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纤手驭龙》

第13章 媚情冶荡设陷阱

作者:司马翎

古奇喇嘛武功虽然很高,可是认得这道人就是崆峒李不净,面对这两个强敌高手,当真不敢贸然动武,心中正在盘算。胡二麻子道:“兄弟久仰大喇嘛的大手印奇功,今日有意请教几手,大喇嘛怎么说?”

古奇大喇嘛应道:“好说,好说,洒家该当奉陪!”

心却讶想道:“昔年在大都之时,他不是不曾见识过洒家的大手印,明明先天上能够克住他的大力鹰爪手法,但他却敢向洒家挑战,不知是何道理?”

南首席上跃出一人,阴森森地道:“李道长还认得兄弟么?”

李不净瞧他一眼,打个哈哈,道:“阴山派告天子名震武林,贫道焉能不识?回想黄山一别,至今匆匆已是七易寒暑。”

告天子冷冷道:“闲话少说,咱们在剑上分个胜败存亡,反正阴山、崆峒两派,宿仇难解,已是天下皆知之事。”

说时已掣出软剑。李不净深知此人诡毒无比,擅长突击,连忙掣出长剑,朗声吟道:“历代名山与名剑,崆峒从来第一家……”

告天子骂道:“放屁!”软剑疾削而出,发出哧哧破空之声。

李不净一招“雁阵惊寒”,身形向右方跃开,在这跃避之际,手中长剑反击了一剑。告天子不得不闪开两步,便无法接续迫攻。

古奇喇嘛喝声道:“胡施主小心了……”衣袖扬处,一只巨掌从袖影中飞出,疾抓胡二麻子头颈。

胡二麻子疾跃开去,高声道:“且慢!”

古奇大喇嘛煞住势子,道:“什么事?”

胡二麻子道:“咱们此时动手,岂不是更添纷乱?”

古奇喇嘛心念一转,道:“好!胡施主打算几时赐教?”

胡二麻子道:“总之是在今天之内。”

古奇点点头,身形一晃,已移到刘如意、褚扬二人战圈旁边。

褚扬笑声更是响亮,道:“大喇嘛难道有意助那刘兄取胜在下么?”

他自从出手接战以至现在,奇招妙着,层出不穷,那刘如意虽然功力深厚少许,却只有严密防守之力,一时三刻间,似难反击。

古奇喇嘛傲然一笑,道:“褚施主手法博奥,天下罕见。但除非刘兄自行相让,否则洒家决不出手!”

言下之意,甚是自重自负,顾惜身份。

褚扬这一分心说话,刘如意蓦地硬攻了一招,极是凌厉,褚扬闪身避让时,刘如意已乘机跃出五步之远。只见他左手虚虚按住小腹丹田揉转,右手五指合扰如锥状,双膝微屈,两脚皆以脚尖沾地。

刘如意虽是占的核心位置,但也得滴溜溜地疾转,晃眼间,褚扬又绕了十来个方圈,刘如意也跟着转了十余次身,全场之人,大都感到如此交手,看得很不舒服,可是又没有一个人舍得移开目光。

薛飞光原本就憎厌刘如意的阴险面貌,相反的对这鼻大chún厚,满面笑容,而笑声不绝的褚胖子甚有好感。这时眼看褚扬绕奔不停,心想他若是没有出奇制胜之法,终久须得死伤在刘如意的绝艺之下。偷眼窥看辛黑姑,虽然瞧不见也的面上表情,却感觉出她没有援救褚扬之意。忍不住低声道:“辛姊妹,朴日升有意挫折你的气焰,所以特地派遣那喇嘛出去,不让别人上前替下褚扬。”

辛黑姑道:“我若出手,那喇嘛休想摸得到我的影子!”

薛飞光喜道:“那么姊姊快去,别让朴日升暗暗得意。”

辛黑姑摇头道:“我辛辛苦苦收罗了这许多高手能人,哪里还要亲自动手?”

薛飞光听她口气不是说着玩的,不觉替褚扬大是担心,问道:“那么胡二麻子和李不净为何还不冲上去?”

辛黑姑道:“你瞧他们过得古奇喇嘛这一关么?”

薛飞光哑然摇头,心中放弃她帮助褚扬之念。

辛黑姑又道:“我说过收罗的高手能人甚多,目下正是他们大展身手之时。”说罢,举手打个暗号。

人丛中奔出一人,只见此人长得面圆身胖,甚是和善忠厚,两手空空,身上也没带兵器。

谁也不认识此人是谁,因见他走入当中草地,便都不禁微微分心瞥视,瞧他有何动静?

古奇喇嘛喝道:“什么人?给洒家站住!”

