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纤手驭龙》

第02章 南好布施美人训

作者:司马翎

商公直逛了不久,便注意到一个十八九岁的少年,似乎也像自己一般在镇上各处瞧热

闹。这等事原不足奇,商公直却是因为发觉这个少年有一点儿与常人不同,才注意他的。当

下不动声色地挤到他身边,伸手向他腰眼穴道推去,口中叫道:“哎,别乱挤呀!

  他手上用的力与常人无异,但若是碰到穴道,也有一番难受,他的手指刚刚碰到少年腰

间衣服,那少年身子一侧,让开穴道部份。商公直还怕是碰巧,手掌贴住少年身躯,暗运真

力一推,但觉那少年身上肌肉一抖,便即卸掉这股力道。

  那少年望也不之他一眼,南姦商公直掀氯鼻子,心想:“好小子,竟在老好面前装起傻

来啦!”当下伸手拍拍他的肩膊,道:“小兄弟,你贵姓大名啊?”那少年望望他,想是见

他笑得和气忠厚,也不奇怪,道:“小可裴淳,大叔有何指教?”

  商公直心想:“这小子露出马脚啦!他一身穿着极是粗朴,仪容不整,但谈吐却这等文

雅……”口中应道:“原来是裴兄弟,你可是住在此镇?”裴淳道:“不是,小可住在潜

山!商公直不禁一怔,暗忖:“本来就疑心你是赵云坡有关之人,果然不错!”

  只听裴淳道:“还未请教大叔上下称呼!商公直说出姓名,接着问道:“裴兄你住在潜

山什么地方?可知道隐龙谷怎生走法?”裴淳睁大双眼,道:“小可就住在隐龙谷中,那儿

只有一间破庙,大叔到那儿去有何贵干?”

  商公直道:“找一个人!裴淳道:“那一定是找我师父了!商公直见他如此但直,反而

大感迷惑,道:“你师父是不是老和尚?俗家姓赵名云坡!那少年连连点头,商公直又道:

“他现在改称什么法号?”裴淳道:“家师的法号就用云坡二字!”

  商公真一面想坏主意,一面道:“裴兄弟可是想购置日用之物?”

  裴淳笑道:“不,我们在山中自耕自食,用不着购置物品。”

  商公直锐利的目光在他身上打个转,瞧出他身无分文,但仍然试探道:“我们虽是萍水

相运,但我瞧你为人厚道得很,现在请我吃一顿饭如何?”

  裴淳双手一摊,道:“小可没钱,真对不起!商公直道:“没有关系,我有银子,但你

得陪陪我。”裴淳哪好意思拒绝,当下两人步人镇上最大的一间饭馆,商公直叫了六七个小

莱,半斤黄酒。这等荒僻乡镇的酒莱,虽然不甚精美,但裴淳却是有生以来初次得尝这等美

味,吃得极是高兴畅快。看看吃完,商公直忽然向他说道:“要是我身上也没钱怎么办?”

裴淳登时愣住,商公直又道:“我别的不行,脚底跑得顶快,我们可乘人家不防之时赶紧

跑,谅他们也追不上!裴淳大惊失色,头额上急出几条青筋,商公直哈哈笑道:“别急,我

跟你开玩笑的,口袋里银子多得很!”

  裴淳放下心,长长透一口大气,商公直接着道:“可见得银子用途多么大,以后你得弄

点钱才能过快活日子!裴淳摇摇头道:“我用不着弄钱,将来跟师父一样落发出家,一世住

在庙里!商公宜道:“那有什么意思?你永远吃不到这种佳肴美酒!”裴淳淡淡一笑,道:

“吃过一次也就够了!

  商公直细察他说话时的神憎,知道半分不假,转念付道:“我说不定会死在赵云坡手

中,目下好歹先教坏他的徒弟,叫赵云坡老儿晓得我商老好项上人头不是好摘的!

  此念一决,便道:“除了美酒好菜之外,这人世间快乐之事尚多,你若是做了和尚,定

当后悔!

  裴淳微笑一下,没有做声。原来他天性极是厚道,所以不想反驳对方,但他为人又十分

正直,是非分明,故此也说不出随口敷衍之间。

  商公宜道:“哈,你敢是不相信世上还有许多快活之事?我只怕你没有胆子跟我去见

识?”

  裴淳一来受激,二来心下好奇,冲口道:“怎生见识法?”

  商公直凝恩一下,道:“那么多快活之享,自然不是一日半日能够见识得完,我就为你

多呆几天才去拜访尊师。但你得答应不把这一段经过告诉你师父!”

