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纤手驭龙》

第21章 枭雄饮刃恋爱纪

作者:司马翎

闵淳独自置身战局之外,心头大感安慰,他趁此机会,赂一调息,心想:褚扬好歹总是有过交情,不便再上前边攻,当下提刀向姜、管那边走去。

他才走了四五步,一道紫色人影,□然飘落他面前,组住去路。

闵淳治头去,但见这个一身紫衣的美丽女郎,满面杀气,铁琵琶横护胸口,冷冷的瞪着自己。

闵淳道:“这等凶杀之地,姑娘还是离开的好。”

紫燕杨岚鼻子中哼一声,道:“裴淳呢?”

闵淳道:“姑娘没有听见在下的话么?”

杨岚柳眉一皱,怒道:“你是什么东西?本姑娘不高兴理睬你,我要找裴淳。”

闵淳仰天一笑,道:“姑娘见惯天下异人奇士,自然不把区区在下放在眼中,只不知姑娘找裴淳何事?莫非打算向他求情,饶你师父他们一道?”

杨岚气得面色发白,口中“贼胚、流氓”的乱骂,手中铁琵琶一题,突然间,射出一线黑光。

闵淳长刀一挥,奇准奇快的砍中那道黑线,但对方接着发射毒针,接二连三,势道神速无比,阂淳或是闪避,或是以刀身封当劈磕,眨眼之间,已避过四针之多。

紫燕杨岗失色地瞧着对方,似是一则想不到对方如此高明,竞能先后躲过她的毒针绝技,二则她琵琶中的毒针已经用完,失去凭借。

闵淳如此对付扬岚也是含有深意,他知道自己过支助战或是利用杨岚使对方心神分散都是一样效果,所以要设法使杨岚陷入窘险之境,如此姜、管夫妇听见了,定必心分神散无疑。

他发出嘲讽的笑声,道:“姑娘的毒针用完了是不是?不用着急,先退到一边把毒针装好还不迟。”

话是这么说,其实哪肯让她退开重装毒针?杨岚方自一楞神,测不透他这话是真是假之时,但见刀光森森耀眼,已迅急攻到。

她手忙脚乱地招架敌刀,惊慌的神情代替了泼悍,闵淳心中冷晒连声,忖道:“好丫头,别人也许会上了你的当,但你不幸却碰上我闵淳。”

他提一口真气,认真抢攻,使出天下百派千家的刀法绝招,霎时间,已把她里在重重刀影之中。

突然间刀光闪处,劈中琵琶,顿时暴陶一声,那面琵琶飞开七八尺外,落在地上。

闵淳的长刀仍然向她凶猛攻去,但暗暗留下退路,杨岚果然从这唯一的退路跃出圈外。

当她惊魂甫定之时,只见闵淳已捡起琵琶,拿在手中,面上含着冷笑,查看这面琵琶。

杨岚厉声叫道:“还给我。”一面试着迫近去。

闵淳猛可发出咆哮之声,长刀作势慾劈,骇得杨岚连忙疾退,心中直骂这厮到底是外国人,好象野兽一般,说不定真的一刀劈死自己。

铁琵琶柄上的按纽被闵淳找到,他向着地上一按纽,一根乌黑色的纫针电射出来,插入地中,再按一下,又有一根射出,此后便真的没有毒针了。

闵淳冷笑着把铁琵琶摔还给杨岚,她这时才晓得对方负有智名,敢情丝毫不假,果然点破自己的使姦弄诈。

要知前日在滋阳客店,辛黑姑率了褚扬、郭隐农和杨岚三人夜袭,杨岚奉命盗取毒蛇信,却反而堕入闵淳计中,后来还被他生擒,作为人质。

一次之后,杨岚还不服气,但目下闵淳处处棋先一着,她自然不能不认闵淳的厉害,因而泛起了畏惧之意。

闵淳迫到五尺之内,举刀可及,这才停住脚步,朗声喝道:“杨姑娘,在下虽然不是残忍嗜杀之辈,但像你这等是非不分,善恶颠倒的人,于世无益,于人有害,在下已曾再三容让,现下出手,决不容情了。”

这番话说得又清晰又响亮,所有正在拼斗之人,无不听见。

管二娘急叫道:“岚儿走开……”她这一分神,险险挨了遁天子一剑。

褚扬也大声道:“闵兄不可下毒手……”跟他对垒的子母金梭杨威,见到破绽,一笛点去,褚扬强仰身闪避,哪知笛中突然吐出三寸长的锋刃,划中左臂顿时鲜血涌出。

闵淳哈哈一笑,道:“杨姑娘你且瞧瞧,两边的形势都十分不利,但你却毫无办法。”

他故意设法激得她心烦意乱,准备─出手就把她生擒活捉,掳作人质,这女孩子一旦落在手中,说不定可以把姜、管夫妻及褚扬等人,从此迫得不再踏入江湖,最少目前少去这几个高手侵扰。

扬岚左右一瞧,突然丢掉铁琵琶,顿足泣道:“我真是该死……你杀了我吧!”

