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纤手驭龙》

第17章 聚星吸铁破黑狱

作者:司马翎

  声音才出,那幅绢画忽然升起,接着一个人严厉地喝道:“你们既然毁约背信,那

就怪不得我们辣手了。”

  裴淳冷笑道:“咱们有过什么信约?”

  那人道:“你们不得与那大喇嘛会合,这不是早就说好的么?”

  裴淳虽是晓得可以强辩,但他不是取巧图利之人,刚才那句话已经不易出口,这刻

当真不能再说,只好缄口不言。

  札特喇嘛打个稽首,道:“裴少侠出声接应,洒家甚感恩德,不知何以为报?”

  裴淳道:“大师别说这种话,在下一向对大师甚为敬重,从不拿大师作敌人看待,

目下大师身上负伤,最好先包扎一下,我们还有好些难关要闻呢!”

  札特大师轻轻摇头,道:“这背上的剑伤不过刨及皮肉,倒不必费心,但洒家已受

到内伤,只怕终成少侠的负累。”

  裴淳讶道:“大师几时受到内伤的?”

  札特喇嘛背转身躯给他瞧看创伤,虽然没有解释,可是裴淳、薛飞光皆是内家高手,

一望而知。

  札特想了一下,道:“咱们还是分开的好,两位请吧!说不定洒家得沾两位的光,

随后闻出此地。”

  裴淳道:“听说最后的一关,必须有五异剑之一的聚星吸铁才能闻得过去,我们万

万不能分开。”

  轮特喇嘛叹口气,道:“洒家便是被敝宗失落多年的这口神物利器勾起贪念,所以

独自夜探此府,唉!想洒家多年修为,仍然抵受不住一个贪字,实在可磋可叹!”

  裴、薛二人这才明白为何只有他一个人出现之故,料必此是辛黑姑使用逐个击破之

计,把朴日升势力减弱。

  裴淳取出一颗葯丸,顿时清香弥漫,他道:“大师试服此葯,看看能不能立刻治愈

内伤?”

  札特喇嘛可不相信一粒丹葯就能治好内伤,但见裴淳十分恳切和自信,便接了过来,

咽下腹中,顷刻之间丹田中冒起一股热气,霎时透过五脏六腑,内伤霍然而愈,他试一

运功,发觉情形只有比未伤以前更好,不由得大为惊讶,同时又晓得此葯定必万分贵重,

有起死回生之功,而裴淳居然赠与自己,此情非同小可。

  札特只走了数步,便停住了,露出发呆的表情,原来他早先不曾发觉此中奥妙,直

到身在其间,见到裴淳出手封拆,自己也顿时入迷,已忘记了紧跟裴淳以便随时帮忙的

原意。

  薛飞光见他停步,便明其故,正要出手推他,忽然记起约定之事,立刻缩手,从他

身边擦过,不敢设法惊醒他。

  裴淳势如破竹地闯过了四十余个假人,还有六个假人拦在前面,只要过得这一关,

就算是第二个出得不归府的人。

  他早就从头到尾想通破拆手法,所以用不着多瞧,殊不知当他闯人此阵之时,最末

一个假人俏声无息地向左移前了一尺。

  裴淳当初查看破拆之法时,把身法步眼记牢,直到最后才突然生变,那是非上当不

可。

  他闷哼一声,硬是以最精纯的功力制止身体再向前移动,一方面运足天罡掌力,向

面前虚空之处拍去,这一掌己用尽平生之力,发出刺耳惊心的排空呼啸之声,而他的身

形也借这一掌拍出鼓荡空气时微微反推之力,蓦然斜斜向后方跃去。

  这一跃虽然只有三尺之远,可是已经是他一生功力之所聚,若不是应变迅速,而又

练就了强劲绝伦的天是掌力,那是决计无法中止前冲之势,更别说向后退了。

  薛飞光面色苍白中,眼见裴淳居然脱险,不禁大叫一声谢天谢地,两行眼泪已经流

下面颊。

  裴淳身形一落地,突然猛向下沉,晃眼间已隐没在地面之下,这个突然而生的变故,

可又把薛飞光骇得面无人色,放步冲到他陷落之处,低头瞧时,地上都是深碧色的方砖,

若非亲眼所见,决计想不到此处设有翻板的机关。

  在消息埋伏这一门之内,翻板本是十分寻常的一种,而且只能对付一般的人,别说

碰上像裴淳这等一流高手,即使薛飞光的造诣,翻板这类玩艺仍然难她不住。

  然而这一处的翻板却大有讲究,并非翻板本身有特殊之处,而是这方位设想得巧妙,

像裴淳这等功力深厚之士,也因落脚之时全身力道正在青黄不接之际,无法再提气升高

而飘开,是以终于陷落其内。

  薛飞光用那根沉重的圆棒猛敲地面,方砖碎裂,火星飞溅,但毫无用处,她迅即改

用了七宝诛心剑,从缝隙处插入,尽力割划,可是弄了许久,虽是撬起不少方砖仍然弄

不开翻板。

  她颓然罢手,付道:“人家又不是死人,隔了这许久,还不把裴郎弄走了么?”