  裴淳摇摇头道:“不行!语气极是坚决。商公直道:“暂时不说总可以吧!你又不是去

于杀人放火的勾当!裴淳觉得这话有理,便点点头。商公直道:“两年后的今日,你才准把

今日之事告诉他!说罢不管裴淳同意与否,便滔滔地问他好些事。不久便弄清楚,赵云坡一

向不理会裴淳行踪去向,同时每日下午读经练功达三个时辰之久。

  这段时间内裴谆可以随行动,不虞师父找寻。

  南好商公直问明白之后,便嘱他五日后下午到镇上会晤,当下起身结帐,各自别去。

  晃眼过了五天。这日下午两人在镇口碰头。甫好商公直带他走到镇西,指住一座宽广宅

院,道:“这本是此镇望族林家宅院,虽然已经古旧,但经过布置之后,颇有可观。在这宅

院之内,你就可以见识到许多侠活之事。”

  他们跨人大门,当即有两名家仆上前哈腰行礼,途得宅内,但见婢仆如云,各处高堂迟

字,违槛层轩,一派堂皇富丽景象。

  两人在厅中落座不久,数名秀丽待婢献上吞茗,一会儿又送上点心。商公直故意吩咐一

些事,堂下一呼百宜。这种种排场只看得裴淳目瞪口呆。

  接着到了上房之内,但见翡帷翠帐,兰膏明烛,别是一番风流倚旗景象。裴淳几时见过

这许多豪华绚目的陈设?不住东张西望,几乎目不暇给。

  商公直拘出凡锭金银放在桌上,道:“裴兄弟,你眼见种种都是金银之力,你先瞧瞧我

怎生享受?回头你有胆的话,亦可一试!”说完轻轻拍一下手掌,四名俏媚侍女进来,盈盈

合笑。商公宜也不须吩咐,这四名待女已把他团团围住,一个替他宽衣解带,换上便服。一

个替他梳头,一个替他脱靴换履,还有一个捏着粉拳捶背。这等偎红傍翠的风流景象,只看

得裴淳那颗心怦怦直跳。商公宜深知若是立即命侍女们如此服侍这少年的话,反倒会骇坏了

他。当下起身送他出去,约定过两日再见。

  过了两日,裴淳又置身在这华丽府第之中,再度赐见商公直种种享受。他经过两日寻恩

回想,对此景象,已有熟悉之感。

  上房内不久便摆上一桌槽美酒肴,两人对酌。商公直左拥右抱。

  一面调憎嬉闹,一面滔滔说些古今武林奇事轶闻,这一日到此为止。

  原来商公直用的是缓进手法,免得反而把这个朴实天真的少年骇倒。

  又是两日之后,裴淳人得宅中,商公直指住一个恃女道:“她叫飞仙,刚刚来的。今日

着汕陪你喝酒。”裴淳见过场面,已不在意。

  却见这飞仙体态轻盈,丰若有余,柔若无骨。面貌娇丽,肤色白皙,明眸流盼之间,自

有一种婉转承欢的娇态,看留心中不觉怦然微跳。

  席间飞仙备极温柔,殷勤劝酒,浙浙肌肤相触,耳鬓厮磨,阵阵兰麝香气,送人裴淳鼻

中。裴淳虽是不解男女之情,但心中也觉得极是舒服。

  这天他喝了不少酒,一则是飞仙善解人意,手段高明脱俗,二则商公直谈起前几日在破

庙碰上武林四名高手和色目高手飞天叉博勒之事,这番经过描绘得栩栩如生,裴淳听得紧张

曲折之时,总是连尽腻觥。

  有了酒意之后,纵是极为老实之人,举止也变得轻佻狂放。裴淳自也不能够例外。何况

身畔的美女曲意逢迎,婉转体贴,正在兴头上,商公直忽然送客,裴淳只好怅怅离开。原来

商公直用的是慾擒故纵的手段,所谓慾不尽则有余贪。裴淳哪里省得他的老谋深算。不但当

时大是怅侗,回山之后,更是时刻紊思,恨不得日子消逝得很快,以便再见伊人。

  自从飞仙出现,四次约会之后;第五次席间增加歇舞一项,当真是极尽声色视听之娱。

这一回裴淳饮酒更多,飞仙见他酒意上涌,使用热手中替他敷面,接着又为他梳洗整客,一

番手脚之后,但见裴谆神采焕发,剑眉虎目,方面大耳,好一表堂堂相貌。不但飞仙看得呆

了,连商公宜也暗吃一惊,心想:“这孩子生得好一表人才,怪不得赵云坡把一身绝艺都传

给他。”

