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纤手驭龙》

第16章 巧夺天工不归府

作者:司马翎

  薛飞光听了不禁毛骨依然地打个寒喋,裴淳却转眼四瞧,查看话声来源。

  但那些能够瞧得见的人像,每一个都跟真人一样,只不过不动弹就是了,因此假使

有个活人站在这些人像之中,僵立不动,谁也瞧不出来。

  正因此故,更加令人感到鬼气森森,十分可怖。

  裴淳定一定神,道:“走,瞧瞧还有什么古怪?”

  薛飞光情愿立刻退出此地,可是又知道目下已是骑虎这势,已把这不归府的人惊动

了,若是退出此间,日后再来,则辛黑姑可能亲自镇守在此,那时便一定有败无胜,这

刻却还有一线机会,希望她不在此地。

  她咬紧牙关,跟着裴淳转过一道粉墙,但见人像林立,有条道路曲曲折折地从这些

人像之间穿过,若不从这条路走,便只好把人像通通推倒。

  但这等巧夺天工的精品谁也不愿摧毁,况且有些是铜像,有些是石像,又有些是木

刻,中间有刀山剑树或密密的荆棘阻碍,想加以全部摧毁,定要费许多气力。而谁也不

知道其间还有没有恶毒的机关埋伏。

  开始之时,那些人像或蹲或立,或跪或仰,有些戴手拷,有些是脚镣。个个都露出

痛苦的神情,纵是无见识之人,也能一望而知,这都是临死前最后的表情。

  到处充满了死亡的痛苦和绝望,使人感到气氛阴森可怖。

  薛飞光最伯的是其中会有一两个突然大叫一声,准能把她的胆子骇破,所以紧紧挨

着裴淳向前走,不大敢抬头张望。

  不过她仍然逃不掉恐怖的侵袭,原因是她虽然老是低着头,可是那些人的脚,简直

像真的一般,有汗毛,也有肌肉的凹突线条,瞧得出这人是正在用力支撑或是全无气力。

  她觉得恐怖极了,好象是跌坠在不能摆脱的梦境之中。正在这时,一阵粗暴的话声

不知从何处飘送过来。那阵话声道:“此处乃是人间活地狱,你们两人将被禁锢在此处,

永远不见天日!”

  接着另外一个阴森森的嗓音说道:“你们将与这些死人为伴,直到你们也死亡为止!”

  裴淳蓦地举指向一具人像点去,指力破空之时发出“哧”的一声。然而那具人像毫

无动静,由此可知裴淳判断错误。

  薛飞光一听要在此处囚禁至死,骇得心胆皆裂,全身发软。

  裴淳只好抱起她,一面说道:“别怕,谁也休想拦阻得住我们。”

  他那阵自信的声音,使薛飞光宽慰不少,但仍然不敢张眼视察四周情景。忽听裴淳

“咦”了一声,脚步停住。

  她闭着眼睛问道:“你瞧见了什么?”

  裴淳瞧一会儿,才道:“这儿有些人拿着兵器,或者捏着拳头,作出砍劈殴击的种

种姿态。”

  薛飞光壮起胆子,睁眼望去,只见第一个人就是双手持着一柄明晃晃的大斧头,做

出斜斜劈下的姿势。他们若要过去,非从斧下钻行不可。那种姿势很像特意伸出脖子让

他劈落似的。

  她眉间一皱,拔出匕首,扬腕掷出,寒光一闪,巴首已插在那持斧恶汉身上。只听

那恶汉惨叫一声,鲜血从匕首插中之处流下来,把他们两人都骇了一惊。

  但那持斧恶汉身躯动也不动,手中大斧也不曾垂下。因此使人觉得十分不可思议,

要是这人乃是活人假扮,目下被匕首插中要害,又流出鲜血,自应倒毙地上才对。何以

纹风不动?然而这一声惨叫和流出鲜血,又是千真万确之事,岂非极是古怪?

  裴淳直搔脑袋,满面尽是茫然之色。至于薛飞光,她本来就骇得要死,目下遭逢这

等怪事,自然更难禁受。所以裴淳连忙把她抱紧一点,口中说道:“不要怕……不要怕……”

  薛飞光闭目不动,面色甚为苍白。裴淳低头一看,心里不由得大大担心。这时他可

就萌生了退意,暗念先把她送到外面安顿好,自己才独闯此府不迟。

  薛飞光忽然低声道:“裴郎,我明白啦!”

