈一跳,几乎从喉咙中跳了出来!目光一转,只见那人不但衣服鞋袜无一不白。连面色也比常人苍白得多,找不到一丝血色。头上还戴着一顶白色的皮帽。

这人不必开口,便自有一股寒冷之气迫人而来。和尚打个冷颤不敢说话,伸手作出“请进”姿势,那全身皆白之人冷冷瞅着他,不言不动。和尚又打个冷颤,心中暗想:这人刚才在外面也必定是这样冰冷地瞪着他,虽是隔了一扇木门,但一块本板哪能隔得住这种冰冷的目光?这么一想,登时连打寒噤。

可是他打寒噤也无济干事,这个白人仍然像个冰雪堆成的人像一般瞪视着他。和尚勉强壮起胆子,道:“施主请进吧!”那人低低哼了一声,音调冰冷如雪。这才举步向殿内行去。

和尚怔了一会儿,才渐渐定住心神。这时他懒得关门,干脆站在山门当中。

夕阳已下,暮色朦陇。他往四面看过没有人影,心想大概再也没有别的人会来了,方自松一口气,突然眼前微暗。定睛一看:原来有两个人站在他身前,竟不知是从何而来?没有一点声息!和尚好在连见怪事,这次胆子已吓大许多,也不十分惊讶。只见左边的一个身量高大,虽是穿着汉人服饰,但鼻高目陷,发黄眼碧,分明是非是汉人。右边的一个却是个汉族少女,长得极是秀丽,眉黛徽颦,眼波含怨,自具楚楚可人的风姿。

他望望那碧眼大汉,又望望那秀丽少女,心中甚是迷惑,忽然一只巨掌抓住他胸口衣服,接着双脚高地,有如腾云驾雾般摔在丈许外的地上。幸好摔得不重,一下子就爬了起身。

那碧眼大汉和秀丽少女举步走人大殿之内,随手洒了一些东西在地上。殿中此时甚是黑暗,那盏长明灯发出昏黄黯淡的光线,根本照不到大殿阴黑的四周。碧眼大汉四望一眼,突然举手圈指,向灯火遥遥弹去。火焰跳动一下,立时光亮了许多;但火头颜色却变得有点青青的,不类平常灯火。

他再向四周望去,只见四个黑暗的角落中都有人坐着,但那四人都面向墙角,头颅低垂。

这碧睛大汉微微一笑,就在灯下跌坐,那秀丽少女也坐在他身边,神情郁郁,对四角景象看都不看!

过了片刻工夫,四面墙角忽地传出呼吸之声,生似是这四人摹然有了生命,一齐开始呼吸。紧接着这四人都坐直身子,转回头向员中瞧看。八道目光都集中在吊灯底下瞑目端坐的碧眼大汉。过了一会。

才移到少女身上。

那碧眼大汉忽然开口道:”若是肚疼,便是中毒!东南角的肮脏道人打个哈哈,声音响亮,震得殿瓦簌簌而响。

道人笑声才歇,东北墙角的黑衣憎人呻吟一声,碧眼大汉转眼望去,只见此憎愁眉苦脸,一脸病容。这时秃头侧处,便向墙壁撞去,似是久病缠身之下,毫无生趣,便慾一头撞死!

秃头和墙壁相撞之下,发出吟的一响,整个大殿忽然微微摇晃震动。碧眼大汉看了这等声势,只淡淡一笑。心中却惊想道:“好硬的头。若是再撞几下,此殿定当倒坍!这和尚功力之深,不在那道人之下!

西北角坐着的便是那个像一根青竹竿般的长人,此时伸出手掌,在膝前砖地上连击三下。那碧眼大汉顿时感到地上传来一阵轻微震动,目光转投过去,那青竹般之人已缓缓收回手掌。

殿中摹地升起一种奇异声音,低微似有似无。细心一听,仿佛是寒风在远远的冰山雪谷之中呼啸。

碧穆眼汉当即循声向西甫角望去,这一角坐的是全身旨白的人。

但见他高举双手,姿势甚是奇特,侍刻工夫,大殿之内气温陡然下降,寒冷异常。

那白衣人双臂垂下之后,异声便止。碧眼大汉暗暗惊心,付道:“这四人元一不是当世高手,各有绝技!今晚一齐出现此地,敢是为了对付我么!转念之时,目光迅速扫过那四人,只见他们个个垂头默坐,似是不曾发生过一点事故,便又想道,“怪不得我施展的‘借火传毒’之举失效;若是早点儿知道他们内功如此深厚,冈才出手便须用出毒性最烈的葯物才是!