这个胖子十分听话地停住脚步,拱手道:“大喇嘛乃是密宗三大高手之一,鄙人纵是胆大包天,也不敢惹怒大喇嘛。”

众人听他口气卑恭,衬上他那副良善忠厚的相貌,似是说的实话,登时都轻视此人,不再理会。

薛飞光轻轻笑道:“真有一手,怪不得名满天下!”

辛黑姑道:“你以前见过他?”

薛飞光道:“没有,但他既敢出场,又如此低声下气,已不育告诉我他是谁了。”

另一席上的军师权衡大声道:“大喇嘛须得小心,此人举动与说话不符,恐怕就是南姦商公直!”

这个名字外号,似有莫大魔力,全场之人顿时騒扰不安。飞天夜叉博勒宏声说道:“权军师果然料事如神,这厮正是南姦商公直。”

商公直游目一瞥,只见穷家帮之人,个个对他怒目而视,北首朴日升的手下们,却以讶异好奇的眼光瞧他,当下在心中冷笑一声,向古奇喇嘛说道:“大喇嘛可曾瞧见这些叫化们对鄙人的敌视?”

古奇道:“瞧见了。”商公直微微一笑,道:“由此可知鄙人不是穷家帮方面的人。”

古奇道:“洒家知道了。”

商公直举手指一指褚、刘二人,道:“鄙人瞧他们两位似是陷入胶着的局面,因此趁机来向大喇嘛请教请教……”

古奇颔首道:“使得,你出手吧!”

商公直连忙摇手,道:“大喇嘛误会啦,鄙人岂敢跟大喇嘛动手过招,自取灭亡?”

古奇不禁一怔,怒道:“商施主最好别跟洒家开玩笑!”说时,全身红衣无风自动,显然正在运集功力,准备出手凌厉一击。

商公直道:“鄙人只是有个疑问要请教大喇嘛,那便是这位刘兄的七步摧魂锥,乃是武林一绝,决无疑问,只不知比起中原二老之i的李星桥的天机指奇功,孰优?孰劣?”

他说的两种功夫,都是武林绝学,若不是认为古奇大喇嘛乃是一流高手,决不会向他询问,这正是十分推祟古奇的名望身份之意。因此古奇大喇嘛面色顿时也缓了下来,徐徐道:“这两种功夫如果练到登峰造极的地步谁也赢不了谁,很难定出高下优劣。”

南姦商公直道:“既是如此,大喇嘛何不让裴淳下场,跟刘兄印证一下?”

古奇沉吟付想道:“此法太妙,一则可经解答出这个武学疑难。

二则裴淳可能当场送命。”

当下说道:“刘兄这方面纵然并无反对之意,但裴淳若然不肯出战,为之奈何?”

全场之人无不如此想法,是以都急于晓得这个以阴谋诡计震天下的南姦,有何手段可使裴淳出战?连裴淳也暗暗测想,并且决定不管他用什么计策,决计不加理睬。

商公直笑道:“鄙人这个法子可以公开说出,谅他不能不挺身出战!”

古奇接口道:“施主若是有此等本领,洒家可就不能不服气了。”

裴淳拿定主意,不言不语。

南姦商公直说道:“大喇嘛若是有意叫裴淳出战,但须宣布任何人不得营救褚扬兄,独有裴淳例外!”

群雄听了都不禁一怔,心想此法有何希奇,怎生迫得出裴淳?席上的薛飞光却皱皱眉,道:“师兄,你输啦!”裴淳苦笑一下,站了起身。

全场之人,大为震惊,才晓得商公直名不虚传,果然有独到之处。这时褚扬因分心去瞧裴淳动静,脚下滞迟了一线。只听“哧”的一声,一股锋锐阴寒劲力,疾袭上身,心中大吃一惊,陡地停步,双掌运足内力猛劈出去。

他掌力一发,劲风激卷,声势惊人,群豪这才晓得此人功力深厚之极。

那刘如意狞笑连声,接着发出两锥。褚扬发掌封架,身形不知不觉欺前两步。这正是抵敌不住对方绝学的现象,除了当时中锥伤死倒地之外,若是勉力封架得住,便会一步一步向前送上门去,双方越是距离得近,刘如意的摧魂锥威力自然更大。

裴淳疾奔入场,眼见刘如意第四度发锥,此时相隔还有丈许,他一急之下,使出天机指中行远指法,骈指疾点。

指力破空激射而去,径袭刘如意肋上大穴。刘如意迫得侧身闪避,那一锥发出的劲道便减弱了大半。褚扬一掌封住,趁势跃开文许。

裴淳说道:“在下宁可输给商公直大哥,也不愿眼见褚大哥受伤话声中连戳数指,只听指力破空之声,响个不停。

裴淳陡然间泛涌起无限杀机,霎时之间,连使三种精奥毒辣的手法,气势凌厉,顿时化解了危机。他毫不松懈,煞手连施,在天罡九式之中,夹杂得有天机指功夫,专门用指法破解对方的摧魂锥。