  要知商公直本身也是武林高手,因此虽然不曾跟裴淳敌对拆招。

  但从种种细微动作中观察得出裴淳内功极是深厚。酒后举手投足之间,不时会露出上乘

身手,尤其是他年纪轻轻,居然能收敛住眼中神光,更是令人难以置信。

  席散之时,商公直一挥手,所有待女都退出房外。商公直又道:“明天我就要上山见你

师父,到时你不可流露见过我的神鱼/裴谆点头答应了,商公宜又道:“我见到令师,著是

死了,不必多说。若是生还,也将离开此地。你日来得见种种景象,暂时风流云散,须得你

自家聚到无数金银财富,方能重享此乐。”裴淳嗫蠕道:“飞仙呢?”商公直道:“你若是

怕她流落元依,我可以为你安排一下,到别个乡镇上弄间房子,让她居住,你得便偷空去瞧

瞧她也就是了。”

  裴淳大喜道:“如此甚好。”但接着泛起愁客,道:“灿虽是有得居住,却如何过

活?”

  商公直暗想:“你总算已知钱财的用处啦!”口中度过:“不妨。

  不仿,我留下一笔银子给她,一年半载不成问题,以后你再想办法。”

  裴淳哪知这个圈套歹毒无比。只待他和飞仙结下不解之缘,她这一生就须由他负责。他

在家室负累,生活重担之下,自然难有成就。

  而这个圈套毒计他可能一辈于也不会发觉。

  翌日清晨,南姦商公直踏入潜山山界之内,依照裴淳指点路径。

  攀山越岭,一个时辰不到,已到达潜龙谷回。只见谷内地势宽阔,开垦出七八成水田,

此外还有莱园,种植有蔬菜、瓜、果等物。山坡凹处有座古庙,他直奔而去,到了庙门,嗅

不到一点儿香火烟味,那颗心登时向下沉,想道:“糟了,出家之人岂有不用香火供奉神佛

之理?

  看来赵云坡只是换件衣服而已!”

  他踌躇了好一会儿才道:“赵老先生在么?小可商公直奉李星桥老先生之命携函进谒!

  庙内传出一阵槽越的语声说道:“既是故人所谴,请人庙相见!

  商公直但觉这阵语声隐隐合蕴无穷杀机,不知不觉生出凛惧之心,但这时只好硬着头皮

进去。

  只见此庙共分两间,这一间放满犁锄之类的用具,还有一张木榻。人影一闪,裴淳从隔

壁的一间出来,作个手势,商公直便跟他进去。

  里面的一间洁净光亮得多,墙上都钉着木架,放满佛门经书典辑,正中墙上挂着一幅佛

像,自有一种淡雅之致,靠窗边一张木榻上,坐着一个清瘦老憎,两道白眉斜斜飞起,想见

当年必是风度翩翩,英挺傻拔的侠士。

  商公亘奉上书信,说道:“李老先生说你老似是披剃出家,不敢动间大师法讳。”老憎

道:“老袖就用俗家名字……”说时展函阅看,看完之后,缓缓人封。商公直用尽毕生智

慧,也瞧不出云坡大师神情,心中更是惶恐。

  云坡大师闭目默坐片刻,雪白的剑眉一耸,戚棱四射。饶是商公直平生历尽风浪,此时

也不禁怦怦心跳,手心冒汗。又等了一会儿,云坡大师说道:“垦桥想是有意迫老初出山,

是以教你登门送死。”

  商公直哪敢言语?云坡大师又道:“淳儿.带他出去挖井!”裴淳应一声,当先出去,

两人走到谷口一处地方,裴淳给他一把铁铲,自己也拿起一把,道:“动手啦!商公直打量

前面地上的一个洞穴,深约半丈,直径四尺,却是在一块巨岩上硬凿出来,此时还未打穿这

块巨岩,不知还有多深才见泥土?不由得倒抽一口冷气!

  裴淳用铁铲修屑洞口四周石削应铲簌簌落下。商公直跳落洞内,心想或许石质特别松

软,便举铲凿下,当的一声,火花迸射,震得左腕微麻,心中大惊,这才知道这口并难挖之

极。当下调运内力,聚集铲头刃口上,缓缓震裂石块,这一来进度自然极馒。

  正午时分,裴淳自去烧饭。商公直怎样也想不透云坡大师命他挖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2章 南好布施美人训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纤手驭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