一头向闵淳撞去,闵淳是何等人物,焉能吃她撞上?一伸手就抓住她肩头,内力从指尖泄出,暗暗制住她的穴道。

她身躯一软,向地上摔跌,闵淳只好把她拦腰抱住,杨岚失声而哭,使得智计百出的闵淳也毫无法子可想。

屋角后转出一个高大人影,迅急弃到,向闵淳大喝道:“快快放手!”

此人声如霹雷,威势惊人,闵淳不必细看,也知道此人正是辛黑姑手下第一高手北恶蓦容赤,心头一凛,赶紧朗声反喝道:“她已被我擒住,不放手你有什么法子?”

慕容赤一怔,随即怒道:“那咱就不管啦,只好一块打……”话声中举起拳头。

闵淳厉声道:“我虽然不信,但犯不着拿别人性命来试。”话未说出之前,已把杨岚推开数尺之外。

他双手举刀,尖锋遥指敌人上盘,慕容赤一拳劈去,风声凌厉震耳,闵淳横移两步,一面发刀斜劈,这一刀虽是把敌人拳力劈开,但却感到刀势黏滞,甚是困难,不由得更加凛惕于心,暗想:这慕容赤号称为当今一流高手,果然盛名不虚。

慕容赤铁拳连挥,拳力如山涌出,一连三拳,把个闻淳冲击得闪避不迭,不知不觉已退到褚扬那一边。此时褚扬被子母金梭杨威一轮迫攻,早就势衰力竭,败象毕呈,口中的笑声,时断时续。

北恶慕容赤乃是当代一流高手,因此虽是有点混莽鲁钝,但褚扬的笑声传人他耳中,登时晓得褚扬内力不继,已濒险境,当下不假思索,慕地遥攻一拳,杨威感到一股凌厉无匹的拳力,破空涌到,心中一凛,暗付:传说此人天生武勇,果然不假。

他转念之际,已发招抵御拳力,慕容赤指东打东,指西打西,眨眼间,把闵淳、杨威二人都卷人拳圈之中,一面喝道:“老褚走开,看咱取他们两人性命。”

褚扬赶快趁机跃开,他虽是亟须调息运功,但又见师父、师母那边险象还生,当即提一口真气,放步奔去,大喝道:“我来啦!”

遁天子以及普奇、马加等人,都知道褚扬武功十分了得,闻言便都暗暗蕴蓄余势,准备随时抵挡他的猛袭,这一来姜、管二人压力大减,而褚扬却绕着战圈奔走,并不出手,他的用意正是要对方防范自己而减轻师父、师母的压力,倘若他出手的话,对方便得发觉他根本内力已衰,不足为患。

正在这不可开交之际,突然又有五条人影,奔入旷地。

褚扬举目望去,但见这五人之中,他只认得两个,那便是胡二麻于和步崧,其余三人都是年纪五六旬之间的黑衣老者。

胡二麻子锐利的目光扫过全场,立刻判明双方形势,一挥手低语数言,便有两名黑衣老者迅快扑向姜密夫妇这一堆,各自制出长刀,加入助战。

这两人的武功虽是比不上在场的任何一个人,但却擅长守御,因此他们虽然不能对遁天子他们构成极大威肋,但却足以分散他们的力量,这一来姜、管二人顿时发挥威力,反守为攻。

胡二麻子道:“褚兄没事吧?”

褚扬道:“胡兄来得正是时候,兄弟身上虽然没事,但已经耗尽内力,难以再战了。”

步崧道:“裴淳一直不曾出现过么?那两个老头子是谁?”

褚扬道:“裴淳未现过踪迹,那两位一是子母金梭杨威,一是遁天子,都是名列昔年武林七子的高手。”

胡二麻子哦一声,道:“辛姑娘算定三贤七于总有几个会赶到帮忙裴淳,但却料不到明山派的遁天于也赶来了……”

他特意提高声音,又道:“想那告天子兄乃是死在裴淳指力之下,遁天子除非不知此事,否则怎还肯帮助裴淳呢?”

步崧道:“是啊!喂,遁天于,你可知道令师弟死在何人手中?”