  裴淳伯她惊骇过度之后胡言乱语,便不敢随口答腔。

  薛飞光又道:“这一幕奇怪的景象,乃是不归府中一大致命的弱点,若然一直都是

那些恐怖的人物塑像,我终必吓破胆子,而成为你的累赘。”

  裴淳一听这话大有深意,不似是胡言乱语,心头一宽,问道:“那是什么缘故?”

  薛飞光道:“这个奇怪的景象,使我霎时恢复智能,潜心推想,这一来惊惧之心大

减,那种使我惊骇的效力也突然中断而消失,现在我已不是受惊的小兔,而是狡黯多变

的狐狸。”

  裴淳笑道:“你是小狐狸?”

  薛飞光道:“不错,你又是什么呢?”

  裴淳道:“我是愚笨的牛或马,只会做而不会想。”

  他们低声地笑起来,恐怖的阴霾已被他们驱散。

  薛飞光说道:“我已推测出这一幕奇怪的景象是怎生布置的。先说那一声惨叫,不

错是从这人像口中发出,但其实是另外潜伏在一边的人叫喊,不过声音可以从那人像口

中传出来而己。至于他身上的鲜血更容易伪装,我敢打赌那一定是红色的颜料。”

  裴淳喜道:“这么说起来也很简单,让我过去瞧瞧就知道你的推测有没有错?”

  他大踏步走近那持斧大汉,腾出一手模了一下,果然是具木像,当即把匕首拔出来,

指干净上面的颜料。薛飞光拿在手中,便教裴淳放她落地步行。

  两人从斧下钻过,紧接着便是一个持剑大汉,作势慾刺。这名大汉双眼瞪视着他们,

隐隐闪出凶光。

  薛飞光赞叹道:“当真的鬼斧神工,简直跟真人一样。裴郎你可曾瞧见他眼中射出

凶光?”

  裴淳道:“只怕是个真的人也说不定c”

  薛飞光道:“不会,开始这一段路绝不会有假。必定使人防范之心稍懈,才会有真

人出现。”

  裴淳陡然记起那一次他逃出辛黑姑布置的阵法的经过,其时他使的是笨主意,仗着

锋快无比的七宝诛心剑,把眼前的大树弄断推倒。

  现在也可以用这个笨主意。

  他把七宝诛心剑取出来,交给薛飞光,道:“你用此剑防身。”

  薛飞光晓得七宝诛心剑锋利无匹,无坚不摧,而裴淳给她防身,这等情意不比寻常,

满心感激地接过了。

  裴淳道:“你跟在我后面,一直走去,用不着害怕!”

  他说得十分自信,薛飞光微微一笑道:“你不是只会做不会想的牛马么?怎的忽然

有了主意?”

  裴淳笑道:“只是个笨主意而已!”

  当下大步走去,才一举步,便已发出数下指力,分别向远近的人像戳去。

  “哧哧”破空之声冲破了矜寂,但那些人像都没有一点儿反应,他们一直走去,裴

淳不停的施展出天机指功夫,刺向每一尊站在路边的人像。

  看他的样子那是决不放过任何一尊排立在路边的人像,因此,如若已经有人伪装塑

像混在其中,定难逃过他的毒手。

  薛飞光想到这一点,所以非常小心地注意前面,查看有没有人突然移动逃走。若是

有人移动,她左手持着的匕首便将毫不容情的掷射过去。

  两人才走了丈许,后面忽然传来一声阴森森的冷笑,接着用冷冷的语调说道:“你

们此举,难道就可以躲得杀身之祸不成?”

  裴、薛二人一齐回头向发语之处望去,却看不出一点迹象动静。

  薛飞光心中一动,暗念莫非对方故意引开我们的眼光,好让同党借此机会躲开?

  她目光到处,不由得大吃一惊,但觉实在无法相信眼中瞧见的景象。

  原来前面本是十分深邃的宽大长廊,早先放眼望去,都是凶形恶状的塑象,可是眼

下景象大变,一堵高墙把去路完全封住。这堵高墙乃是以巨大的方石砌成,墙上还有好

几个受刑后的人钉吊其上,形状凄惨可怖。

  她觉得不能置信的是这一堵石墙如此坚厚高大,应是何等沉重,即使是最巧妙的机

关布置,也不能移动如此巨大的一堵石墙,何况时间只是他们回顾时的一剎那,又丝毫

不闻声息。这简直不是人力所能办得到的,除非是使用移山倒海的法术。

  这堵石墙想是在地底潮湿和日子过久之故,许多处长出苔藓,痕迹斑斑。

  裴淳这时也回头望见,大大一怔,道:“这是怎么回事?”

