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纤手驭龙》

第24章 风云变色现魔影

作者:司马翎

闵淳蓦然大悟,想道:“是了,他已豁出性命才敢反抗辛黑姑的役使,一个人到了性命也不要之时,心中岂有畏惧可言?无怪他丝毫不畏此剑了。这道理正与摒绝了七情六慾的仙佛也不畏此剑的情况相同。”

他想通了此理,但觉比之杀敌取胜还要欢欣快慰。

当下道:“褚兄请回避吧!在下担保令师安然无事就是了。”

褚扬讶然注视他一眼,阂淳微微而笑,道:“褚兄难道还信不过兄弟么?”

他摇摇头,答道:“不!兄弟只恨不能站在闵兄你们那一边,与诸位并肩向那不仁不义之辈作战。”

他拱手施了一礼,笑声收歇,转身奔出场外。

阂淳连忙安排普奇、完颜楚过去邀战姜密,只尽力缠住他,不取他性命。

惨叫声起,又是一个老者送了性命,直到此时为止,辛黑姑的一方已死了五名高手,裴淳这一方只伤了一个孙三苦长老。

阂淳方要向冷如冰扑去,风声飒然一响,面前出现一人,身量高瘦,发如银丝,鼻钩chún薄,神色冷峻异常。双手全无兵刃,还穿着长衫。

这等装扮居然敢插身于这等凶险的战场中,错非有极高的武功,过人的胆力,那是决计办不到的。

阂淳一眼认出此老正是朴日升的师叔神魔手魏一峰,心头微凛,付道:“这可是我的生死关头,须得以全身武功以及运用所有的智能跟他抗争不可!慢着,我瞧他目光竟不曾落在我剑上一下,可见得他是慾进故退,表面上装出全不注意此剑,其实此来却是特意抢剑。”

他一向智计过人,机警异常。果然察破了对方真意。

魏一峰冷冷道:“你是哪一国之人?”

闵淳道:“晚辈虽是高丽国人氏,但也久闻中原几位宗匠之中。

魏老前辈也是其一。”

这话捧得魏一峰舒服无比,面上神色减去不少冷峻之意。

他道:“罢了,你既得知老夫威名,那就从速让开一旁。”

闵淳道:“老前辈这话可是当真?”

魏一峰这刻才醒起若是让他退下,焉能夺剑?但他的身份不比常人,其势又不能食言毁诺,心想话出如风,已不能收回,此剑只好留待日后再夺便了。

他道:“老夫的话岂有乱说的,只要你今日置身事外,老夫便不动你一根汗毛。”

闵淳口中连连道谢,眼角已瞥见钦昌喇嘛扑入战场中出手参战。

但见他宛如一朵红云般星飞电驰,指东打东,指西打西。

霎时间已连伤二人,一是阮兴,一是周五怨长老,敌方气势顿时为之一盛。

这还不打紧,最惊人的是不知何处扑出两个红衣喇嘛和四名黑巾武士。

这六人身手矫健,武功甚强,一旦加入战场,顿时扭转了辛黑姑因人手太少的劣势。

闵淳一见这等情况,心想别的人犹自可,若是任得这魏一峰也施展这种激斗之法,他功力何等精深,还不是碰上一个就收拾一个?

当下决意舍了性命也得暂时挡住这魏一峰向别人出手。

他微微一笑,道:“老前辈好意心领,但在下自思万里迢迢地来到中原,为的就是要瞻仰中原无上绝学,今日有幸得逢老前辈,岂能错过了良机。”

魏一峰不大耐烦地摆手截住他的话头,道:“好,总之你想动手就是了,那就动手吧!”

闵淳心想我若不抢制机先,只怕支持不了多久,当下应一声“好”,左手长刀疾出,宛如电光打闪。

他使的是一招“雁落平沙”,右手长剑辅助这股猛攻的气势,剑尖慾吐末吐。刀光划空劈出,魏一峰看得真切,身子全然不动,拿捏时间,要在最后的剎那间劈手夺过他的长刀。

哪知忽然服气微怯,暗中打个寒噤。这一惊非同小可,使出极上乘的移形换位功夫,陡然滑退数尺之远。饶他退得快,也被刀尖划破长衫边缘。

闵淳气势更盛,一声“杀呀”!长万电挥疾劈,但见他单用左手长刀,嗖嗖连声,一口使出“仙人探路”“晴空万里”“乘风破浪”

等三招凌厉进手招式。

表面上他乃是全力使用左手刀法攻敌,事实上他右手长剑慾吐不吐,剑尖遥指敌人,暗暗以剑上凶厉森杀之气克制敌人心胆。

是以魏一峰连连闪避,竞无还手之力。他本来查看出对方每一刀都有可供反击的空隙,但由于心胆寒怯,总是不能顺利反击。

要知这等高手拼斗,一招一式都须使得十分顺利无滞才有制敌致胜之望。若是没有把握,把招式使得十分圆满,焉能收效?

