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纤手驭龙》

第18章 先天无极神魔手

作者:司马翎

  高手相争,怎能心分神散?转眼之间,慕容赤连攻数拳,完全占了上风,这正是商

公直的神机妙算,他深知裴淳的性格,所以晓得这一番话定可使他心神分散,从而被慕

容赤乘隙迫攻,便将落败无疑。

  辛黑姑也深知这个用心很容易被别人瞧出,是以不容许对方有静下来寻思的机会,

接着大声道:“淳于靖,须知你放过了这个逃命的良机,以后就不可复得啦!”

  淳于靖凛然道:“辛姑娘这话差矣,我穷家帮岂有贪生怕死,弃友背义之人?”

  辛黑姑喔一声道:“原来你不肯舍裴淳独自逃生,这也有解决之法。”

  她此刻对淳于靖实在十分佩服,要知世上之人个个都可以在嘴巴上说得十分仁义道

德,但一旦身当生死关头,是真是假就立时分辨得出来,淳于靖这等气概节义,确实是

世间罕见。

  淳于靖道:“姑娘用不着多说了,你处心积虑要收服天下英雄,难道会对本人独垂

青服,网开一面不成?”

  说到此处,裴淳已连连遇险,赵一悲大声道:“帮主切勿开口说话,对裴少侠影响

甚大!”

  淳于靖恍然道:“原来她正是如此用心,哼!真是心肠毒辣的女子。”

  辛黑姑厉声道:“你说什么?”

  淳于靖面色一沉,道:“姑娘不必再说下去了。既是如此,咱们就只好放手一拼了!”

  他炯炯的目光扫掠过后面李不净等人面上,微微一叹,接着又道:“今日的局势所

迫,大家都没有什么交情可言,只要一动手,便是拼命之局了。”

  这话乃是暗示李不净等人,一旦挤斗,大家都无法留情,只好各安天命。

  情势突然演变得如此紧张,连南姦商公直也想不到,他可真害怕淳于靖和裴淳这两

大高手,心想只要被他人其中之一碰上,定是有死无生,因此他第一个不想发生这等惨

烈决斗的场面,他眼珠一转,心中涌起无数诡计,但可惜的是这等诡计对付别人都行,

不幸碰上一个淳于靖乃是仁义凛烈之士,另一个裴淳则是实心眼之人,唯淳于靖之言是

听,这些必须动之以利,或者慑之以危的诡计便全无效。

  李不净等人纷纷取出兵刃,运功戒备,辛黑姑也亮出她的金光璨然的短钩,准备放

手一拼,南姦商公直一瞧自己无法扭转大局,骇得连连后退,躲在别人后面。

  正在这张剑拔弩之际,突然一阵迅急步声传来,接着一名劲装大汉奔入火炬光圈之

内。

  辛黑姑大声问道:“什么事?”那壮汉一瞧双方行将拼斗的情势,不禁怔住,辛黑

姑连问两声,那大汉才吶吶道:“启禀府主,现下……有……”到底有什么却不说出。

  淳于靖大声道:“辛姑娘,你即管把来人叫到一旁询问,待你问完,咱们才动手不

迟。”

  此人向来一言九鼎,武林无不钦敬,辛黑姑瞪他一眼,但见淳于靖挺立如山,英风

飒飒,然而这等硬汉却又很是细心体贴,这使得她心中泛起一股特别的情绪滋味。

  她果然把来人叫到一旁,听完报告,便瞧着同过来聆听的商公直。

  商公直心中大喜,恢复了平日的机灵多计,道:“这个消息对咱们有利而无害,姑

娘不妨如此这般,既可以给朴日升一个下马威,又可以免去眼前这场决战,还有最妙的

是姑娘又能够使他们入殷,变成你裙下奴仆,一举三得,姑娘以为如何?”

  辛黑姑沉吟一下,道:“很好!”

  随即举步上前,道:“淳于靖听着,眼下正是你们逃命的良机,也可以趁此把我的

力量消灭。”

  淳于靖沉声道:“姑娘这话怎说?”