刘如意虚揉丹田的左手越转越快,但锥势发出却远不及初时的威力。裴淳却是勇猛有加,煞手毒招层出不穷。古奇大喇嘛蓦地一掌劈去,裴淳但觉一股劲厉无比的力道侧袭而至,只好绷身一闪,刘如意乘势退出圈外,满头大汗,气喘不已。

一阵阵喝彩鼓掌之声升起,裴淳游目四顾,突然间发觉自己已经不是初离潜山的无知少年,日下业已变成中原二老的真正传人。

古奇喇嘛道:“裴少侠武功高深,洒家甚为佩服。但刘兄若不是先耗损不少真力,却不见得会落败……”裴淳道:“大师说得不错……”侧眼一瞥,只见刘如意已在这片刻之间,恢复正常,足见功力极是深厚。

古奇喇嘛转眼望住胡二麻子,道:“现在可轮到酒家向胡施主领教了!”胡二麻子毫无惧色,大步走过来,应声道:“好!”打背后解下一个长约三尺的红木匣。

数百道目光,都集中在这木匣之上,只见匣身甚扁,宽约一掌,若在平时,自然不晓得此匣装盛什么物事,但现下却知道必是兵器。

胡二麻子徐徐推开盒盖,匣中彩光腾起,耀人跟目。他取了出来,原是一把两尺五六寸的剑,剑身较为宽厚,剑刃起了无数棱角,阳光照耀之下,反射出无数眩目光华,使人几乎瞧不清楚此剑形状。

全场之人都屏息凝目,古奇喇嘛不觉上怔,道:“前此听说五异剑已经出世,这一口奇剑,似是五异剑之一的天幻剑,只不知洒家说得对是不对?”

胡二麻子道:“不错,在下凭仗此剑,自信有赢得大师之望。”

他眼中露出凶光,杀机盈胸。要知他多年来流窜伏匿,罕得有一日安稳地睡上一觉,如今有机会公开出头,而且还有杀死这密宗三大高手之一的机会,登时勾起旧恨。

古奇喇嘛心中暗暗戒惕,表面上却傲然笑道:“口说无凭,胡施主请!”

胡二麻子也应一声“请”,挺剑迫上,呼一声出剑猛劈。

这口天幻剑一旦挥动,顿时化为无数光华,耀眼慾花。古奇运足眼力瞧去,勉强查看得出哪一道光华才是真剑,侧身让过随手一掌横扫敌人。

胡二麻子换个方位,天幻剑连劈三下,幻化出干百道光华。

薛飞光道:“我伯碰上像番僧这等高手,那时不但剑保不住,连我自己也有性命之忧了。”辛黑姑笑道:“这话有意思得很,我要害死哪一个,把剑送给他就行啦!”

朴日升道:“三位兄台若是不怕天幻剑的威力,便劳驾出手!”

此言一出,全场之人包括胡二麻子在内,都不禁向那三个白衣人望去。

那三人一齐站起身子,登时群情耸动。只见他们一同步入场中,向胡二麻子走去。

褚扬喝道:“你们倚仗人多,那可不成!”商公直笑道:“如此正好,咱们一同出手,只要混战起来,穷家帮的人还有裴淳他们一定帮咱们这一边。”

朴日升朗声道:“三位兄台之中,随便哪一个出手就行啦。”

李不净道:“这才象话!”

辛黑姑突然清叱一声,从席上纵出,直奔札特喇嘛,札特闻声转眼,已瞥见辛黑姑奔到五尺以内,心中不禁一凛,暗想好快的身法。

他乃是一流高手,深知这时若是使出金刚密手抵挡来势,定要失去机先,陷人被动的局势中。当即俯低身躯;巨大的头颅陡地撞出一尺之远。

双方势式都迅快无比,辛黑姑明知对方头上练有天龙顶奇功,岂敢撞上去,伸手一拍他的头,便即借力退回席上。这一来一去之间,快得难以形容。

她这一掌表面上没有什么,其实已运足了全身功力,札特竞被震退了一步,心下一阵骇然。黑姑感到手掌微微酸麻,心中也是暗惊。

札持哈哈一笑,直起腰身,说道:“辛姑娘只赐教一掌,竟不嫌少么?”

辛黑姑冷冷道:“我若是有心取你性命,便用五异剑中的毒蛇信突袭,你天龙顶的功夫抵挡得住么?”她这么一说,札特固然吃了一惊,席上的告天子听得毒蛇信之名,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3章 媚情冶荡设陷阱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纤手驭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