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纤手驭龙》

第19章 小店斗狠护靓女

作者:司马翎

这时博勒已跟云秋心说完,大踏步走过来,神态威猛,完全恢复了西域第一高手的气度,他道:“某家已准备好啦!”

南姦商公直道:“好极了,我们大伙儿到城外动手,免得惊扰官民。”

他指一指云秋心,又道:“云姑娘用不着随同前往了,反正我们也不怕她会跑掉。”

在他预料之中,认定裴淳一定会反对,因为别人说话自然叫人相信,但出诸他南姦口中,对方定会以为他另有诡计,意图暗下绑架,势必推翻他这个主意。

裴淳向博勒道:“这样也好,秋心胆子很小,咱们出手拼斗之时,定会把她骇坏。”

商公直不禁一怔,忖道:“我不信裴淳真如此死心眼,至今仍然相信我说的话。”

博勒点点头,当先落楼,这时连商公直这诡诈无赖之人也无法改口,只好跟着大伙儿离开。

他们一行七人,很快就出了城外,沿着大江向东走不久,已找到一处僻静无人的旷地。

博勒从腰间衣服底下解下一条银链,长约五尺,一端是个碗口大的银环,另一端则是一节极短的圆柄,可供执握。

银环内有五把短短的利刃,他一按环身,五刃尽皆向外翻出,因而这支银环便变成极厉害的软兵器。

博勒道:“某家一生炼毒,兵器上自然拈附着剧毒,这可是没有法子之事。”

他乃是平生第一次亮出兵器,因此大家都很注意,告天子摇摆一下手中细长杆子,心想我的剑法以及毒蛇信专克软兵刃,纵是有毒,亦何俱之有?

当下冷冷一晒,道:“没有关系,你高兴的话,再找几种毒葯弄上去也无不可。”

博勒狞笑一声,道:“某家这飞刃圈上的奇毒,莫说是你,纵是这一旁观战的一流高手们若是被锋刃划破一丁点油皮,也受不住。”

告天于听了这话,也不由得神色一廉,当下摆开门户,等侯敌人出手。

博勒虽是以毒著名,可是他的一身武学可也不比寻常,只见他瞪大碧眼,迈步绕圈。盘旋数匝,博勒健腕一抖,飞刃困着凌厉破空之声,迅扫对方。

告天子细杆疾挥,脆响一声,已把飞刃围击歪。只见一线乌光电射博勒面门,敢情就是那毒蛇信极幼细的剑刃吐出。

博勒急急侧跃,总算避过对方的反击。但此时告天子已抢制主动,只见他细杆轻挑巧点,手法阴柔诡奇之极。

博勒不但要防剑锋吐出,还得小心不让细秆点戳中穴道,因此躲避之际倍形艰困。

十招未到,博勒已被告天子攻迫得毫无还手之力。行家服中一望而知,博勒简直是有力难施,完全不能抵御对方的攻势。

告天于口中发出嘿嘿冷笑之声,道:“你如今总算知道山人的手段了吧?”

话声中啪的一响,细杆抽击中博勒后背,博勒险险向前仆跃。他那等强悍之人,也疼得哼了一声。

告天子冷笑连声,转眼问又抽击中对方三记,博勒衣衫裂开四处,面上尽是痛苦难熬的神情。但博勒仍是不肯认输,咬牙再斗。

这告天子如此的厉害,大大出乎众人意表之外,商公直大感畏怖,付道:“这厮功力虽是比不上裴淳、慕容赤、路七他们深厚,可是有毒蛇信在手中,简直可以跟他们争一日之长短。而这厮心术毒辣诡恶却远在那三人之上,唉!只怕有朝一日我老姦以及武林无数的人都是死在这厮手中。”

他不由得向那精悍过人的路大寨主路兴望去,恰好碰上他的目光,四日交投之下,已互相建立了默契。

路兴俏悄移到裴淳身边,商公直却呵呵大笑道:“有趣的紧,告天于老兄你若是能够连续抽击中二十下,我敢打赌博勒非跪下纳命不可。”

这话只听得裴淳满胸热血翻腾,怒不可遏。告天子却开心之极,应道:“商兄瞧我的!”

话声甫歇,“啪啪啪”一连三记左右抽扫,把博勒击得脚步飘浮,口中惨哼连声。

商公直又叫道:“妙极了,老兄你若如此收拾了对方,包管轰动天下武林,传为美谈。”

告天子阴森森笑道:“商兄此言正合我意。”

细杆一扫,恰好击中博勒腿弯,博勒不由自主地跪倒地上。告天子故意跃开寻丈,招手道:“起来……”

裴淳已忍耐不住,怒哼一声,一晃身跃入团中。他爆发之时,恰好听到路兴低低说一声放心上去。他一点也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同时也不暇理会。

告天子试出自己今非昔比,胆气大壮,冷冷道:“你想怎样?”