  辛黑姑道:“朴日升已率领了两名高手闯入本府,你只要趁机与他会合,就可以消

灭我的力量了。”

  淳于靖道:“姑娘说出这话,好象不是正希望本人与朴兄会合来对付你。”

  辛黑姑道:“当然啦,除非我失心疯才会希望你们这样做,我不妨坦白说出我的真

心,那就是我希望你们帮助我对付朴日升。”

  淳于靖沉吟一下,道:“我们最多只能做到不乘机对付你。”

  辛黑姑道:“那不行,我知道这回抵挡不住朴日升的侵袭,除非使用最厉害的埋伏。

但我又不想把他弄死。”

  淳于靖当真猜不透这女子闹什么古怪,便不言语。辛黑姑又道:“你们若是助我击

退强敌,我自然也有所报答盛情。那便是日后挑选出两人,与你们两人公平决斗,双方

都不许惊扰动手之人。这一场比武若是你们得胜,我以后永不找你们麻烦,见了你们就

让路。若然你们都赢不得我手下的两人,那就要自愿听我摆布。我也不是加害你们,只

不过施点手段,使你们甘心情愿做我的奴仆。设若你们意志坚毅,使我失败,我也永不

找你们的麻烦。”

  淳于靖听完之后,细加分析,发觉这件交易对己方有利,她手下能手几乎都在此地。

但纵然告天于使用毒蛇信,武功倍增,也难与自己或裴淳匹敌,更别说他要取胜了。

  淳于靖道:“好,我们一言为定。”辛黑姑欢然道:“这敢情好,咱们目前已是友

人而不是敌人了。走吧,一同去对付朴日升!”

  裴淳道:“朴日升带来的高手之中,可是有一个白发鹰鼻的老者?”

  辛黑姑笑道:“奇怪,你知道的事真不少,那老者就是朴日升的师叔,姓魏名一峰,

乃是先天派第一高手,神通广大,功力精深无比。”

  大伙儿向出口走去,不一会儿已到达那条摆设得有许多人像的宽大甬道。

  那些壮汉都遵命四散,各归本身岗位。辛黑姑率领着十余名高手,转入一条甬道之

内,走了一程,地势渐高,接着走入一问圆形的巨大房间之内。但见东西两边的石壁上,

嵌有许多精钢的枢纽,和可以扳动的棒柄。

  裴淳认得这就是以前见过的总控制室,但目下却是第一次身临其间。

  那些控制机关的枢纽不时挑动发出声音,辛黑姑道:“我们在这间控制室内,可以

知道敌人人府之后已侵到何处。可惜已有许多精巧机关业已失灵,否则单凭这些奇妙的

布置,虽是魏一锋、朴日升和钦昌喇嘛这等高手侵入,也很难安然出府。”

  东西两壁上各有一枚碗大的钢环,旁边写着危险两个红字。

  辛黑姑指着那两枚钢环,又道:“这两个钢环,控制本府人出两条地道内埋伏的火

葯,只要用力一拉,数十丈长的地道完全炸毁崩塌,连本府也格受到波及,有一部份会

崩毁。因此,凡是在地道之人,不论武功如何高强,都被生葬其中,决计无法逃命。若

是两条地道完全炸毁,则府中之人纵然未曾生葬,也因无路可出困死其中,万元活命之

机。”

  她特别瞧看淳于靖等人一眼,又道:“你们若是打算硬闯出府须得先学会变化为穿

山甲的本事。”

  淳于靖微微一笑,没有做声。

  辛黑姑查看一下那些枢纽跳动的情形,便道:“朴日升已见机后退,这人真了不起。”

  裴淳道:“他们若是从此退走,咱们就用不着跟他们动手啦!”

  辛黑姑道:“那不行,他们可以调集过百武士包围本府,咱们不论从何处去,都无

法躲过他们的耳目。唯一的法子,就是出面把他们击败,最好除去魏一峰和那喇嘛。”

  淳于靖道:“这个心愿恐怕不容易办到,不过咱们想避开与他们挤斗之举,也很难

如愿。”

  商公直道:“既是如此,咱们就赶紧出战为妙。”

  他一向喜欢挑撩别人动手拼斗,而目下这一场争战,更是武林百年罕见的场面。

  众人离开圆室,从另一条甬道盘旋上升,不久,便听到一阵吵耳噪声。

  辛黑姑拉开一块三尺方圆的石板,外面强烈的阳光透射人来,眩人眼目。

  她当先钻出去,其余的人鱼贯而出。那外面杂树乱草遮蔽住这个洞口,左例尺许便

是一道数尺宽的瀑布。

  众人一一纵过水潭,到达对面的岸上。辛黑姑把众人分为三路,一路由她为首,只

带领三人,这三人便是北恶慕容赤、淳于靖和裴淳。第二路由商公直为首,率领李不净、

病僧、褚扬和穷家五老等八人,作为接应的奇兵,相机现身于拼斗之地。第三路是彭逸、

博勒、告天子、步崧等数人,负责清除战场四周朴日升的手下。

  辛黑姑率众绕过崎岖荒凉的山岭,走出平地之时,树林中突然扑出七名雄壮武士,

个个手握大刀,神态狞恶凶猛。

  为首的是个蒙古人,但他的汉话流利得很,大喝道:“站住i你们是什么人?”