  这刻正是一个极重要的关键,她若是处置不当,不但裴淳注定失陷,而且再没有机

会可以对抗辛黑姑将成之势了。

  因此薛飞光警惕地冷静下来,寻思道:“假使这不归府中人手不多,则这刻定必集

中全力在地府对付裴郎,我不能不冒一次险,以作困兽之斗,纵是不能救出裴郎,好歹

也叫辛姊姊感到头痛才行。”

  于是她一跃而起,穿过那些假人,奔到札特面前,札特目光在她面上一掠而过,随

即贯注在那四十九个假人之上,他只须瞧出来人不是仇敌就仍然沉迷在那一套奥妙的武

功之中,薛飞光伸手推他,叫道:“大师……大师……”

  札特喇嘛到底是修炼过心性的高僧,立即惊醒,道:“什么事?”

  薛飞光知道不把此事说出,他决不能安心,所以明知时间无多,但也强忍焦急,匆

匆把经过说出,然后说道:“现下我师兄已经中伏,假如大师你也出不了此府,辛姊姊

就可以从容施展逐个击破之计,把朴国舅手下能人一个个制服,最后,天下英雄皆臣服

在她裙下了。”

  札特素知这位活泼可爱的小姑娘智能过人,当下问道:“然则计将安在?”

  薛飞光道:“大师若依我的话去做,不但可以安然出险,并且可以获得贵宗神物聚

星吸铁,只不知大师愿不意依我的话去做?”

  札特目光落在她手中以银丝套子套着的圆棒,登时眼露异光,道:“当然愿意啦!”

  薛飞光把那根沉重圆棒交给他,道:“这就是名列五异剑内的聚星吸铁了,现在请

大师立刻往这边走。”

  他们回转身,径向早先札特险险误入的黑暗窄门奔去,到了门边,薛飞光道:“大

师小心,此门之内定然就是不归府禁锢天下英雄的黑狱,我们须得见机行事,把黑狱击

破。”

  札特道:“洒家答应过依你的话行事,决不反悔,但此举定然甚是危险,还望姑娘

三思而行。”

  薛飞光道:“我们若能击破黑狱,释出其中高手,这些人便足以使辛姊姊大感头痛,

须得分出力量对付他们,大师快点儿动手,越是拖得久了,形势就越是不利。”

  札特大师应一声好,褪下银丝套,但见那颗圆棒组如鸭卵,两头皆钝,简直没有一

点剑的形状,却列入五异剑之内,殊为古怪,棒身漆黑得发亮,当中的一截刻着奇怪繁

杂的花纹图案,泛出亮银色,所以瞧得分明。

  大喇嘛左手提着这根黑捧,当先踏入窄门之内,薛飞光紧紧跟随,却迅快地用七宝

诛心剑把门框弄了一个缺口。

  走了七八步,但觉地势斜向下伸延,越来越黑,薛飞光只好伸手拉住札特袍角,免

得走散。

  她发觉札特走得很快,不禁讶道:“大师瞧得见么?”

  札特道:“瞧得见,洒家自幼修习武功,至今犹是纯阳之体,以前练过一种慧眼功

夫,很有神效,只要有一丝光线之处,就能够瞧得清清楚楚。”

  他们一面说话,一面仍向前走,薛飞光脑筋一转,惊道:“不好,想必是那道窄门

已经关闭,所以透人的光线完全隔断。”

  札特道:“倘若没有一丝光线透入来,洒家虽有这种慧眼功夫,也不济事。”

  薛飞光在黑暗中微微一笑,说道:“大师别忙着向前走,请你先回头细细瞧看,认

住我们走过的路,以免有迷失之虞。”

  札特喇嘛果然回头细瞧,半晌才道:“你如不提醒我,只怕真的会迷失,敢情有好

几处与咱们走出来的缺口外表差不多。”

  薛飞光问道:“前面是什么样子?”