  薛飞光道:“我也无法回答,总之,这等事太不可以思议了。”

  他们张望之下,发觉在左方的墙上有道门户,早先好象不曾存在,也是突然出现的。

裴淳指一指那道门户,薛飞光点点头,两人便从几具塑像之间闪过,奔到门边。裴淳左

手托住右肘,运起天罡掌力,右掌拍出。

  那道木门不但应手而开,两扇门板竞被他雄浑绝伦的掌力,劈得离地飞出丈许,落

在地上,发出一阵巨响。

  他们跨入门内,放眼四看,都不由得楞住。原来他们处身在一处十分奇怪的地方,

对面是一片荒凉寂静的沙滩,远远伸展人海,极目遥望,隐约可以望见远处海浪卷涌。

  左方是一片高大的悬崖绝壁,竞不知有多高,一轮明月从悬崖缺口处探出头来,银

色的光辉遍洒在沙滩和崖下,使人泛起清冷荒凉的感觉。

  右方有一座古庙,庙门残坍,满目颓垣断壁,显然此庙许久以来无人居住。

  裴淳一把抓住薛飞光手腕、沉声道:“到啦!黑狱一定是设在这古庙之内。”

  两人向古庙奔去,转眼间已到达庙门,抬头望去,但见上面有方横匠,甚是残旧,

题着“水火绝地”四个大字。事实上这四个字只有绝地两个字是常见的写法,那水火二

字都不入古今字体之内,只是一泓清水和数朵火焰而已,不过传神之极,教人一望而知

这是代表水火两个字。

  两个人拾级而登,跨过高高的门槛。里面只是一间三丈许方圆的空堂,后面有一道

半掩着的门。他们先游目打量四周情形,只见四壁上都嵌满了神像,相貌奇怪,总是一

尊红衣便有一尊黑衣,代表火神和水神。

  屋顶吊下一盏琉璃灯,甚是光亮,因此嵌满四壁的神像都照得清清楚楚。

  裴淳道:“咱们瞧瞧门后有什么地方和物事?”

  薛飞光闭上眼睛,陷入沉思之中。

  裴淳便独自向那道半掩的门走去。

  薛飞光蓦地睁跟,移动身躯,但却不是跟裴淳到那道半掩的门瞧看,反而转身奔到

进来的门边,凝神向外面望去。

  两个人同时发出惊诧之声,薛飞光是因为外面景物全非,先前所见的沙滩大海以及

悬崖月亮等等景象都消失不见,但见庙门外一条道路,直通入无边无际的森林之内,古

木萧森,林内甚是黯黑阴沉。

  裴淳眼中所见却又是一番景象,他瞧见门外便是面临大海,浪涛如山。门限外已无

通行之路,峭直下陷两丈左右,底下皆是礁石。因此如若闭着眼睛奔出此门,定然跌坠

在海边礁石之上。

  左方茫茫大海,右方离门口六七尺便是插天直起的峭壁。此时离海水只有数丈处的

许多礁石之上,竟有一个穿著红衣服的小女孩,站在一块黑礁上,正弯腰低头不知瞧看

脚下的什么物事。

  然而数丈远的海面上,一个巨浪高达十五六尺,正向礁石卷来。

  声势极是猛烈,一望而知这个小山般的巨浪足足可以卷拍到峭壁之下,因此礁石上

的小女孩,决计不能免去被卷人海中之厄。

  裴淳惊得失声叫道:“不好了!”

  奋身猛可跃出,以最快的速度向那小女孩扑去。

  当他身在半空的瞬息之间、已算出自己还可以早一步赶到挟起小女孩,跃回庙内。

  他果然身法如电,眨眼间已落在黑色的礁石上,一手挟起那红衣小女孩,随即拔身

而起,在空中掉转身躯,向那古庙后门飞去。

  谁知目光到处,只见那座古庙完全被熊熊烈火布满,火势之猛烈强大,当真是见所

未见。他这一惊非同小可,又隐隐觉得奇热迫入,毛发慾焦,心中大骇,念头一转,已

想到以薛飞光的一身武功,定必来得及逃出这一场大火焚烧之灾,不用替她担心。倒是

肋下这个小女孩性命堪虞,若是强冲人火焰之内,纵然能从古庙正门逃出,可是她年纪

小小,定必要被奇热的火势烤死。

  因此他吸一口真气,仗着极精纯的内功,扬手向前面劈出一掌,身形借势折转方向,

向下面飞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6章 巧夺天工不归府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纤手驭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