裴淳道:“我要杀死你!”

语气十分肯定,教人一听而知世上决无一人劝得他改变主意。

告天子不禁微怯,但还未开口,商公直厉声道:“好家伙!胆敢破坏约定,告天子老兄即管施为,我们誓为后盾。”

告天于胆子复壮,扬一扬毒蛇信,道:“好,这一场轮到你啦!”

裴淳抬起左手,提聚起全身功力,道:“那么你小心了!”

使出天机指的攻坚法门,骈指点去。

指力破空激射而去,发出“哧”的一声,紧接着施展行远法门,大拇指翻出遥遥捺去,一股无声的指力接续向跃开敌人追击。

告天于已瞧见他第二招手法,但已来不及躲避,是以挥动毒蛇信封架指力来路。

但听砰的一陶,告天子突然翻身跌倒,动也不动。

这一幕把商公直等人全都瞧呆了,皆想这裴淳的指上功夫简直已练到不可思议的地步。

裴淳一跃上前,捡起毒蛇信,转头一眼,但见慕容赤、路七两人一同进迫而来。从他们的神情中一望而知他们打算一齐出手。

这两大高手并肩出击之威自然锐不可当,裴淳心头一凛,跃退丈许,一面趁机提聚全身功力,准备决一死战,能够抵挡几招就算几招。

南姦商公直跟在他们后面走上前,瞧一眼告天子的尸首,忽然喊道:“且慢动手。”

慕容赤、路七二人停住脚步,商公直道:“裴淳,告天子真是你杀死的?”

裴淳道:“当然是我杀死的啦!”

博勒已喘过一口气,应道:“话虽如此,但他若不是得到某家暗中相助,也无法如此迅速击毙了告天于。”

商公直透一口气,道:“这就是了,告天子分明是中毒而死的。”

他先前原以为裴淳功力突然变得如此高强,所以不得不当机立断,命令两大高手一同出击。现在可就放下心事,已不须急急杀死裴淳。他不再询问告天子如何忽然中毒的详情,只因博勒使毒的手段天下无双,定是有妙法借裴淳的指力传毒毙敌。同时由于他们都打算假手对方害死告天子,因而也不追究博勒违约使毒之事。

他可不敢碰触告天子的尸身,便先叫博勒把尸体移开,这才向裴淳道:“博勒兄之事等会儿再说,现在我老姦提醒你一句,那就是当日你答应过辛姑娘,若是她找到两个人,能与你及淳于靖战个平手,你们就答应任凭她施展手段,瞧瞧是不是会变成她的忠仆。”

裴淳道:“不错,在下应承过她。”

商公直指一指路七,道:“他就是你的对手,淳于靖已跟慕容赤比斗过,不分胜负,眼下就瞧你的了。”

裴淳爽快地道:“使得,不过在下纵是须得遵约任凭辛姑娘施为,也得让我把云秋心送到一处地方,才能回去见辛姑娘。”

南姦商公直既不应承,也不反对。路七大踏步出场,拱手道:“久仰裴兄大名,今日得以领益,荣幸何如。”

裴淳微微一笑,也走出场中,回礼道:“路七兄功力深湛无比,在下钦佩之极,便请指教。”

两人亮开门户,裴淳一瞧便道:“路七兄原来兼擅山右云岗石佛心法,可知贵寨名震古今的神刀术,业已练成无疑……”

路七佩服地领首道:“裴兄不愧是当今一等高手,这种眼力就足使人五体投地。不错,兄弟因修的是云岗石佛心法,才练得成寒家世代相传的神刀术。裴兄请!”

只见他双掌一错,刷一声挟削出去,掌力发出之际,宛如金刃劈风。裴淳出掌封架,眼见对方目凝自己小腹之处,好象能够遥伤自己小腹要害一般。他是何等人物,心随念动,左手天机指疾然点出,封闭小腹的空隙。

双方身躯微微一震,各自退开一步。

裴淳心中叫声好厉害,敢情他这一指点出居然碰上对方的掌锋,两下威力相等,因此各退一步。

裴淳更加惕凛戒备,心想神刀术果然名不虚传,实是奇奥无方,今日之局能够打成平手就已很不错了。

路七大喝一声,双手轮转劈削出去,但听一连串唰唰劈空之声,剎时间已响了十多下。

这一招又是路家神刀五大式之一,称为“飞电奔轮”,果然迅如飞电,手似奔轮,真是世间罕见的奇招。

这个回合只看得商公直、博勒等人目瞪口呆,既感到紧张,又觉得精彩。

裴淳陡然跃开两丈,朗声道:“路七兄且慢动手。”