遁天子听得明明白白,却故意装出全心全意搏斗而不曾听见一般,胡二麻子随即恍然大悟,纵声狂笑道:“原来裴淳用那五异剑买了令师弟的性命。”

姜、管等人都矍然注视遁天子肩上之剑,杨威等人都暗道计谋败露,看来只好各尽所能地大干一场了。

遁天子突地跳出战圈,容色如常,谈然道:“此剑敝派视为至宝,山人幸获此剑,即将返山向敝派上下宣布,并将在祖师神位前举行隆重仪式,以资纪念,今后此剑便是镇山之宝,代代相传,不得携人世间……”

对方诸人都想道:“这么说来,今日只要不迫他的话,他便不使用那口异剑,而且可能一会儿儿就离开此地了。”

杨威及普奇三兄弟也是这么想,这一来闵淳心中十分不安,暗念:自己一向以智谋自诩,谁知今日却栽了个大筋斗。

胡二麻于向在己方诸人低低道:“他这话靠不住,大家最好提防些。”

步崧道:“不对,请看他们那一方的人,无不神情沮恼,显然是当真如此。”

胡二麻于冷冷一唏,道:“兄弟已警告在前,诸位爱信不信都行,现在对方联群结阵出战,咱们仍然按预先计划,由步兄、黄兄和陆家昆仲四人,负责冲入宅内,阻扰救活云秋心,外头的敌人由我们负责。”

说罢,当先大步冲上,他虽是空着双手,可是他练就了大力鹰爪的功夫,空手比使用兵刃还厉害。

慕容赤、姜密、管如姻、褚扬等四人紧紧跟着他扑去,步崧和那三名黑衣老者略略坠后,只等双方一缠上了,他们便绕道冲人宅内。

双方来到切近之际,遁天子淡谈道:“山人替各位防守住后路,免得敌方之人乘机冲过去。”

说时,一径后退。

慕容赤只要有得厮杀,便十分兴高彩烈,这时不管三七二十一,抡拳便打。

普奇、马加二人一齐挥刀抵御他的拳力,仍然被震得向后退了一步。

北恶慕容赤大喝一声,宛如霹雷迅击,第二拳踞看劈去。

阂淳连忙也发刀帮助普奇他们,三柄长刀分从不同的方向砍劈出去,才破解了这般拳力。姜密和管如烟这对夫妇刚才吃了亏,心中恨极这宇外五雄,当即也齐齐出手进攻。

子母金梭杨威的铁笛起处,加入普奇兄弟这一边,变成四人联阵拒敌之势。

对方再加上胡二麻子和褚扬,虽然声势浩大,可是人数太多,互相牵掣,一时之间,反而发挥不出威力。

步崧等四人在一边佯攻假扑,忽见遁天子身形隐没,不知他是躲了起来,抑是趁机扬长离开。

斗了数合,步崧一声暗号,四人分两队绕过战圈,直向巷口奔去。

步崧当先在巷口张望一下,不见遁天子踪迹,心中暗喜,长刀一招,四人先后奔入巷内。

他们才走了丈许,左方的屋顶砰的一声,碎瓦横飞,炸开一个破洞。

遁天子从洞中冒出来,阴声笑道:“诸位打算上哪儿去玩?”

说时,人已飘身落下,拦住对方。

这条巷子不宽不窄,可容七八人并肩走过。因此事实上遁天子一个人很难拦阻得住这四名武林健者。

步崧还是有点畏惧他的毒蛇信,当下道:“道长何不回驾宝山,此处有什么好争的?”

遁天子道:“山人正有这等打算,但诸位须得答允山人一件事。”

步崧无法从这老姦巨猾的人面上瞧出丝毫迹象,当下道:“只要兄弟们办得到的,自当尽力效劳。”

遁天子道:“诸位当然办得到。”

他收起长剑,插向背上。

对方四人,顿时松一口气,都暗暗揣测他有什么要求。

遁天子缓缓抽下那根细长木杆,说道:“这就是天下闻名的五异剑之一毒蛇信了,山人要求诸位在可能的范围之内,助山人保住这口宝剑。”

他取杆在手之时,对方又大为紧张,但听他这么一说,纵是疑信参半,也松懈不少。

步崧道:“难道说有人想捡夺道长之剑不成?”

遁天子阴沉地点头,步崧正要开口,忽见杆尖射出一丝黑线,迅快如电,他连念头还未转过,左边的一个黑衣老者,已经翻身栽跌。

这名被暗算的老者,正是陆氏兄弟之一,遁天子紧接着一剑刺人另一名姓黄的老者胸口

,顿时连杀二人。

步崧怒喝:“不要脸的东西,竟然使这等下流卑鄙的暗算手段。”

遁天子淡淡道:“敞派向来如此,你们难道不知道么?”

说话之时,细长的剑锋已缩回杆内。他随手一挥,长杆挟着风声横扫出去。

步崧挥刀一架,另一个黑衣老者抡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1章 枭雄饮刃恋爱纪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纤手驭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