  辛黑姑微微一笑,挥手道:“一齐出手。”

  话声才歇,四人同时扑上,裴淳侧目一瞥,但见辛黑姑和慕容赤出手架式都是重手

法,心中微觉不忍,左手疾出,天机指哧的一声隔空点去,迎面的武士登时栽倒。他接

着连发两指,又点倒两人。

  淳于靖不必瞧看,也知道辛黑姑和慕容赤必是一举毙敌的重手法,所以路裴淳同一

心思,抢快使出指力遥点出去,举手之间制住两人。

  只听两声掺叫处,辛黑姑和慕容赤已各毙其一,七名武士全部栽倒地上。辛黑姑一

看已没有敌人拦路,便当先奔去,也就不再理会穴道受制而未死的敌人。

  他们闻过这一关之处,直到望见残旧的围墙,仍然没有敌人出现。

  他们跃过围墙,落在屋前旷朗的空地上。辛黑姑低声道:“你们且在外面等侯,我

进去引他们出来。”

  裴淳笑一笑,道:“姑娘难道忘了那位魏老前辈练有天涯咫尺的神通?弥只须再等

片刻,然后说几句话,他们就会出来。”

  辛黑姑道:“想不到你已不是傻小于啦!这主意敢情很好。”

  他们站了一会儿,辛黑姑尖声道:“朴日升若敢到此地来,包管他弄个灰头土脸地

爬回去。”

  她只说了这么一句,又等了一阵,正要再骂朴日升几句,屋内突然传出朴日升的声

音,道:“本爵到不归府内找了许久,不料姑娘却在外面。”

  人随声现,潇洒英挺的朴日升当先步出大门。他一向讲究服饰,华贵而不俗,当真

是才貌双全的奇男子。

  紧接着两个人出现,一个便是白发鹰鼻,面色冷峻的神魔手魏一峰。另一个则是大

红僧袍,身量高瘦的番僧。这钦昌喇嘛面容虽是瘦长,可是额广而阔,眼眶深邃,一望

而知智能过人。

  他们一瞧见裴淳和淳于靖都在,不禁露出讶色。朴日升放声大笑道:“恭喜姑娘,

裙下己罗致了三位高手。”

  辛黑姑道:“我倒是急于收服你,可措时机未到……”

  说时,只见钦昌喇嘛在朴日升耳边低语数言,当下又笑道:“大喇嘛眼力不凡,不

错,我还未收服裴淳和淳于靖,不过今日他们却愿意帮助我。”

  朴日升发觉大有取胜机会,只要把淳于靖、裴淳说动不要帮助辛黑姑,定可把她击

溃。

  当下道:“若论当今天下大势,辛姑娘异军突起,志豪气壮,实在足以耸动群情,

震惊武林,本爵对姑娘甚是佩服,也没有不能容让之心。只是姑娘定要把我们几个人收

为奴仆之列,这却是叫人难以忍受之事……”

  他口气之中隐隐暗示淳于靖说,他朴日升并不是要压倒天下英雄的枭雄人物,对穷

家帮也可以兼容于世。同时故意提起奴仆之事,使他们生出同仇敌忾之心。

  钦昌大喇嘛接着说道:“姑娘当真有神鬼莫测的手段,洒家深信任何人若是任凭姑

娘施为的话,定必被你所制,沦为裙下奴仆之列。

  因此朴国舅今日将以全力与姑娘周旋,倘若把姑娘击败,谁也不必担心会变为你的

奴仆了。”

  这番僧的一席话当真厉害不过,淳于靖和裴淳虽然已服过梁葯王的灵葯,稍有所恃,

但仍然被他的话所煽动,各自付道:“是啊,假使我们不出手帮助辛黑姑,论形度势,

今日她多半要败,这一来便可以免去无数麻烦了。”

  辛黑姑何等精明,这刻已知道淳于靖、裴淳的心情,但她高傲无比,当下故意不做

声,好让他们有时间考虑,纵是因此使得他们悔约违诺,也不肯设法补救。

  但淳于靖、裴淳二人久久不曾发话,她放心地吁一口气,纵声笑道:“朴日升,天

堂有路你不走,反倒闯入地狱。但我念在你是入选之人的缘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8章 先天无极神魔手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纤手驭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