他自家也不明白何故失去信心,然而丰富的阅历却使他沉得住气,蓦地疾退丈许,脱出战圈之外。

闵淳拿定主意,只要缠住这个老人就算是奇功一件,见他大有停手之意,便也按兵不动。

魏一峰目光闪来扫去,一面查看敌人的兵刃,一面想道:“老夫修为了一甲子之久,定力过人,心志坚强,平生未尝起过怯惧之心。

但今日却大异往昔,难道一甲子的苦功忽然消失于一旦不成?不对,我这刻仍然感到好好的,莫非他这口未动用过之剑,具有如许不可思议的力量?”

魏一峰乃是一代高手,纵横宇内多年,连昔年魔影子辛无痕那等厉害的人物,也对他无可奈何,可见得他实在不是浪得虚名之士。他想来想去,突然记起传说的五异剑中,有这么一口剑具有这等神奇力量,当下恍然大悟,仰天冷晒道:“原来如此,你这回可得当心了!”

闵淳何等聪明,一听而知对方已查出他手中这口鬼见愁的底细,当下改变战略,抢先一剑劈去。

魏一峰深深吸一口真气,运足全身功力,抵抗对方剑上森杀之气,双手齐出,抢夺敌剑。

若是闵淳不是见机得快,突然改变战赂,定难逃过兵刃被夺之厄。但这刻抢先出手,驭剑猛攻,那剑一旦出击,威力倍增。

魏一峰冷不防敌剑上森杀之气倍增,抵御不住,飘身疾退。闵淳一连七八剑,杀得他团团直转。

但这魏一峰展开了身形,奇奥无匹,真是瞻之在前,忽焉在后。

极尽迅快诡奇之能事,霎时间支斗了十多招,魏一峰已缓过这劣势,开始出手。

此老一甲子以上的苦修之能非同小可,这一出手,闵淳顿时险象百出。其实闵淳若不是太过持重,不敢轻忽冒失进攻的话,魏一峰面对这等异宝,最后也只有认输逃走的一途,而现在闵淳机会已失,却是再也无法平反败局的了。

此时藏在大门内的一众高手纷纷出斗,钦昌国师突然做成的优势又被制住,目下但看闵淳何时惨败,就是正派群雄遭劫之时。只因这魏一峰本身的武功就足以纵横全场,何况手中多了一把宝剑,而正派群雄方面则少了一个武功最强,又智计过人的闵淳。这种此消彼长的情形之下,正派群雄自然更加难当。

闵淳正在危机之际,淳于靖、裴淳两人见了不但不能分身去救,反而因心神微乱而落于下风。

眼看阂淳既无法自保,又没有人能救之时,大门内奔出一人,群雄闪眼望去,都暗暗叫苦,敢情来人正是朴日升,此人乃是一流高手,此刻及时出现,无异于火上添油,群雄更无法支撑危局。

薛飞光的身形也跟着出现,她满面堆笑,好象有什么事突然发生,使她十分开心。不但是她,朴日升也是如此。他虎目一扫全场,朗声喝道:“咱们且退!”

此令一出;辛黑姑方面之人,个个心中打鼓,正派群雄无不大为振奋。闵淳堪堪败亡之际,陡见对方自退,但觉双脚发软,险险一跌,原来他后来以死相拼之下,才能多斗了数招,终于熬到朴日升来下令罢战,捡回一条性命,但力量亦已用尽,不只双腿发软,口鼻间同时急喘不已。

魏一峰、钦昌国师以及喇嘛,武士等人一齐退却,战场上形势顿时改观,钦吕国师摇摇头,道:“那薛姑娘的智谋真有回天之力,居然化解了这一场大难。”

朴日升道:“不关她的事,是云秋心,她不但亲口对我说不嫁给裴淳,而且自动告诉我,倘若她嫁人的话,第一个就是嫁结我。”

薛飞光的声音从广场传来,道:“朴日升为何还不率众离开?”

朴日升笑一笑,向钦昌国师道:“她得知此事,心中也着实欢喜呢,好,咱们走吧!”

