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纤手驭龙》

第14章 娇娆伉俪比翼飞

作者:司马翎

淳于靖这刻才转眼向他们望去,眼见已有三名乞丐尸横地上,不禁一怔。

薛飞光尖声道:“这就奇了,这等独门点穴手法,何等秘密珍贵,怎可在外人之前一直施展,让外人查看出指势所落的部位,和力道的轻重?”

淳于靖冷冷道:“姑娘最好少管闲事。”

薛飞光晒道:“以前我怕你,现在我可不怕你了,你别想吓倒我。”

淳于靖道:“为什么现在你不怕我?”薛飞光道:“以前我敬你是重情尚义的一帮之主,所以伯你,但现在你变得如此可恨,此地又有辛姊姊在场,当然不怕你啦!”

淳于靖哦了一声,道:“叶九、易通理,到这边来!”

叶九过去把易通理拉起,走到淳于靖面前。淳于靖道:“你们背转身子!”叶,易二人遵命转身,背向着他。淳于靖突然双手齐出,分点两人穴道。

易通理全无防备之心,被他一指点在京门穴上,登时呆若木鸡,不能出声,也不能移动。

叶九却发觉他指力所罩的是一处奇门穴道,本帮秘传点穴,并无此穴。当即向横闪开,一面回头要问他几句话,以便解去心中的疑惑。

但淳于靖身子如影随形般跟着横移,指势疾出点中叶九背后。叶九顿时跌倒地上,失去了知觉。淳于靖缓缓望向薛飞光,道:“姑娘是聪明人,最好不要多说话。”

薛飞光道:“你是我师兄的盟兄,我只好听你的话,好吧,我不开口就是了。”

她忽然变得如此柔顺听话,淳于靖反而感到奇怪,眼睛一转,道:“既然你肯听,那就立即离开此地,追上你的姑姑,不可留在金陵。”

薛飞光道:“我想见辛姊姊一面才走,行不行?”

淳于靖摇头道:“不行,立刻就走!”薛飞光站起身,无可奈何地道:“好吧!走就走……”

普奇掀掉蒙面黑巾,其余四人也学样,取下黑巾,露出真正面目,普奇洪声道:“薛姑娘且慢走,我瞧淳于帮主为人变得十分奇怪,这里面只怕大有文章……”

闵淳接口道:“我们是裴淳的朋友,姑娘既是跟我们一块来的,要走自然一块走。但咱们自然却不必听命于淳于帮主。”

淳于靖好象没有听见他们的话,森冷的目光落在薛飞光面上,道:“薛姑娘到底走不走?”

薛飞光畏惧地移开目光,道:“走,我走!”转身向普奇道:“五位大哥不要拦阻,让我先走一步!”她的语调含有哀求的意味,普奇不觉一怔,只好道:“姑娘执意要走的话,咱们自然不便强留。”

薛飞光长叹一声,道:“淳于帮主,望你好好地对待我那裴淳师兄。”

淳于靖没有理睬,薛飞光竞不敢再说话,离席而去,片刻间已走远不见。

普奇洪声道:“阂二弟,此事邪门得紧,你可猜想得出个中道理?”

闵淳剑眉深深锁起,道:“说不定淳于帮主这种变化,乃是被迫的。”普奇道:“我也是这么想法,但久闻淳于靖乃是当今的英雄人物,威武不能屈,富贵不能婬,谁能使他变成这般模样?”

淳于靖毫无表情,说道:“五位若是想得知本人为何作出这等不近人情之事,可随本人到那边瞧瞧便知。”说罢,当先向树林走去。

普奇等五人都手扶刀柄,跟他走去,只见淳于靖一径穿幔而入,他们略一迟疑,便鱼贯跟入布幔之内。

普奇等五人入得林内,前面的淳于靖已经不知去向。他们停住脚步四下瞧着,闵淳剑眉一皱,道:“诸位兄弟小心,不可乱走,这座树林之内暗藏阵法,一步走错,就陷入罗网之中!”

普奇微微一笑,道:“阂二弟可是说辛姑娘在这座树林之内,安装了机关陷阱,捉拿入林之人?”