路七应道:“裴兄神技已激起兄弟争雄斗胜之心,若要兄弟罢手,裴兄除非认输。”

商公直呵呵笑道:“对!对!他若是认输,咱们就可以当场加以捆缚,解回不归府去。”

裴淳不理他,说道:“在下只想停战片刻,以便想出制胜路七兄你的法子。”

路七傲然一笑,道:“既是如此,咱们便暂时停手,只不知裴兄须多少时间?”

裴淳道:“一会儿儿就行啦!”

路七死也不信他凭空这么一想就有制胜之法,便答应了。

但见裴淳走到一边,仰头望天,陷入沉思之中。

过了片刻,裴淳移步走入场内。

路七立刻迎上去,问道:“裴兄可曾想出制胜之道?”

裴淳点点头,他的样貌诚实不过,因此全场没有一个人会生出怀疑。

路七道:“好吧,裴兄小心,兄弟要出手啦!”

裴淳道:“慢着,咱们不用动手就可以分出输赢。”

路七忙道:“真有这等事么?”

裴淳从囊中取出一样物事,放在摊开的掌心中。

路七定睛一瞧,却是一颗丹葯。

那颗丹葯发出一阵清香,路七嗅人鼻中,但觉头脑间微微昏眩,不觉大吃一惊,付道:“这是什么葯物?竞然能使我感到昏眩,可见得其毒难当。”

裴淳道:“路七兄,体敢不敢吞服此葯?”

路兴插口斥道:“胡说!现在是较量武功,又不是较量食葯。”

裴淳晒道:“服食葯物可以较量出内功高低,路七兄,你说对不对?”

路七道:“话虽不错,但此葯只有一颗……”

裴淳道:“在下己曾服过一颗,只不知道路七兄信得过信不过在下的话?”

路七道:“你的话我无有不信,这葯怎生服法?”

这时商公直大吃一惊,他不是为了路七表示愿意服葯而惊,却是为了路七的一句话,路七说裴淳的话无有不信,因此使他发现裴淳的诚实淳厚性格敢情具有一种极大的力量,而这种力量正是他南姦觉得最是难斗的。

商公直正在寻思之际,斐淳已向路七说道:“路七兄一日吞服此葯,如若安然无事,便算在下输了,反之,就是我赢啦!”

路七道:“好!”伸手接过丹葯,清香扑鼻,登时更感昏眩。

裴淳微微望着他,眼光中没有丝毫恶意。

路兴厉声道:“老七不可吞服!”

路七手掌一翻;丹葯入口,顿时吞入腹中。一股热流迅即向全身经脉蔓延,同时阵阵昏眩立感侵袭脑部。

众人都屏息静气地注视这场结果,路七屹立如山,运集功力对抗那浪潮般侵袭脑间的昏眩。他本已练到百毒不侵的境界。可是这刻虽是用尽平生功力,仍然不生效用,约摸过了一盏热茶工夫,路七双脚一软,砰一声摔倒在地上,双目紧闭,面无血色。

路兴大喝一声,掣出长刀,直向裴淳扑去,凶猛砍劈。但他的武功远远不及乃弟路七,因此裴淳封拆了七八招,突然夺去他的长刀。

慕容赤喝道:“看拳!”

声震四野,同时一拳劈出,拳力排空呼啸击去,声势威猛无寿。

裴淳使出天机指功夫,一指点去,哧的一响,慕容赤但觉左边身子一麻,气势顿时大挫。

原来裴淳练就的天机指正是慕容赤的克星,指力锋利如剑,刺破他的拳力,戳中穴道。

慕容赤若不是天赋大异常人,这一下非跌倒地上不可。他抵受得住,但半边身子也麻了一麻。

而裴淳的天是掌力也能够抵住对方的拳力,所以当他一指发出之后,紧接着右掌拍出,抵住对方拳力,才不致于被对方所伤。

慕容赤一吸真气,立即复元,跨开大步晃眼冲到裴淳面前,抡拳迅击。

这一回是近身肉搏,裴淳提聚全力封拆应付。两人顿时激战起来,形势险恶无伦。

南姦商公直十分知机,一看路七摔倒,立刻如飞逃走,迅即失去影踪。

博勒本想趁机施展最恶毒的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9章 小店斗狠护靓女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纤手驭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