这时他也不甘示弱,学那四人模样垂头默坐,过了一阵,那个秀丽少女口中发出微弱的呻吟声,碧眼大汉迅即取出几颗黑瓜子给她。

少女取过,先吃掉瓜子仁,呻吟之声立时停止,她跟着把那儿粒瓜子壳放在舌上细舔,舔了十多次之后,通通收放在一个小小丝羹中。

殿外天色已经漆黑,静寂中忽然传来一阵急骤蹄声,越来越近,不久工夫,已到达寺外停住。只听一个宏亮雄传的声音道:“山门没有关住,王大哥请!另一个人应道:“薛大哥先请!”两人互相谦让,一听而知,这两人乃是两帮悍匪的首领。不久步声迫近殿门,火光也透射人来。

大殿中陡然一亮,原来先进来了四个大汉,手中都持着火炬。紧接着二十余人涌人来,一半穿着黑色劲装,一半青色,他们首先瞧见大殿中心的大汉和少女,都停住脚步,接着便又见到四角跃坐之人。

这一群剽悍大汉立时鼓噪起来,其中有两人一起举起右手,顿时鸦雀无声。这两人之中的青衣汉子洪声道:“黑衣帮和飞虎帮联盟之事,也不怕官府得知,王大哥你说是也不是?”穿黑色劲装的王大哥道:“薛大哥说得对!这天下原本就是我们汉人的!”

薛大哥道:“这当中坐着的番人倒也罢了,四角坐着都是汉人,竟然也来对付我们,最最可恨广王大哥应道:“见利忘义,合该斩首!”这话说得声音斩截,口气坚决,众人都纷纷掣出兵器,等候首领下令,登时满殿尽是森森的剑气刀光。

东南角上的肮脏道人首先打个哈冶,长吟道:“历代名山与名剑,崆峒从来第一家!”

他声音响亮,轰轰烈烈,殿瓦都籁蔽震动。

王。薛二人齐声惊道:“原来是腔峒李不净李仙长广那肮脏道人道:“什么仙长不仙长的,一个脏道士罢了!这回话声已如常人,面上带笑,似是见人人识得他声名,甚是高兴。他接着道:“我李不净可不是被功名富贵收买得动之人,诸位该当知道!王、薛两人欠身抱拳道:“不净仙长名震天下,乃是武林侠义中的著名人物,小人们自然知道广东北角上的黑衣僧人呻吟一声,道:“百家千宗皆绝学,源头原来在嵩山!

王,薛二人又是一惊,道:“原来大师是少林病僧广原来那黑衣僧人说的两句,上旬是指天下武术有千宗之多,皆有绝学。下旬是说这百家千宗源起嵩山少林。是以王、薛二人一听便知他是少林寺大大有名的病僧。

西北角的青衣长人发出折竹般的声音,把众人骇了一跳,只听他道:“洞庭许青竹,也不是卖身求荣之人!王、薛二人听了急忙欠身行礼道:“许老前辈也是武林共钦的一代高手,小人等久仰大名!许青竹举手指一指西南角上的白衣人,道:“那一位是雪山派的高手。

他们这一派等闲不会开口说话,极少出山,想来也不会是随附官府求取富贵之辈!那白衣人接口道:“兄弟冷如冰!只说了五字,报出姓名.口气神情果真是寒冷如冰。

肮脏道人李不净哈哈一笑,道:”这姓名真妙!病僧有气无力地道:“冷施主乃是雪;学山派百年来罕有的高手,贫僧闻名已久!今晚幸会,心中佩服得很!

那碧眼大汉从这四人的活中.听出他工并非一道来的。甚至间都不相讽,心中好主惊疑:王、薛两人,此时向四角之人逐一行礼。连声得罪,态度极是恭敬。接着转眼望住当中的碧眼大汉,姓王道:“薛大哥,这番人在四位前辈高手之艺,定然难逃一死,咱们不必理会!姓薛的大汉道:“王大哥说得对,咱们快到别处去,免得惊拢四位老前辈!当即率着众人,退出殿外。一会见工夫,蹄音已消逝在远方。

这王、薛二人的后,众人元不听到,那碧眼汉子面色阴阴沉沉,没有一点儿表示。

那两帮人马带走了火炬,殿中恢复原来的黯谈情状,五个人都不开口,殿中寂然元声。过了许久,碧眼大汉似乎己妨碍不住,睁开眼睛,缓缓观察那四个武林高手。只见他们都瞑目端坐。看来看去,却推测不出他们有何打算?他的目光接着落在那秀丽的少女面上,只见她抱着双膝,望着黑暗的殿门外面,含愁脉脉,对于周围之事好象一点儿都不关心。

这时外面忽然传来一阵步声,接着一个人走入殿来,此入长得面圆身胖,容貌是甚忠厚和善。他看见殿中六人之后,微露惊疑之色,但接着碧眼大汉也大为惊诧,原来四角的人忽然都站起身,个个面色沉凝,八道目光完全集中在那胖子身上。

这等情势,一望而知:那四人都是在此地守候这个最后进来的胖子,而且决非善意。胖子似是感到情势不妙,面上肥肉轻轻颤抖一下,随即便堆笑向当中的碧眼大汉和少女拱手道:“两位好啊!

四角的人见他向碧眼大汉招呼,都不禁一怔,人人暗想:“莫非他们在此地约好见面?”这四人皆知那大汉武功不弱,又是使毒高手,对他不无忌惮之意!是以都不肯鲁莽,各自坐下,等看明白形势再说。

胖子看也不看四角之人,自言自语道:”这儿气味有点儿不对。

我还是到外面歇息去!口中虽是这样说,脚下却不移动。

西北角上的许青竹怪笑一声,接口道:“久闻南好商公直外貌伪善忠厚,满腹机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1章 阴险狡诈商公直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纤手驭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