马加接口道:“咱们兄弟只要不走散,纵有希奇古怪的机关陷阱,咱们也不用害怕。”

阂淳摇头道:“我说的是奇门遁甲,五行变化等阵法,中国自从有河图洛书之后,便创研出这等阵法之学,我也不大懂得,只知道凡是不通此道的人陷身阵内,便会发生许多不可思议的灾难。”

普奇等四人信是信了,但却不怎样害怕。忽然叫道:“瞧,淳于靖正在那边动手相搏!”但见那边一块空地中,淳于靖挥舞钢鞭,与一个老叫化搏斗得十分激烈。普奇率众奔入空地观战,那老叫化功力精深,手中钢杖砸扫之时风声劲厉,正奋力急攻,招数精奥奇幻,只瞧得普奇等五雄目瞪口呆。他们虽是不曾见过杜独,可是都能猜出是他。

这时杜独使出关外长白的一路秘传杖法,凶猛无伦,淳于靖若不是有天机指辅助,决难抵挡得住对方这一番凌厉攻势。

双方激斗了二十余招,仍然是相持不下之局,闵淳突然低声道:“淳于靖不愧是一帮之主,武功果然有独到之处,但他满面汗水,显然内力消耗极多。”

完颜楚道:“咱们要出手帮他么?”闵淳道:“帮不帮待会儿再说,你们可还记得他早说‘你们若想知道点住帮众穴道之故,入林一看便知,这两句话?’答案就在此处。”

普奇等四人左看右看,都找不出答案,闵淳晓得他们瞧不出破绽,便笑道:“目下淳于靖满面汗水,那杜独也是一样,以他们的功力造诣,没有三两百招以上的激斗决不会出汗,所以我很怀疑刚才我们所见的淳于靖是不是这个?”

普奇这才恍然道:“你说刚才那一个是假的?如果没有猜错,真是骇人听闻之事了。”

他们说了几句工夫,战局大有变化,只见淳于靖节节后退,呈现不支之象,普奇口中哼一声,拔出大刀,其余四人都跟着他拔刀在手。

忽见淳于靖左手连攻两指,迫得杜独回杖守御,他右手钢鞭抖得毕直,疾刺人去。这一招变得十分神奇奥妙,谁也想不到他会有此一招。那杜独也是料想不到,眼睁睁地望住钢鞭刺中小腹要穴,竟然无法封架,当下惨叫一声,翻跌地上。

淳于靖收起钢鞭,举手抹汗,但觉这一战耗力过多,全身发软,抹汗的手不住地颤抖。普奇等五个人奔过去了,普奇问道:“帮主跟这对手拼斗了多久?”淳于靖一看而知他们就是裴淳的朋友,便答道:“本座一踏人林内就与他动手,直到现在才侥幸取胜。”

阮兴道:“这么说来,带我们人林的不是你了?”淳于靖一怔,道:“不是我!”闵淳怕他们说出帮众遇害之事,使他急于出林查看而陷身阵法之内,连忙道:“帮主至今不曾见到裴淳么?”

淳于靖顿时忧心如焚,道:“没有见到,敝帮五位长老也不知去向。”闵淳道:“那么咱们结伴搜查一下,最好不要走散,陷入阵法之内。”淳于靖矍然道:“不错,这座树林一定经过布置,暗藏阵法正说之时,一阵娇柔笑声传人众人耳中,紧接着一个黑衣女子袅娜地从林中走出。众人转眼望去,但见辛黑姑缓步而来,笑容满面,似是十分高兴。她这次以清丽少女的面貌出现,闵淳心中一动,暗想记得裴淳说过喜欢她这副面貌,她这次以这副面貌出现,会不会与裴淳有关?可能她很重视裴淳的意思,所以不知不觉之中,用这张面孔见人……辛黑姑盈盈浅笑,道:“帮主果然神艺惊人,虽然还比不上朴日升的博杂多变,功力也微见逊色,可是也算得上一代高手,或者可以赢得我。”

淳于靖道:“姑娘过誉之词,鄙人不敢当得。”

辛黑姑接着道:“闲话不必说了,我已把你列入五名奴仆之内,你愿不愿意?”

淳于靖甚是沉着,缓缓道:“姑娘的美意,鄙人十分的感激,但鄙人忝为一帮之主,此身早已失去自由,恐怕无暇分身为姑娘出力效劳。”

辛黑姑露出不高兴的样子,闵淳朗声道:“姑娘不须失望气恼,须知能够名列武林前五名高手之内的人,必有独特卓异之处,这种人不首愿做姑娘的奴仆,实在不足为奇。”

她惊讶地瞧他一眼,道:“你倒是很会猜测另人的心意。”闵淳道:“在下以前在东瀛遇见过一位异人,练有种观心术,能够瞧透别人心中的念头,在下只学了一点点皮毛就没有学了……”辛黑姑道:“那多可惜,学会这一门功夫不是很好么?”

闵淳叹一口气,道:“这等神奇功夫岂是容易练得成功的?何况其中另有困难……”

辛黑姑大感兴趣,问道:“什么困难?”闵淳道:“这位异人拥有不少希世奇珍,随便挑一件都无法计算价值,但他还要学艺之人找到压得倒他所有珍宝的异宝,才肯传授无上心法,姑娘你说难不难?”