  扎特道:“洒家现在只能仿佛见到一片黑影,想必是一片岩壁,那么就是尽头了。”

  薛飞光道:“既是如此。大师留神瞧瞧有没有隐起来的门户,若是发现,千万别一

直走去,我相信若有门户的话,定必是黑狱入口,因此在这人口之前,恐怕会有陷阱埋

伏,我们一旦中伏被擒,就顺便送人黑狱之内,岂不可怕!”

  两人在黑暗中缓缓向前走,大约走了八九丈,扎特道:“左前方的岩壁上有一道门

户。”

  薛飞光左手拉住他的袍角,右手举起七宝诛心剑,道:“我们走过去瞧瞧,大师只

要留意地上有没有陷阱就行了!”

  两人缓缓走到那道门户之前,空中一阵微风迎头罩落,他们发觉之时,风声已离头

顶不及一尺。

  札特听出这一片微风之声,笼罩范围甚广,失声道:“糟了,是一张大网!”

  他武功高强,一听而知这刻已无法跃得出这片大网所笼罩的范围,便索性不去闪避。

  耳听薛飞光轻笑道:“不妨事,我早就准备好了。”

  她高举的七宝诛心剑已触及网绳,疾然削划,那张大网本来不怕寻常刀剑,否则焉

能因得住闯入此间的武林高手,可是碰上七宝诛心剑这等神兵利器,却也抵挡不住,登

时裂开。

  那张巨网从他人两人身上透穿过,落在地上,札特道:“好险,好险,若不是你行

举起宝剑,只要被网罩住,只怕动弹不得,有剑也无法施展。”

  他们踏网而过,走入那道门户之内,札特道:“这是什么?”

  伸手摸去,触指冰冷,一片光滑,便道:“原来是一道钢门,怪不得无人能破门而

出。”

  薛飞光道:“恐怕困得住许多武林高手的,并不是这一道钢门呢!”

  突然间咚的一声响处,扎特笑道:“洒家竞忘了敝宗之宝具有磁力。无意中以剑尖

对正钢门,登时撞上去,竞把钢门撞破一个洞。”

  薛飞光骇然道:“怪不得是此宝名列五异剑之内,原来那么鲁钝的尖端也戳得破钢

门,假使是寻常兵器撞到尖上,自然非断折不可了。”

  说时,她把手中的七宝诛心剑交给札特,道:“大师瞧瞧可有锁头之类,可用此剑

削断。”

  札特道:“不必用你的剑了。”

  只听吟吟两声,接着钢门发出一阵轧轧的声音,原来已被他推开。

  薛飞光提高声音,叫道:“三贤七于何在?黑狱已经破啦!”

  里面传出一阵嗡嗡语声,其中一个人以清越的声音道:“姑娘似是曾经参加英雄宴

的薛姑娘,不知是也不是?”

  薛飞光道:“不错,我跟我裴淳师兄特来击破黑狱,但刚才他不幸中伏被擒,而我

却得这位札特大喇嘛之助,终于打破了黑狱。”

  丈许外突然现出一团谈白的光圈,照见八九个白衣人的身影,这团淡淡的白光,敢

情是其中一人手中托了一颗巨大的明珠所发出。

  这一群人宛如幽灵一般飘移出来,薛飞光道:“诸位前辈手足都未加铐锁,一身武

功皆在,以诸位的功力,何以不能毁门而出?”

  当先的一个高大白衣人答道:“姑娘有所不知,我们是被誓言及其它手段所束,是

以无法毁门而出。”

  此人语声低沉而清晰,字字震动耳膜,可见得内功深厚无比。

  札特大喇嘛因见薛飞光不曾说走,所以也不提出此意,转眼望去,但见那个手托夜

光珠的白衣人身形矮小,瘦小的面上却有两颖大眼睛。

  当下道:“施主手中珠子乃是希世之宝,洒家总算开了眼界,只不知施主贵姓大名?”

  那矮小白衣人口中先发出吱吱两声,活像是鼠叫,跟着便听到一阵恶猫怒鸣之声,

这白衣人虽是嘴chún全然不动,可是扎特喇嘛业已明白,笑道:“原来施主就是以神偷八

法游戏人间的魔蚤子卓凯,无怪身上带得这等人间至宝。”

  这魔蚤子卓凯乃风尘奇人之一,有出没无痕的功夫,手法精妙无伦,即使是时下高

手,也往往被他当面愉去身上之物,闹个面红耳赤,哭笑不得,此人平生没有恶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7章 聚星吸铁破黑狱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纤手驭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