他们从从容容地离开,并没有因云秋心的转变而反戈对付辛黑姑,这却是朴日升的主张,他一则身份甚高,不能如此朝秦暮楚反无常,赔笑江湖。二则他觉得辛黑姑也很可怜,目下估计她已无力加害云秋心,何必伸手惹事。

他们才一转出街道上,但见一个人快如流星般奔来,朴日升一挥手,众人忽地分散,拦住整条街道。

来人奔得虽快,补日升却已瞧出乃是现已反叛的昔日手下大将金笛书生彭逸,是以发令拦阻。

彭逸冲到他面前才煞住脚步,连连喘气,张大嘴巴,好象有话要说而又喘不过气来。

朴日升一晃身已移到他面前,伸手拍在他胸口穴道上,虽是一掌落下,却在这瞬息间连拍了五处穴道之多。

彭逸自己也以为活不了,谁知不但未死,反倒连气也不喘了,这才知朴日升果然雄才杰出,一望而知他有话要说,所以不是出手取他性命而是使他气机通畅,恢复正常的呼吸。

他躬身道:“在下实是傀见国舅爷,但现在还不是请罪之时,还望国舅爷从速离开此处,最好避开这条街道,打别的方向离开。”

朴日升一点儿头,道:“好,你远远见了我还直奔而来,可见得有意通知,从此功过抵消,日后还是朋友。”

说罢一挥手,当先横跃上屋,余人纷纷跟上,霎时隐没在屋字的那一边。

他们越屋而过,落在巷子中,齐齐停步,钦昌向他翘拇指道:“真是当世人杰。一代之雄,洒家佩服之至。”

他佩服的是朴日升处事果敢英明,而又恩怨分明,丝毫不苟,实是才气横溢统帅天下英雄的领袖人物。

朴日升谦逊地拱拱手,道:“请国师见告彭逸因何作此警告?”

钦昌道:“这事不难,但须得先请魏老施主施展神通,查听一种极轻微的足音,免得惊动了此人。”

魏一峰见他也如此谨慎提防,不敢怠慢,当即施展出独步天下的咫尺天涯的功夫,用心查听。

钦昌国师这才说道:“天下间能使人闻名色变的只有一个人,唯独是此人赶到,才会使得彭逸深信咱们也不可不避道。”

朴日升道:“原来是辛姑娘的慈尊驾到。不错,只有她足以使天下高手闻风避道,而咱们忽然撇下辛姑娘而退,此举尤是有亏信义,更须避他一避。”

话声刚歇,两丈外传来一阵清脆话声,道:“总算你们识得好歹,不曾仗着有个魏一峰就横行无忌。暗中说话也不敢得罪我老人家,就饶你们这一遭。”

说话之时,声音忽东忽西,忽左忽右,总是在两三丈附近的墙角发出。然而在这大白天看得真切之下,竞见不到人影。若说她是快得连众人也瞧不见,那简直可比鬼魅,岂是人力所能抗拒?

魏一峰哼了一声,正要开口,那阵清脆语声又道:“魏老头子不须难过,本仙子早一步赶到,恰在你使用咫尺天涯功夫之前,所以你查听不出。你如若很不服气的话,要不要打赌揪掉你的胡子?”

这个赌岂是能打的,连魏一峰那等强横的人顿时也不敢做声,半晌,四下大声无息,魏一峰摇摇道:“我虽是不怕她,但实在也不敢招惹她,哼:这个女人虽是貌美如花,但她的狠心和手段也确实叫人惊心。”

钦昌国师微笑道:“这回有他裴淳的乐子了,这位老前辈一现身,定必把他们杀个乌烟瘴气,但国舅你万万不可触动去救云姑娘之心才好。”

朴日升叹口气,道:“师叔怎么说?”

魏一峰道:“去不得,咱们三个人前往的话也是白饶,你道辛汕子是一个人来的么?这可猜错了,至少还有三个比得上我的高手陪她到此。”

他的话把钦昌国师骇了一跳,道:“那就当真妄动不得,要知咱们这一回转,辛姑娘定会首先对付我们,其实裴淳他们绝不会出手帮助,他们是正好利用辛姑娘之人打垮我们,能两败俱伤更妙。这种必败之势,如何去得?不过……国舅爷若是定要回去,洒家和令师叔也只好舍命要陪了。”

他故意这么说,使朴日升可以借口不能使尊长和朋友受累而下台不得。朴日升沉吟片刻,才道:“好吧,咱们即速离开此地。”

这小小的三和镇上本来布满了朴囚升手下武士,错非是武林一流高手,别想通行得过,寻常老百姓更是不用说了,朴日升一行人穿出此阵,但见家家户户都关门闭窗,一片死寂,宛如大军将到之时光景。

朴日升发出号令,片刻间全镇武士撤退,迅即依令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4章 风云变色现魔影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纤手驭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