她摇头道:“不难,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只要你肯下功夫,定必有法子可想。”

闵淳道:“这叫做说时容易做时难,在下不信姑娘就没有碰见过不能解决的难题?”

辛黑姑傲然一笑,道:“我虽然想尽法子出难题给自己做,可是至今还没有一件难得住我。”

闵淳微微一晒,道:“眼睛就有一个难题,恐怕姑娘不容易做到,那就是……在下还是不说的好,免得姑娘生气。”

辛黑姑道:“你即管说,我决不生气。”

闵淳道:“好,在下说了,那就是姑娘芳心之中,无法抹去裴淳兄的影子!”

她怔了一下,突然大笑道:“你是用观心术瞧出来的么?”心中却暗暗付道:“裴淳算什么东西,岂能在我心中占一席位?”

闵淳道:“不错,姑娘不信的话要赌什么都行!”这时普奇已晓得这位足智多谋的闵三弟,正设法搭救裴淳,使她自动把裴淳剔出奴仆之列。

辛黑姑点头道:“好极了,就拿观心术做你的赌注,你输了的话,须得把这门功夫学会回来转传给我。”闵淳道:“使得,但只怕要耽误很多时间,不过姑娘一定要输,所以在下不须顾虑这些问题。姑娘若是输了,你又如何?”辛黑姑正要开口,突然一个人奔了出来,阴声笑道:“且慢,这厮的赌注大有问题。”

此人正是南姦商公直,普奇一见便知不妙。那商公直又道:“他其实存心用这计策使姑娘放过了裴淳,姑娘千万不可答允。”

辛黑姑恍然道:“是啊,这个人坏死啦!”

闵淳放声大笑道:“在下不管商兄的托词如何巧妙,决计不能使在下相信姑娘是为了怕放过裴淳而不跟我赌,他明明见姑娘输定了,才想出这话推托。”

辛黑姑怒道:“胡说八道!”南姦商公直接口道:“把他杀死了,他就什么都不会想啦!”辛黑姑道:“对,他死了之后,若是还会想的话,那一定是想他不该妄用心机。”

闵淳道:“姑娘若是不真动手的话,在下可就分不清楚你们之中谁是做主之人了。”

辛黑姑骂道:“你真是个大坏蛋……”她还未曾想出如何处罚的话,闵淳已插嘴道:“在下用观心术瞧出了商公直的心思,他想叫姑娘割掉在下的舌头,但他又不敢说出,生伯姑娘因他一说出而不肯这么办!”辛黑姑正好想到这个割舌的主意,却已被他先行说出,气得一跺脚,另动脑筋。

商公直心想这小于姦滑得紧,不过今日非叫他大大的吃个苦头不可,便不做声,任得辛黑姑自行决定。

辛黑姑突然想起若是弄瞎了他双眼,使他不能使用观心之术,也就够他受的了,当下不禁得意地笑一笑,只听阂淳说道:“在下已知道姑娘想改割舌为挖眼,使在下再也不能使用观心术。”

他一口道破,辛黑姑也不禁暗暗佩服,道:“假定你说得不错,你怎么办?”

闵淳道:“在下的对策就在淳于帮主身上。”

人人都弄不懂个中玄妙,不禁向淳于靖望去,只见他面色红润,精神饱满,似是经过这一段时间的调息,恢复了气力。

阂淳转眼一瞥,便大声喝道:“淳于帮主,咱们这就合力搜查裴兄和五老下落……”喝声中当先向林中奔去。

一阵薄雾向林中飘来,越来越浓,使人对面难以见人。豪侠们正自纳闷,却一个个失去知觉,魂落他乡。

时日已过去了三天,官道上走来一对红男绿女,乃是裴淳和师妹薛飞光。

英雄宴上,众英豪被诱人布帏奇阵,浓雾中皆被擒拿。裴淳幸免遇难,被聪慧绝顶的薛飞光领出林外。两人探得淳于帮主等人可能被掠往冀境的不归府,二人便星夜兼程,赶往搭救。

裴淳却感到这一次的远行与以前出门大不相同,细想之下,才知道一则这回是结伴而行,路上有说有笑,毫不寂寞,二则薛飞光为人虽是天真烂漫,笑口常开,可是事事体贴,所有生活上的小节,都替裴淳安排服侍得十分周到,裴淳平生哪曾享过此福,是以一下子就感觉出其中的不同,因而对这位师妹的印象更觉完美。

越是往北,天气越冷,薛飞光购买了在北方平常穿著的皮袄换上,她解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4章 娇娆伉俪比翼飞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纤手驭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